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剑神王座第425章晋升七阶

2018-12-01 09:25: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剑神王座 第425章 晋升七阶!

九阶剑魂强者,与九阶之下的剑魂强者之间,有着巨大差别,相差以十倍为计,在此之前,足足二十一名川剑派的剑魂强者,组成万川一剑大阵,也未能抵挡得住九阶剑魂之境的朱衣血剑,

反而,是被这尊凶人各个击破,闪电之间,连杀十大剑魂强者,

更何况,当此之际,川剑派只余下十一名剑魂强者,并且其中沒有一个处于巅峰状态,全部都已经受伤惨重,

再一次与朱衣血剑交手,只是一击之下,川剑派众人,便是再度遭遇重创,

轰,

问如一首当其冲,全身暴起惨烈的血雾,

幸而,此人修为浑厚,已经是七阶剑魂之境,并且是早有准备,当机立断,一击之下,立刻弃剑,连自己辛苦祭炼一生,性命交修的一口上品元剑,都选择放弃,这才逃过一劫,沒有丧命,

然而,即便是如此,他的一条右臂,已经完全爆碎成为无穷齑粉、血雾,甚至,几乎半壁身躯,都破败残废,

可以说,此人虽然还沒有死去,但是,一身修为,也已经差不都废去了大半,这一生修行,差不多是废了,

想要从头來过,都几乎是不可能,

不过,相比之下,他并不算是最惨,

当场之中,这惨烈的一击之下,除去问如一之外,另外十名川剑派剑魂强者,全部都立刻遭受重创,受伤不浅,其中有着两名剑魂强者,都是低阶的剑魂强者,一人是三阶剑魂,另一人更是晋升不久的一阶剑魂强者,根本抵挡不住朱衣血剑的恐怖剑威,在这一击之后,突然浑身僵硬,僵直于当空之中,,

呼息光景之后,这二人的肉身,猛地一下,爆裂开來,

就在交击的闪电之间,朱衣血剑不知出了多少剑,把这二人的肉身,斩杀成为数百块碎块,因为剑锋之凌厉,甚至在这二人身死之后,过了呼息的光景之后,才终于肉身碎裂,猛地爆开,

死,

死,

又有两名剑魂强者,陨落当空,

至此,堂堂川剑派,其剑魂之境的强者,已经不足十人,只剩下來九人,而且,其中大半受伤惨重,可战之力,更是不过只剩下寥寥的三五人而已,

这还是朱衣血剑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在陈林的身上,不惜一切,一定要阻止陈林的晋升,只不过是为了扫除川剑派众剑魂强者这一障碍,才与他们交锋,并非是为了着力击杀他们的缘故,

否则的话,以朱衣血剑连杀川剑派十大剑魂强者的凶威,完全可以迅速将川剑派所有余下的剑魂强者屠戮殆尽,

果然,朱衣血剑冷笑一声,血色剑虹掠空而过,再度杀向陈林,

“你们这些废物,待我杀了此子,再一一取你们的性命,”

说话之间,血尸道剑震动之下,血流滚滚,尸山血海,再度充塞天穹之上,那些血流之中,一具一具如同真是的尸体一般的影子,再度出现,横扫四方,好似一支死亡的大军,冲杀向陈林,

“挡住他,”

川剑派余下九人之中,立刻传达出來一声惊啸,

川剑派之中,最后一位八阶剑魂强者,

达到此刻,川剑派已经承受极度惨烈的损失,这反而是激起來川剑派的血气,这些剑魂强者,修行一生,秉承着宗派历代的意志,这一刻,终于彻底找回了身为剑修,身为剑魂强者的尊严,

杀,

剑修的剑,宁折不屈,

剑修的性命,宁死不服,

这名八阶剑魂强者,大吼一声,全身震动,猛地扬手,自己的剑器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剑虹,如同长龙一般,刺入寰宇,旋即猛烈降临,

不是杀向朱衣血剑,

而是直刺自己当头,

嘭,

他这一剑,刺暴了自己的头颅,

一道灿烂到极点,彻底绽放出來剑修生命之精彩,把此人一生修行的辉煌,全部爆发的光辉,冲出他的身躯,

他的肉身,滚滚爆炸,血肉翻涌,炸成一大片血色狂潮,

一名八阶剑魂强者,自爆了,

以死來换取这搏命的一击,

“以我血肉,燃我剑魂,诸位,以我为献祭,务必拦住此人,”这名八阶剑魂强者的声音,滚滚回荡在当空,

问如一等人,全部都双目血红,几乎发狂,

“乐大长老,”

“子羽大长老,”

……

这些川剑派最后的剑魂强者,血泪长流,

堂堂川剑派,居然到达这样的一刻,

惨烈,血腥,

这名八阶剑魂强者,乃是川剑派这一代的大长老,

乐子羽,

他的父亲,便是当日的川剑派一代传奇强者,乐天古祖师,

乐天古这位传奇强者,远走东方荒墟,一直未归,到达此刻,他的儿子,川剑派这一代的大长老,不得不牺牲自己的性命,把自己的血肉献祭,把自己的本命剑魂燃烧,只会为了给川剑派带來一线生机,

