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一眸倾情钻石总裁诱娇妻

2019.06.19 来源: 浏览:0次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夏紫涵将言烁熙的红包和光盘放进了自己的首饰箱后,走回到*边,从*上拿起雪白的真丝披肩。有*意*思*书*院*首*发www.しwxs520.com庄琳芸见状,连忙伸手从夏紫涵的手中接过披肩,轻轻披在了她的肩上。随后,庄琳芸与丛晓蝶一起,陪伴着夏紫涵的身后,慢步走出了房间,朝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此时,一楼大厅里,在主持人宣布订婚仪式开始后,在场的所有宾客,都将热烈炙热的目光,投向了大厅一侧的楼梯处,大家都非常期待,能够一睹为凌梓睿生下三胞胎子女的女人娇媚的容颜。而此时,在大厅一楼的楼梯入口处,身穿雪白西装的凌梓睿,已经守候在那里,滴了墨的眸子闪烁着宝石般的光芒,激动地站在那里,等待着自己心爱女人的出现。这时,楼上传来的轻微脚步声,很快,身穿着一袭雪白礼服,佩戴着昂贵的老坑翡翠项链和手镯的夏紫涵,款款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宾客们顿时被惊艳了。她们没有想到,在这订婚的大喜日子里,女主角竟然会是素颜。然而,这素颜丝毫没有带给人一种不适的感觉,相反,它让人们感到楼上的这个美貌的女子是那样的纯净柔和。女子那凝白如玉的肌肤,让人有种吹弹即破的感觉,圆圆的杏核眼像画上的古代美女般灵动婉转,顾盼生辉,女子美丽的容貌上唯一的色彩,就是那圆圆润润的红唇,闪烁着耀眼的光亮,让人有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就在宾客们惊艳着夏紫涵惊世的容颜时,夏紫涵已经来到了二楼的楼梯口处。目光朝着一楼大厅环视了一下,夏紫涵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惊诧地注视着自己。这让夏紫涵的心里不由地紧张了起来,急忙将目光投向人群中,去寻找着那个可以让她赖以支撑的男人。当夏紫涵的目光寻找到凌梓睿,看着他已经等候在楼梯口,正用温柔的目光,微笑着凝视着自己时。夏紫涵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些,连忙迈动脚下的水晶鞋,步履稍稍有些急促地朝着心爱的男人走去。此时,站在楼梯口处,目光一直凝视着夏紫涵的凌梓睿,已经从夏紫涵慌乱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紧张,在看到她脚步略微凌乱地朝着自己走来时,凌梓睿立刻沉稳地迈动脚步,向楼上迎了上去。同时,伸出了自己健硕的手臂,在与夏紫涵相隔着还有两三个台阶时,凌梓睿修长的大手,稳稳地接住了夏紫涵那双略微有些发抖的小手。在手与手的相握中,凌梓睿用自己的行动,平稳了夏紫涵那颗紧张不安的心。握着夏紫涵的小手,凌梓睿牵引着她,两人一起走下了楼。随后,凌梓睿停下脚步,目光中带着微笑地温柔地注视着夏紫涵,向她屈起了自己的手臂。在与凌梓睿深情地对视中,夏紫涵慢慢向前走了一步,将纤细的小手放进了凌梓睿的臂弯中。大厅里顿时响起了一片热烈地掌声。刚才那一幕,大厅里的宾客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只有参与会场设计的贺宸看出了其中的端倪。看到凌梓睿竟然主动迎上去接夏紫涵从楼梯上下来,贺宸忍不住扯动唇角,向上画出了一道漂亮的弧度。回想起当时在安排设计这一环节时,凌梓睿是那样趾高气扬。说一定要让夏紫涵从楼梯上下来,走到他身边,主动挽起手臂。听到凌梓睿自吹自擂,卖弄着大男子主义,贺宸就当场就打趣了凌梓睿,说他千万别看到美人一出现,便冲动着跑过去迎接了。当时,凌梓睿对贺宸的话表现出一脸的不屑,可是,没想到,在现场,凌梓睿的表现还真是让贺宸一语成谶了。伴随着凌梓睿与夏紫涵所到之处,人们都自动的让出了一条通道。挽着凌梓睿的手臂,夏紫涵跟随着凌梓睿走出了客厅大门,来到了院子里。看到铺着大红地毯,空荡荡的院子,夏紫涵微微有些纳闷,不知道凌梓睿这是要带她去哪里。正当夏紫涵纳闷的时候,突然,院子四周开启了六盏黄白色柱状的射灯,光线直直地射向了夜幕中布满繁星的天空。紧接着,一阵“轰隆隆”直升机引擎的响声,划破了天空的寂静。很快,有两辆直升飞机超低空,朝着凌氏老宅的上空飞来,最终盘旋在六盏柱形射灯圈定的范围内。正当人们惊讶地看着盘旋在老宅上空地直升机,纷纷猜测着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奇迹时,突然,直升机的舱门打开了。