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七杀神皇第237章自爆分身

2018-11-08 17:11: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七杀神皇 第237章:自爆分身

两具真武巅峰的分身,无疑对陈天南的威胁是最大的,两只大手紧锁在喉咙上,目光看向陈旭,想要从陈旭的脸上看到心疼和痛苦的神色。

但陈旭似乎是喝酒喝多了一样,对此脸上丝毫没有任何难以割舍的感情,反而继续抱着酒坛子豪饮一口。

见此陈天南脸色不悦道:“陈兄,这两具分身你一定下了血本了吧,难道你不觉得毁掉会可惜么?”

“呵呵,当然会可惜,只是....。”陈旭话说一半忽然打个酒嗝,让陈天南心中焦急问道:“只是什么?”

缓缓抬起头来,陈旭手中多出一串水晶项坠,坠子上水晶闪烁光芒,隐隐一张符箓闪烁欲出,陈旭抬起头神色忽然凝重道:“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炸死你,爆!爆!”

陈旭沉声一喝,陈天南顿时心中一沉,双手急忙想要将身前两具分身甩开,但就在这时陈武、陈真两具分身忽然伸手抱住陈天南双手,全身燃烧金焱,瞬间爆发出强大光芒。

就在同一时间,强大反噬之力生出,让陈旭直觉全身筋骨寸断,仿若被人凌迟一样一寸寸一点点将自己血肉奋力的痛苦,顿时让陈旭喷出一口心血。

但在陈旭意识陷入混沌之前,陈旭强作挣扎将最后一道真元注入手中吊坠之中,同时抱起狂刀,符箓一闪两人瞬间消失在耀目金光之中。

混混沌沌,黑暗之中,没有时间、没有感知、甚至没有一丝丝的意志,陈旭不知道陷入这种状态多久,直至....。

“咳咳咳。”

一连串猛咳让陈旭睁开双眼,但张开口的一瞬间,陈旭却感觉一股火辣辣的巨疼从自己嗓子眼冒出来,眼前光芒晕沉,让陈旭看不清东西,直到片刻后陈旭才适应了眼前光线。

陈旭看着眼前苍穹一般高大的树冠,以及洒落在自己身上的阳光,心中第一反应却是大呼道:“万幸,这次终于没有把我传送到什么古怪的地方去了消防喷淋泵
。”

目光打量一下,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处干草垛上,身上披着一层兽皮,似乎是有人在照顾自己。

陈旭刚想要起身,忽然体内传来一声咔嚓的声音,随之一股冰冷的巨疼让陈旭倒吸一口冷气,人躺在那里,陈旭此时才发现自己居然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立即内视一番后,陈旭不禁苦笑起来,这次绝对是伤到根基了,连修为都重新跌落到了脱胎三重的程度,几乎一下就把自己打回原形了。

虽然陈旭对于自爆分身这种举动所带来的后果早有准备,但看到这样糟糕的情况,陈旭心中也倍感无奈,只是二者选择取其轻,至少自己还活着。

聂紫馨还活着,当然另外那位号称狂刀的家伙怎样陈旭就不知道了,“喂,小子,怎么一眨眼不见你就变得如此狼狈了。”这时陈旭识海中传来睚眦的声音。

陈旭无奈一笑道:“运气不好,碰见老朋友了。”陈旭将自己如何冒名顶替如何坑蒙拐骗,如果暴露身份,最后被陈天南这尊大bs逼迫到死角的全部经过说给睚眦。

听到自爆分身,睚眦不禁倒吸口凉气,甚至恨不得大骂陈旭道:“我可真是服了,两尊分身,你难道就不能自爆一个留下一个么?哎,这可是好机缘,你就这样给毁了。”

陈旭摇头向睚眦解释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不要说我是兔子搏狮,若不用全力绝没有翻身的可能。

仅仅只自爆一位分身了话,陈天南另一只手依旧能够腾出空来阻止我逃遁,到时候另一具分身再自爆就没有出奇制胜的效果了。”

陈旭能够逃出来,完全是仗着陈天南没有防范才会如此,剑走偏锋,往往也就那么一次有用,第二次就会失去原本的作用。

“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大白你也给了聂紫馨那丫头,你现在怎办?你现在体内一塌糊涂,全身筋骨碎裂,脊椎骨都快被反噬之力碾压成粉。

连修为都暴跌到脱胎三重,天啊,这要多少灵药才能够把你修为重新补回来啊,况且你这次似乎伤到了根基,以后可有你受的了。”

睚眦不禁仰天长啸,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该笑的是陈旭不管怎样,这次总算是逃出生天了,该哭的是,逃出生天又如何,现在的陈旭等同废人。

“根基之伤无妨,混元天功足以将我受损根基补回来,我手中还有许多灵药,灵级绝品的宝药我也有,到时候狂补一番就能够助我恢复修为巴劳木
。”

陈旭相信混元天功的强大,只要根基恢复,修为恢复起来的速度远远超过重修,这也是陈旭敢果断行事的依仗。

“只是...我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是谁将我送到这里的?”

