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那些蝶

2019-01-11 13:19: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连绵雨后的湿热气味很容易引发联想,那些在雨后张扬飞舞的蝶。

小时候,我们一群孩子铁丝为圈,竹棍做杆,网兜当袋,一样的道具,一样的想法,一样的心情,我们不顾大人忠告,风风火火地开赴野外抓胡蝶。最得意是老师领队,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的词儿,鱼贯而出,昂扬奔向柳林深处。

小脸是一朵朵微笑的雏菊,我们肆意地追着风跑。老师急了,慌忙招呼我们,随后指派几个心腹看着那些调皮蛋。

风中的原野菜花黄金般遍地,画家的一摊摊彩墨掉落在此,每个扑蝶的孩子将成片菜花杆子踏得歪斜触地,不忍直视,那种肚子尖细的白或紫小蝶,空灵如一道闪电,在孩子的眼里,它只一闪就没影子了。

大腹便便的笨蝶,挥舞棒槌,翅痣反着阳光现出斑斓五色,孩子们比较容易被她迷住,三五一群上演儿童扑蝶大戏。戏剧总有尾,天色染黛,我们满载而归。

忘了要把那些捕获的蝶摆放整齐,回到我们所谓的实验室,其实就是那个小小的破屋子,老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板板胡蝶的标本:那些被用大头针固定颈胸腹的小蝶们活着挣扎的模样可想而知,看见这些如受刑的小虫,我都不忍将手中的蝶拿出来固定。我恍如看见了那个痛苦的耶稣低垂着头,那桀傲的姿势定格在脑中使我手颤抖。

看看坐在一旁的同学,他正强悍地玩弄一只扇动彩翼的蝶,蝶肚子上被钉子扎紧,双翅涂满的彩粉撒落在纸板上,那两个小眼绝望地望着天。此时,不时传来老师的唠叨询问,提示大家抓紧时间弄好。一会儿工夫,大家走出屋子。那只肚子饱满的蝶我一直记得。

几天后的我们又去那屋子,那只饱满的虫子腹部已空了,纸板下依稀可见三两只蚂蚁意犹未尽地翕动嘴巴,许多空腹的蝶仍然在那里,只是面目全非。一群饥肠辘辘的蚂蚁制造这惨烈的一幕。

文明贫乏的时候,即便美好也依然落漠于一隅乃至被抹杀,于是,牛棚,批斗,老舍,太平湖,革命,等等词语重击着我的大脑,那些3观容易被绑架的日子,那些叫人血脉喷张的英雄画面,该渐行渐远了!人,该以善良和本真用心活着!

压片机价格

汽油机报价

拉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