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凡子真神第二百七十七章云霄山门

2018-11-15 18:56: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凡子真神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云霄山门

由于凌星男和肖姓老者早先考虑到冷芸儿体内属元力消耗过度,虽是一路御器而行,但控制飞行的速度比较缓慢。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恢复,冷芸儿体内的属元力也渐渐恢复了。

于是,三人见天色不早,这才放开御器飞行的速度向远处疾射而去。

三人御器而行,飞行于百丈高空,仿佛三道电光一瞬即逝。

终在天色将尽时,三人御器赶至了一片山势奇高的连绵山脉前,并且从远处望向连绵山脉其中最高最大的一座山峰上灯火diǎndiǎn,似乎修葺着不少亭台楼宇,便是在夜色中远眺,也能看出此间山势座落得不平凡。

冷芸儿和老者从远处见到那座夜色中不凡山势后,仿佛都松了一口气似的,御器飞行的速度也立即慢了下来。

“凌兄,前面那处高大的山脉便是我们云霄山了……”冷芸儿指着远处的灯火diǎndiǎn处,説道。

虽然在夜色下,凌星男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远处被一片黑压压的高大山脉挡住去路,并且峰峦上下灯火diǎndiǎn,显然修建着无数亭台楼阁。

仅是夜色下的这等气势,亦非普通人能够建造得出来的。

“贵山果然气势非凡,看来今晚只能在贵山叨扰一宿了。”凌星男説道。

“呵呵,凌兄説哪里话,你能到我们云霄山来做客,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何况你是绝剑宗弟子,并且还救助过我,于公于私。我们都欢迎之至。”冷芸儿笑道。

凌星男闻言,只是笑了笑。没有再多言什么。

不过这一刻,他们已经到达了云霄山脉前。在肖姓老者相引之下,他们直接御器飞行到了云霄山脉的山门入口处。

三人还未靠近云霄山脉下一处气势恢宏的巨石山门,凌星男便远远看到巨石山门的横梁上刻画着三个闪烁着白芒的大字:云霄山。

此时,在肖姓老者的带头下都落到了山门前,没有再继续御器飞行。

“来者止步,你们是……”三人方一坠落山门前,立即从巨石山门中传来一道喝止声。

“咦,原来是小姐和肖老回来了?怎么还有一个陌生人……”还未待三人回答,巨石山门中再次传出来一道咦声。

“先开门。这位是小姐请到我们山上来的贵客,他是绝剑宗的弟子……”肖老立即对巨石山门后的人,説道。

“绝剑宗的弟子?怎么今天来了这么多绝剑宗的弟子?”巨石山门后的人一面开启山门,一面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説道。

只待二扇巨石山门开启大半,立即从里面走出来三四个身着整齐服饰的低阶修士,为首之人是一名三四十岁的高大壮汉,有着入神后期的修为,其他几人都只有入神初、中期的修为。

高大壮汉走出来后,立即朝冷芸儿和肖姓老者躬身一礼。説道:“小姐、肖老,刚才山上传下话来,如果你们回来了,就请你们立即去大爷那里……大爷似乎十分着急。”

肖姓老者闻言。当即diǎn了diǎn头,便引着冷芸儿和凌星男走入了巨石山门。

冷芸儿在走入巨石山门后,看了高大壮汉一眼。问道:“乌三,刚才听你説有不少绝剑宗弟子到了我们山上。是怎么回事?”

高大壮汉乌三听见冷芸儿突然问起,只得陪笑连连。道:“小姐,我私下时听説,那些绝剑宗弟子是来给老家主贺寿的?不过又好像听説那些绝剑宗弟子是受到大公子的邀请,才来我们山上做客的……其他的,我就不是而知了。”

冷芸儿听了乌三之言,不觉眉头间一阵紧皱,最后朝乌三摆了摆手,迅速离开了。

走进巨石大门后,冷芸儿快步走至肖姓老者身后,説道:“肖老,麻烦你带凌兄去东泰阁安顿休息,我先去父亲那里……”

肖姓老者diǎn了diǎn头,没有多説什么。

冷芸儿则走至凌星男身前,説道:“凌兄想必也辛苦了,先在我们云霄山休息一宿,明天我再来东泰阁找你……”

凌星男闻言,説道:“好,那凌某只能在贵山借住一宿了。”

冷芸儿説道:“我还有diǎn事,就先离开了。”

説完,冷芸儿脚下生风,化作一道疾光射向了远处,几个眨眼的工夫便没了踪影纯棉黑色t恤

“凌兄弟,我先带你去东泰贵宾雅阁休息……对了,你一定要跟紧我御器而行,切不可御器四处乱行,否则会有麻烦的!”肖姓老者见冷芸儿走了之后,立即对凌星男説道。

凌星男见肖姓老者説得如此谨慎,自也知道多半是因为堂堂一个三流宗门世家云霄山,许多地方都被布下了极为厉害的空间阵法或者防备外敌入侵的凶险要塞。

于是,凌星男暗暗diǎn了diǎn头,知趣地紧紧跟在肖老身后御器而行。

据凌星男的观察,肖老引着凌星男有时正对光线而行,有时却又绕开光线而走,始终没有固定的路线,而且也没有规律可循,凌星男估计这样进入了云霄山中,如果没有十分熟悉云霄山的人引路,只怕早就遇到危险了。

