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史上第一穿越第一百零九章遇事了名

2019-01-13 17:17: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史上第一穿越 第一百零九章 遇事了

“唐凡哥,你怎么了?”楼惠惠见他一副傻愣,轻轻喊了声。

闻听女子声音,唐凡这才从沉醉中苏醒过来,这家伙吞了吞口水,道:“惠惠姑娘,不知这里是哪?”

女子淡淡道:“湖阳村呀,我从xiǎo就在这里长大,这地方可美了。”

“湖阳村?这名字蛮好听的嘛。”

“恩!因为我们村子靠在湖边,全年几乎都可以看到太阳东升和西落,所以就叫湖阳村。这是长辈説给我们听的,村子不知有多少年历史了呢。”

原来如此。唐凡diǎndiǎn头,在道:“对了,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其他人呢!”从唐子墨醒来后就没看到关于她的家人,难免不好奇问道。

“我——!”

楼惠惠脸色微微一沉,有些消沉的眼神望着唐凡,却又不説话。听他问起这事,仿佛触到楼惠惠伤心的心口一般,她突然埋下头。

唐子墨见她低头不语,哪里会不懂女子一言一行,此刻他真想用力的抽自己几刮子。问什么不好,居然会想着去问人家的私事,我凭什么呀,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惠惠,我跟你闹着玩的,刚才当我什么也没説,你就当我放了个屁,一闻不值。”

“噗——”楼惠惠轻笑道:“人家才没有生气呢。”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唐子墨憨憨一笑,女人就是容易被哄,尤其是这种天真、可爱、纯洁的女子,更是容易相信人。

“唐凡哥,你在笑什么呀!”

“惠惠,你长得真好看。”

再次听得唐凡説这样的话,刹那,楼惠惠脸上显出一阵娇羞无限,她耳根红扑扑的,香颈以下粉红一片,俏脸儿露出一副xiǎo家碧玉羞涩模样,好看极了。

“你——我!”楼惠惠顿时语噻的説不出话,心窝如同被xiǎo鹿乱撞一样,双手紧紧的捏住裙子。心里暗想,这男子怎可以这样,才与人见面就説这话,简直有diǎn坏坏的,被他这么一説,竟是弄得自己心头既惊又喜的滋味,该不知如何是好了。

唐子墨看她如此,恨不得找把刀结果了自己,老子真想剁了这张嘴,实在控制不住啊,一会拿刀去。

不过女子很快又振作起来,楼惠惠抬起头呼声道:“讨厌,快説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谁会把你打成这样,太可恶了。”

不提还好,这一提唐子墨又回想起昨天的遭遇,他左右看看无人,正色念才知道别人多宽容道:“惠惠,如果我跟你説实话,你能不能替我保密。”

“嗯,我答应你,绝不説出去。”

就这样,唐子墨大致将自己在仙尘峰修行过程以及这几天下山的所有经过讲给她听,当然,其中的重要部分自然不能説,否则到时搞不好给这女子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待听完唐子墨诉説,楼惠惠惊讶的目光望着他,娇声道:“唐凡哥,你真是从仙尘峰下来的弟子?”

“恩。”唐子墨diǎndiǎn头。

原来如此!楼惠惠若有所思了下,呢喃道:“我听世人传闻仙尘峰上面的弟子能够飞天遁地,斩妖除魔,那你一定是一位绝世神侠。”

呃!!

唐子墨目光一呆,听她怎么一説,当场弄得自己不知所措了。

飞天遁地,斩妖除魔?倘若老子会的话,岂会被轻伏打得半死不活,不过仔细一想,之前哪个重雪芸有説过这话,眼下就连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子也説有妖魔,难不成这个世界真有?

想到这里,唐子墨心头有种莫名的兴奋,老子还没见过妖魔呢,真他娘的想见上一见。

趁唐子墨在沉思时儿,楼惠惠又问道:“那唐凡哥的武功一定很高强吧。”

唐子墨摇摇头,脸上露出苦苦一笑。

楼惠惠见他一直摇头,心里不免有些xiǎo失落,淡淡道:“难怪会受怎么重的伤,那坏蛋下手可真重,幸亏你没事,真是老天保佑啊。”

“惠惠,谢谢你救了我,在下没齿难忘。”唐子墨连忙感恩道。

“干嘛説那些话,大夫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唐凡哥莫客气,这不算什么。”楼惠惠摆摆手道。

“不,惠惠是xiǎo医仙,医术高明无人能及。”论起厚颜无耻,这家伙嘴巴子功夫绝对的一流。

“呵呵!”听他夸赞自己,楼惠惠忍不住偷偷掩口轻笑了下,念道:“唐凡哥,那为什么当时没人帮你呢?”

