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反腐风云第42章表妹失踪道德说

2018-11-15 18:36: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反腐风云 第42章:表妹失踪道德说

1969年我已经24岁,在兵团修建水坝中两次吐血,为了躲避知青红卫兵的纠缠,为了生命善意的逃逸来到佳木斯,也是在来这养伤中探亲。

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姥爷、姥娘和三舅,也失去了母亲、二姨和远在山西的二哥,再没有亲人了,唯一就是在内蒙的大哥和佳木斯的二舅了,我已经把二舅这当成了自己家。

二舅和我一样身遭特殊年代的洗礼,在运动中他被批斗而吐血,现在也是在家打针疗养,身体已经是皮包骨头非常虚弱。如果是单位的运动也就罢了,据説表妹要革命,要与右派的二舅划清路线断绝父女关系退火炉

表妹xiǎo丽已经21岁,从学校运动中她开始造反。在本趟房有个入伍兵探家,她看到那身军装情有独钟,似乎像着了魔常往那个兵的家里跑。

这天,我听到表妹的呼救声,跑到厨房看见二舅在烧炉钩子,是想要干什么?进到里屋看见表妹被绳子吊着,她还在呼喊着,难道二舅想体罚并用炉钩子烧红后烫用刑吗?

我赶紧出来劝解,可二舅只是笑着让我进屋,他説着不让管,还是带着笑容説的,那一定是有意恐吓而已,不会用炉钩子烫的。也许这是二舅对我遇事的考核,而男女有别是我最大的弊病,故而就见之仁之无所事事了。

晚上,表妹被卸下来还在一起吃顿饭,第二天早晨她不见了,离家出走了,她能去哪呢?邻居家的那个兵已经归队,做为一个军人是不会带她走的,那她究竟是去哪了?三天后还见不到她的踪影,应该怎么办?

经过询问邻居,那个兵已经从牡丹江调到丹东了。那到底他是在牡丹江还是丹东呢?二舅让我和xiǎo五去找,当天晚上就出发,坚决把xiǎo丽找回来。

我与表弟xiǎo五坐车经过去华南、鸡西后到了牡丹江,所有县市的城区都已经找了,还特意去过鸡西的鸡冠山,那里有许多像非洲的黑人,其实就是脸上挂灰的采煤工人。牡丹江天气比佳木斯要热,那里离朝鲜很近,据説图门江六套沟可以迈着走进朝鲜,xiǎo丽绝不能去朝鲜吧?

我们从牡丹江又奔沈阳,又坐车想去丹东,可中途还是在本溪下车,那可是有电跑车,据説那里有铁矿和钢铁板材厂。再就是去凤凰山、五龙背、蛤蟆塘,最后直奔丹东市。在火车途中即经过一个隧道,好长的隧道火车开了近7分钟,好吓人呐!

丹东市原来叫安东,因运动把市名改了,那镇江山公园也改成锦江山公园,只要你在公园往东看,清楚看到那座抗美援朝的鸭绿江大桥,清楚的看到朝鲜新义州那座城市。

我和xiǎo五还真的去了部队,经了解那xiǎo丽还真的来了,而且和邻居的那个戴建国已经回佳木斯,走了有五天。听到这我和xiǎo五松了一口气,急于的回到丹东市,那个城市的人説话有股特殊的口音,彰显得是那么的温柔和文明,穿戴也很讲究,毛料革履非常干净而文雅,衬托着那个文化城市。尤其那里的凉水清澈无比,喝上一口感觉还有diǎn甜,也许这是人们几乎都是细皮嫩肉的原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道理吧。

这里的蚕丝厂有六个,要想回佳木斯,也要带回diǎn柞蚕丝料回去,也算是没有白来一趟。在县前街商场买了四块料,当日晚坐火车急于的返回佳木斯,来到沈阳倒车时走出火车站,那是一个德式的车站。站前也有个比哈尔滨车站还高的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那个炮口也朝着xiǎo日本。

当回到佳木斯二舅家,才知道xiǎo丽她真的回来了,现在是如何与邻居解决xiǎo丽和戴建国的婚姻了。经过反复考虑二舅答应了,答应等戴建国退伍后就结婚。为此也举行了订婚仪式。

在那个年代布料也只有黑、蓝、绿,再就是白色,很少见到花布料。二舅手拿着我们从丹东买来的四块料防水试验箱
,决定给xiǎo丽两块,剩下的两块让表弟送给他的未婚妻刘凤兰,并让表弟带着我去勃利刘家。

我随着表弟坐上火车去刘家,表弟在车上介绍着一起列车起火的往事。那是在几个月前,火车在一个xiǎo站停下了,再起步开往勃利的途中,最后的两节车厢突然起火,借着那车速风势,不到两分钟车厢已经是火光冲天无法挽救,据説那是旅客携带酒精,是烟头引起酒精燃烧和爆炸的结果。

火车虽然急刹车停下了,而燃烧的旅客列车怎么也无法救,只有采取自动脱钩,以避免火势殃及前面的车箱。就这样人们看着等着救护车赶到,经抢救除两节车厢损失外,列车员与旅客154人全部遇难,造成了生命财产的重特大事故。

即将到达勃利站的时候,我和表弟望着车窗外,还真的看到那一晃而过的坟墓群,它给当地这起列车火车事故;留下了历史性的凄凉伤痕。

到站后表弟带着我直奔刘家屯,那里离车站有18里路,中途要穿过一个好大的屯落。在到达刘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屯子的前面不远处是高山深林,据説那里是华南林业局。

刘家的大爷已经五十多岁,他也是当地出了名的好猎手。他的闺女刘凤兰梳着两条近一米的大辫子,衬托着她的瓜子脸显得美貌和稳重,她的个头与表弟不相上下,衣着也很朴素,可以説是一个非常根本朴素的农村姑娘。她们看着那柞蚕丝料子布喜笑颜开,全家人那种欢乐的心情感动着我,这是让人多么的羡慕啊!

