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囚月谷23活祭求雨

2018-11-05 09:57: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囚月谷 23.活祭求雨

这个刘亚礼,家里有几十亩水田,一百多亩旱地,也算得上生活富足。自从老保长陈贵被判斩立决后,他的心思也活动开了。或明或暗的,唐公乡为保长的位子到县太爷王秋生那里活动的人不少,这刘亚礼就是其中的一个。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宗族社会,基层的里正,大多数是家族的族长担任,这保长,一般也是当地最大的宗族族长担任,像已经死去的陈贵,便是这唐公乡的陈氏大家族族长。不过,唐公乡或者说萍水县一带,单一家族形成绝对优势的情况没有出现,大多是多姓混杂,互相制衡。这就给了官府玩平衡的空间,所以唐公乡保长一职,还真的是县太爷说了算。

天大旱!已经四个月滴雨未下。向天求雨,请龙王爷,这是唐公乡目前的头等大事!刘亚礼敏锐的看到了这个机会。

“金叶叔,咱们明天就去请龙王,请人设坛作法,向天求雨!”刘亚礼吸完手里的旱烟,长长的烟筒在椅子脚上磕了磕,对着面前坐着的一个小老头说话。这个刘金叶是力挺刘亚礼当族长的人,因此刘亚礼凡事都会和他商量。看着已经商量了一宿还没有结果,刘金叶早已经眼皮打架,早就想下个决心弄出个结果来。

“请人设坛作法不难,雷公台苏真人,还有那个文小丰,都可以。银钱和人手都不是问题,问题在用谁家的孩子!”刘金叶总结道。天色都快亮了,必须商量出一个结果来,再这样旱下去,不到明年开春,就要饿死人。“我还是反对用活人去祭!谁家孩子不是父母心头肉!?”缩在角落里一直不做声的李一辉闷闷的来了一句。

“哼!是大家都饿死好,还是死一个小孩好?你自己掂量掂量去!”另一个魁梧大汉刘和平不满的瞪着李一辉,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李一辉,就是心软。刘亚礼和刘金叶他们,会叫自己来商议求雨的事,证明没有把李家人当外人。再说,大家一致推定的牺牲,李寡妇的儿子,是一个麻风痴呆儿,让他去替乡亲们求雨献身,也算死得其所。

“哥,咱先回家吧!我也不忍心让一个活生生的小孩去送死!那样求雨得来的粮食,吃着心里不安!”李一建悄悄拉了一下李一辉的衣服,附在耳边轻声说道。众人不欢而散。

没有不透风的墙!

上午,文小丰正在后院鼓捣一些草药,李寡妇哭哭滴滴上门来了。自从上次制服灵光猪,李寡妇已经把文小丰当成了能人。当听说刘亚礼和刘金叶几个人,正在商量着要把自己的痴呆儿子当做牺牲,去祭龙王时,巨大的恐惧和绝望向她袭来,第一时间想起了文小丰。

“明嫂子!慢慢讲,不要怕!”文小丰从杏儿手里接过一碗水,递给李寡妇。李寡妇已逝的相公叫李达明,所以文小丰客气的叫她明嫂子。

原来昨天夜里,李一辉和李一建两人一路回家,越想越不对劲,李一辉便要李一建去秘密通知李寡妇。李一建顾忌到自己和李寡妇的身份,便叫自己娘子去秘密知会了李寡妇。

文小丰听得勃然大怒!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这个时代!女人缠足自己忍了,一夫多妻自己窃喜中慢慢接受了,一亩地产量不到200斤自己也没办法不是?!可这个用活人去祭龙王爷求雨,他实在无法接受!

“相公!此事关系到所有乡亲的命运,你如果站出来反对,必然吃力不讨好!”梅语想事情总是很周到。文小丰安慰完李寡妇送走她后,冷静下来一琢磨,觉得此事关系重大,弄不好救不了孩子,还要得罪四邻。这可怎么办?!文小丰自从穿越到这个时空,凭借着自己两世为人的经验,还有秘籍所载的医技武技,如鱼得水,混的风生水起,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事情。

不要怀疑刘亚礼的智商,李寡妇的儿子,现在肯定暗中被人看起来了,想跑没门!即使跑脱了,还会出现第二个孩子要被推到牺牲的位

周黑鸭卤料包
通风柜厂家
EVA内衬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