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权国3070避让三

2018-12-07 22:19: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权国 3070 避让(三)

大河道,一艘巨船的船舱内,十几名身穿中比亚朝堂袍服的大臣,正在低声议论着,这时从门口传来脚步声,一身代表了礼部大臣紫色大袍的雨丰隆从外面走进来单梁起重机
,看见这位皇帝陛下眼前的红人苹果树苗
,这些才刚刚赶来的大臣们连忙围上来

“多日不见,丰隆大人风采更胜往昔,这次更是陛下南归的首功之人,前途更是无可限量!“一名认识雨丰隆的大臣满脸笑道

“华立大人何必如此客气,如果不是当初大人协助丰隆去了大河道之北,我雨丰隆未必能够有今日的风光!”雨丰隆看起来一脸红润,嘴角含笑

这次皇帝南归,外界都传闻雨丰隆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将李家挤走,一跃成为迎接皇帝南归的首功之臣,消息传到南方朝堂,顿时让本来认为李家会复起的一些大臣们目瞪口呆,立即齐齐转变了风向,开始朝向雨丰隆一边,

对于李家,现在已经无人再去肯多看一眼,连已经到手的东西都守不住,这样的李家还有什么从新崛起的可能?何况皇帝对于李族的压制之心,就算是瞎子都能够看出来了,如此大功就这样轻飘飘一笔带过,这种注定要一压到底的命运,谁还敢对其有任何奢望不成

“丰隆大人为中比亚殚精竭虑,更为了陛下南归,不惜孤身深入大河道之北那样的险地,”大臣里边有人说道“我们几个代表朝堂同僚前来供应陛南归,大局已定,毫无疑问,迎接皇帝首功的丰隆大人,将会得到大用,这次回去,应该很快就是丰隆宰相大人才对“

“哈哈,诸位说笑了,迎接陛下南归只是我等的本分,丰隆可不敢奢求加官进爵,何况我中比亚宰相可是龙破大人,诸位这样说,要是传出去,怕是会让龙破大人难堪了!”雨丰隆明明是一脸压制不住的喜色,偏偏还要故意装出一副谦卑的样子,丰隆宰相听起来就是比什么丰隆大人顺耳的多

“龙破?那是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卑贱武臣,如果不是前面朝堂被宋族所乱,怎么也轮不到这样的武臣来左右“大臣里边立即就有人发出不屑声音,轻蔑说道”大家都看了昨天的文报了吧,龙破这个匹夫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暖气片价格
,知道陛下南归之时,就是他失势之时,竟然在陛下抵达朝堂之前,自命特使前往与帝国交涉,这就是说明,龙家已经无力阻挡陛下南归大势,在陛下天威面前,区区龙家也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说起来龙破这个人,粗暴无礼,完全不像他的兄长龙阳,也就是能够吓唬一下草原人,真要轮到治国,根本就是一无是处的草包,你看看他在朝他几个月,就把整个朝堂搅的与烟瘴气,完全不成规矩!”

“谁说不能呢!龙破擅自提拔武臣,提升那帮将军们的地位,压制的大家连头都抬不起来,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一手打破了我中比亚延续了百余年以文御武的传统,让一帮卑贱武臣凌驾于文臣之上,真是令人跟怒“”

“”这几个月来,我也是对此都是恨得牙齿痒痒的,不知道多少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总算是盼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刻,有陛下,有丰隆大人,这次回去,我也要腰身挺直了,手指那个卑贱武臣面前质问其罪,以武臣身份自封为朝堂宰相,到底是什么居心!”