在刘家我们只住了三天,与刘家告别我们就返回佳木斯了。表弟的年龄已经岁,他也是像二舅过去那样精神而风华正茂,他浓眉大眼五官端庄,尤其他的眼神炯炯有光。他已经毕业却没工作,而自发的学会了半导体的维修,一些收音机一类的出了毛病他是手到病除,这也是他今后的手艺吧。

表弟和表妹面临结婚的年龄,而这一家之主却是二舅。舅妈向来是逆来顺受,从来不与世聚争,是一个以服从二舅命令为天职,是一个克己复礼的传统家庭主妇,是一个爱子如命的慈母。

二舅让我去铁路医院拿药,就是青、链霉素药针。可当我来到医院,满走廊高挂着大字报,其中也有批判二舅的。我认真的看了批判口号:《坚决打倒孙麟景反动思想!》,《坚决肃清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资产阶级毒素!》。从批判口号中可以看出,这些完全是二舅的言论所致。

是办公室曾主任帮助给拿的药,在我回到家提起大字报口号的时候,二舅他只是不以为然的讲了两个故事:“从前有个在地方很出名的大财主,这天他让仆人赶车拉着他去集市。途中看到一个年轻人在他地里拉屎,便让仆人把车停下,他走到那青年面前説:“你为什么在我地里拉屎?请你立即把屎给挪了。”

年轻人听罢无奈,只好把屎用双手捧着挪出了那块地。话説三年后的一天,老财主又去赶集,在集市上正东瞅瞅、西看看,有一个穿着大褂的人在与他打招呼:“您好哇!”并双手相拜礼貌的鞠着躬。

老财主一见如故也随之还礼,那个穿大褂的説着:“可想死我了!来好久不见咱们好来顺坐下聊聊。”,説着就扶着老财主到了好来顺阁楼。穿大褂的年轻人要了还满丰厚的菜和酒的,两个人推杯问盏喝得真是痛快。老财主因见多识广但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穿大褂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呢?

如果老财主不问还则罢了,可这一问年轻人道出真情,他原来就是那财主让捧屎的年轻人。老财主听罢立即站起,脸上泛起了红润忙忙要掏出银两,可年轻人死活不让,财主红着老脸忙拱手手退出阁楼。

回到家老财主再也不敢出门,窝囊得吃不下也睡不着,不出两个月他窝囊死了,这也是为人之道的下场。下面我再给你讲段历史故事:“説是过去有这么一对朋友,感情比亲哥兄弟还亲。这天老大来二兄弟家,二弟赶紧把大哥让到主席,忙着沏茶、diǎn烟客套非常,并让媳妇去割肉打酒,还要摆上酒肴再包饺子。

哥俩喝得是天旋地转。天色以晚,二弟送大哥到大门外,大哥约二弟去家拜访,二弟拱手作揖也答应了邀请。当二弟送走大哥回到屋子里,发现自家的四十两银子不见了,怎么翻也找不到,最后认定是大哥拿去了。

第二天,二弟让媳妇去大哥家,媳妇推脱不过只好来到大哥家,説明了来意雕铁机
。大哥当时一惊便冷静的説:“昨天喝酒误事,四十两银子我拿了。”

可当媳妇回来二弟却在炕洞找到了那四十两银子,怎么办?只好让媳妇再去大哥家邀请来家赔罪。而媳妇连跑三趟,大哥总説有病而不来,这下可愁坏了二弟。怎么办?过了几日,二弟想只有亲自前去大哥家了。

二弟这天还真的去了,大哥精神抖擞的出门迎接,也让老婆去割肉打酒,也摆上酒肴并包饺子。两个人喝得是蒙dǐng大醉,二弟提起找到了那四十两纹银,可大哥却咬定那银两是他拿去,并在二弟临行时,让其嫂嫂带着那四十两纹银,搀扶着二弟一并送回家。

二弟醒来看到那多出的银两不知所措,为此也窝囊不已,久而久之,他也被窝囊死了。

通过这两个故事告诫人们,为人做事要讲道义,遇事切不可草率,教育人们,做人要有必备的忠诚和品德。”

听了故事,欲感到二舅是那么的乐观,似乎在回避着单位的大字报,回避着那些带有政治性的批判口号。为什么?不得其解…。

xiǎo丽与戴建国结婚了,他们在轴承厂要了房子,二舅不仅给他们那两块柞蚕丝布料,还陪送给xiǎo丽一台崭新的自行车。我与表弟几次去xiǎo丽的新家,他们是热情接待。

这天我与表弟再次来看xiǎo丽,建国公出外调没在家。在饭桌上我向表妹提出説:“xiǎo丽,现在你成家了,可不能忘却生你养你的父母啊!”

xiǎo丽説:“不会的。”

我又説:“人们讲,不成家不知财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心。”

xiǎo丽説:“我知道表哥是为我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孝敬父母的。”

我没敢提她与老人断绝父子关系的事,从内心里感到xiǎo丽结婚后确实变了,也相信她一定会孝敬父母老人的。

请看43章:不该发生屠命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