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宁小闲御神录第1989章来龙去脉

2018-12-07 19:49: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宁小闲御神录 第1989章 来龙去脉

不过他却没有进站,只在外头找了个早点铺,要了一碗花生汤、两块发糕吃掉。

这里只是小县城,又是大过年的,车站人数寥寥无几。但是城市交通却不能因此而中断,所以第一班车很快就开了出来。

大客车绕过早点铺子的时候,黑帽子站到街心,把车拦了下来,而后敲了敲车门。

司机开了门:“去哪?”

“安来市。”

“一百五十块。”

黑帽子丢了一百五十块钱给他,不多也不少,随后拎着行囊上车了。这个时候,不引起任何人注意才是最重要的。大年初一出去的人少,司机也想捞些外快,会在路边拣人。如果黑帽子从车站买票上车,还要先刷身份证,不可避免地会留下自己的讯息。

这个时候,他可不想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也是他不选择飞机或者火车的原因。

车上人很少,他把帽子往下又压了压,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一路太平。

到安来市要五个多小时的车程,全程高速,无须停顿。

下车以后回收化工原料
,他又招车找到一家小旅馆。这地方离车站不远,因此一条街上至少有二十多家小旅馆。他就挑了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家走进去。

整个旅馆空空荡荡,房间当然是任他挑选,所以他订了一百八十号房间。

这个房间就在旅馆最里边儿,又没有窗户,采光通风都不好,所以很少有人订它。黑帽子一进去就开灯、锁门,将行囊丢在床上打开,从里面掏出几样东西。

最上面是把剪刀,他拿起来走进卫生间,照着镜子拉起自己眼皮,“咔嚓”一刀剪了下去。

这场面实是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不过这一剪之下可没有鲜血流出来,只是在皮肤上切了个口子。随后他又顺着这个破口剪了几刀,用手剥了几下,很快就剥离出一层柔软的、凹凸不平的皮肤。

现在镜子里映出来的,完完全全是另一张脸了,小眼睛、扁鼻梁、四方脸,放到人群中压根儿引不起注意那种。

他用清水洗了洗脸,将笨重的床头柜搬开,露出墙体上一条小小裂隙。他顺着裂隙抠挖一会儿,挖出一块空心砖来。

砖头里面,藏着几张证件,一摞钱,还有些零碎东西。

他从中掏出一张身份证,映到镜子里对比了一下。

身份证上的照片,和他现在这张脸一模一样。

唔,其实也不能算是一模一样。证件照上的脸,眉毛比他现在要细些。

接着他取出眉刀,开始照着证件照的样子给自己修眉,修得又快又好,最后甚至还动用了眉笔描画。

大约十几分钟后,他才算完工,正要去摸身份证再来比照,人却突然僵住了:

放在盥洗台上的证件,不见了!

与此同时,有个漫不经心的声音响了起来:“想不到这个世界也有易容术。我赌五毛钱,这张脸还不是你的真面目。”

这人嚯然转身,发现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房间里站着一男一女。女子朝他摇了摇手,证件就夹在她的指缝里。

他闷声不响朝这两人各甩出一枚乌溜溜的圆球,自己则是往最近的墙面扑了过去。

这两个小球看着像念珠,不过离手之后,上面溢出来两个黑乎乎的虚影灯光音响租赁
,见风即长,等扑到宁小闲和长天面前的时候,已经变作两只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恶鬼!

这个养鬼人的动作很快,加上房间其实就那么大点儿地方,他以饿虎扑食的姿势弹向墙面,转眼间脑袋就要撞上去。以他这小身板而言,撞墙的结果一定不是墙塌,而是他脑门儿上被开个血洞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他亮出掌心紧紧握着的五枚玉石,身体周围即有五个淡淡的鬼影出现,其形虚化,连脸都不见,大概是有孩童大小。它们一起伸手抓住了他,这人身周旋即冒出一圈儿淡淡的红光。

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他一头撞上了墙壁,可是预想中的砰然声并没有响起,反倒是他整个人都没入了墙体之中。

墙没破,他人也没被弹回来,那情形倒像是鱼儿跳入了水中,直接穿透过去。

这人居然穿墙而过!

