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九域世界之李笑传第6章较武场的失败3

2018.11.08 来源: 浏览:0次

九域世界之李笑传 第6章 较武场的失败(3)

二十多天过去了。“平山新生徒潜力榜”已经排好了。

平山书院公示栏上张贴了红榜,从上至下,红榜上列了八个人的名字,依次是文香、卫度、兰菊、水丘、芒果、梅〇、谢雀、张海,五男三女,正是“潜力榜”前八位生徒。

“解名尽处是张海”,张海赫然在列,被列于榜尾。

李笑看着榜单,心中极其酸楚,有不甘心的傲气,又有不得志的颓废感。

上午张贴“潜力榜”,下午进行第六轮的挑战赛。

挑战赛采取一场定输赢的规则,胜利者进入前八名,失败者退出前八名。胜利者可以继续挑战排名靠前的“在榜生徒”,直到不能胜利为止。规则就这么简单粗暴。

李笑心想:我是挑战张海呢,还是挑战文香?战胜张海,可以找回面子,既报了上一次的仇又上了“潜力榜”,不过,名列“潜力榜”第八,接下来会遭到很多人的挑战;直接挑战文香夺得第一的话,以后向我挑战的生徒都是高手,也会遭到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直至第八名生徒的挑战。

如何选择?到底挑战哪个人?

选择也不难,先打败张海,再挑战文香。

较武场上可以同时举行八场挑战赛。李笑出场的时候,场上只有八个人在对峙、对视。

李笑看着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张海,不敢大意,没有口出狂言,只是默默地戒备着。

随着裁判的口令“三、二、一,开始”,张海向李笑快速地奔了过来,右手出拳一挥,直击向李笑的面门,别看张海身瘦,右手拳却劲力十足。加上他作战数次,已经练就了灵活多变的搏斗方法,也算经验丰富。

李笑就比较悲催了,他对较武场这种擂台赛性质的搏斗很不习惯。

李笑见张海的拳头已经到了近前,没有后退,反而是迎了过去,先侧身斜方向窜出,避开那一拳,再御气结成一个小气团,猛地击在张海的面部。

张海“呀”的一声捂住了脸,接着他的胸腹被李笑连续踢了两脚。剧痛之下,他差点摔倒。他连忙稳住身体,对李笑怒目而视,喘了几口气,又张开手臂,双手握拳,冲了过来。

李笑以脚为中心,身体左右闪避,瞅准一个机会,双手同时出拳直击,打在了张海的脸颊上。“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李笑兴奋了起来。

原来打人的脸,这么刺激!这是变态的刺激。

正在得意,李笑一个不小心,被张海飞起一脚,正踹在胸口。

李笑被踹得向后退了五六步,屁股着地,摔倒了。我嘈,气血翻滚,怒火中烧。

见李笑将要爬起来反击,张海猛地以身躯压了过来,骑坐在李笑的胸腹之上,劈头盖脸的拳头和手掌全部招呼在李笑的身上。

李笑惊惧之下,使出全力翻滚,双腿撑地,甚至使出缩骨神功,依旧不能脱离张海的控制。

尼玛!李笑又被判定败北了。

裁判拉开张海之后,李笑羞愧难当,我这是怎么啦?我是主角,我有主角光环,我自带金手指,现在被无名之辈暴打,合适吗?总是虐待主角,这样合适吗?

李笑捂着脸,与伍小泽回到了寝房。伍小泽温言安慰,李笑气塞于胸。

过了一会儿,小铁跑了回来,推开门的时候,见伍小泽与李笑举止暧昧,佯装咳嗽数声,对坐在床上的李笑道:“李师兄,兰总教官找你。”

李笑不想见人,但兰游是第二旗第二队的总教官,不去见面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有理由,就另当别论了,“你向他说,就说我睡着了。”

小铁道:“你真的要我这么说吗?”

“是啊,就说我睡着了。”李笑大声地道。

小铁又道:“兰总教官,就在门外啊。”

李笑大惊,他越过小铁的肩膀,透过已经打开的房门,看见门外的兰游正在看着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连忙把伍小泽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拿开,哭丧着脸,斜视小铁,用眼神告诉小铁:你怎么说话的,你会不会说话啊,我看你是故意的,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兰总教官,你怎么来啦?”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呃……”

“你又败了。”

“是。我太大意了。”

“不是太大意,而是你不如张海。”

“我……”

“如果你比他强,为什么会输两次?”

伍小泽道:“他偷袭,两次都是偷袭。”

兰总教官道:“偷袭怎么了?老虎捕食都是轻手轻脚、不露出一点声响,然后偷袭。”

李笑无言以对。伍小泽道:“我们是人,又不是动物。”

“人也是动物,甚至比动物更加喜欢偷袭,让人防不胜防。”

李笑站直身体,低着头,“兰总教官,你说的对。”

“那就好,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你明天继续向张海挑战,不要再犯轻敌的错误了。”

李笑道:“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我会全力以赴的,数招内就能击败他。”

“你不要误认为张海实力不行,他可是打败了十多个人的生徒,据观察,他可能到了聚力中后期。”

李笑心道:我可是主角,我才能给你惊讶和赞叹。我会缩骨功、空中飘、超听觉,不过这些都在近身肉搏的时候,发挥不出作用。

“好啦。我先走了,你也别总是窝在寝房里,出去看看别人的挑战赛,多观察多学习。”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观察学习极其重要。