没多久,肖老果然引着凌星男御器飞行到了一处光亮异常的峰间平台上,此处峰间的平台极大,怕是有方圆数百丈宽广。

在此处峰间平台四周修建着不少错落整齐的精致小屋,每一间精致小屋皆是依山而建,环绕峰间平台而成。

平台的正中央,竖立着一根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玉石圆柱,而且玉石圆柱上雕刻着一条条栩栩如生的白龙飞凤,甚是好看。

在平台四周的东南西北方向,也分别竖立着一根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玉石圆柱,只不过比平台中央竖立着的要小了许多。

但是尽管如此。整个峰间平台四周都被照射得亮锃锃的,如同白昼一般。

凌星男方一落下峰间平台信用卡代还
。便发现平台四周皆有一条青石铺就的小道直通小屋,凌星男随意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小屋中。大概有十来间小屋中都隐隐闪烁着光芒,看来这里所谓的东泰贵宾阁远不止他一位来客。

“肖老,你怎么来了?哦,您这是送哪位贵客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入了凌星男的耳中。

这时,凌星男业已发现百十丈远处,有一道灰色的身影电射而至。

“云秋,这位凌兄弟是小姐请来山上的贵客,赶紧安排一个上好的客房,千万不可怠慢了。”肖老望着电射而至的一个灰衣青年。説道。

这个灰衣青年看起来有三十来岁了,只有神人一层的境界修为,仅从长相来看,是属于那种比较忠厚老实类的人。

云秋看了凌星男一眼,立即满面笑容地对肖老説道:“肖老您放心,既然是小姐请上山来的贵客,云秋自然不会怠慢的。”

肖老diǎn了diǎn头,然后对凌星男説道:“凌兄弟且先休息,明日小姐会亲自前来见你的。老朽这就先走了。”

凌星男笑了笑,説道:“有劳肖老相送,那凌某就歇着了。”

説完,肖老便腾空而起。迅即御器离去。

这时,灰衣青年云秋在凌星男身旁,招呼道:“凌兄。上宾客房我已备好,这边请……”

于是云秋在前引着凌星男向平台西北角的一处精致小屋走去。二人一边走,云秋还在一边介绍着:“凌兄。室内已经备好了清水灵茶、灵果花露之类的东西,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烦请将就一宿了。”

凌星男闻言,则笑道:“多谢兄台,凌某到贵山住宿就离开了,不必那么麻烦的。”

云秋听得凌星男所言,立时微微一愣,惊道:“凌兄只住一宿便走,难道不是为老家主的寿诞而来的?”

“这……你们老家主的寿诞是明天?”凌星男问道。

“不错,老家主的寿诞正是明天!”云秋回道。

“哦,既然是明天的话,那明天见了你们小姐再説吧!”既然已经到了云霄山,并且还十分凑巧的碰上了云霄山老家主的寿诞,如果凌星男他执意要走的话确实有些不敬,不过一切也只能等到明日冷芸儿来了之后才好决定了。

“既然是这样,那凌兄就先住下吧?你的房间是这一间……”不知不觉间,云秋已经引着凌星男到了一间颇为精致的小屋舍前面。

凌星男朝云秋diǎn了diǎn头,便径直走推门而入,走进了那间精致的小屋舍中。

小屋四周墙壁上缀嵌着几粒鹅卵石大小的光芒石,柔和的光线散布在室中,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屋中各种用具一应俱全,不仅精致而且不凡,暖玉镂金大床,千年铁檀木椅,奇兽毛皮地毯……

凌星男走入室中后,便在千年铁檀木椅上坐下,随手拿了白玉桌上的一个异质灵果吃了起来。

一二个灵果入肚后,立即生津活络,身体上的微许疲劳困乏之意顿时去除。

见夜色已深,凌星男便进入到时空宝坠的时间加成空间之内,修炼起多种属灵性的神道功法来。

金刚功、纯木真经、厚土煞术、天水印法、神火焚天等高深的神道功法,凌星男一一修炼着,一遍又一遍,他将每一种功法对应的属元力在体内反复导引着,不断炼化体内丹田中的五种属元力团内的杂质钣金加工
,一diǎn一滴的积累,一丝一毫的纯粹。

然而,凌星男修炼得最多的还是雷属灵性功法雷霆导引术中的雷霆心法,毕竟他现在修炼的雷属灵性功法还处在神人四层的境界,还没有达到与其它五种五行属灵性功法相同的境界层次,因此凌星男想花更多的时间来弥补雷属元力与其它五种属元力的差距。

只是雷属灵性的功法,修炼起来比其它五种属灵性功法确实要难了许多,半个晚上修炼下来,始终进展不是很大。

不过雷属灵性功法突破至神人四层境界后的基础倒是打牢了,需要的只是不断修炼,时间的累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