疑惑中,远处响起莎莎的声音,似乎是脚步声,陈旭凝神听去发现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时草丛翻开,便见一人扛着一头如两头牛一样的一级妖兽走回来。

“轰!”

随手一扔,巨大妖兽倒在地上,让陈旭感到意外的是,眼前的人并非是自己所就下来的狂刀,而是一个身穿兽皮,皮肤微黑的女子。

女子似乎发现陈旭醒了过来,大步走上前打量陈旭一番后,便不理会陈旭继续再摆弄起自己的猎物来。

从一旁提起一柄黑色石刀,石刀十分锋利,但想要刺破妖兽的皮肉显然有些困难,但陈旭看的出,眼前女子身上并无修为,但肉身力量却已经达到了至少五十万斤的程度。

一柄普通石刀,在女子手中就像是锋利神兵一样轻松将眼前妖兽肢解,随后女子麻利的将兽皮完整拨开铝方通厂家
,挖出内脏,清洗血肉,抹上香料,上烤架。

一系列从容流水的动作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都要自愧不如,陈旭在一旁看着,想要开口,但声带已经无法发声,想要动弹都别想动弹,全身唯一能动的怕是只有一双眼皮了。

“小子,我很怀疑你上辈子是不是与老天作对太多了,运气怎么这么差?”

这时睚眦忽然发现了什么,一脸悲观的向陈旭高声抱怨起来,陈旭闻言一想,确实,似乎真的如睚眦所说的那样。

自己前身为七杀神王,一路杀人、杀鬼、杀佛、后来踏入神界、杀神、杀魔、杀的神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森森尸骨铺就了自己神王之路。

可以说前世完全是逆天而行,这辈子难道被老天报复了,运气这么差,不过话说回来,睚眦既然这么说,就自然是已经明白他们深陷什么地方了。

“废话少说,赶紧说我现在在哪?”

陈旭心中做好准备,准备聆听自己的不幸,睚眦沉默片刻后,用十分无奈的声音向陈旭道:“咱们应该是在南蛮之地了。”

“南蛮之地!”

陈旭思索片刻后脑中立即想到自己的位置,中州和古域中间的一处神秘之地,号称十万大山的云梦泽,便是被人们所称之为南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小子,看到了么,那个女孩肩膀上的纹身?是一条三级妖兽独龙犀,这说明她只有在成人礼时,猎杀了这头三级妖兽,才能够得到这样的纹身,也就是说她的名字应该是叫犀。”

睚眦继续向陈旭仔细解释起来,但随着睚眦的解释,陈旭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无奈,自己是在巫族。

虽然说对于巫族这种种族,陈旭所知道的并不多,但也知道只有巫族还保留着这种传闻是太古之时就有的传统。

“不错,你最好祈祷这个女孩应该不会那你来养蛊,我可听说,巫族的蛊术都是用人来当做大料来当蛊窝的。”

陈旭听到蛊字,心中不禁一颤,哪怕是他对于这种神秘莫测的东西都不禁感到一种刺骨的冰冷。

蛊的来历十分之久远,甚至超过太古,但具体却无人得知,神界曾经有人得到一星半点的蛊术之秘,随即便养殖出强大的蛊虫。

故此对于蛊中东西,陈旭心中也没底,但想到要让那些虫子钻进自己的身体里,陈旭心中就感到恶心起来。

这时就见少女将烤好的大块烤肉撕扯下来,走到陈旭面前,好奇打量陈旭两眼后,将烤肉递到陈旭面前。

陈旭现在满脑子的都是白花花的蛊虫,看到少女递上来的东西,那里吃的下去,连忙摇摇头表示不吃。

只是接下来一幕却超乎陈旭预料,看到陈旭不愿意吃,少女也不强求,将烤肉放在嘴里嚼烂后,忽然伸手撬开陈旭的嘴,将方才嚼烂的烤肉吻进陈旭嘴里。

“啊啊啊啊!!”

陈旭此时如果能够骂人了话一定会咆哮起来,心中已经无限咆哮,自己居然被一个荒蛮巫族给强吻,虽然是为了让自己吃东西,可这种强吻几乎让陈旭快要暴走。

如果可以选择,陈旭一定会站起身,把眼前少女推到在床上,化被动为主动,这才是陈旭的风格,当然这一切陈旭也只能在脑子里面想象一下而已。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