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第218章守夜人大会

2018-12-03 16:24: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第218章 守夜人大会

在那个艾格曾经被当做逃兵审问、历代守夜人在此开过会的大厅内,又一场守夜人会议紧急召开。和之前任何一次进入此屋中都情况不同的是:这回,艾格坐在了最前面垫高的长台后、莫尔蒙司令的左侧第二个位置,象征军团中继总司令、首席游骑兵、事务官和工匠后第五把手的座位上,头一回高高在上俯视着下头黑压压一片的黑城堡其余各级军官和士兵。

谷地平叛后被劳勃发配长城的公义者同盟贵族和骑士也有部分在场,他们出身高贵、如今又大多在游骑兵中担任中层职务……但在这种全体会议上,也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底下的长桌旁。他们可能对艾格恨得牙痒痒,却一点也没法拿职位远在他们之上的首席后勤官如何……这种和身处君临时截然不同的——“潜在敌人的势力加起来也不如自己,局势完全在自己掌握下”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离开期间黑城堡发生的事我已完全了解,感谢各位兄弟在游骑兵缺席期间坚守住了我们的大本营。”莫尔蒙清了清喉咙后,开口说道:“召开本次会议,除了对此战的参与者进行表扬外,还有个重要的议题——关于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野人的后续进攻。”

……

“首席后勤官前些日子带来黑城堡的两罐野火,在防御中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如果这种物质能足量供应……野人根本接近不了长城半步。”首席事务官扭头说道。

工匠亦赞同其说法:“如果野火没了,足量的沥青和灯油也可产生相似效果。”

“波文,奥赛尔,你们跑题了。”伊蒙学士在一旁咳嗽一声,摇摇头:“莫尔蒙司令说的‘应对野人的后续进攻’,是指防御整个长城,而不仅仅是黑城堡的那扇大门。”

莫尔蒙点点头,肯定了瞎眼学士的解释:“眼尖的人应该已经发现了,我没有把带去东海望的游骑兵全领回来。为什么?因为在黑城堡受攻击的前后,东海望也遭遇了大量野人的袭击。数量比黑城堡碰上的更多……幸运的是,我们的海港据点为防海上来袭,早在几十年前就已建起石墙,有工事作为倚靠,也没有同时受到来自墙北的进攻。依靠全体兄弟的奋战和游骑兵主动出击,我们击退了来袭者,但也付出了十几人的伤亡。为巩固东海望的防御,我留了二十名游骑兵在那,只带回来一半人。杰瑞米·莱克,向大家汇报一下黑城堡往西的防务状况吧。”

“各处都有野人冒头的消息出现,狗头哈犸出现在深湖居,叮当衫出现在长夜堡,哭泣者出现在冰痕城,长城沿线都有野人……他们一会儿在王后门附近攀爬,一会儿又砸灰卫堡的墙……然而每当我们抵达并登城,他们却又立刻逃跑,第二天到别处重新活动。”杰瑞米说道:“幸好影子塔的守军执行了您的命令并没有擅离职守,不然长城西头恐怕已经失守了……曼斯的目的是要分散我们的力量,他几乎成功了。”

凭着谨慎,长城在莫尔蒙的指挥下撑过了野人的第一轮进攻,但熊老丝毫不觉轻松:“长城沿线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现在我们已经完全陷入了困境,敌人越过长城进入赠地的人数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守夜人军团的成员,只是因为训练水平和装备的原因还暂时无法对我们造成正面威胁。他们正在赠地四处游荡,我们不能不管,却没能力阻止……守夜人既要保护赠地,又要守卫长城,作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如今却已经人手紧张到连在墙南自己的地盘上都不敢派出巡逻队。若再找不出解决办法,我们的守望,恐怕在这次凛冬降临前就会结束了。”

“守夜人自身已经无力解决眼下面临的困境。”艾格说道,“我们必须得向国王和临冬城公爵求援,南方战事已经结束,史坦尼斯国王必定会北上支援。”

“我已经把能派出的乌鸦全部放出,回来的却是坏消息——风息堡被不明身份的军队偷袭攻取,占领者竖起了前朝的真龙旗,号称雷加的儿子。”身为坦格利安一员,伊蒙学士的语气里却听不出丝毫波动:“河湾地已经承认其身份并与之结盟,我恐怕,史坦尼斯国王会选择先率军南下,收服自家的家堡。”

……

见鬼,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艾格心中咯噔一下,又是一个完全在计划外的变数,回到长城数日,他已经对守夜人的状况有了大致了解——没有游骑兵远征送掉的那两百多精锐确实让长城的防御局面轻松了许多,但也不过能让守夜人们多撑几天,没有外援,这场一千对阵十万的战争,最终必然会以野人突破长城攻入北境告终,若那样,自己的若干规划和打算便毫无意义,完全白跑这一遭了!

