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2019.05.16 来源: 浏览:0次

当小叶看见虎僵硬地地躺在田垄上,她觉得心里有一方世界坍塌了。

小村三月,正是油菜花盛放的季节,溪对岸,成片的油菜花整齐地绽放在天地里,嫩黄的花海绵延到远处的山脚,满是生命的亮色。小孩儿在路上嬉闹,一个毛头小子手一抖,一颗弹珠掷到了路过的一位老人谢顶的头上,“啪”的一声,甚为响亮,震地几个小毛头抖了几抖,在老人怒喝前,小孩儿“呼”地作鸟兽散;女人们在溪边边有节奏地挥动棒槌捣衣,边眉飞色舞地聊着天,这里是全村“情报”汇集地。“哎,你们晓不晓得,前几天老叶家的那只狗死了!”

“一只狗死了有什么稀奇的,两年前全村还杀死了一只从深山弯跑出来的野猪,那事才大呢!”一个白衣妇人说道。

“你们难道忘了,那只狗是厉害的,五年前把一下子失踪的老叶家的孙女小叶驮回来了!”周围的妇人顿时恍然,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小叶今年八岁,有个父亲大叶,是个能手,爷爷老叶脑子有毛病。如村里绝大多数户人家一样,他们世代务农,尤其是大叶藉此练就了一副好身子,八年前大叶的老嬷(方言:老婆)生下了第一胎就是小叶这个女孩儿,让一心求孙子的老叶很不高兴,连带着也很不待见小叶,至今还是不冷不热的态度。那一年大叶还从小叶外婆家抱回来一只小狗,据说这小狗是和小叶一样在中秋节出生的,灵性十足。爷爷老叶因为小叶的缘故,没给小狗赐名,小叶奶奶便随便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虎。

说也奇怪,小叶从小内向,不喜和村里的小孩儿嬉玩,倒是整天和小狗混在一块,趴狗窝,共洗澡,走遍村庄,大叶见其无害,倒也不干涉,任其发展。

然而,小叶三岁的时候,在她奶奶进厨房烧饭的那当儿,失踪了,奶奶遍寻邻居,甚至把狗窝翻了个遍,就是不见小叶的人,这下好了,把正在酣睡的虎给惊动了,奶奶顾不上它,急火火地召回全家人,告遍亲戚朋友,在全村展开地毯式搜查,大有鬼子扫荡的气势,“哎,你见到我家小叶没有?”路上尽是询问声,同时虎像一阵疾风似得抽动着鼻子走着。这场大搜查从中午持续到黄昏,所有人都绝望了,天都暗了,一个三岁的女孩在外面会怎样?是跌跌撞撞掉进水沟?还是被山间野物叼走?或是已经被人贩子拐走了?!老叶阴沉地坐在客堂,旁边的奶奶和妈妈哭哭啼啼,眼泪断续不绝。老叶难得地清醒着,一脸沉重,毕竟是自己家的血脉。大叶听女人哭泣心里一阵烦躁,摔门进屋。忽然,大门一阵响动,传来“汪汪”的犬吠声,老叶一惊,连忙出门,看见小叶趴在虎的背上,浑身污泥,小脸上挂着几许泪痕,正安然地睡着。“金钗,大叶,快来看,小叶……小叶回来了!”此事在耶耶村名动一时,从此关于此事的“传说”不断。有人说,有个开电瓶车的人路过一段土路时,看见一只狗正叼着一个东西从路边的沟里出来,他看见那只狗浑身肌肉紧绷,死命把那衣角往外拖,还伴有哭声,想来就是虎了。也正因此,老叶对小叶的厌恶感才稍有减弱,虎的伙食也日益好起来。小叶恢复后哪还记得这回事,只是继续和虎厮混,就像尘缘前定的好友。这使她从小便和其他女孩儿不同,她看到野猫会上去逗它几逗,结果手背立添三道爪痕,虎就杖着身材高大,一声狮吼,把野猫吓退;别人家的狗她会挑衅一下,没想却要被咬,虎就像一道影子把那狗给扑在地上。小孩儿见虎龇牙一笑,吓得大哭,她却肆意大笑。威风一时无两,一人一狗成为神奇的组合,使得许多父母都告知小儿:不要和小叶玩!有人评价说:小叶比一般的男孩儿还厉害,因为她养了一条狗。诸类事迹,不可一一道来,却更衬此狗神异。

