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九域世界之李笑传第6章较武场的失败3

2018-11-08 17:15: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域世界之李笑传 第6章 较武场的失败(3)

二十多天过去了。“平山新生徒潜力榜”已经排好了。

平山书院公示栏上张贴了红榜,从上至下,红榜上列了八个人的名字,依次是文香、卫度、兰菊、水丘、芒果、梅〇、谢雀、张海,五男三女,正是“潜力榜”前八位生徒。

“解名尽处是张海”,张海赫然在列,被列于榜尾。

李笑看着榜单,心中极其酸楚,有不甘心的傲气,又有不得志的颓废感。

上午张贴“潜力榜”,下午进行第六轮的挑战赛。

挑战赛采取一场定输赢的规则,胜利者进入前八名,失败者退出前八名。胜利者可以继续挑战排名靠前的“在榜生徒”,直到不能胜利为止。规则就这么简单粗暴。

李笑心想:我是挑战张海呢,还是挑战文香?战胜张海,可以找回面子,既报了上一次的仇又上了“潜力榜”,不过,名列“潜力榜”第八,接下来会遭到很多人的挑战;直接挑战文香夺得第一的话,以后向我挑战的生徒都是高手,也会遭到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直至第八名生徒的挑战。

如何选择?到底挑战哪个人?

选择也不难,先打败张海,再挑战文香。

较武场上可以同时举行八场挑战赛。李笑出场的时候,场上只有八个人在对峙、对视。

李笑看着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张海,不敢大意,没有口出狂言,只是默默地戒备着。

随着裁判的口令“三、二、一,开始”,张海向李笑快速地奔了过来,右手出拳一挥,直击向李笑的面门,别看张海身瘦,右手拳却劲力十足。加上他作战数次,已经练就了灵活多变的搏斗方法,也算经验丰富。

李笑就比较悲催了,他对较武场这种擂台赛性质的搏斗很不习惯。

李笑见张海的拳头已经到了近前,没有后退,反而是迎了过去,先侧身斜方向窜出,避开那一拳,再御气结成一个小气团,猛地击在张海的面部。

张海“呀”的一声捂住了脸,接着他的胸腹被李笑连续踢了两脚。剧痛之下,他差点摔倒。他连忙稳住身体,对李笑怒目而视,喘了几口气,又张开手臂,双手握拳,冲了过来。

李笑以脚为中心,身体左右闪避,瞅准一个机会,双手同时出拳直击,打在了张海的脸颊上。“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李笑兴奋了起来。

原来打人的脸,这么刺激!这是变态的刺激。

正在得意,李笑一个不小心,被张海飞起一脚,正踹在胸口。

李笑被踹得向后退了五六步,屁股着地,摔倒了。我嘈,气血翻滚,怒火中烧。

见李笑将要爬起来反击,张海猛地以身躯压了过来,骑坐在李笑的胸腹之上,劈头盖脸的拳头和手掌全部招呼在李笑的身上。

李笑惊惧之下,使出全力翻滚,双腿撑地,甚至使出缩骨神功,依旧不能脱离张海的控制。

尼玛!李笑又被判定败北了。

裁判拉开张海之后,李笑羞愧难当,我这是怎么啦?我是主角,我有主角光环,我自带金手指,现在被无名之辈暴打,合适吗?总是虐待主角,这样合适吗?

李笑捂着脸,与伍小泽回到了寝房。伍小泽温言安慰,李笑气塞于胸。

过了一会儿,小铁跑了回来,推开门的时候,见伍小泽与李笑举止暧昧,佯装咳嗽数声,对坐在床上的李笑道:“李师兄,兰总教官找你。”

李笑不想见人,但兰游是第二旗第二队的总教官,不去见面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有理由,就另当别论了,“你向他说,就说我睡着了。”

小铁道:“你真的要我这么说吗?”

“是啊,就说我睡着了。”李笑大声地道。

小铁又道:“兰总教官,就在门外啊。”

李笑大惊,他越过小铁的肩膀,透过已经打开的房门,看见门外的兰游正在看着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连忙把伍小泽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拿开,哭丧着脸,斜视小铁,用眼神告诉小铁:你怎么说话的,你会不会说话啊,我看你是故意的,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兰总教官,你怎么来啦?”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呃……”

“你又败了。”

“是。我太大意了。”

“不是太大意,而是你不如张海。”

“我……”

“如果你比他强,为什么会输两次?”

伍小泽道:“他偷袭,两次都是偷袭。”

兰总教官道:“偷袭怎么了?老虎捕食都是轻手轻脚、不露出一点声响,然后偷袭。”

李笑无言以对。伍小泽道:“我们是人,又不是动物。”

“人也是动物,甚至比动物更加喜欢偷袭,让人防不胜防。”

李笑站直身体,低着头,“兰总教官,你说的对。”

“那就好,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你明天继续向张海挑战,不要再犯轻敌的错误了。”

李笑道:“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我会全力以赴的,数招内就能击败他。”

“你不要误认为张海实力不行,他可是打败了十多个人的生徒,据观察,他可能到了聚力中后期。”

李笑心道:我可是主角,我才能给你惊讶和赞叹。我会缩骨功、空中飘、超听觉,不过这些都在近身肉搏的时候,发挥不出作用。

“好啦。我先走了,你也别总是窝在寝房里,出去看看别人的挑战赛,多观察多学习。”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观察学习极其重要。

