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千古帝皇第二百九十一章倭人三当

2019-01-14 12:23: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千古帝皇 第二百九十一章:倭人(三)

“人都到齐了吗?怎么还不离开出发?”城外,两千兵卒此时正列队站着。整支队伍排列有序,穿戴整齐,宛如挡在城墙之外的一堵墙。

而如今赵宇龙正是审阅着这犹如铜墙铁臂的队伍,这应该是让他感到自豪的队伍。因为这支才成立不到半年的队伍,如今却有着整个大陆最好的士气和秩序。当然这一切都是赵宇龙和景瑞几人的功劳,若是没有他们,这队伍不过是一帮难民罢了。

如今这些难民都已经得到了蜕变,可是赵宇龙还不怎么高兴,因为对于他来说一直有一件事情压在他的心中。

“队伍之中缺了一人,无法行进。”景瑞见军中尚无人回答,便是上前回答到。

“那人是谁?干什么事情去了何时归来?”

“他干什么,何时归队我倒是不知道,只是缺少的一人不是别人,正是湖蕴。”

“湖蕴,他去干什么了?”听到对方是湖蕴,赵宇龙未免有些疑惑。若是其他士兵有些事情他还好理解,可是这湖蕴自己一般是随叫随到,如今怎么会没有归队?

“这我也不知道,要不我进城去看看?”说完,景瑞便是打算再次回到城中。

“不必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不过赵宇龙抢先一步朝着城池之中走去:“你留下管理这些士兵,我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进入城中不远,赵宇龙便已经看到了湖蕴,如今他的身边正跟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应该是刚才险些被倭人所凌辱的那个孩子,故而赵宇龙便是跑了上去。

“湖蕴你在这里干什么?队伍集合了,赶快过来,我们又要赶路了。”

湖蕴扭头看过,见得是赵宇龙,便是回答到:“我在帮这个孩子寻找她的家人,你也知道她这么可怜,我想要帮帮她。”说完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赵宇龙,希望赵宇龙同意。

“把她交给其他人吧,会有人带她找到她的家人的,可是现在我们得走了,队伍之中不能够缺少你,因为你是步兵校尉。”

“为何?难道打仗比帮助这个孩子还重要吗?龙哥,你以前不是经常说安抚天下百姓才是一个好君王应该做的事情吗?只是一次战争,你为何要我放弃这个小女孩,让她无依无靠直至冻死。”

“冻死,呵呵。她被放在这他回忆说里尚有活下来的机会,可是其他人呢?倭人已经开始去攻打其他城池了。”赵宇龙还是第一次见到湖蕴对自己大吼大叫,如今他自然脾气也上来了。

“哪又如何,倭人攻打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不帮这个孩子找到家,我是不会走的。”说着湖蕴便是带着这个小女孩打算走开。

说实话,赵宇龙还是第一次见到湖蕴不听自己的号令。如今也不知道为何,便是将一身的力量集中在自己的手上朝着湖蕴打去。虽然赵宇龙并未动用魂力,但是这一拳也不轻,湖蕴一个不留神便是被一拳给打倒在地。

“和你有什么关系,亏你还能够把这句话说出来,我告诉你,若是那城池的百姓出现了什么事情,我拿你试问。倭人究竟是什么为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将这小女孩留在这里多少还能够活下来,可是那城池一旦被倭奴所攻破,他们就完了!”

被赵宇龙这一拳打过,如今湖蕴倒是冷静了不少,故而赵宇龙这句话他是听明白了:“你是说倭奴已经提前攻城了?”

“是的,不然你以为?”

“那还等什么?龙哥快,我们快起兵,若是去晚了就都死了!”说到这里,湖蕴便是慌忙起身朝着城外奔去。

商学城,这里是帝国最为繁华的商业中心,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商业与学府最为发达。

这所谓的学府与学院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学院是教导强者的地方。而学府任何人都能够进去,只要交钱就能够进去。当然他们所教的东西也不一样,学院教授的是如何变强大。

而学府所教授的乃是识文断字,以及古今的典故。因为所教的东西不同,自然出来之后从事的事情也不一样。

学院出来的大多成为将军,或者重整家族,成为地方一霸。而学府所出来的却是一些为官之人,这些人知道如何管理一个国家,因此学府和学院自然都是很重要的机构。

而学府因为对于人员的限制很低,给钱就能够进去,所以自然是人多。故而商学城商业发达又有学府再次,自然是热闹。

据传闻到,在这个地方就算是再晚也总是能够找到一些买卖东西的,或者是接着月光读背典籍之人。

故而在这样一个城市,无时不刻不是繁华,热闹的。只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在赵宇龙到达城外不远之后,他并未听见城池半点的声音。

这整个城池就像是死去一般,连半个字都没有传出来。并且赵宇龙看到这天空之上不时还有一些乌鸦飞过,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妙。

“行走了这么远,还没有见到倭人,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此时湖蕴正放下背上的包袱,坐在地上擦了擦汗。

“走错是不大可能的,除非这地图有问题,不然前面的城池定然就是商学城。只是为何这一路未曾见得倭人,我也不太清楚。”赵宇龙说着拿出了地图,又看了看城墙之上那有些破损的几个大字,便是确认了这里是商学城没错。

“那会不是倭人走错地方了?不然走了这么久我们也应该能够看到他们了。总不可能他们现在就在城里吧!”

