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爱让人伟大

2019-05-18 11:47: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周末的中午,刘立和母亲罗非正准备用餐。桌子上摆着三盘菜,分别是酱猪蹄、香菇炒肉丝和小白菜,这些都是刘立爱吃的菜。刘立今年10岁,就读于金龙小学,那是一所全封闭式管理的私立学校,即使是周末也要通过事先申请才能允许回家。罗非为了让刘立从小养成独立自强的性格,在刘立刚入小学的年纪便连吼带喝的把他弄进了金龙。

“叩叩……”

一阵细小的敲门声响起,之所以说是细小是因为不仔细听的话压根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家里的?”罗非疑惑的看着大门的方向自语,还是放下手里的碗筷起身去开门。

“妈妈,是谁呀?”正扒拉着饭的刘立见母亲去开门半晌仍没回来,便走了出来。只见母亲正冷着脸站在门前,门口站着一位与母亲年纪相近的中年男子,一脸的拘谨与不安。

看着眼前虎头虎脑浑身透着机灵劲的刘立,中年男子——刘智林激动不已,忙将手里提着的食物袋递到刘立面前,正待说话,却不防被刘立一把抢过食物袋就往他身后一扔,袋子里的食物随着这道美丽的弧线四散开来,滚了几滚后被急驰而过的汽车压得体无完肤,就那么支离破碎的趟在马路中央,高调的嘲笑着刘智林的一厢情愿。

哀伤的情绪迅速在刘智林的身体里肆虐,只见躲在罗非身后的刘立正用充满警惕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心里酸酸的、涩涩的,嚅嗫了半晌,终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你走吧!”罗非声音冷冷的,眸子里也不带半点色彩,冰冷一片。“以后都不要再来了,如果你真为孩子好的话。”

沉重的点点头,刘智林深深的看了刘立一眼转过身默默的离开了,没有人愿意去思考他满眼眶的湿润从何而来,在众人的眼里,他只是个坐过十年牢的抢劫犯,不值得让人同情。这一刻,原本略有些弯曲的身影似乎更弯了。

时间没有因为有人悲伤而停止不前,日子更没有因为有人的不开心而放缓脚步。转眼间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后又三千六百多个日夜。这天,风尘仆仆地刘立看着眼前破旧的小工棚,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终于找到了。曾经他也认为自己的父亲就是个可恶的抢劫犯,在后来成长的岁月里,慢慢地他了解到父亲当年之所以会踏入罪恶的深渊,都是因为他,那时候的他还是襁褓中的小小婴孩,突然得了急病,可当时家里穷,根本拿不出钱来给他治病,若不是父亲那夜的铤而走险,得不到及时救治的他早就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

手轻轻的覆在门上,“吱呀”一声从外向里打开了,随着门的开启,刘立看到角落的小床上有个身影正用力的想要抬起头,却一次又一次无力的倒下,他疾步过去扶住床上之人:“爸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声爸爸他在心里叫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真的叫出来时却是带着几分激动几分哽咽几分心疼,看着眼前这个被病痛折磨的几乎不成人形的身体,他就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找着父亲,平白的让父亲吃了这么多苦。

“你……你是我儿子!”刘智林努力的睁开有些混浊的双眼,颤危危的抬起一只手抚上日思夜想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激动的语无伦次:“儿子,是我儿子。”

“儿啊……”刘智林抱着刘立老泪纵横,一切来得太突然,恍若做梦般显得那般失真,只有在感觉到怀里真实的拥抱时,他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儿子,他的儿子来找他了,还叫他爸爸。虽然等这一声他等了好久好久,久到他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听到的时候他听到了,真真实实的听到了。

相对于刘智林的兴奋,刘立内心里却是愧疚与心疼交织着,刚见着时只觉得父亲瘦得不成人形,这一抱之下才发现父亲身上根本就不见肉只剩骨头生生的咯人。他更是恨不能抽死自己,要是自己早些找到父亲,兴许父亲就不会生病了,即使生病也不会这么严重:“爸爸,我们去医院,现在就去,等你病好后我们就回家。”

“不,儿子,我很好。”再次摸了摸儿子的脸,刘智林眼里尽是满足的陶醉:“真的,爸的身体爸自己知道。”看着刘智林倔强的眼神,刘立无奈的退了一步,“那我们现在就到旅馆去,明天我们一起回家。”小工棚的环境实在是不宜养病,外面是寒冷的大冬天,四处漏风的工棚里面就是小冬天,父亲瑟索的身子上只盖了一床又脏又薄的旧棉被。看及此,一阵涩意又涌上刘立的眼眶。

“不用啦,爸爸在这里挺好的。”刘智林继续拒绝,看见刘立伤心难过的样子,又接着说道:“你能来找我,还能叫我一声爸爸,爸就觉得都值了。爸知道你孝顺,这样,你今天先回旅馆休息,明天再过来接我。”

面对认定一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刘智林,刘立无可奈何,只能带着满腔的不舍之情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半夜里,一道流星划亮天空之后径直落向地面,刘智林在回忆着他曲折艰辛的人生时带着甜蜜的微笑沉沉睡去,他紧紧握着的右手里是张存折,存折上用户名一栏赫然写着——刘立。

第二天一早,刘立兴冲冲的奔向小工棚。今天,他就要带着父亲回家,然后好好弥补这二十年未能在父亲身边照顾的遗憾。当他再次推开那扇简易的工棚门时,脚却顿住了,瞬间却似发狂了般扑向小床。

“爸爸……”

悲恸欲绝之声在这小小的工棚里不停回荡。

海口白癜风医院最好是那家癫痫发作常识有哪些什么医院治疗继发性癫痫病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