这时,一双恶鬼已经扑到两人面前。长天连动都未动,眼前就有青光一闪,却是宁小闲手里执起青色长鞭,直接抽在两头恶鬼身上。这两个倒霉蛋承受不住上面的灵力,在惨嚎声中烟消云散。

她侧了侧头,报了个数儿:“二十年道行。”

这即是说,两头恶鬼的道行大概在二十年左右。

长天蓦地越过她,在那两枚圆球坠地之前将它闪一把捏在手里。紧接着,他手里就传来砰砰两声闷响,似乎带动地面都颤了两下,声音更是比昨日替林瑞捏炮仗时更大。

这居然是两个土制炸弹!宁小闲收起了面上笑容。

双方甫一见面,这人二话不说,居然就要杀掉他们。从她过往的经验判断,会这样暴起伤人,粗蛮凶狠的只有一种人:

亡命之徒。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重物坠地的声音,还有一声闷哼伴随。

她缓步走出去一看,黑帽子的确已经穿墙而过,逃到了廊道上。不过整个一百八十号房间外头都被一层薄薄的金光罩住,若是仔细去看,还能发现这是一张金光织就的大,金丝细得肉眼几不可见。

这人穿过墙之后,就一头撞到上,被倒弹了回来。那几道纤细的鬼影还没触就放手了,显然对这金光十足畏惧,又苦于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能在金里面缩成小小的烟团,瑟瑟发抖。

没了小鬼加持,这人被弹回来后结结实实撞在墙上,当真叫作被撞得七荤八素,后脑勺鼓起好大一个包。

这人嘶声道:“结界!”看清眼前的金,他声音中都带着绝望。

宁小闲一脚踩在他肩膀上:“还挺有见识。”她照着证件上的名字念出来,“王勤阳,唔不对,我是不是该喊你作‘李璇’?”

这人被叫破身份,脸色都白了,求饶道:“两位大使,我在民间并没有暴露身份,也没有暴露组织!我可以将两年所得全部上贡,只请两位高抬贵手……”他看宁小闲秀眉一扬,赶紧改口,“哦不,是请两位替我美言几句。我,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并不想与玄门为敌!”

玄门?宁小闲也不反驳,转身走回房间,反正旅馆这整层楼都没人,外面又设了结界,这人根本逃不出去。她提起行囊,在里面掏摸了一会儿,拿出一个黑色的小布袋,将里面的东西全倒在床上。

被单上顿时一片珠光宝气。

宁小闲挑起其中一条红宝石项链,笑吟吟道:“你该不是洗劫了一整个珠宝店罢?”

李璇低头道:“您要是喜欢,就请收下吧。”

他这态度差异也是极大,先前恨不得将两人炸死,现在却又刻意逢迎讨好了。宁小闲也不矫情,顺手将珠宝都收入怀中,才问他:“你用的五鬼搬运之术?”

“是。”

“我看看。”

李璇很恭顺地将手中玉石上交。原来他是以橘子石、影子石、红蚕石、云海石、靛蓝晶这五种玉石组成了一个五鬼运财护身符,请来的也不是鬼神的正身,而只是它们的投影而已,法力微弱,没有别的用途,而只能不启人门户,不破人箱笼而取人之财物。

宁小闲也知道,这种驭鬼术一定是有副作用的,轻易不能使用。不过这人也极聪明,旁人驭五鬼是让它们去搬人钱财,李璇倒用在自己身上,驭使五鬼将他自个儿当作货物“搬”出房间外头。

所以方才他用出来的并不是什么穿墙术。运财鬼有穿墙入户的本事,也有不破门窗就带走财物的天赋,他反向用在自己身上,正好夺人一个出奇不意。自然他这点儿伎俩不放在长天眼里,一个结界就限死了他。

宁小闲又道:“你在钱少君的儿子身上,耍了什么花招?”

