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302号房间里的两个女人

2019.05.13 来源: 浏览:0次

屋子里闹极了,三四个人围在火炉边上打着牌,不时的叫骂声从门口传来,醉汉老杜走了进来,低着头扫了一眼,然后走到了墙边偎着另一个醉汉躺了下来,然而在这肮脏不堪的环境中,有一个人穿着一身洁白的衬衣,配着黑色条纹裤子,紧皱着眉头坐在窗口,不时的看向窗外的楼,他不停的搓着手哈着气,火炉旁的大汉猛灌了一口酒,又大声叫了起来,他的眉头更紧了,似乎比起冷,他更怕吵。

“华哥,你在这坐着想什么呢”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然后递过去一杯酒。他端起酒杯咂了一口,向窗外努努嘴,“老爷子的树不知道又让誰掰折了,说起那人也真够坏的,不把树弄死,偏偏树长一截,他就掰一截。”“你就想这个呢?”“当然不是,有个事我也觉得蹊跷,你要问,我就告诉你,咱们一起想想。”“好”我这么说着,他就开始兀自讲起了他的那个故事。

“说起这事,我至今都心有余悸,你知不知道302房间,那个房间说起来奇怪,一直被安排住进去的都是女顾客,那时候我还单身,咱们酒店的女人又少,假期太短我根本没有时间和女人见面,但那个房间一直是我负责的啊,说起来我还有个小嗜好,我的床下有一个盒子,里面是我收集的各种小玩意,等到送走那个房间的客人之后,我就可以进去享受一番,用钥匙把房间门锁上,把自己捂在床上,闻着不同的味道想象着昨晚这张床上睡着的女人,在梳妆台上我常能寻到一根两根头发,把它们绕着手指一圈一圈缠好,然后放到口袋里和着那些人走时遗留下的东西,慢慢的我床下的盒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开心,说实话,这些东西就像我的战利品,让我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但是有一天,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打破了”他喝了一口酒,幽幽的说道,“那天从雪里来了一辆马车,车里坐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后来人们才知道这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这两人生的也是俊俏,连我第一眼看到都不禁楞了一下,按照规矩我带她们进了房间,给了她们一把钥匙,安排好一切以后,我站在一旁准备离开,在客人的屋子里待着对客人是不礼貌的,但我还是没有按耐住心中的好奇,我问她们谁是姐姐,一个女人指着另外一个说她是姐姐,被指的那个女人手指夹着香烟,不屑的笑着说‘还是你当好了’,我见气氛不好就慢慢退出了屋子,我想这对姐妹之间是不大友好的。”

“第二天,我按照习惯去打扫三楼那几个房间,走到302门前,我本打算敲门的,而门却虚掩着,透过门缝我看到那两姐妹正在争吵着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也没有听懂是什么,而偏偏这时里面的一个女人看到了我,我吓坏了,这种事被告到经理那就麻烦了,我赶紧推着打扫的东西逃开了,直到下楼的时候,我才听到后面门被重重的关上了,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份差事可不想丢掉,我心有余悸的坐在我的房间里,然而过了一会我就被经理一个电话被派去3002号房打扫,我不安着,当时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有没有告诉经理我偷听的事,到了门前,门依旧是虚掩着,我敲了门,然后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女人,‘我是来打扫房间的’我说着,‘不用了,你带我去花园走走吧’她在窗台转过身来说着,我就带她去了花园,那天天正好晴了,她坐在长椅上,正对着残破的花坛,上面覆了一层厚厚的雪,我站在她的旁边静静陪着她,她掏出一支万宝路香烟,我拿出火柴给她点着,她似乎很受用,赞赏的督了我一眼,我慢慢能闻出她身上那种幽幽的带着香水味和烟草味的特殊味道,从这以后,我们每天中午前一会都会来花坛这坐坐,当然,我是站着陪着她,她似乎永远都披着一件雪一样白的皮草,红色的旗袍映衬出她傲人的曲线,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每次夜里我总能想到她那双鞋踩在地上咯哒咯哒的声音,每每想到这我就会笑,我想我是爱上她了,我从未对一个女人产生过这样的情感,后来我也知道了她叫莺歌,她的妹妹叫莺雪,她们来这是想逃开家人来这个地方清净的的解决问题,家里打算把她们嫁给另一对双胞胎兄弟,莺歌嫁给大哥林轩,莺雪嫁给弟弟林枫,然而偏偏大哥多病,都说莺歌进了林家就得守活寡,然而林家财政又都在老大家,也就是谁嫁给老大,就几乎有了林家的财政,但莺歌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她说她只想找个人能好好度过一辈子,但家中逼迫,执意让她嫁给林轩,这显然不合她的意愿,而妹妹不想守活寡,又想以后在林家衣食无忧,自然让姐姐牺牲更好,她和我说完这些,我也是颇为感叹。”

