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三界魂行第0099章路遇劫道跟踪追杀1秘

2019-01-14 11:10: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三界魂行 第0099章 路遇劫道,

三界魂行第0099章路遇劫道跟踪追杀1秘

跟踪追杀

云升自顾自的低着头摆弄着碗里的肘子皮,还自顾自的説道:“很嫩很滑的肘子皮呢,郝连大人不来一块吗?”

浑然没有顾及人家已经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孝华。”在郝连孝华紧了紧握在手里的砍刀,zhunbèi冲上去的时候,那略显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还不上来,你要干什么?”郝连孝华只好应了一声“是”,然后收刀入鞘,转身上楼而去,后面的人likè扶着满眼仇恨的郝连韵真也上楼去了。

见清静了,杨政迅速跑到后厨,让冯海龙赶快上菜,好吃完了走路,以免再有麻烦来。

倒不是怕了,这莫名其妙的麻烦,还是能躲就躲吧。

三楼,“你就知足吧,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你这一辈子就只有躺在床上过了。”

“我説过多少次了,zhègè世界上高手多得不得了,叫你们不要嚣张,吃亏了吧,你们给我好好的记住zhègèjiāoxun吧。”

已经是满头白发的郝连佳武説完后,就jixu吃饭了。

郝连韵真和郝连孝华什么也不敢説了,先吃完饭再説吧。

楼下,云升正在説话:“不好意思哈,本来想请你们三个清清静静的吃一顿饭,不想被那些可恨的家伙搅了兴致,快吃吧,吃饱了就走了,我们以后空了再来慢慢品尝过。”

这话是对云胜,霍建和秦晓柔説的。

他们三个早就被惊得张大了嘴,同时也兴奋得脸蛋儿发红,这种在电影里才有的镜头,居然在现实生活里看到了,説不吃惊,不兴奋,那就假了。

云胜很快回过神来:“哥,説哪里去了,能看到你们大展神威,这是我们的运气。”

霍建likè附和:“jiushi,jiushi。”

説完还不住的嘿嘿傻笑。

秦晓柔只是理了理腮边的秀发,也不説话,听大家话説完了,她就轻埋香首,duifu起盘子里的霸王肘子来了。

接下来,楼上楼下都相安无事,楼上的一干人还早些吃完liqu,那郝连孝华在临出门时对着云升挥了挥拳头,云升微笑着挥了挥手。

云升小声的嘀咕道:“惹急了,老子灭了你全族。给人生留一点空白吧”

同时浑身气势在瞬间变得森然,旁边的秦晓柔首先感觉到了云升身上的变化,抬起头来盯着云升看了看。

罗天看到秦晓柔的样子,顺着她目光看向云升,立时感觉到了云升的变化,就低声説道:“老大,我们要不要行动。”云升摆了摆手。

“杨政,找个车,带上韩涛,倪飞云,曾远浩三个,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送回家,确保他们到家,并见到父母。”

“还有,叫他们要注意,不要带着尾巴走。”云升对杨政説道。

杨政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冲云升diǎn了diǎn头。

云升又对罗天説道:“叫你父亲注意一下,最近可能不太平,让手下行事不要太嚣张,要不然命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jiushi慢慢的吃东西了,杨政,罗天还喝了diǎn酒。

半个小时后,云升以前常坐的车被孙杨开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三个人,那三人来到云升面前,恭敬的一抱拳:“大哥好。”

“不要客气,这次就辛苦xiongdi们了,不过有一diǎn要记住,安全第一。”

“在对方威胁到你们的安全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杀了,大哥给你们dǐng着。”

説到最后,云升身上自然的流露出一股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可是再看云升那略显青涩的脸蛋儿,就有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

“好了,你们去吧,谁最近就先送谁。”云升一挥手,几人大踏步而去,云胜,霍建,秦晓柔都上了车。

看着急驶而去的车屁股,云升皱起了眉头,这郝连家到底有多少高手啊?怎么又来一个后天巅峰的高手啊。

一边想着,大家一边就走出了连江楼,来到了河边。

云升转头对杨政説道:“你最近不许出手打架。”

“啊,为什么?”杨政很yiwài的説道。

云升看了看杨政説道:“你修炼的玄元聚气功是他们家的传承功法,zhègè功法在他们的家族里guānxi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外人是不可能知道zhègè功法的,而你现在知道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你这段时间就算练功都在你家地下室里去练吧。等我搞清楚他们家族的实力了,我们再作dǎsuàn。”

欧阳夔问道:“他们家有那么厉害吗,我怎么不觉得呢?”

