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拣宝第391章三天之后就见分晓

2018-12-01 14:29: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拣宝 第391章 三天之后,就见分晓

对于唐装老人的嘀咕,王观装做没有听见,一脸灿烂的笑容,摆手道:“老爷子,您慢走了,要不我帮您叫辆车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有脚……”看见王观不受挤兑,唐装老人也感觉有些闷气,恋恋不舍望了眼鸟笼之后,转身就走了。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这一瞬间,王观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等唐装老人离开之后,立马举起鸟笼观察起来。

“王观,在看什么?”

还没等王观看出什么端倪,唐清华就在里头的工作室走了出来。

“鸟笼。”

王观暂时放下这事,回头笑道:“怎么样,装裱好了?”

“没呢,还在捣糨糊。”唐清华颇有感叹道:“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字画的装裱非常不易,光是捣个糨糊而已,就要耗费极长的时间,而且非常的有讲究。”

“那是肯定的事情。”王观点头笑道:“我听一个装裱大师说过,糨糊不仅仅是一种粘胶而已,它在装裱之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一个合格的装裱师,一定有自制的糨糊,绝对不能使用化学胶,免得字画需要重新装裱的时候,根本拆不下画心。”

“不仅拆不下画心,还会损减字画的寿命。”唐清华补充起来,然后笑着说道:“这是萧大哥刚才告诉我的。”

“嗯。”王观轻轻点头,觉得自己没看错人,把字帖托给萧山装裱做对了。

“对了,飞白人呢?”

适时,唐清华奇怪道:“又跑去哪玩了?”

“他呀……”

王观忍不住笑道:“碰坏了人家的乾隆官窑,被逮到〖警〗察局受审呢。”

“啊!”

唐清华一急,忽然反应过来:“遇到碰瓷的了?”

“没错。”王观微笑点头,声音略低道:“就是昨天的李凡,这家伙念念不忘龙鳞匕首,专门设套儿坑了飞白一把。”

“哈哈,他也有今天。”

这个时候,唐清华幸灾乐祸起来:“他是活该,玩呗,玩出事了吧。希望〖警〗察叔叔关他十天半个月的,好给大家出一口恶气。”

“没错,没错。”王观笑容可掬,无良的附和起来。主要是以俞飞白的身份,根本没有必要担心什么。与其说害怕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还不如为李凡默哀祈祷呢。

当然,话是这样说,唐清华还是拨打了一个,不知道是向谁提了这事,然后才回头笑道:“我叫人特意去关照他了,一定要拘留他四十八小时才放人。”

“呵呵……”王观笑了笑,知道这话自然不能当真。

“怎么买了个笼子?”

随即,唐清华好奇道:“你想养鸟儿?”

“刚才在门外,看到这笼子挺好,挺别致的,就买下来了。打算再配一对鸟儿,作为礼物送给周老。”王观解释起来,又笑道:“清华,买鸟儿的事情,恐怕要麻烦你了。”

“没问题,交给我吧。”唐清华答应道:“实在不行,拿我那对相思去。”

“那倒不至于,卖一对新的,让周老自己调教,这样才比较有乐趣。”王观摆了摆手,又继续打量鸟笼。

与此同时,唐清华也伸手摸了下笼子,微微点头道:“材料不错,是经过加工的黄竹,造型也很好,不过就是有些繁琐了,清理起来比较麻烦。”

这也是为什么,他办公室的鸟笼比较简单的原因,越是结构越是复杂的笼子,清理的时间自然越长。对于习惯快节奏的年轻人来说,确实没有这个耐性。估计唐清华养鸟,就是图个乐趣,不然刚才也不会表示,可以把鸟儿直接拿去送人了。

王观倒不在意这个,反正又不是他养鸟,而且周老喜不喜欢还是个问题呢。指不定他送过去了,周老转手又赠给真正喜欢养鸟的朋友。

反正是临时起意送的礼物,周老是自己留着,还是转赠给别人,王观也不在乎,真正让他好奇的是,笼子里是不是有什么让唐装老人恋恋不舍东西?