“后来呢”我把酒杯里的酒续好,继续催问后来的故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后来,过了一些日子她们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莺雪还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心里莫名抽了一下,我照旧去打扫302号房,像以往一样我转身拧上门,打算找一些小玩意收藏起来,以便以后怀念这些日子,可我猛地发现,她们没有留下钥匙,不锁上门别的侍者走进来肯定会发现我做的事,我赶紧去前台询问,确认了她们确实没有留下钥匙,我心里像得到莫大的殊荣一样,高兴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我知道我又可以见到她了,我按照地址给她寄了信,‘莺歌小姐,您于12月14日入住我店,后经打扫发现房间钥匙未归还,如不巧,望予以归还,天天酒店华强寄上。’我笑着把信放进信封寄了过去,想象着莺歌收到信时的表情,可是过了三个多星期,还是没有接到来信,我中途又找人配了钥匙,钥匙没有被归还,可我也没有被责骂。”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封来信,竟然是莺歌寄来的,里面只有一把钥匙,上面写着快乐酒店302号房,然而在3和02中间有着一道竖线,是她记错了酒店还是这是说日期?我心想这一定是她在暗示我什么,或许她读懂了我的心思也不一定,我翻了翻日历,这周六就是3月2号,到了那一天,我和经理请了假,穿上了过新年才穿的新衣服,去了快乐酒店,到了前台询问之后我惊喜的发现302里住着的果然是莺歌,我连忙走到302门前,敲了敲门,确定没人我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然而走进去发现,她正穿着浴袍慵懒的坐在床上,袒露出的大片肌肤让我胸中燃起一股无名的欲火,她慢慢起身过来拉过我把我推在床上,她把手伸进我的衬衣里,指尖在我的胸前滑动,我望着她,我和她之间距离如此之近,却感到无比的陌生,因为我 闻不到那种特殊的烟草和香水的混合香味,或许是洗了澡的缘故吧,我扭过头,看到了桌子上喝了一半的水。“

“后来呢,你们继续做了什么”我问着何强,他似乎陷进了梦魇的回忆之中,他猛地喝干了杯子中的酒,缓缓说道“后来,我在一种颤栗和渴望中爆发了,我想象着如何占有她,那之后,一直到晚上,我才离开,我就沿着路慢慢往回走,等到了酒店,我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今天莺歌没有抽烟,是因为我的缘故吗,想到这我就开心的笑起来,哼着小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而后来我听说有个叫莺歌的女人死在了快乐酒店之中,警察也找上了我,但是后来排除了我的嫌疑,我听说莺歌死了,心里也很难过,我去了她的葬礼,想看看她最后一眼,而我在悼念的时候却闻到一股无比熟悉的味道,一种特殊的香水味混合着烟草味的特殊味道,我抬起头看到那张无比熟悉的脸,我刚要叫,却听到一个声音‘莺雪,这个人是谁‘,我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女子,只觉得无比熟悉,但我又看了看灵前的黑白照片,仍是那样熟悉,我觉得莫名的恐怖,便飞一般的逃开了。”

“后来呢”我看着他,等着接下来的故事

“后来我就结婚了,我有了现在的妻子和家庭,我收藏的小玩意从葬礼回来之后就被我烧掉了,你知道吗,听说林家老大死了,莺雪嫁给了林家老二林枫,现在的林家是二少奶奶的一言堂,据说这个二少奶奶唯独喜欢抽万宝路香烟。”

“你是想说?!”

“你说,二少奶奶是莺歌还是莺雪,土里埋着的是莺雪还是莺歌?”华强醉意朦胧,眯着眼看着我,手里晃着空空的酒杯,嘴里不时的还嘟囔着两句,他丢掉了手里的杯子,顺势倚在了墙角。

喝酒的人醉了,围着火炉打牌的人也没了精神,外面时不时传来马车的哒哒声,房间里鼾声四起,我看了看华强,也顺着他倚在了墙角。

寻常型点滴状牛皮癣怎么治疗金昌治疗白癜风医院那家好治疗癫痫病费用大概需要多少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