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血光之灾

2019-05-12 19:48: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2077年,青蛇搬到B地的一个四合院居住,这个院子分为上下两层,结构不太合理,一楼的内室很黑,外面的客厅就象一张大嘴,把进内室的人吞进入好像就吐不出来似的。而青蛇居住的房间向南,是一楼采光最好的房间。

院子里种了两棵小小的白果树,东边卫生间一棵,西墙根一棵。西边有3间偏房,靠南的住着一家人,父母带着女儿,女儿叫小玉,二十有余。靠北住着一对夫妇,以送煤为生。楼上有母子三人,一女孩也是二十有余。姓仝名欣。男主人常年在外做生意,据说挣了许多钱。内室中间有个等候夫君出狱的年轻女人,而最里层,住着一对贩卖果蔬的黄姓夫妇。-

故事就从青蛇开始吧!青蛇情绪出于爱鬼的巅峰期,在此居住期间,不分昼夜将这城中所有的鬼片看了无数次,房间里无时无刻不传来今人心悸的音乐和鬼哭狼嚎声王雨纯 - 女仆主题写真,阴森的气氛难以承受,无人敢进青蛇的房间。而青蛇的心里淌洋着宣泄的畅快,呼唤着灵异的出现,渴望着进入第三空间,希望着做着人世与阳界的桥梁。在恶念纵流的驱使下,奇怪的事情开始陆续发生…-

首先卖果蔬的夫妇开始日日争吵,男人性格突变不论生意好坏,每日必醉。而且在夜深人静时常听到窗户下有喘粗气的声音和瑟瑟的移动声。而小玉的家人也同样听到夜里的喘息声,胆大点的在屋后巷内查看,并不见人,偶尔捉到一只刺猬,于是大伙恍然大悟:“只是一只偷盐吃而致气喘的刺猬哦!”青蛇一旁听了,只是冷笑。月光下的脸青紫的可怕。-

小玉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偶尔与她交谈,发现她的口水经常无意识的滴落,甚至有时扯有尺余长而自己浑然不觉,青蛇暗想;此人必有智障。她的家人必然也知这一点,在男女关系上管理甚严,给她找了许多男友全都不欢而散,于是攒下经验来,绝不许单独与现任男友约会,见面气质模特美女蕾丝透视装也必有家人陪同,以防小玉万一失语家人也好自圆其说。因为这一点小玉大为不满,至后来竟有花痴的倾向,每每谈及男友,双目痴迷,其实他们只见过一侧乳女神Carly Lauren性感私房照火辣诱人面。-

而那待夫的女人,自丈夫入狱后,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体重却疯狂上升,圆脸总是笑眯眯的,犹如弥勒般慈祥,但是每到晚上,关上门青蛇都能听到她数硬币的声音,每当这时青蛇不觉哑然失笑。-

而那以送煤为生的夫妇,婚后十年未育,男方相貌尚可,只是女人脸灰唇紫。青蛇暗忖:此人心脏不好。离她远些,嘴以紫成这样,也许又是一个未亡人呢!-

每到夜晚,外面黑呼呼的,青蛇站在院落里,观察四周,总觉得那里有人,一会儿起来一会蹲下的,在那杂物堆里,在那小树旁,甚至在那夜空上总有一种莫名物体的存在感。 一天深夜,单身女人照例数完了钱,却将一张50元的纸钞遗落在桌子上,自己先昏昏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惊醒,却看见一个犹如未足月婴儿的丑物正趴在窗户上盯着她看,那小小的细胳膊正在伸手拿钱,女人一声地狱般的尖叫,双目不受控制的盯着它看,几秒钟后它无声息的消失,被惊醒的邻人来看时哪有什么踪迹!

那窗户离地足有两米之高,那丑物却那样小,如果是小孩决不能爬的那样高,而单身女人说绝非梦境。

而那花痴小玉的隐忍也终于爆发出来,在年末的那个雪夜被父母阻止去见未婚夫的小玉忽然不见了,两个时辰后家人才发觉并找到已成一堆横雪的小玉,她已经服毒自尽,斜卧地上生死未卜,从那时举家迁移不知所踪。

而那送煤的夫妇用四轮的板车送货,车上用四块木板围成一个车厢防止煤跌落,日久天长那煤车黑黝昏暗,放在地上一头大一头小,深夜青蛇照例出来看星星时,偶然的一蔑不觉心里一惊:这车怎么就像一具棺材?