兰游前脚刚走,李笑的寝房内就发出了尖叫声。

兰游心道:小铁,为人也算勤奋,就是个人天赋太低了。

次日,李笑挑战张海。

张海依旧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两次击败过李笑而骄傲,他反而有些担心李笑御气制造出来的气团。

面对喜欢近战的张海,李笑感觉有些棘手:我该如何发挥我的特长呢?他还有一些忐忑,别一个不小心又被这个聚力中后期的家伙给制住了。

张海对战胜李笑有一定的把握,他可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了。他把双手挡在脸前,防止李笑的御出来的气团。

李笑没有动,这不是采取以静制动的战术,而是担心着了张海的“道”。

张海战斗的经验丰富,他见李笑畏缩不前,干脆一个飞踢,踢向李笑的胸口,李笑御气向后飘了三步,避了过去,接着飞身在空中来了一个侧踹,踹在了张海的腿上。

张海吃痛,身躯下沉,双眼中流露出难以形容的暴戾气息,接着弹跳向李笑,双手直接卡向李笑的脖子。

李笑慌张之下,没有躲避,眼见张海的双手即将接近自己的脖子,连忙运用缩骨功,身体陡然矮了三分之一,接着双手直拳击在了张海的胸腹之间。

“砰!”张海、李笑同时后退,张海是被李笑击中而后退,李笑是被自己的力量所反弹。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李笑控制住身体后,御气“空中飘”,从上而下追击张海,他挥拳出脚大开大合,噼里啪啦,把张海击打得连连后退。

张海在心中暗恨,怎么回事儿?他会飞吗?

张海不管不顾,又低头冲向了李笑,尚没有近身,拳头已经使了出来,李笑自信大增,不闪不避,两手御气,直接击向了张海的两个拳头。

“砰砰!”张海后退,李笑稳如泰山。

张海后退五步,才停住了身躯,他彻底惊呆了:什么鬼?我的双手已经没有知觉了。

他咬咬牙,心道:我还有两条腿。他垂着两只手,向李笑冲了过去,将近李笑的时候,减速踏出一脚,直蹬向李笑。

李笑双手御气,结出了一个冬瓜那么大的气团,气团击在了张海蹬出来的脚上。

张海感觉自己的脚蹬在了一团棉花上,他慌乱地后退了十多步,兀自停不住,几乎撞到了临近的比赛者。临近的两名比赛者不得不暂时中止了比赛。

临近的两名比赛者正是张志哲与“狂鼠师妹”,这是他们第三次交手,第一次交手是在淘汰赛,“狂鼠师妹”被袭胸、怒而放出无尾鼠咬伤了张志哲。第二次交手是在昨天的挑战赛,张志哲被“狂鼠师妹”胖揍了一顿。今日,张志哲又来挑战“狂鼠师妹”,又被狠狠地修理了一番,正在痛苦之时,张海的出现,把张志哲“救”出了“狂鼠师妹”的魔爪。

这个长着老鼠脸的苗条姑娘,名叫文香,绰号“狂鼠师妹”。

张志哲已经晕头转向了,他本来就怕李笑的气团偷袭,今日又见李笑使出了飞身的方法(空中飘)、冬瓜那么大的气团,已经呆住了,斗志全无。

你胜过别人一点点,别人会嫉妒你、打压你;你胜过别人一大截,别人才会仰视你、佩服你。

差距太大了,张海不得不服。

见张志哲如此狼狈,李笑没有继续进击,心道:我出的拳脚不算轻,就当报了两次羞辱之仇吧。

如果李笑再次向张海近身,补上几拳或几脚,就能把张海打趴下。但他不忍心把别人打得太难看,胜利了就好,没必要做得太绝。

李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看向了主席台,主席台上没有兰游总教官,其他的总教官也都走了,只有两三名护卫教官坐在哪里闲聊吹牛。

李笑摇了摇头,我如此精彩地就击败了张海,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成功,哎,真是可惜了。

在李笑看不见的办公房内,梅一才、兰游与第一旗第一队的总教官梅优三人并排站在窗户旁,看着较武场的战斗。

梅一才道:“李笑这小子的潜力很大啊,就是战斗经验欠缺。”

兰游笑道:“他缺少实战经验,比较懒散,不过他也具有年轻人那种力争上游的虚荣心。”

梅一才道:“周大主事也向我交代过,要重点培养李笑这孩子。还告诉我要我们适当打压这个孩子的骄气。”

兰游脸色泛光,笑道:“哈哈……我担心,李笑接下来会向文香挑战,战胜了文香,他就是咱们平山书院的首徒了。”

梅一才沉吟道:“不妥,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平山新生徒潜力榜’的榜首。”

兰游不置可否。

梅优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静静地听身旁二人说话。听了梅一才的话后,他的嘴角动了动,建议道:“我们平山书院刚刚成立,是不是应该去梅山山庄拜一拜祖师?”

梅一才道:“不妥。若去梅山,周大主事必将起疑心。毕竟我们的生徒也算是周东仓的学生。”

“我们可以组织一次野外生存训练,地点就在梅山。”

梅一才笑道:“好,我现在就去向周东仓汇报,我们明天就把生徒们拉出去练练。”

兰游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如果明天不“拉练”,真说不准李笑这孩子与文香那丫头哪个会失败?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红河灯盏花品质好吗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