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古孽第五十六章魂塔离

2019-01-11 14:32: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古孽 第五十六章 魂塔

“你看到了什么?”

柳圣依的声音透露着森寒的气息,让薛川有些瑟瑟发抖。

即便鼻孔中依旧在徐徐地流出鲜血,薛川依旧是非常确定地说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

柳圣依的身影直接在薛川面前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收起了那本有趣的典籍,随后死死地凝视着薛川的双眼:

“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你最好都将其彻底忘记,

古孽第五十六章魂塔离

否则...”

说到这里,薛川明显地感受到周围的灵气波动变得狂躁起来。

薛川打了个寒颤,连连点头道:“放心吧,我刚刚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吸溜——没看见!”

这“吸溜”一声,正是薛川试图将自己鼻腔中不断流出的鲜血给吸回去的声音。

柳圣依看见薛川这般模样,自然明白后者早就看了个清楚,便面色一红,强行摆出了恶狠狠的架势:“最好如你所言!”

随后,柳圣依再一次留下了一本典籍,接着便消失了身影。

薛川身子一松,脑海中亲不自禁地再次回忆起了方才看到的香艳场景,顿时气血又是一阵翻涌,险些抑制不住。

感受到身体的异常,薛川慌忙摇头驱散了脑海中的影像,随后用衣襟擦试了一下面庞上的鲜血,感叹道:“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平复了良久的心情,薛川这才从先前的情绪波动中缓了过来,定了定神,便再次尝试凝神感悟起那真正的典籍中的灵文来。

这一次,柳圣依倒确实没有再出纰漏。

数不清的文字与图像汇入了薛川的脑海,和眼睛直接观看不同,这种阅览方式效率更为恐怖,且记忆极其牢固,故而就算是习惯了一目十行的薛川也是一时间赞叹不已。

耗费了小半个时辰来将整本秘法浏览完毕,薛川终于是明白了这一本秘籍的独到之处,同样也明白了柳圣依为何原本打算给他的并非此书

这一门秘术,实在是过于剑走偏锋!

和其他的主修魂魄的秘术不同,这门秘术思路颇为独特,它并非如常路那般将魂魄与肉身划分开来,反而是强调二者之间的联系。

像正常的秘术,一般是采用观想神灵法来不断壮大魂魄强度,同时通过反复消耗再反复凝练来达到精炼的目的。

但是这一门名叫【镇魂塔】的秘术,却是先要在脑海中观想一座宝塔的塔基,随后配合肉身的血气,使其与自身魂魄维持一种平衡,用那魂塔将魂魄镇压在肉身中,不动不摇难以攻破。

更为玄妙的是,按照这“镇魂塔”的典籍所言,当魂魄彻底与魂塔相融后,便会化为自身肉身的一部分,每一拳每一脚,都会附带魂魄层面的攻击,倘若肉身不伤,则魂魄不散!

看到这里,薛川也是心中骇然:若真如这典籍中所言,那这秘术可以说是恐怖!试想你与人搏杀,一拳打出,甚至能攻杀他人魂魄,这是何等的威力?

但是当薛川看到这镇魂塔的修炼条件后,一颗炽热的心也是凉了一半,发热的头脑也是逐渐冷静了下来。

薛川苦笑一声:“我还道怎么会有如此不合常理的秘术,原来条件如此苛刻...”

这镇魂塔的修炼有三点前置要求,第一便是极强的悟性,倘若始终无法观想出一座虚幻的塔基,那便可以说是彻底与此术无缘,可以早点打消白日梦,该干嘛干嘛去了。

其次,便是需要惊人的意志力,当塔基观想完成后,将其与魂魄及气血调和的过程可以说是极为艰辛,不仅是肉体上的疲惫,更主要是精神上的折磨,若没有远超常人的意志,根本无法修炼成功。

而最重要的第三点,也是难倒了绝大多数人的一条——修炼者不能踏入淬血境,且需要有极为强悍的肉身。

看到这里,薛川算是彻底明白了,因为这镇魂塔的修炼强调肉身血气与魂魄之间的高度统一,故而若是踏入了淬血境的修士,血液中便会有浓郁的灵气流转,极容易破坏那脆弱的平衡。

但是,若是没有踏入淬血境,便几乎不可能拥有符合要求的肉身,除非修炼有极为高深的炼体术,同时拥有大量的资源辅助,这才有可能达成。

但是恰好,他薛川不仅符合尚未踏入淬血境的要求,同时又有着极其强悍的肉身。至于悟性和意志,也只有练了才知道。

“难怪...难怪她要给我这镇魂塔的典籍,而不是正常的炼魂秘术。”薛川恍然大悟。

想到这里,薛川也是皱起了眉头:“可是这要求如此苛刻,我真的能够成功么?若是白白浪费时间...”

