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浅浅岁月,素素清欢

2019-01-11 13:46: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

我想以普鲁斯式的笔触来记录我的这段行走的光阴,可是只是1季的过渡,它们就开始陈旧,并且模糊不清。这类变化的感觉一如卡夫卡笔下的K来到自己梦牵魂绕的城堡却发现大门紧闭时的不知所措。因而我开始搜集生活堆积的影象,来怀念从前。

9月13日。在路上。

再次踏上广州的长途巴士,我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远行。从晴空万里塞车到阴雨连绵,耳机里反复播放着朴树的《那些花儿》: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有些心情在岁月里已难辨真假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半睡半醒间短信频频飞来,醒来时,前座的H还在睡觉,鞋带也不知什么时候掉了。想到那时填报志愿时,我和H纠结了几天几夜的那劲比高三上考场还身心疲惫,虽然家里也没给我们甚么压力。我们一直在纠结要报吉珠还是华广,大师兄说我的分数稳进,H还要冲一冲。最终还是选择和H将陌生的华广走成熟悉的地方。总会有人问我为什么没报吉珠,其实是我一直还没长大吧,要不怎样害怕曲终人散。

一下车便是铺天盖的雨滴,师兄、师姐还有志愿者蜂拥而上,帮我们把笨重的行李搬到高高的梯阶上,我想我不可能忘掉那时的场景。它瞬间就温暖了心里尘俗的悲愁。一路上有了他们,我带着满身疲惫终究来到宿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拖着行李箱推门而入。打了电话报平安,默默地,打扫后将随身的东西放到抽屉。期间,宿友的父亲跟我谈了许多大江南北的事,他是个有故事,经过时间磨砺的人。

而我永远也不知时间会怎样改变我,比方说,曾经不喜欢的书、不喜欢的酒以及不喜欢的人,后来有一天,却喜欢上了,就比如我和H。夜晚在操场新生聚会,苏离和我们分享了在华广生活的基本规则。当我第一次来到商业街时,说真的,我失望了,可是大学不都是这样。H对我说:你应该微笑的,不是吗?可是为何,我的嘴角却沉重得,无法上翘。

(二)

天空高远,日光倾斜。我看见风吹动了窗帘。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却不得不用4年的时间去读懂我的大学,我的生活。我不想让这一切恍然若梦,梦醒后,人去楼空。

时间的放肆流荡,让我们迎来了军训之旅。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我想起我曾经的军训,我过得还可以,一切只是还可以。

骄阳。足球场。军训动员大会。

仿佛好久不曾沐浴在如此热气的阳光下,就像已被搁置的感官,一瞬间开始变得难受,但我们都要接受。

第一天军训。上午他人拿错了我的水壶,口渴着心里也难受。在烈日的注视下,性能开始迟钝。报告,我头晕,看不清了。出列。随后由同学掺扶着去树荫下休息,和跟训的一起。期间,教官来看过我们几次,他说,这是要休克的症状。我竟问:会不会死掉。呵,真够可笑。我想,这个世界还是足够温暖,足够让我淡去哀伤,陌不相熟的同学伸出援助之手。我本只望有个问候,却收获大片的关怀。

下午站军姿,端坐,转移了阵地。在亮堂堂的天空下,阳光透过绿意盎然的叶间,班驳了光影。在那么一个闪回,一个倒退,让我觉得时光好熟悉,好像曾经历过。

3点。体育馆门前。点名。

自由休息,聊天。氛围活跃,轻松。也就是在这样的午后,他和我们聊了许多。当兵的经历,火车站的老爷爷,生活拮据的老婆婆以及文学艺术,比如《红高粱》,《学习的艺术》。

经历是一指流砂,我们微笑度过艰难的年华。他说:那时,我都不敢相信生活班长把新兵的脚弄折了也没关系,瘸了就送回原来的地方。是的,生活有许多口是心非,曲折磨难,但是我们能说什么?人生亦是如此,挫折来了,没有关系;眼泪掉了,也没有关系。不论身处何境,是好是坏还得一个人担着。

我还想说,阳光很好,我亦很好。

(3)

首个烈士纪念日。长袖军服。白手套。闷热。兴奋。

汗流浃背的我们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来了阅兵仪式,但验收成果的时刻也意味着结束了。擒敌拳方阵。长棍方阵。双截棍方阵。匕首方阵。白璧微瑕的成果演示博得了校领导、教官的赞美,同学们的惊叹声、掌声也为训练时的汗水与坚持作了表彰。

相见时难,别亦难。我大学的第一堂课就这样结束了,和教官分别时,我笑靥如花,我郑重地和他握了手,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哭了,由于我本来就跟他人不一样。由于我们不过相遇一场,只是比较难忘而已。