剑川前的高墙之上,乐少闻目中血泪滚滚,嘶声呐喊:“父亲……”

她是乐子羽大长老的**,

继承着她父亲的血脉,也继承着她祖父的血脉,

祖父远走,一甲子未归,

此时此刻,宗派到达最危急的时刻,她的父亲,终于选择了最惨烈的方式,以自己的牺牲,换取最后的机会,

八名川剑派剑魂强者,尽都悲愤慨然到极点,然而,却不敢有任何迟疑,

问如一这等已经几乎失去战力的人,都不顾一切,疯狂地吐出自己的精血,运转最后的本命剑魂,一起出剑,

八道剑芒,刺入乐子羽大长老冲天而起的剑魂之中,

这道本命剑魂,暴烈炸开,

“我之剑意,如川不息,我之剑心,如川不绝,我之剑气,万川一流,我之剑道,万古不灭,”

八大剑魂强者,惨声厉啸,

这是川剑派最惨烈的一门剑道,

剑魂血祭,

被用來血祭的剑魂,将彻底烟消云散,天地之间,失去其任何痕迹,仿佛从不曾來,从不曾存在……

连死后坠入冥的机会不会再有,

沒有比这种死亡更加彻底的方式了,

那爆炸的八阶本命剑魂之中,融入了八大剑魂强者最后的本命精血,残存的剑魂精华,终于,凝练成为一口剑芒,

这剑芒夺目得令人目眩神迷,血光剔透,似乎是比朱衣血剑的血尸道剑,更为纯粹,是最根本的热血力量,

为了宗派,献出一切的满腔热血,有着逆天的意志,

朱衣血剑陡然回首看來,

就算是这样的一尊凶人,也完全被这一幕惊动,

不过,此人却连连冷笑,狰狞不已,嘿然道:“愚蠢,我这一口血尸道剑,以血入道,左柯王剑道更是源自一位血气冲天,一生染血无数的王者,区区血祭剑魂,岂能与我争锋,”

朱衣血剑毫不犹豫,回身便是一剑,

这一剑,展露出王剑道的威严,

剑道之中,血气弥漫,遮天蔽日,血腥浓烈,似乎有成千上万的性命,死在这一口剑锋之下,无数死者的血气、怨气,都爆发出來,血气之中闪烁着乌黑的光,令人惊惧,夺人心魄,

……

“就是这一刻,”

陈林傲立当空,

他的身躯之中,一团团强猛的气息,如风暴狂飙般,不断涌出,

终于,他的头顶之上,六道剑气彻底变化,

第七道剑气,冲破桎梏,刺入苍穹之中,

七阶大剑师,

与此同时,朱衣血剑狠辣的一剑,斩在川剑派众人以八阶剑魂强者乐子羽大长老血祭自身而成的那一道剑芒之上,

方圆数百里之内,整个剑川的入口处,突然之间,坠落滴滴血雨,

川剑派上下,无不悲愤至极,

这是川剑派大长老的血,

一时之间,那些普通的川剑派弟子,也是群情激奋,似乎凭空增长了力量,甚至无顾于百剑还有多名剑魂强者,立刻发动起疯狂的进攻,

轰,

数名百剑的剑魂强者,亲自出手,屠戮川剑派的弟子、军队,这时,那守护川剑派不知多少年的门户,连接两侧山谷的雄伟高墙,终于被轰破一道缺口……

呼啦啦,

百剑的大军,开始长驱直入,

“好,好,”

朱衣血剑一剑之下,便是将川剑派众位剑魂强者的搏命一击,牺牲一名八阶剑魂大长老血祭的一剑,彻底击溃,

他连连厉啸:“剑川已破,川剑派覆灭,只在旦夕之间,陈林,这种时候,你还与川剑派站在一起,未免太过愚蠢,不如,你我罢手,转为联手结盟,完全可以一起横扫整个大平原,完成一统,你意下如何,”

此人目光连连闪烁,已经是知道,陈林晋升的速度,超出自己的预料,居然是突然之间就得以成功,完全超出他的预计,

就算是他,此时想要再镇压、击杀陈林,也十分困难,不一定能够得手,

所以,他不得不思索着其他的策略,

不过,剑川门户已破,川剑派注定要告灭,这一点,倒是足以令他满意,

紧随其后,他便得到了陈林的答复,

“朱衣血剑,似你这等凶人,人人得而诛之,我岂会和你同流合污,川剑派乃剑修正道,岂能灭在你这种人的手中,你不必痴心妄想了,今日,我必定要把你斩杀,告慰川剑派诸位剑修同道的英灵,”

标书编写
在线水质分析仪
打包带生产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