“是不是在城中,进城一看便是知道了。”说着景瑞骑着马朝着城门口跑去。

这城门因为是破损的,所以景瑞很是轻松的就推开了他。只是推开城门之后,景瑞却呆在了那里,一人一马没有挪动半步。

见到此等情况,赵宇龙自然是知道出事了。如今便是带着湖蕴和杨正朝着那边跑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景瑞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调转马头对他们说到:“你们还是自己看吧!但我建议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这么严重,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看看。”说着就从景瑞马的侧面进入到城池之中:“畜生!这帮禽兽!”

进城一看,湖蕴便是冒出两个脏话来,如今倒也是让赵宇龙觉得有些不对。便是让景瑞让开了一些位置,眼前的景物便是出现在了赵宇龙的眼前。

这确实不是赵宇龙所预想到的那个画面,但是他发生了,赵宇龙也只好接受了。

如今这个城池之中没有半个活人,全部都是倒在地上的尸体,他们的表情要么愤怒要么痛苦,显然都是死得不甘心。而这些尸体有个统一的特点就是都被砍过很多刀,并且刀口不是很深,他们不是被刀杀死的,而是失血过多而死的。

放观整个大陆能够做到这些的只有一个人种,是的,这人种便是倭人。赵宇龙原本以为倭人也就只是残忍罢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残忍到这样的地步,甚至如今赵宇龙觉得用残忍这个词语形容他们都未免有些玷污了这个词语。

因为他们所做所为实在是愧对天下,这里躺着的尸体什么人都有,无论是乞丐还是书生或者是一般商人在这里都得到了“平等的对待”。

而这里所有的女性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几岁孩童皆是光着身子而死。这些倭人在这里做过什么,不需要想赵宇龙自然也是知道,如此禽兽不如的种族竟然被辅以人的姿态,简直是有辱人这个词语。

“唉!我们还是来得太晚了。”赵宇龙虽然心中痛恨,但是如今人已经死了,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能耐也无法救活他们,故而如今自然是有些失落。

“没有,我们来得还不算太晚。有些人才断气不久,鼻子还是热的。我们虽然没有办法救活他们,但是我还可以给他们报仇不是吗?”说到这里景瑞用一种几乎恳求的语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是的,在他看来若是能够有机会杀死这些劣等禽兽,就算是跪下去求人又当如何?总之只要倭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就不得安宁。

未等赵宇龙回答,之前愣在那里的湖蕴便是突然说到:“龙哥让我去,到时候天族追究起来,就说是我干的。我对不起他们,如果当时你来找我之时,我若不是任性,而是早些归队,或许他们都不至于死去。”

“不,让我们来,这件事情不管校尉的事情,是我们没有给校尉说通,我们有罪,所以就算是最后承担这盟军相残的罪行也应该是我们。我们本是一群难民,本就贱命一条,此生能够认识将军也是我们的荣幸,所以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正说着,这些平日里都很和睦的士兵们争吵了起来。原因就一个,那就是谁定罪。这些士兵的心理赵宇龙又未尝不知道,他又如何不痛恨这些倭人。

但是如今自己是一位将军,就应该拿出将军的样子来,便是大叫一声到:“够了!我说过什么,一个军队最重要的是团结,你们为了这个事情争这么久值得吗?这还没有动手,你们就争夺罪行有意透过岁月的薄凉义吗?另外你们有能力灭掉别人一个军团吗?”

这些士兵们正是嘈杂之时,如今听到平时都是和颜悦色的赵宇龙对着他们怒吼,便是都不再说话,全都是低下了头。

“现在安静了?很好,那么按照我来说的话你们有这个力气在这个争吵。不如把力气留在之后杀倭人,我们是一个集体,哪里来得什么谁去谁不去?记得我当初说过的什么吗?何为兄弟,就是共患难共富贵,而你们都是我的兄弟。赵某无能,无法做到与你们共富贵,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共患难。所以这次事情都不要给我说谁来扛了!这是我们集体的主意,大家一起承担,大不了吃一座牢房里面的饭菜。”

“对!吃一座牢房里面的饭菜。”原本见得赵宇龙发脾气的士兵还觉得有些沮丧,而如今听闻赵宇龙还是想要杀死倭人,便是士气大增,连忙异口同声的回答起来。

“湖蕴,既然你也知道这件事情你有过错,那么我现在派你去前面探查倭人的去向,发现他们就立刻用传音术通知我。在我们的队伍到达之前,切忌不可一人行动。”

“是!”言罢湖蕴便是快步从另一个城门出了城池朝着远处跑去,不到多时便是通知了赵宇龙。

此时倭人正在商学城不远处的小山谷只是安营扎寨,庆祝他们的一次重大胜利。因此在这营地的正中央正有一些倭人女子在挑着一些不知羞耻的舞蹈,这越跳身体穿着的衣服就越少,自然周围那些倭人看得也越起劲。