再见了,我的教官;再见了,我的军训。

或许,偶然有一天,我的回忆里突然荡起绿色的涟漪,那是我开始在失去了。

篮球场。陪宿友看师兄打球。特指的人,阳光、干净还有温暖,只是,那与我无关。一直没想过会认真地看一场球赛,比如潮汕杯,比如此刻的球赛。

商业街梦幻般地滚过,像闪闪发光的客迈拉,我们随着它疯狂地移动,但它却根本没有挪动。是我和W在移动,W刚在图书馆教我微积分,然后说要请喝奶茶。W身上有明显的潮汕男生的特质,只因他对我说:哪有女生请男生喝奶茶的。有些固执得可爱。

瞳孔里,完全的陌生。奶茶以抛物线的形式躺在地上,液体在污浊的地面开出奶白色诡异的花,绽放在奢靡的商业街。摔得很有艺术,怎么办到的?W幸灾乐祸的表情让我有种奶茶是他泼的错觉。不过那又怎样,只要我们都开心,是不是就可以不计较谁对谁错了。

谁知道呢!

卡路里益strong活动。手语分队集会。夜晚有风,微冷。

意料之内见到了W,意料之外是他感冒了。其实我的幸灾乐祸是没有歹意的,有些友谊是这样。前晚还信誓旦旦地谈论他们家的松鼠多么的可爱,我的微信还留有他家松鼠的萌照,可是变化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我和W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这是我第一次一口气跑了13圈,可是很奇怪,我其实不觉得累。本来的计划是15圈,可是计划的终究敌不过现实。

突然间觉得自己就像Mocha咖啡里的方糖一样,身体里的每分子都在安静地消融掉。我努力积极地适应我的大学,尽量地参加各种活动,不管喜不喜欢。我无法像博尔赫斯那样微笑着怀疑这个世界。

(四)

听说下雨了,哦!下雨了,我听见了。

这个月有些忙碌,就像我的高三,身陷荆棘却眺望着远处的繁花似锦,也像我行色匆匆的青春。我想,如果时光记得回来的路,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去回想,回忆生命里失去的某些东西。

白色耳机里是Tori Amos潺潺柔柔的声音,一不小心就堕入她淡漠而冰冷的声音中,就好像比约克,就好像王菲,她们是骄傲的女人,又有猫一样的疏离而优游。

我发现我有点依赖C,只要有她在,我便可以毫无顾忌。只是我和C仅局限在部门里,不浓不烈地相遇。大学里所经历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让我感慨再也回不到曾经纯真的年代,再也没法任性地活一回。有时的任性,我喜欢却不能有。突然意想到似乎有段时间没和H联系了。

班级活动,部门活动纷至沓来。培训、会议、PS、海报、策划书、Prezi、学术报告、观后感、集会、视频,我想我很充实。班级团日活动比预感的还要顺利,在公益活动时遇见了H,我们只是简单地打了招呼。但我们的情感,如一杯45摄氏度的水,握在手心,却是恰好的温度。这样,已很好了。

我和室友的关系就像住在一起的房客,不会有过量的干涉,也不会有浮士德式交易,但我们还是彼此较熟习的。正如马克思所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社会关系就像包裹在身上一层层的茧,飞蛾可以破茧而出,但是我们不能。我想,人类对生命的追问不过是一个斯芬克斯之谜。而我的阿喀斯之踵,有很多吧!只是我不想面对。

华灯初上,行色匆匆。走在人群中,只有夜色变得浓郁,这样的年纪本该自由自在什么也不怕失去。一只猫,在黑暗中流离失所,我蹲下去,想去抚摸。它却惊惶而逃。原来,人的孤独只有自己知道,但也不会接受任何怜悯与同情。包括,一只猫。景深里路灯延出一道渐弱的光的轨迹,切割着厚重的夜幕,左侧是沉入寂静的校园,右边是车辆照旧川流的大街,一边耳畔传来忽强忽弱的噪音,恍如半梦半醒的华广在呼吸。一人漫步,微风拂面,忽然间不知身在何处。

(五)

十月飘雨,秋寒衣单。

过去时态的雨,铺天盖地。我告诉自己,雨后,有条无尘路。我只是来过一些地方,记录一些远行的记忆,没必要画地为牢让自己无法抽身。

一层层枯黄继而干燥的落叶,凋零在地上,静静的,不动,像死亡的精灵。风,不像想象中的那末乖张,那末清凉,它更像澎湃的海潮,肆意,嚣张。环卫工人每天穿梭在街道旁边,没有大张旗鼓地宣扬,只是默默无闻的付出。或许,这个时候的华广,一直很安静吧。

村上春树说:你要做个若无其事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是吧,回想中的你们都走散了,但那些背影,像华广的风景装在了眼里,我1伸手,差一点,就抱住了。是做梦了吧,不然怎样又痴人说梦话了呢。呵呵。或许吧。

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些生活随感,后知后觉我已习惯了华广的生活。后来的就未完待续吧!其实只要你走进了华广,这个华广就属于你了。

老年健康

发热管价格

ufo网站

宝宝起名宝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