这话说出来,李璇显出了错愕:“您怎么知道……”话未说完就想起这两人身份,当即改口,“也没什么,我在那男孩身上放了个痨病鬼。”

他低着头,因此没看到宁小闲眼中闪过一抹厉光:“说清楚。”原来痨病鬼是他放到小滔身上的!

“是。”李璇和盘托出,“杨宣的姘|头来找我,说她怀孕了,不能让孩子生下来是没爹的杂种。不过那姓杨的很疼儿子,这么多年都不愿主动和老婆离婚。”

宁小闲微微冷笑:“所以,她要你弄死钱少君的儿子?”

“是的。”

宁小闲终于恍然:“原来你两头收钱。”

李璇也有些赧然:“那县城也就丁点儿大地方,我在那里呆了一年,上门来找过我的人就不少了。钱少君的儿子被我的痨病鬼附身,本来不出两个月就要死掉,可是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登门来寻。我看她身家又实在丰厚,正好那会儿缺钱,所以我就……”

“你就给她随便开了点药物当障眼法专业做投标书
,每一帖都卖出高价,又告诉她这药要一直吃才有效?”难怪钱少君把药送去检验都验不出个所以然来,决窍根本不在药里,而是李璇本人――他养的小鬼,他自然能够命令它下手轻重。它下手轻些,孩子本身也有自愈能力的,表现在临床上就是开始康愈了。“那你怎么完成对另一个女人的承诺?”

“痨病鬼得了孩童生气滋养,一直在长大。”李璇无谓地一耸肩:“到我离开之前,我已经下令痨病鬼把钱少君的儿子弄死了。”

“好办法。在钱少君这里捞足了钱,再把她儿子杀掉,完成第一笔买卖。”宁小闲面无表情道,“我想知道,你用什么控制小鬼和申屠虫?就我所知,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凡人,莫说没有灵力,就连身体都不曾淬炼过。按常理而言,像你这样的人去养鬼,不出两天就要被自己所养的小鬼反噬掉,你怎么平安活到现在,还能继续控鬼?”

有句俗话叫做“养虎为患”,而对于南赡部洲的天师来说,更恰当的说法或许是“养鬼为患”,就像东明渠的天师柳家,世代养鬼为生,最后还是灭在了恶鬼王罗喉手里,这便叫作善泳者溺于水,玩火者焚于火。

可是眼前这个半丝儿灵力也没有、半点儿神通也不具备的凡人,却能驭鬼驭得好好儿地,一点儿被反噬的征兆都没有,这岂非怪事?

听了这句话,李璇猛地抬头失声道:“你,你们不是玄门中人!”若是玄门中人,怎会不知道其中要领?

宁小闲笑道:“我们也从来没说是。”

李璇的目光顿时闪烁起来,正要说话,倚在墙边的长天打了个响指。只听“咔啦”两声,李璇两只手臂忽然一齐脱臼!

这一下疼痛突如其来,他长声惨呼,眼里却写满了恐惧:这男人碰都未碰到他,甚至连手诀也不用捏,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弄残了他!这比门内的大能们还要可怕。

他在这两人面前连跑都跑不掉,别说反手出击了。

这人对钱少芬下手,宁小闲当然不打算轻饶了他。她随手搬了张凳子在他面前坐下,欣赏他满头大汗的模样:“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开口,每种都比脱臼更令你痛苦百倍。不如你痛快点儿说完,节省你我时间。”

李璇疼得直吸冷气:“我,我要是说出来,你们放过我……”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脆响,他左脚足踝突然折断,扭成一个正常人无法达到的角度。他纵然长声惨呼,耳中却分明听到这女子不紧不慢道:“错了,这不是我想听到的答案。”

“我说,我说!”他疼得吐字都不清晰,“我使用了玄门的牌子。”

宁小闲神念从他身上扫过,把他带着的零碎看了个遍,没觉出他带了什么牌子。

长天目光一扫,突然道:“在他天灵盖上。”(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