“对啊,那个朝堂宰相就是龙破自封的“

”陛下从未承认过,那就是个冒牌货,当不得数的”

其他大臣发出一阵符合之声,甚至还有人大声相邀一起去质问龙破,谁都看得出来,龙家这次是注定要倒霉了,自然是要大肆鞭挞来表明自己拥护皇帝的立场,否则要是被皇帝当成了龙家的党羽,那就冤屈大了,这种权势争夺的斗争往往都是血腥无比的,牵连起来也是毫不留情,稍有差错就是灭族满门的灾祸,众人声中,雨丰隆脸色越发得意,为了抢的此次南归的首功,他已经将李族挤走,现在再把大臣们拉到自己身边,驱赶龙家,到时候整个朝堂就是自己的,中比亚宰相之位唾手可得,

“大人”一名仆人从外面走进来,看见雨丰隆,连忙走过来在雨丰隆耳边低语了几句,雨丰隆的笑脸顿时凝固了一下,目光中竟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直到那名仆人肯定的回答。雨丰隆的目光更是亮的怕人

“丰隆大人怎么了?’察觉出气氛不对的大臣们也都收住了声音,目光一下都看向雨丰隆

雨丰隆在众人目光之下,嘴角突然咧开,哈哈大笑道“诸位一定想不到,我们那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龙破宰相,竟然在指挥大军压制那些大河道流民动乱中,在自己的本营之内遭到了乱民的袭击,现在身受重伤,生死未卜“

“这怎么可能!”

“是啊,龙破毕竟也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战将啊!”

‘哈哈,想不到堂堂一代名将,竟然会被一个乱民袭击成重伤,龙破这次算是丢尽了脸了!“大臣们听到竟然是这样的消息,在愣了几秒钟后,猛的爆发出一片哄笑声

龙破竟然被流民袭击了,这要是传出去,龙破的最后一点脸面就算是彻彻底底的没了

想当初龙破在中比亚一片哀嚎之时,带领十万龙家军出广临川,击破西北,杀入燕州,斩杀于耶律家少主耶律古达,兵压代州,最后突然回军,一举将陷入西南的宋族击败,如此奇迹一般的战绩,如此如烈火燎原一般几乎是点燃了中比亚人心中的希望

在中比亚人眼里,龙破俨然就是中比亚战神一般的人物,可是这样的人物,竟然在自己的本营,在对中比亚流民的镇压中被袭击了,这已经不是笑话了,这是打脸!曾经的中比亚英雄,现在却是镇压中比亚南归流民的屠夫!相信只要消息传出去,龙破那本来就已经只剩下遮羞布的名声,就算是彻彻底底的撕了粉碎,

“诸位说的极是,是到了揭开这个欺世盗名的所谓名将的真面目了,我这就立即布置快马,沿途将此事大肆宣扬出去!我倒是要看一看,他龙破还有何脸面担任中比亚的宰相!”雨丰隆嘴角狞笑,向身后的一名朝堂禁卫命令了一阵,才喜滋滋的返回来

对于龙破这个对手,最头痛的就是那赫赫无比的军功,毕竟在如此乱世动荡中,一名百战百胜的名将的重要性,远比自己这样的所谓首功之臣更能让人感到安全感,而现在,龙破的不败金身被这场意外打破了,这是天要灭龙家啊,自己都不在后面推波助澜一把,岂不是白白辜负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龙破啊龙破,这可不是我雨丰隆做了小人,实在是你自己没本事啊!

夜色渐渐的沉下来,大河道,星星点点的篝火升腾起来,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宽阔的水面反射着篝火的光芒,竟然有一种奇异的美丽,

与河道之南已经混乱不堪的局面相比,现在还滞留在河道之北的百余万流民却是出奇的规矩,压在大河道一线的耶律家两万骑兵,犹如一把闸刀静立在流民的后方,让其中的蠢蠢欲动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草原人可不是中比亚人,任何煽动和鼓动的人,都会被毫不留情的拖出来杀掉,何况这些滞留在河道北岸的人里边,不少都是在耶律家统治下地位较高的那种中比亚人,因为受到同胞的排挤,甚至遭到同胞的抢夺,在负责指挥渡河的中比亚官员的刻意漠视下,一直到这场大雨来临也没有南渡,