云升説道:“在我眼皮底下出现的就有四个武道巅峰的高手了,你説厉害不?”

“他们这么密集的出现在双河附近,肯定是有所图谋,让他们慢慢的图谋去吧,我们就不要跟着去添乱了。”云升説完还笑了笑。

“大哥,我这功法g擦干你的泪水继续前行uānxi到什么秘密啊?值得他们作为传承功法,你知道吗?”杨政好奇的问道。

“好奇会害死猫,却害不死我们xiongdi,我就告诉你吧,这是一个关于成仙的秘密。”云升神秘兮兮的説道。

“不能説详细些吗?大哥。”杨政心如猫抓,心痒难耐。

云升直接在他脑门上一巴掌:“你的境界还太低,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先练到武道巅峰,你就会知道。”

“而且zhègè秘密掌握在你大哥我的手里,你还怕他飞了吗?”

接下来,xiongdi几个一边闲聊一边穿过小巷往双河街上走去,zhègè时候也就下午两三diǎn钟吧,不管是大街还是小巷都能不时地看到形色匆匆的行人。

云升早感觉到了不对,有人跟着他们,还不止一个,云升让大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做好打斗的zhunbèi,杨政不许出手,他就跟在云升的身边。

小巷很快走完,马上就要拐上大街,恰好这时候前后也但真正把问题解决后收获会更大看不到人,云升低喝一声:“来了。”

一把抓住杨政,一晃身体,杨政和云升二人就出现在街口,同时也可以挡住其他人的进入。

这时,罗天和欧阳夔已经和几个冲出来的黑衣人交上手了。

只是还不够过瘾,两分钟后,罗天一边收棒,一边和欧阳夔走出了小巷,身后五六个黑衣人躺在地上**着。

云升和杨政,罗天,欧阳夔在大街上逛上逛下,jiushi不回家,直到天快黑了,几个人涌进一家小馆子。“

老板,四大碗翘锅粉,要辣,要麻,还要快。”云升喊道。

店家急忙招呼几个人在火炉旁坐下来,然后就去灶上忙活去了。

不大一会儿,四碗麻辣鲜香、热气腾腾的翘锅粉就被端了上来。

你不要看杨政和罗天jiushi这街边的人,他们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这东西,这一顿只把他们二人吃的是大呼小叫,连呼tongkuài。

云升乘机打趣道:“以后跟着大哥我,你们就等着吃香的,喝辣的吧。”

罗天白眼一翻説道:“你是要我们喝完辣椒水,然后自己付钱吧。”

云升腾地一声站起来,一抱拳:“罗大侠,你不愧是郑某的xiongdi啊,我这diǎn小心思都被你给拆穿了,大哥是甘拜下风啊,佩服佩服。”

“佩服个屁,来这是赏你的,够你喝好多碗辣椒水了。”説完就扔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云升一挥手接住了,然后説道:“多谢xiongdi赏赐,大哥没齿难忘。”

在yizhèn爆笑声中,云升四人走出了小馆子。

四面看了看,四人直接大摇大摆的向着街道背后的小山上爬去。

在一棵老松树的阴影下,云升带着杨政,罗天带着欧阳夔,运起游龙身法,在淡淡的龙形虚影消散后,原地失去了四人的身影。

几分钟后,几道黑影猛扑了过来,可是,他们什么也没见到,几声轻‘咦’响起。

罗威豪的别院里,罗天正眉飞色舞的讲述着今天的经历,几个老家伙正皱着眉头仔细的听着。

最后,罗威豪问道:“云升,这些人你可以quèding他们是郝连家族的人吗?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人假冒的?”

云升diǎn了diǎn头説道:“可以quèding,老爷子知道他们的情况?”

郑州t恤定做价格
汽车强光灯
燃料油是什么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