天空中,开始洋洋洒洒飘落起红红的玫瑰花瓣,从最初的零星的飘落,到后来变成了密集的花瓣雨。就在人们张着嘴,惊呼着眼前奇迹如梦幻般的美丽景致时,身穿一袭白色礼服的凌梓睿伸出自己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夏紫涵的小手,两人共同漫步走进了浪漫如童话般玫瑰花瓣的雨中。此情此景让现场的宾客们都惊呆了,大家屏住呼吸,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一对耀眼的璧人,漫步在由六盏黄白色柱型射灯搭建的梦幻世界里,在漫天飞舞的大红色玫瑰花瓣中,两人手手相握,面对面静静地凝视着对方。。。人们都激动地注视着眼前的这对璧人,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那激动人心的一幕。这时,身处在花瓣雨中,彼此深情凝视的两个人,突然,场景发生了变化。大家看到,身穿雪白礼服的凌梓睿双手执着同样身穿着白色礼服的夏紫涵的小手,缓缓地在夏紫涵的面前单膝跪了下来。轻轻吻了一下手中紧握着的夏紫涵纤细的小手,凌梓睿深情地说道:“紫涵,能够遇到你,我无比地感谢上苍,他让我们的相逢那样的时机恰当。恰好你在风雨中来,恰好我在风雨中等。紫涵,我深爱的人,虽然我们相识在风雨中,但是我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宁静栖息的港湾。嫁给我吧,紫涵”凌梓睿求婚的的话语,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大家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夏紫涵。而此时,夏紫涵早已经泣不成声,婆娑的泪水顺着凝白的面颊缓缓流淌着。透过满眼的水雾,夏紫涵动情地凝视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深情向自己表白的男人。天上的玫瑰花雨依然纷纷飘落着,这美得让人感觉仿佛已经被定格般的画面,终于在夏紫涵缓缓地移动中,唤醒了人们的真实感。人们看见夏紫涵缓缓走近凌梓睿,伸出双手缓缓托起凌梓睿的身体,让他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夏紫涵将身体依偎进凌梓睿的怀里,哽咽着说道:“梓睿,谢谢你,谢谢你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来了,在我最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还在。把我娶回去吧,梓睿,我渴望栖息在你的臂弯中,渴望你赐给我家的温暖。”这一刻,凌梓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双手抱住夏紫涵的脸颊,动情地亲吻着面前这让自己深深地着迷,深深地爱着的女人。狂热的吻如雨点般落在了夏紫涵额头,眼眸、鼻尖,最后停留在了那圆圆润润的红唇。眼前的一幕,让现场的宾客一时间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很快大家便被这激动人心的求婚所感动了。一时间,整个院子里沸腾了,热烈的掌声,口哨声,按动照相机的快门声和闪光灯的闪动声,顿时响彻了整个院落。稍稍过了一会儿,站在人群中的贺宸才发现,凌梓睿一激动少了一个环节,连忙大声地喊道:“喂,别光顾着亲吻了,还没有给订婚戒指呢。”人群中,顿时传来了一阵哄笑。凌梓睿连忙松开夏紫涵,讪笑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硕大的鸽子蛋,伸手给夏紫涵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随后,凌梓睿执起夏紫涵的小手,亲吻了一下她戴上戒指的无名指。天上的玫瑰花瓣雨整整下了半个小时,才渐渐地散去,紧接着,在人们激动的心情还未来得及平息下来的时候,天空中又燃放起了绚烂多彩的礼花。“天啊,大家快看,礼花中有字。”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顿时,大家将目光都看向了黑夜中的天空。只见天空中,在周围五朵绚烂多彩礼花的簇拥下,中间燃放的是一个有两个大大的桃心交叉在一起的礼花。左边的桃心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梓”右边的桃心里是一个大大“紫”,在中间交叉的部分是一个满满的“爱”字。