想起这事唐子墨一脸气愤,才下山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如今剩下他一个人,反正单枪独马已经习惯了,何须什么帮手,一柄神剑足够了。

剑——!!

提到轮回,唐凡这才反应过来,神剑还不知在哪里?于是他着急的问道:“惠惠姑娘,你有看到我的剑吗?”

“唐凡哥,你説的是不是一柄很大很长的剑,而且还很沉!”

“对,你怎么知道,在哪!”

“你别急,在床底下呢。”呐,楼惠惠揭开床沿被单,

史上第一穿越第一百零九章遇事了名

伸手拿出包袱递给唐凡看。

见东西都在,唐子墨心头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下。“惠惠,你太好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惠惠、惠惠,你在家吗!”恰在这时,从屋外传来某妇女的声音。

闻听外面有人喊,唐子墨xiǎo声道:“惠惠,外面好像有人在叫你。”

“嘘,你别出声,她是我养母,若是被村里人发现我带你回来,不知会弄出多大动静,我出去一会就来,你可别乱动,知道吗!”

“恩。”唐子墨diǎndiǎn头。

楼惠惠看他diǎn头,淡淡一笑转身走出房间xiǎo屋,将外面大门打开笑迎道:“张大娘,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好事了,咱们进屋再説!”门口一名穿着布衣长衫的妇女笑声道。

好事?楼惠惠目光一愣,急忙念道:“大娘,要不在这里説吧,反正也没什么外人。”

见楼惠惠如此,这名妇女怪感觉有些不对头,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日里只要一到惠惠这儿,xiǎo丫头就热情的拉自己进屋坐,今天感觉怎么有diǎn怪怪的。

算了,想那些干嘛!妇女笑言道:“惠惠,大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想不想听。”

“恩,当然想了!”

“好消息就是,大娘这次给你找了个婆家,保证你满意。”

婆家!!

得知这个消息,楼惠惠眼珠一顿,这可不是好消息,而是个坏消息。她无奈的摇摇头,看脸色就知道了。

张大娘看楼惠惠摇头,本以为这xiǎo丫头听了会开心不得了,反而却皱起眉头来了?

张大娘不解,只好道:“惠惠你也不xiǎo了,女人到了及笄年龄就该出嫁,大娘这些年给你介绍了不少人家,你説你要么嫌弃人家没有文采,要么就説没有一diǎn男子汉的气概,挑来挑去到现在都没相中一个。”

“大娘!”楼惠惠喊了声,焦急的解説道:“惠惠知道大娘是对我好,可惠惠一diǎn都不想嫁,我现在不想那些事儿。”

“胡説,女人那有不嫁的,否则将来谁来照顾你。”

我!!

惠惠,大娘这次给你相中的可是一位好人家,你放心吧,对方既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也不是贫苦之户,而是离我们村不远一个xiǎo镇上的,听説这位公子文质彬彬家境还不错,大娘费了好大的劲才给你找到这段姻缘,托了好多关系呢。

楼惠惠摇摇头,接话道:“大娘,惠惠没有福分享受什么大户人家的恩泽,也从来不会去嫌弃清苦人家的生活,我只想平平凡凡过完此身就够了。”

听完她的话,张大娘脸色不悦了。“惠惠,你让大娘怎么説你,你説你长得如花似玉的好女孩,难道找个好人家不好嘛,你看村里面那些女孩哪个比得上你,人家还不统统享受荣华富贵去了,你呀你,非得过得贫苦生活才安心。”

“大娘,我真不想。”

别闹了,大娘这次已为你做好主,明天上午那边的人就会过来看看,你的情况我也跟对方説了,那位程公子听后很是满意,他还説要偷偷亲自来看看。

你看,人家给咱们多大面子,自古还没有那个男子敢这样,你就知足吧。

明日安排让你们见上一面,如果事成就选个良辰吉日把事办了,人家一定会风风光光的把你迎接上门,到时惠惠将是最美的新娘子噢,哈哈。

“什么?”等张大娘叽叽咕咕説完一堆后,楼惠惠当场整个人一惊,愕然道:“大娘,你怎么可以答应,我不要!”

不要?

张大娘当下眉头一怒,念道:“惠惠,你忘了你爹娘曾经説过的话,当年他们去世的时候嘱咐要我好好照顾你,大娘也是为你好,你就不要让大娘伤心了,好吗!”

“大娘,我求求你。”楼惠惠摇摇头,哭泣的道:“求大娘不要逼惠惠,好不好!”

屋内,唐子墨隐约听见外面有女子的哭声,但又听不到她们在谈什么?

好像是惠惠的声音,是她在哭吗!唐子墨想挪动身体,奈何无法使力,全身上下都被白布缠住根本就动不了。

衣服吊牌批发
炸酱面加盟报价
南充到成都火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