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渡杨帛书

2019.06.19 来源: 浏览:1次

周震向前一步凑到兰姐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兰姐竟笑着点头,杨暮不知道周震都跟她说了什么,在他们临走前兰姐竟然把清梅瓷盒送给了杨暮,让他好好保管!杨暮就好奇的问周震他跟兰姐都说了些什么,兰姐这么痛快的就把清梅瓷盒送给了他,周震嘻嘻哈哈的玩笑道“我就跟兰姐说,你喜欢她表妹孟莎,孟莎也喜欢你,就用这个做定情信物了!嘿嘿……不相信啊你自己回去问兰姐去……”杨暮瞪着他被他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才不信周震说的这些话,跟在后面一路走着,看他那样子,估计是他自己喜欢孟莎不好意思说出口,就拿自己来躺枪!别的不说,能把清梅瓷盒拿回来救济这就不错了!但是自己绝对不会喜欢孟莎的!两个人打车回了沁茗轩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茶楼里没有顾客,大中午的外面胡同晃悠的人也没有几个,再说也是大周一生意不好做,人家都说周一买卖稀,周二周三凑合过,今天也就这样了,就让张姐在楼下看着店,杨暮和周震就直接上了二楼,把那幅已经扯成两半的八马祥和图铺摊在大圆桌上,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个遍,还找了个放大镜,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奥秘?对于古画的研究他们都不是内行,周震也不是什么古董专家,就是跟着他爸学了点皮毛!这大少爷从小就不学无术,别指望着他能发现出什么来!杨暮自己本身啥也不懂,但是跟夏叔那倒听闻了不少关于古物的东西!夏叔除了是倒茶卖茶的生意人,还是个喜欢收藏古物的行家!两个人折腾了一下午,你瞅着我,我看着你,似乎有那一瞬间,周震递过来的眼神像是再说这幅八马祥和图是不是真的!杨暮坐到桌子前埋着头继续看着,“虽然我不是什么鉴宝专家,但是我觉得这就是真迹……”“兄弟!这不是你那感觉就能定论的事,我看还是明天找个内行人看看吧!”周震双手叉腰耸耸肩道。』杂﹣志﹣虫』“不行,这个越少人知道越好……”杨暮慢慢直起身严肃道。“唉!你们在楼上讨论什么呢?”突然从楼梯口传来夏洛依的声音!把他们吓了一跳!夏洛依正拿着一壶水立在扶栏前瞅着他们,今天补习课一结束她就回来了,准备给楼上那几盆快枯了的花浇浇水,没想到杨暮和周震都在,而且这两天他们早出晚归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捣腾什么,昨天竟然不回家还跟一个陌生姑娘留宿在茶楼,她坚信他们一定有事瞒着她!“洛依……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周震眉开眼笑的迎了上去。杨暮站起身赶忙卷着画,夏洛依冲周震咧嘴笑了笑两三步走过来看杨暮在干嘛!“喂!杨暮!别弄了,别弄啦……这个不是我买回来的那幅画嘛?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夏洛依拦住了杨暮,看着两半的画,“赝品就赝品嘛,你们两个也不至于毁了它吧!……”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这把两个人给整无语了,杨暮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这话还没说完,周震倒无所谓的对洛依说明天给她买个更好的!他话一处洛依更是生气,一拍桌子把那壶水往桌上一放,那浇花的水壶没放稳,整整一壶水全洒在了桌子上,连画带桌子椅子弄的都是水,杨暮无辜的也溅了一身,杨暮抖了抖衣服赶忙拿起桌上湿答答的画帛,也不敢大幅度的抖水,凉在了那边的八仙桌上。周震拉起洛依怕她也溅到水“没事吧洛依!”

承德治疗牛皮癣最好的专科医院
聊城专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泰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剖宫产术后护理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