三日后青蛇外出归来,听到邻居议论,那唇紫的女人,死了! 才,几日功夫,怎么就会? 几乎没有什么先兆,那女人只是吃了点剩米稀饭,最初也只是腹痛。拖了两日,痛楚加剧,拉到市医院,查不出病症。

在一次例行打针过程中,忽然头一外就死去!娘家觉得蹊跷,力求解剖,依然无果… 后人议论说:那女人本是个童子,本不该结婚的,如今多活十年也算很好了!那男人每日伤心哀嚎,神情凄然,衣着日渐邋遢,一个月后,独上江南打工,一去不复返。

蛇一日到小屋查看,发现一面镜子,拿起来看,不觉骇然:这镜子里定有异物存在!没有依据,只是很强直觉。

不几日,这间小屋重有搬进一对老年夫妇。据说儿媳忤逆,二老纯属出来避难。一切生活用品添置停当,正欲安祥晚年,岂料儿媳又来取闹,老头儿气闷入院,儿媳仍不罢休,日日来闹,老头儿又羞又痛,不几日就驾鹤西游。解剖的结果竟是:肺癌晚期,肺已气炸成无数块.

又过不了几天,竟又搬来一对父子,老父老迈猥琐,幼子黑瘦无语,二人俱精壮肮脏,青蛇每每看这父子二人总是倒吸一口冷气,直觉这二人不太像人。整个空气中总有一种诡异的气流在波动。

或许我该走了,夜间青蛇燃起一柱香,问冉冉升起的轻烟:“出来见我吧……”四周是寂静的一片,没有任何回应,风从门窗缝隙钻入,引起阴风阵阵,青蛇感到寒气的包裹,只好躲进被窝里蜷缩着,仍觉得自身的热量一点点被寒气吞噬,厚厚的被褥全无作用。 -

青蛇搬离了此地,换了新的寓所。两处并不遥远,一日午后归来,听到邻人议论纷纷,更有一老妇直问青蛇:“仝欣,死了!”-

“什么…”-

“仝欣啊!昨日成婚,今天死了…你不知么?”-

“什么仝欣?”-

“为什么要死?”-

“不是结婚了吗?好事啊!”-

“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这老…”青蛇一脸的不屑,这故事,编的多不靠谱啊!-

那老妇一脸的鄙夷:“他们出了车祸!死了!”-

“啊…”-

“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初六是仝欣的大喜之日,因家境殷实,陪嫁丰厚,包括别墅,房车、金银珠宝等等,本是人人羡慕的人儿,可是福大会折寿吗?后人分析说,仝小姐每日皱眉头噘嘴,伸脖,隆肩的,全无福相。并非从小生在富贵之家,只因陪嫁过甚而折了阳寿!早知如此,不如等等…-

那喜车有老少8人,吃完午饭,谁知司机喝了酒,回一头撞向一辆重型货车呢?可怜直入车底,变成柿饼,哪里还分的出个你我!

惨剧发生后,B地震惊!-

青蛇有些旋晕。-

8个加上1个再加1个…再加…天!旋晕加剧,难道这一切…-

所有的一切只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发生,是在惩罚他们吗?还是在警示我?世上如有因果,他们是果吗?他们前生作了什么?我呢?为何阴气深重,杀机重重?前生的零星记忆,支离破碎的画面,横尸遍野的疆场,血淋漓的肢体,残败,莫落,鬼魅。这是轮回的报应吗?-

不管了,不管了,无论是谁的错,先灵都不要再杀人了!青蛇跪在月圆的夜里诚心忏悔: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心存邪念,不要再杀戮了!如果是我的错,那就惩罚我吧!先祖!先祖!请离开吧!-

从那以后,青蛇心里的幽怨忽然就烟消云散,再也提不起一点恨意。自觉的做一些善事,心态日趋平静祥和。而从那以后灵异杀人的事再也没有发生。一切恢复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 作者寄语:文中的“青蛇”确有其人,故事也略有些部分为真实事件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