薛川仰躺在床也唤不回春天的褥上,思绪变换,一直踌躇难以决策,始终纠结于到底要不要去尝试修炼这镇魂塔。

若是成功,则实力再次跃上一座高峰,若是失败,不仅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同时还可能会对魂魄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

犹豫了好半天,薛川忽然莫名地笑了起来,且越笑越大声,直至最后已经可以说是仰面长笑不止。

“薛川啊薛川,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畏首畏尾的怂人了?”薛川自嘲笑道:“因为拥有的太多,所以就越发害怕失去?”

说到这里,薛川猛地站起,在内心中喝骂道:“简直可笑!”

“若没有凌驾诸雄的信念,你还修的个什么屁仙!”

“若没有不畏败退的斗志,你修得仙来又有什么屁用?”

薛川想通了这些,一直以来被他压制在骨子里的桀骜之意再一次显露在他的脸上,这是源于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强烈自信,以及对那些平庸之辈的赤裸裸的蔑视!

“别人或许会失败,但是我不会!”薛川咧嘴一笑,张狂道:“我是谁?我可是薛川!”

“镇魂塔...就选它了!”

在这种无视理法的疯狂以及绝对冷静的桀骜的双重作用下,薛川最终还是坚定地选择了镇魂塔。

薛川一直是个典型的行动派,既然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又有着必做不可的坚定信念,薛川自然是很快便投入了镇魂塔修炼的准备工作中。

按照典籍中所述,天地清浊交界之时,即破晓时分以及黄昏时刻,阴阳交替,此时便是观想宝塔的最佳时期。

由于之前与夏守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贴身肉搏,加上在地火炉旁边的长时间锻炼,此时也已经是接近黄昏,只需再等候一个时辰左右,便可开始着手修炼。

薛川先是来到了夏庄宅邸的楼顶,静静地盘坐在屋顶上,用这剩余的时间来熟悉一下流程,顺便平复一下焦躁的内心。

在夕阳的究竟是为了公义去批评别人辉映下,薛川感受着晚风轻拂,心态也是前所未有地轻松,对于自身体内气血的流转都是清晰了几分。

“这个状态,真是再好不过了。”薛川在心中赞叹一声。

养精蓄锐,只待那千钧一发。

终于,那天边的残日缓缓沉落西山,最后一缕霞光也是被夜幕取代,薛川只觉精神一凛,便知晓时候已到。

登时,薛川盘膝结印,闭目凝神内视自身,感受着呼吸与气血的协调韵律,同时脑海中开始观想出一座磅礴大气的宝塔来。

薛川的血气在青天不灭身的控制下缓缓流淌,与自己高度平静的精神形成了微妙的韵律。

按照镇魂塔典籍的记载,薛川念诵口诀,眼观鼻鼻观心,集中了所有精力去观想起那一座并不存在的宝塔来。

在口诀与手印的配合下,薛川很快便有了一种朦朦胧胧的感应,好似有某个庞然大物即将在他的脑海中成形,但是起轮廓模糊,一时半会儿怕是难以凝练。

薛川不敢懈怠,赶忙专注于那隐晦的联系,尝试去沟通起那模糊的存在,试图让那还处于一片混沌的宝塔彻底成形。

不多时,那宝塔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甚至隐隐还能感受到一股很是熟悉的联系。

由于这宝塔是由薛川的意志化成,故而对于自身的魂魄与气血都是有着微弱的亲和性,不至于在刚”、“不怕事难为成形之初就直接崩碎。

接下来,按照镇魂塔典籍的记述,薛川应该尝试让这宝塔接近自己的肉身,同时观想那宝塔仿佛朝着自己缓缓镇来,使得魂魄与宝塔进行接触。

当肉身与魂魄都被笼罩于宝塔之内,便可开始进一步丰富塔基,同时加大宝塔内部的意志强度,对魂魄造成更大的压力,迫使其与肉身相融。

但是,正当薛川尝试着让宝塔将自己的肉身魂魄笼罩在内之时,一种突如其来的抗拒感却是将他的行动彻底打断。

在薛川的感应中,自己面对那当头镇压而来的宝塔,似乎有着出离的愤怒之意,好似遭遇了莫大的侮辱,甚至恨不得将那宝塔直接轰成碎片!

“怎么会这样?那典籍中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啊!”薛川有些焦虑,便尝试压制住这种剧烈波动的情绪。

宝塔的外表已经几乎快要成形,而薛川那宛若一团灵光的魂魄,在薛川的脑海中也是被宝塔笼罩了一半,连同肉身在内,只需再进一步,便能完成镇魂塔这第一阶段的修炼。

但是,那愤怒与抗拒之意越来越强烈,甚至这种感性的波动已经足以压制住薛川的理智,险些让薛川直接就自主地将宝塔爆散开来!

“该死...怎么会如此!”薛川在内心咆哮着,眉头紧锁,浑身都在颤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都已经到了这等关头,倘若中途放弃,定然是魂魄受损,轻则十余天神志恍惚,重则数年之内宛若痴傻!

宣传单派发
儿童水杯套报价
儿童写字练习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