然而,一切在小叶七岁时大变。大叶学外边人们投资做衬衫,东借西凑地汇成一笔资金,全投入了衬衫里头,结果破产。债主上门。

“大叶,你现在生意做的很好嘛,顺便把钱还了吧。”一人冷讽,脸上却还保持着笑容。

“大叶啊,咱们是亲戚,叔叔也不逼你,三天后咱们再合计合计。”一亲戚坐在屋里的沙发上,一脸关心地说。

“我欠的钱肯定会还你们,难道还会赖掉?!我大叶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们清楚,你们现在这样逼我,我也拿不出钱来。英英,送客!”大叶面无表情,把小叶妈妈唤道。说着快步走出客堂,步入后院。看见自己的女儿正在亲昵地抚摸着虎背上的毛发。心里突的一阵邪火,操起一根木棍,拉开小叶,一根棍子就往虎身上招呼,虎惊得一声大叫,跳开原地,表示不解,大叶怒目圆睁,一把扯住虎的耳朵,痛打!虎虽然力气大,野性足,可还是差大叶一线,被无辜打了一顿。虎一边狂吠一边努力挣脱,就是不咬他,这可是奇事。小叶先是愣了一下,发现平日慈爱的父亲对虎出手,吓得大哭,最终,虎被打了瘸一条腿。从此虎一蹶不振,再没有生龙活虎过。

大叶就像当初老叶不待见小叶一样,日益讨厌它了,讨厌它年老掉落的毛,讨厌它从山间带回的虱子,讨厌它从外头带到家里的污泥。虎的伙食水平也下降了,不再有鱼肉,甚至有时大叶还授意小叶奶奶只给它米汤喝。小叶心疼不忍,暗留肉块,结果被大叶发现,虎又被狠狠收拾了一顿。

有一天,小叶问奶奶:“奶奶,为什么虎不如以前那么威风了呢?”

奶奶望着卧室的灯光,大叶在里面,轻叹一声:“因为它老了。”

“但是它和我同岁啊,我们同一天出生的。”奶奶告诉他,人的一岁相当于狗的十年,小叶今年七岁,那虎就是七十岁。小叶看见它躺在窝里一动不动。

“那,虎是不是快死了?”奶奶没有对这个让小叶感到惊慌的问题解答,只是怔怔地望着黄色的透过毛玻璃的灯光。

人事皆有变。

直到那一天。八岁的小叶从学校回来,没看见虎出门迎接,自从小叶上学后,虎天天坐在门边等待小叶回来,无论它身上添了几道新伤,风雨无阻。“也许在屋里。”小叶嘀咕道。她一边放下书包,一边喊:“妈妈,我回来了!”妈妈让她做完作业去玩。小叶先在屋里转了一圈,都没见虎的身影。有点疑惑。

然而直到第二天清晨,虎也没回家。小叶很紧张,心里有不好的感觉。她叫老叶大叶出门找它,老叶耐不住小叶的乞求,出门寻去了,大叶则说:“虎知道回来的,到了时候它就会回来。”小叶怒瞪大叶,甩袖而去。“你这个逆子!”后面传来怒声。

油菜花田里,小叶看见它无力地躺在褐色的土地上,是啊,无力,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几只绿头苍蝇在它的身体上飞飞停停,朝天的皮毛上覆着层薄如蝉翼的晨露,红日喷薄,照着它像穿上了七彩的轻纱,死寂一样的梦幻,在花海里显现。它脚上还有未愈合的暗红伤口,小叶跪在地上,手轻轻颤着摸一摸虎的鼻头,奶奶说,狗鼻子都是湿的,除非……死了。干的,小叶脑中传递出一道信息。她想抚摩一下它的身子,身后突然出现一道拉力,“不干净,不要摸!”六个字在小叶脑中突兀地炸开,让她一怔,身后的拉力想要把她带离。她手脚乱挥,努力挣脱,甚至咬在了那只拉着她的手,那人“啊”的一声,松开了,小叶马上又冲到了尸体前面,带起一阵风,惊走了几头绿头苍蝇。她跪在虎的前面,眼泪簌簌地往下落,“我干嘛哭?”她拼命擦眼泪想要止住,但是视野仍然一片模糊。“虎死了。”她的心里冉冉升起这样一句话。小叶泪眼朦胧,闭上眼睛似乎看见一只小狗蹒跚地向她走来,正要拥住它的时候,身后的拉力再现,小狗离她越来越远,直至不见。八岁理应是怎样的心境,然而一场死亡让她重新来认识周围的世界。父亲对虎的态度,爷爷对自己的态度,债主们的冷言冷语,以及虎与自己八年的深挚感情一齐涌上了小叶的心头。

“太复杂了,我就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虎被葬在了深山弯的一处山坡上,老叶神神叨叨,把一顶随他大半生的军帽和它埋在了一起,小叶看着老叶用铁铲把一抔抔土覆在了它的身上,一世时光,就此掩埋。小叶忽然想起了一句学识渊博的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诗句: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一切随烟去,小叶的眼里似蕴有青山,却在坟前一阵失神。

奶奶后来说,虎是一条好狗。因为好狗活着的时候,就会回家,不会逃走,而死的时候,肯定是死在外面的。“为什么呢?”小叶问她。奶奶没说,或者是小叶没记住。小叶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虎每次挨打,都不咬人。因为虎是一条好狗。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小叶在念书上的诗。

呼和浩特治疗女性白癜风的医院白癜风要该怎么治疗才好呢癫痫病诊断费用是多少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有哪些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