看了片刻,王观有些明悟,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

随之,与唐清华闲聊几句之后,王观就和他走进后头的工作室,观看萧山装裱字帖册页,不时帮忙递个尺子、剪刀什么的。

专注一件事情,总是容易让人忽略了其他,等到王观感觉有些饥意的时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中午,然而俞飞白却没见回来。

发现了这个情况,王观眉头一皱,不由得多了两分担心。当下,他轻扯了下唐清华衣服,指着墙上的钟表示意起来。

“这么晚了,要出去吃饭?”果然,唐清华也饿了,第一反应就是想着吃,然后就想到了俞飞白,也是皱起眉头:“对了,飞白没回来,该不是出什么……”

“我回来了。”

才说着,门外就出现俞飞白的笑脸,只见他安然无恙,手里还提着两大包东西。

见此情形,王观和唐清华立即迎了上去,不过目的却是俞飞白手里的东西。因为透过白色的塑料袋,依稀可以看见那是全聚德的食盒。毕竟相对关心俞飞白的安危来说,还是吃的东西比较重要。

“诶诶诶……”

发现两人只顾拿起食盒不理自己,俞飞白有意见了,不满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想问的?或者安慰一下我?”

“没见你有什么事,安慰你干嘛。算你还有良心,知道吃饭之后打包回来。”唐清华白了一眼,立即招呼道:“萧大哥,你忙半天了,快来吃点东西。”

旁边的王观也笑道:“我只听说过祸害遗千年,你没事,就意味着别人倒霉了。安慰你,还不如为倒霉的人哀悼呢。”

“……算了,回去再和你们计较。”

看见萧山过来,俞飞白决定宽宏大量饶了他们一回。

“呵呵,对不住你们了。”

洗手擦脸之后,萧山走来笑道:“一忙就忘记了吃饭的事情,让你们陪我挨饿。”

“萧大哥说的是哪的话,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王观摇头笑道:“让你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等到字帖装裱好了,再请你吃一餐好的。”

“这倒不用,相反我要感谢王兄弟给我一个大显身手的机会。”萧山笑呵呵道,看到几篇字帖在自己手中形成一个卷轴,他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说说笑笑之中,迟到的午餐吃完了,稍微消化片刻,萧山又投入到工作之中。

与此同时,王观才有空招呼俞飞白到外面的店铺,询问他进局子之后的情况。

“一局子,不等〖警〗察问话,我马上亮出身份……当然,所谓的身份是指鉴定师的身份。”俞飞白笑嘻嘻道:“没有想到,我们当初在省城考的鉴定师证书还是蛮有用的,〖警〗察稍微检查了下,态度马上不同了。之后,凭我三寸不烂之舌,你说〖警〗察是信我,还是信那个家伙?”

“你有这么厉害么?”王观怀疑道:“人家可是地头蛇。”

“就是地头蛇,所以这家伙有几个案底在身,〖警〗察更加不可能信他了。”俞飞白轻蔑道:“别看这家伙口口声声要叫〖警〗察,直到了〖警〗察局,马上就蔫了。尤其是我用专业的鉴定知识,把那破瓶子贬得一文不值的时候……嘿嘿!”

说到这里,俞飞白的笑容有些奸诈:“反正那些〖警〗察也不太懂古玩,哪里能够分得出什么是真品,什么是民国仿品,自然而然觉得这家伙玩碰瓷,肯定是拿不值钱的东西来糊弄人。所以说,这家伙纯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算最后承认东西是仿品,也没人相信了。”

“到了最后,这家伙差点没跪下下,哭着喊着要我看在萧大哥的面子饶他一回……唉!”

俞飞白突然叹气起来,伸手摸着下巴,乐滋滋道:“人长得帅,心地就是善良,见不得别人难过,所以我心一软,就原谅他了。不仅撤销了控诉,甚至掏钱赔偿他的损失。怎么样,天底下像我这样以德报怨的人,应该绝迹了吧。”

“少自恋,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王观鄙视道:“而且,以你睚眦必报的性格,别人得罪了你,你不落井下石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怎么可能这样不计前嫌……不用想,绝对有问题。老实交待,在打什么主意?”

“我是好人,大好人,你不要随便的冤枉一个好人,不然我可以起诉你诽谤。”俞飞白哼哧一下,抖了一抖衣领,自哀自怜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我的境界,你不懂……”

“装腔作势,也不嫌恶心。”

王观笑骂起来,然后劝说道:“也别玩过了,免得萧大哥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放心,我有分寸。”俞飞白微笑道:“况且,这人无赖是无赖了点儿,但是也有用处的。有件事情……算了,过两天有结果,我再告诉你吧。”

“直接说不就行了吗,又玩什么神秘?”王观有些不解。

“耐心,要有耐心……”俞飞白笑道:“如果顺利的话,三天之后,就见分晓。”

“故弄玄虚!”

王观摇了摇头,也懒得理会俞飞白,转身走进了工作室,继续观摩萧山装裱。

时间渐渐过去,一晃就到了晚上,当萧山完成最后一个步骤之后,一幅古朴自然的书法长卷就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未完待续)

服装定制
森海维修长沙
成都幼儿师范学校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