兰游前脚刚走,李笑的寝房内就发出了尖叫声。

兰游心道:小铁,为人也算勤奋,就是个人天赋太低了。

次日,李笑挑战张海。

张海依旧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两次击败过李笑而骄傲,他反而有些担心李笑御气制造出来的气团。

面对喜欢近战的张海,李笑感觉有些棘手:我该如何发挥我的特长呢?他还有一些忐忑,别一个不小心又被这个聚力中后期的家伙给制住了。

张海对战胜李笑有一定的把握,他可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了。他把双手挡在脸前,防止李笑的御出来的气团。

李笑没有动,这不是采取以静制动的战术,而是担心着了张海的“道”。

张海战斗的经验丰富,他见李笑畏缩不前,干脆一个飞踢,踢向李笑的胸口,李笑御气向后飘了三步,避了过去,接着飞身在空中来了一个侧踹,踹在了张海的腿上。

张海吃痛,身躯下沉,双眼中流露出难以形容的暴戾气息,接着弹跳向李笑,双手直接卡向李笑的脖子。

李笑慌张之下,没有躲避,眼见张海的双手即将接近自己的脖子,连忙运用缩骨功,身体陡然矮了三分之一,接着双手直拳击在了张海的胸腹之间。

“砰!”张海、李笑同时后退,张海是被李笑击中而后退,李笑是被自己的力量所反弹。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李笑控制住身体后,御气“空中飘”,从上而下追击张海,他挥拳出脚大开大合,噼里啪啦,把张海击打得连连后退。

张海在心中暗恨,怎么回事儿?他会飞吗?

张海不管不顾,又低头冲向了李笑,尚没有近身,拳头已经使了出来,李笑自信大增,不闪不避,两手御气,直接击向了张海的两个拳头。

“砰砰!”张海后退,李笑稳如泰山。

张海后退五步,才停住了身躯,他彻底惊呆了:什么鬼?我的双手已经没有知觉了。

他咬咬牙,心道:我还有两条腿。他垂着两只手,向李笑冲了过去,将近李笑的时候,减速踏出一脚,直蹬向李笑。

李笑双手御气,结出了一个冬瓜那么大的气团,气团击在了张海蹬出来的脚上。

张海感觉自己的脚蹬在了一团棉花上,他慌乱地后退了十多步,兀自停不住,几乎撞到了临近的比赛者。临近的两名比赛者不得不暂时中止了比赛。

临近的两名比赛者正是张志哲与“狂鼠师妹”,这是他们第三次交手,第一次交手是在淘汰赛,“狂鼠师妹”被袭胸、怒而放出无尾鼠咬伤了张志哲。第二次交手是在昨天的挑战赛,张志哲被“狂鼠师妹”胖揍了一顿。今日,张志哲又来挑战“狂鼠师妹”,又被狠狠地修理了一番,正在痛苦之时,张海的出现,把张志哲“救”出了“狂鼠师妹”的魔爪。

这个长着老鼠脸的苗条姑娘,名叫文香,绰号“狂鼠师妹”。

张志哲已经晕头转向了,他本来就怕李笑的气团偷袭,今日又见李笑使出了飞身的方法(空中飘)、冬瓜那么大的气团,已经呆住了,斗志全无。

你胜过别人一点点,别人会嫉妒你、打压你;你胜过别人一大截,别人才会仰视你、佩服你。

差距太大了,张海不得不服。

见张志哲如此狼狈,李笑没有继续进击,心道:我出的拳脚不算轻,就当报了两次羞辱之仇吧。

如果李笑再次向张海近身,补上几拳或几脚,就能把张海打趴下。但他不忍心把别人打得太难看,胜利了就好,没必要做得太绝。

李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看向了主席台,主席台上没有兰游总教官,其他的总教官也都走了,只有两三名护卫教官坐在哪里闲聊吹牛。

李笑摇了摇头,我如此精彩地就击败了张海,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成功,哎,真是可惜了。

在李笑看不见的办公房内,梅一才、兰游与第一旗第一队的总教官梅优三人并排站在窗户旁,看着较武场的战斗。

梅一才道:“李笑这小子的潜力很大啊,就是战斗经验欠缺。”

兰游笑道:“他缺少实战经验,比较懒散,不过他也具有年轻人那种力争上游的虚荣心。”

梅一才道:“周大主事也向我交代过,要重点培养李笑这孩子。还告诉我要我们适当打压这个孩子的骄气。”

兰游脸色泛光,笑道:“哈哈……我担心,李笑接下来会向文香挑战,战胜了文香,他就是咱们平山书院的首徒了。”

梅一才沉吟道:“不妥,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平山新生徒潜力榜’的榜首。”

兰游不置可否。

梅优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静静地听身旁二人说话。听了梅一才的话后,他的嘴角动了动,建议道:“我们平山书院刚刚成立,是不是应该去梅山山庄拜一拜祖师?”

梅一才道:“不妥。若去梅山,周大主事必将起疑心。毕竟我们的生徒也算是周东仓的学生。”

“我们可以组织一次野外生存训练,地点就在梅山。”

梅一才笑道:“好,我现在就去向周东仓汇报,我们明天就把生徒们拉出去练练。”

兰游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如果明天不“拉练”,真说不准李笑这孩子与文香那丫头哪个会失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