“北境诸侯呢,总不至于一点人手都抽不出来吧。”

“眼下正逢入冬前的最后一次秋收,就算有人手,只怕也全用来去收庄稼了,哪里能拿得出支持咱们!”

可真要命,自己之所以在史坦尼斯夺下君临后依旧选择北上黑城堡,便是看上了野人这一庞大而无主的人力资源……这些日子他每每登上长城顶上向鬼影森林眺望,无数守夜人同僚眼中漫山遍野的“敌人”,在他眼中,却是世上最廉价易得的劳动力人口。

然而这些家伙可不是乖顺服帖的小猫咪,自己招招手、表现出友好便会投入麾下,要收服野人,关键的一步就是要先用压倒性的军事优势将其打趴下,再慢慢驯服……

没能入主君临的史坦尼斯,能说出“我应该拯救国家从而赢取王座”这样充满大义的话来,并真的将宣言付诸实施……可如今这位心系苍生的拜拉席恩顺利坐上了铁王座,反倒因为“攘外必先安内”等种种原因,没法赶来北境支援?

能不能别这么讽刺!

剧情脱离控制后的副作用总在最没法防备的时刻显现,艾格顿生自讨苦吃的感觉,咬咬牙继续询问:“那艾德·史塔克大人呢,他是北境守护,总不可能对自己地盘的安危都置之不理吧?”

“北境军队正随史坦尼斯南下风息堡,乌鸦有翅膀,但北方人可没有,就算他们结束战争立马回援,一个月内也到不了长城,而我们恐怕坚持不了那么久。”

伊蒙学士的最新消息一下打乱了艾格的全部计划,他皱紧眉头,困惑地思索着破局方法。

……

琼恩在底下站了起来:“我们该与野人谈判,和他们达成协议——守夜人开门放他们进入,而他们遵守我们的法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在即将到来的凛冬,长城需要每一个活人的力量。”

“放野人进长城?”没有一秒的停顿,反对的声音立刻响起:“雪诺大人,我看你是被那野人女表子给迷昏了头吧!”

琼恩没有理睬老对头的质疑,而是直接看向了大厅最前头坐着的守夜人最高层们:“莫尔蒙司令,前些日子我们活捉了几名进攻黑城堡的野人,其中一个经过审讯和劝说,同意供述曼斯进攻长城的计划,但她只肯当众说。”

“‘她’?我说什么来着!恐怕不是说服,而是睡服了吧……”

莫尔蒙拍了下桌子,打断了几个看不惯琼恩的守夜人的讥讽:“够了,把那个野人带上来。”

***

挤了数百人的屋内依旧吵吵嚷嚷,琼恩站起离开大厅,十几分钟后,带回了那个被脚镣手铐锁着的女野人。

所有人都望向女野人。

耶哥蕊特完全没电视剧中的演员那般美丽,她有一张寻常的圆脸,狮子鼻,双眼分得很开,牙齿也不甚整齐。一头火红的头发和那双还算漂亮的蓝灰眸子勉强给她加了几分……尽管如此,在常年见不到女人的黑城堡,颜值比鼹鼠村的妓女高了不知多少的她还是成功引起了不少守夜人汉子的性趣。

莫尔蒙打量了一会俘虏,开口问道:“野人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耶哥蕊特。”

“很好,耶哥蕊特,琼恩说你愿意招供曼斯·雷德对长城的进攻计划,是否属实?”

“没错。”

“你想要当众说,现在黑城堡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开始吧。”

……

(情况不太对。)观察着耶哥蕊特的艾格却很快便察觉到异常。他之前还以为琼恩和耶哥蕊特命中注定会相识相知,所以自己那“啥也不懂”的小朋友才能轻松说服后者提供曼斯·雷德的进攻计划……但看这野人女孩的表情神态,哪里有半分“坦白认罪”的模样?