而此时跳至末尾,那些女子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挂。见到如此情景,这些倭人们便是举起了手上的铜杯。这里面是一些红色的液体,散发着一些腥味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正当他们开怀之时,便是见得一个巨大的火球迅速砸在了倭人中间,并在非常短的时间之内炸裂而开。未等这些倭人们反映过来,便已经被火球烧死了几十人,而其他人多多少少也有些灼伤。

如此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周围还有敌人,但是为时已经晚了。他们所在的山谷,四面八方都是铁骑的声音,一群骑士已经骑着战马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他们正要抵抗,便是见得后方又不知从哪里射出一大堆弓箭,以及一些火球。正在内外焦急之时又见到一大堆的步兵正朝着这营地冲过来,这无疑是给这些倭人雪上加霜。

还未等他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便是死在了这些士兵们的刀剑之下。不过并非所有的倭人都那么不堪一击,作为这些倭人之首的木村确实是一个强者。

如今这些骑兵不断的朝着他涌去,但是无一例外都死在了他的刀下。此人出招格外的邪门,不攻他处单攻下体,活活将一把刀从别人的下体穿过,使其死亡。

不过他虽然出招凶横,但终究是精力有限,很快便是没有了力气:“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要袭击我们。我可是倭人的大名,你们只要放过我,改日我定然会献上一些美女给你们享用。”

“美女?你真当人人都如你一般下流?如你这般禽兽根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木村闻声看去便是见得赵宇龙,连忙求饶到:“求求你放过我,将军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死!我真的不能死!”

“你不能死?你确实不能这么简单的死去,那城池之中上万人都生命就让你这么简单的死了,如何能够安抚得了他们?”

说完,赵宇龙用剑斩断了他的武士刀,进而将其两肩琵琶骨挑出,而后便是将他踢倒在地:“踩给我狠狠的踩!”

“赵宇龙,你不能杀我!我这里有传音符,一旦你若是再不收手,我就捏碎他,让神君知道你背叛盟友!”

“如你这般人也知告密?”未等他将话说完,景瑞便是未能忍住一枪了结了他的性命:“好了,现在没事了,他已经死了,这符文他是用不出去了。”

“不,我想,他已经捏碎了,在我们攻击这里的时候,他应该就已经猜到了是我们。所以那个时候已经捏碎一个了,如今这个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

“这倒也是,看起来天族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所做所为。可那又如何,反正大家兄弟一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然无法同富贵,那同患难不也一样吗?”

“是这个道理。”说着赵宇龙带着微笑大声说道:“各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现在杀死了所有倭人,

千古帝皇第二百九十一章倭人三当

天族那边估计已经知道了,如今应该正在朝着这边赶来。所以我宣布:”

听到这里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将军究竟是要带着全家逃跑还是留在这里抗击天族,这是他们最为关心的事情。不过无论赵宇龙选择哪一个他们也都支撑。

“我宣布,你们自由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不再是我的士兵,我也不再是你们的将军,从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吧!从今往后这天下再无赵家军一说。”

“什么?”这些士兵揉了揉耳朵,以为自己没有听清,如此赵宇龙倒是原封不动的再说了一遍。

“将军你不是说好共患难的吗?这是何意?”

“不要问我这是何意,我只想说这是军令。还记得我讲过什么吗?军令不可违抗,所以你们现在都给我滚,不然我现在就自刎而死!”说完,赵宇龙便将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并且因为佩剑锋利,这皮肤已经被划出一道口子,有点滴血液渗出。

见到如今这个状况,这些士兵们虽然想留,但是他们又怕赵宇龙真的死在这里,故而如今只得离开:“将军保证,若有一日您能归来,我们还做您手下的兵。”

“若是日后我赵某还能够活着,就兑现这个承诺,但是现在你们必须走,不然就是逼死我!”

待赵宇龙说完,原本有些还不想走的士兵,听闻便也明白赵宇龙的意思,如今也只好离开。

故而整个营地之中便只剩下了四人,到了这个时候赵宇龙放下了手上的剑:“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各奔东西吧!这是重罪你们担当不起。”

“龙哥,我们是兄弟不是吗?再重的罪我们也担得起!”别看湖蕴平时吊儿郎当的,如今说起话来倒是严肃。

“若你们真当我是兄弟,你们就应当离开。我一个人有机会半路逃跑,而有你们会拖我后退明白吗?”

倭人总算是写完了,这几张确实有些压抑,大家见谅。只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认为有些东西还是有必要写的。尽管这些与故事无关,可是国耻勿忘。写这三章并非是晴天心血来潮,而是近日在一些聊天群中见得一些哈日之人,便是愤然写下这些文字。或许文中一些地方未免夸张,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当年日寇在华所做的那些恶行。

(本章完)

金盾男装旗舰店
拖鞋厂家直销价格
withoutyou是什么意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