在这个礼花的旁边是一个金色的礼花打出的字幕“一生一世”现场的人们都沸腾了,跟着礼花上显示出的字大声的念了起来:“梓爱紫一生一世”“梓爱紫一生一世”“。。。”接下来的订婚典礼,夏紫涵都是在激动和流泪中度过的。今天晚上,凌梓睿给了她一个一生难忘的求婚。同时,在订婚典礼上,凌梓睿还让夏紫涵见到了久违的父亲。当夏墨看到自己女儿被凌梓睿这样的*爱着,浑浊的目光中,溢出了激动地泪花。订婚典礼结束后,三个孩子被奶妈们抱着出来,与大家见了个面,孩子的奶奶还有孩子的父母们,接受了大家的道贺。由于孩子们都还太小,而夏紫涵才刚出月子,所以,接下来的宴会,娘儿三个便没有再参加。**翌日,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凌梓睿依然没有从楼上卧室里出来。此时,在卧室的大*上,夏紫涵窝在凌梓睿的怀里,两人就这样拥抱着,依然沉沉地睡着。昨晚的凌梓睿的求婚和与凌梓睿的订婚,让夏紫涵激动地彻底失眠了。一整晚,她都缠着凌梓睿,让凌梓睿陪着她说话,不停地埋怨凌梓睿,有这样的安排,为什么事先不告诉她一声。看着怀里激动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小女人,凌梓睿无奈地只好陪着她彻夜聊天,不停地解释着她反反复复不停问着的相同的问题。直到天蒙蒙亮了,这个激动的小女人,才终于安静地窝在凌梓睿的怀里甜蜜地睡去。两人相拥着,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被小儿子甜甜的哭声惊醒了。原来,小家伙在睡醒后,刚开始,还自己玩了一会儿,可是,一会儿功夫就哭闹了起来。奶妈知道小家伙这是饿了,连忙喂他吃奶,可是,这个倔强的小家伙,坚决不吃奶妈的奶,在奶妈的怀里打着挺的哭闹不止。听到保姆的汇报,说甜甜哭闹不止,蒋若娴连忙匆匆赶到了孩子的卧室。知道昨天晚上,凌梓睿和夏紫涵忙活订婚的事,都累坏了。所以,蒋若娴便与奶妈轮流抱着,在房间里,来回的转悠着,拿着各式各样的玩具哄着甜甜。可是,小家伙许是饿坏了,哭声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哭闹的更加激烈了起来,到最后,干脆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到孙子哭成这样,蒋若娴顿时着急了,也不上儿子媳妇还没有起*了,连忙自己抱着甜甜迈步朝着凌梓睿的卧室走去。房间里,沉睡中的夏紫涵,此时已经听到了儿子的哭声,连忙推了推还合着眼睡着的凌梓睿:“梓睿,你听听这是老几在哭啊。”“肯定是老二”凌梓睿连想都没想,便嘟囔了一句。夏紫涵一听,连忙从凌梓睿的臂弯中爬起来。拿起放在*头柜上的晨缕穿在了身上,这时,孩子的哭声和蒋若娴蹒跚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卧室的门口。没等蒋若娴敲门,夏紫涵连忙跑过去,伸手将房门打开,歉意地对蒋若娴说道:“对不起,妈,今天起晚了,让您受累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蒋若娴的怀里接过了哭闹的甜甜。看到甜甜到了夏紫涵的怀里,便乖乖地开始吃奶了,蒋若娴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受累倒是应该的,自家的孙子嘛,只是,甜甜这孩子,除了你以外,别人怎么哄也不行。”说完,蒋若娴也没有多待,便转身离开了。夏紫涵抱着甜甜回到卧室里,重新躺在了*上,将甜甜放在了她和凌梓睿之间。一直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凌梓睿与夏紫涵才抱着甜甜走出了卧室。看见三口人走出了卧室,甜甜的奶妈连忙走上前,从夏紫涵的怀里接过了,已经吃饱喝足的甜甜,回到卧室里去玩了。夫妻两人手拉着手迈步走下了楼梯,突然,一个身影,让夏紫涵不由地愣了一下。她连忙挣脱了凌梓睿的大手,快步跑下楼去,朝着那个身影跑去。来到那个背对着她,正在清整着房间的背影的身后,夏紫涵停住了脚步,然后,试探性地问了句:“你是新来的?”听到身后问话的声音,保姆立刻转过头来,顿时,保姆和夏紫涵同时喊道:“小夏”“孟平姐”随后,夏紫涵激动地握着孟平地手,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孟平姐,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做梦吧,史强哥好吗?”