若非要形容,耶哥蕊特此刻倒更像是面对反动派的革命烈士,一副站在刑场上、决心慷慨就义的高傲模样。

若非知道不可能,艾格几乎怀疑耶哥蕊特下一秒就要引爆身上的炸弹,和守夜人高层们同归于尽……好让她的野人同伴们顺利通过长城。

……

耶哥蕊特环视一圈屋内,确认大部分守夜人都在此,才高傲地昂着头开口了:“下跪之人,你们守不住长城,如果我是你们,会赶紧打开城门、脱掉黑衣向曼斯投降,好争取个活命的机会。”

莫尔蒙摆手制止了下属们的骚动,表情不悦地盯着耶哥蕊特:“我记得你是来供述曼斯·雷德的进攻计划的,如果再说废话,就回冰牢里去吧,但这回,我们不会给你毛皮。”

威胁似乎生效,耶哥蕊特顿了顿,明显把原先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不得不承认,你们这帮乌鸦比预想的要能打得多。”故意大大地出了口鼻息以显示不屑,女野人才回到正题上:“不过,千万不要以为你们能阻止自由民。你们人太少,而我们人太多。这回我们对黑城堡的进攻只是一次试探,曼斯·雷德在临行前便告诉我们……如果这次进攻失败,他不会再进行徒劳的尝试,而是会派一万人前往东面海边,在那里做木筏穿过海豹湾,从后掩袭东海望;再派一万人往西轻装翻越大峡谷,从南面攻打影子塔,剩下的人马和长毛象则分队去你们废弃的那些要塞,十几处同时开工,挖穿已经堵塞的城门,轻松通过长城。到那时候,你们就算再能打十倍,也会被我们的人潮所淹没!”

“那一万人中有一半会在海豹湾里淹死,另一万中的一半也会在大峡谷底摔死。”

耶哥蕊特对此嗤之以鼻:“我不怎么会算数,但活下来的两个一半相加,我们依旧能有一万人越过长城,出现在你们背后。”

“不错的计划,如果真能高效实施,我们挡不住。”莫尔蒙一点也没被激怒:“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开始呢?以你们的人数,一边攻打黑城堡,一边在各个地方挖墙和大规模翻越,完全没有压力。”

“曼斯希望你们能自觉不敌,从而主动派人前去谈判!”耶哥蕊特轻蔑地说道:“作为交换,塞外之王保证所有乌鸦的生命安全……我知道不太可能,但建议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有想法,我可以代你们传话——”

“谈你娘的判!”铁匠诺伊立刻咆哮起来,忽然站起将一杯水朝女野人泼去:“只要我们还有一个兄弟活着,野人就休想通过长城,踏上我们的土地!”

“你们的土地?”耶哥蕊特躲过了水,尖叫起来:“自由民世世代代住在这里,你们忽然跑过来筑起一道墙将我们挡在外面,然后就声称墙南面都是你们的土地!这不是强盗又是什么?”

“住嘴!”艾格从沉思里回到现实中,恼火地发了一次官威,在更多人咆哮起来前打断了争吵。

怪不得耶哥蕊特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她根本就不是在招供曼斯的进攻计划,而是在示威!令人遗憾的是,野人这回有自大的资本。与他们谈判并设法收服他们的念头最初还是自己灌进琼恩脑子里的,但被耶哥蕊特这么一激,反而没法提上议程了。

实际上,在史坦尼斯不北上支援的情况下,艾格此刻更应该考虑的问题恐怕是如何守住长城,而不是收服野人:“耶哥蕊特,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你们为什么要将营地扎得离长城如此近,是否和异鬼有关?”

“我们将其称为白鬼。”耶哥蕊特痛快地承认,“没错,自由民靠近长城扎营,是因为我们发现白鬼越靠近长城,实力就越弱。到目前为止,它们还没有过进入长城一里格内的记录,连带着活死人都很少出现。”

又一个猜测成真,艾格内心忍不住庆幸:自己当初能够杀死那只异鬼,是否也有“战斗地点十分靠近长城”的功劳?

“让我来猜猜,你们之所以不采取挖墙的办法,是因为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吧。”艾格盯着耶哥蕊特说道:“长城最下面的厚度超过一百尺,内含石质基座,你们首先要找对被守夜人堵塞的大门所在,然后才能进行挖掘。堆放石头并灌水的通道冻硬后和整块石头一样坚固,即使任由你们挖也要不少时间,而期间守夜人只要稍加骚扰,工期就会无限制地拖延下去。但随着凛冬降临,异鬼们的力量正变得越来越强,很快,它们就将强大到足以无视长城的影响,到那时候,即便你们贴着长城,也无法阻止他们冲进营地大杀特杀,我说得没错吧?”

耶哥蕊特顿时语塞,恨恨地盯着艾格看了一会,哼了一声:“你什么也不懂,乌鸦。”

“是啊,我什么也不懂,但我看得出,虽然你们人比我们多得多,但时间却站在守夜人这一边。”艾格故作轻松地打了个响指:“如果没其它有价值的情报能提供,就把她带下去吧,琼恩。”

——

【大章,把昨天的补上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