其实也不完全是没有机会,只是想到南渡后的后果,大部分人都退缩了

然不知道河道之南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从这几天传回的风声来看,怕是相当的混乱,数百万的流民拥挤在河道地区,相互抢夺,甚至还袭击了附近地区的城市,结果引来了中比亚军方的大军镇压,短短几天,便听说有七八万人被军队斩首,超过百万人被集中关押,相比于这些,待在北岸无疑是更加安全一点,按照耶律家下达的命令,本来要求南归流民在十天之内全部渡过河道,但是李月华入主帝京西路,从新与耶律家沟通后,同意了这最后百余万流民停在大河道之北,最终就形成了这样的局面

“很奇怪不是吗,一动一静,一南一北,就这样以大河道为界限,变成了两个世界”

李月华从这片美丽中收回目光,转身看向旁边的李隆,凝声说道!”“我已经与耶律七夜光协商好了,而且也得到了皇帝的同意,这河道之北的百万人,全部转入帝京西路安置,但是粮食方面,却需要我们自己筹备,龙家这次要带走部分粮食,剩下的会交给你,龙雪山明天就抵达北岸,作为副手,能不能最终救下这些人,就看你了“

“你是让我将粮食全部扣下来?如果这样的话,那大河道之北。。。。。。”李隆脸色诧异的深吸了一口气,好奇问道”这些粮食还是用来救济大河道之北的流民的,如果龙家卷走一部分,剩下的再被扣下来,那对于大河道之北就是一场灭顶之灾,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数百万人去死吗?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如果与帝国签订协议的是龙家的龙雪山,中比亚皇帝南归后必然不会承认,而现在我们连粮食都扣了,我不知道帝国有什么办法,能够保证自己能够得到协议上的好处?”

“你认为仅仅凭借现有的粮食,能够救活里边的多少人?就算你不扣粮食,又能救活多少?’李月华俏脸凄冷,明媚的目光显出一丝暗淡,叹息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李隆脸上愣了一下,手指猛地握紧,夜风扑面,更显冷意,顿时知道李月华的意思,那就是帝国所能提供的粮食其实并不多,或者也就是能够救眼前这百万人的,多的根本就救不了!但是这个冷酷的真相,依然让李隆感到难以接受,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一千万人里边就只能救出百余万人,任何人的心里都不会好受,眼睁睁看着数百万人去死的感觉,已经不是用冷酷无情能够形容的了!

“真实情况正如你所想的一般,这里毕竟不是帝国本土,就算是临时调粮,又能够有多少,能够救出百余万人就是极限了!”李月华沉默了一阵,声音缓缓说道“真正能够让大河道之南数百万流民能够有一条活路的办法只有一个”

“什么办法?”李隆一脸急切

“放开大河道方面的拦阻,放任这数百万流民南下求活,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哪怕是最后死掉一半,总是有一半人活着不是!”李月华嘴角苦笑,目光中竟然隐隐有几分水泽闪动”这话不是我自己想的,而是皇帝告诉我的,想要这些人尽可能的活下去,只有向南逃难,虽然会造成相当大的冲击动荡,但历史上那一次不是如此,最终难民潮会被一层层的减弱消化,虽然会给这些地区造成损失,但是随后吸纳增加的人口也会让这些地区迅速恢复起来,人命卑贱如野草,大火燎原之后,往往也会迅速从新生长,这是自然规律,也是人口发展的规律“

“这根本不可能!三十万大军已经开进平乱,这数百万的流民总是战胜不了军队的”李隆双眼血红,脸色狰狞的咬牙说道

“所以我才说,能够救出多少人,就看你了!”李月华扭头看了一眼篝火满江的河面“龙家已经答应,只要谈判成功,立即下令带军回撤西南,自然那三十万大军怕是一多半都会跟随龙家,没有了阻拦,这数百万人才有生路可言,多耽搁一天,怕就是几万人的伤亡!”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