“好,好,都好,都好。”两人正说着,这时,孟平抬头看见凌梓睿迈步走了过来。孟平连忙对夏紫涵说道:“都是凌先生派人找到了我们夫妻两个。”“梓睿,是你做的,这真是太好了。”夏紫涵说着,激动地站起身,踮起脚尖,在凌梓睿的俊脸上快速地啄了一下。凌梓睿笑着伸手搂住了夏紫涵的腰,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这是老公送你的另外一份礼物。”说完,凌梓睿松开了搂着夏紫涵的手臂,朝着孟平微笑着点了下头说道:“你们慢慢聊。”说完,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看到凌梓睿走远了,孟平才向夏紫涵讲述了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原来,在夏紫涵向凌梓睿讲述了,自己在青山县的遭遇后,凌梓睿立刻派贺宸赶到了青山县县城,找到了孟平史强夫妇。在贺宸代表凌梓睿向孟平夫妇表示感激之情后,贺宸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史强夫妇面前,然后微笑着说道:“为了感激你们夫妻二人的大恩,凌总让我把这张卡交给你们。这张卡里,凌总已经在里面存入了一千万。”听到贺宸说,面前的卡里面,有一千万块钱,孟平和史强的眼睛都吓直了。一千万,那对于他们夫妻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过了好半天,夫妻俩才从惊愕中,慢慢醒过味来。史强连忙颤抖着手,将银行卡推还给贺宸。贺宸不解地看着这对看着老实巴交的夫妻俩,一时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只见,史强低着头,微红着脸,话语中稍显紧张地说道:“我们夫妻当时照顾小夏,并不是为了这个,不劳而获的钱,我们拿着会睡不安稳的。”贺宸听史强这样说,便笑着说:“凌总知道你们当时照顾他夫人,并不是为了钱。但是,你们这样做,不仅帮助了他的妻子,同时,也帮助凌总保住了他妻子肚子里面的三个孩子。这些钱,凌总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们不要害怕,这只是凌总发自内心,对你们表示感谢的一点心意。”可是不论贺宸怎么说,孟平和史强夫妇就是不肯收。无奈之下,贺宸只好给凌梓睿打了个电话,向他汇报了这件事。凌梓睿当时微微琢磨了一下,然后对贺宸说:“你问问孟平史强夫妻两,愿不愿意到滨海市来工作。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他们夫妻两人安排好衣食住行,并在这里可以给他们找到的工作。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把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接出来。”撂下电话,贺宸立刻找到孟平夫妇,把凌梓睿的话转述给了他们。当场,贺宸并没有立刻让孟平夫妻俩做出答复,而是让他们回去先合计一下。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贺宸才又找到他们,向他们询问了商量的结果。夫妻俩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商量了一晚的结果告诉了贺宸,说他们愿意到滨海市找工作。其实,夫妻俩之所以同意凌梓睿的这样安排,主要是考虑着,一旦两人的工作稳定了,就可以把孩子接出来。那样一来,孩子就可以向城里的孩子一样,接受到良好的教育。将来就不用再像他们这样到处打工受苦。听到夫妻俩同意去滨海市,贺宸立刻把这个消息向凌梓睿做了汇报。当天下午,贺宸便带着孟平史强夫妻俩坐着飞机来到了滨海市。当夫妻俩人坐着豪华商务车,来到凌氏公司大门口时,受到了公司最高规格的接待。凌梓睿亲自来到大门口,迎接他们,带着他们夫妻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当孟平得知面前这个一表人才,又谦和有礼的男人,就是小夏的丈夫时,孟平是打心眼里,替小夏感到高兴。</p>

黑河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清远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淄博专治癫痫
Tags:
友情链接
中年人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