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黑巫师朱鹏第十章不开主线专攻支线贪

2019-01-14 11:14: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黑巫师朱鹏 第十章:不开主线,专攻支线

“师父,我回来了。”

在朱鹏将一管淡红色的试剂倒入炖煮的蔬菜汤中时,门外又传来瓦努尔低沉厚重的声音,这个家伙不听话,一到饭点又准时杀了过来。

对于让男爵大人亲自动手做饭,原本颇有职业操守的莱迪亚开始还觉得满不自在的,但在这两个多月之后,L妹的胃也被征服了,女侍卫职业操守什么的,只好暂时先放到一边,现在每到开饭的时间点,她的胃口就特别好。

如果是一般巫师,即便修习食巫术也绝难做到如朱鹏一般挥洒自如,朱鹏是这门巫术的开创者,他降临任何世界后,拿本世界药剂学的著作翻读上几本,就可以做出适应本世界规则的食巫术,而继承学习者,则要在食巫术领域修炼到大师阶位,才能做到推陈出新,顺势而为。

除非修习者如朱鹏般,对于华夏古医学,魔药学、草药学都有深入造诣,并且自身还兼职丹师,对于人体掌控力达到细致入微的水准境界。

在食巫术的补益作用下,受术者体质获得大幅改善,艾米拉与莱迪亚在体质越来越好同时,她们的颜值也在逐渐提高,只是艾米拉在生长发育期,表现得远比已然成年的莱迪亚明显。

而作为兽人的瓦努尔甚至因为朱鹏的食巫术进补成功激活自身的兽人族天赋,它现在一旦狂暴之后,在体能承载的时限之内,攻击力几乎翻倍提升,并且大幅降低承载的伤势。

狂暴,原本只有兽人族最彪悍的战士才能激活的种族天赋,资质不高的瓦努尔原本是这辈子都没这个命的,现今却被朱鹏的巫术逆改前程。

“师父,今天在对战威尔卡斯大人的时候,我按照您的要求先是猛攻,在威尔卡斯大人反击之前激活狂暴,打他一个毫无防备,然后在威尔卡斯大人刚刚适应的时候转为游走守势,两分钟时间我很轻松就挨下来了,我觉得威尔卡斯大人远远没有您强……他一切反应,全部都在您的推衍估算当中。”瓦努尔一边大口啃食着炖牛腿,一边这样言道,多年夙愿终于达成也让它非常的亢奋。

“不过是有心算无心罢了,威尔卡斯是战友团最出众的盾战剑士,他的战法稍微留心就可以掌握到,再根据你的情况做出针对性布置,这并不能说明我比威尔卡斯更强,瓦努尔,你要尊敬你日后的上司,除非他怯弱或者愚蠢本身并不值得你去尊敬他。”朱鹏略略皱眉,放下碗筷教训了瓦努尔一句。

自己终究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眼前这个兽人徒弟若是养成愚蠢骄狂的性格,自己并不能庇护它一世。

“知道了,师父。”

在兽人战士瓦努尔心中,自己的人类师父威仪深重。因此,哪怕朱鹏只是轻轻教训一句,它也感到很难受很委屈,拿起面前的蔬菜汤“咕哝咕哝”得大口吞喝起来,正常而言兽人应该是无肉不欢的,但瓦努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特别喜欢吃师父煮的……任何食物,哪怕是蔬菜汤。

“嗯?艾米拉,你脸颊上的”说着,莱迪亚伸手过去轻轻摘下,却是一根黑红色的兽毛。

“你和狗睡在一起了吗,这味道怎么像落水狗身上的?”莱迪亚轻轻闻嗅,微微皱眉道。

“没有啊,我和我姑姑住在一起,姑姑在战友团有单独的房间。可能,可能是姑姑在狩猎过程中沾上的吧,最近姑姑接了一个清剿剑齿虎的任务,整天忙来忙去。”艾米拉一边喝着蔬菜汤,一边一脸迷糊的回应言道。

看到莱迪亚手中指间捏着的黑红色兽毛,朱鹏眼中有光芒一闪,他伸手接过来,然后开口言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讨论影响食欲的话题,不,应该是吃饭的时候尽量少说话,否则不利于消化。”言说着,朱鹏却将那根兽毛以两指夹入衣内,在风宅之中已然有炼金室,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分析推衍了。

一顿丰盛的晚饭后,风宅的客厅。

莱迪亚与艾米拉坐在一起,瓦努尔坐在一旁,而朱鹏则站着拿出一封信件言道:“我们收到一封绝望的信函,一位雪漫城的居民被绑架了,他们原本是打算寻求战友团的帮助,但这段时间战友团似乎在忙着什么大型任务,因此这个任务辗转落到我的手里,要及时的回应,特别是这一次任务的回报颇为丰厚。”

“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单纯的清剿任务,为保障人质的安全我们需要先行潜入,在营救之后再有人从外部突破进去,完全歼灭,因此这一次任务的前期莱迪亚和瓦努尔都不可上场……”

正常而言,营救任务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快字,讲究迅雷不及掩耳,因为时间拖得稍久,不知道受劫持者将会受到怎样的伤害。

但这个任务是辗转落入朱鹏手中,时间已经延后三天,若是会发生什么,恐怕现在已经发生好多轮了,更何况绑匪想要的是大笔的赎金,因此朱鹏才在晚餐之后才说任务,以今天的晚餐为止是食巫术的一个疗程,强行中断的话增益损失是满大的。

静溪营地距离雪漫城并不是很远,按照朱鹏查阅的资料,这里原本是一处矿井,被废弃后改为军营,后来帝国统一天际省后,这里作为军事单位的意义也消失了,再次被废弃后渐渐成为强盗盘踞的区域,剿灭一批会有一批补充进来,再剿灭一批还会有另一批补充进来,如此的反复。

“的确是视野开阔,利守逾攻的好地方,与雪漫城的距离不远不近,城卫军过来铁定会被发现,而小股的雇佣兵队伍,到底有没有能力打下这个营盘却是两说的事。”站在远方林间,朱鹏以一架自制的单筒望远镜观察着静溪营地内的守备情况。

木寨高处有三三两两的强盗弓手站立着,虽然谈不上严密的军事巡防,但一般而言只要靠近,就很难不被发现。

“通常有三名弓手守卫,虽然我、西帝斯大哥还有莱迪亚姐姐都会弓术,但我们不可能在不被发现的距离,各自一箭射杀一名弓箭手……这么远,射中都很困难。”艾米拉年纪小,可塑性强,这段时间她跟随着朱鹏屡战屡快乐是一本书胜也积累了足够的信心,此时此刻虽然眉头紧锁,但分析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干脆我们强行杀过去算了,那些家伙未必清楚我们是来营救人质的。”瓦努尔双手持着重锤怒刷存在感与智商下限,在场另外三人都没有理会它。

“我们放火烧林。这种距离最好的结果,是对方会派人来看,莱迪亚和瓦努尔潜伏起来,他们敢来你们就放手开杀,以你们的战力他们不想被白白吃掉,就必然要进行增援,我和艾米拉从另一侧潜入进去,即便这群强盗都丝毫无动于衷,放火烧林至少会吸引他们部分的注意力……当你们看到一支火箭冲天时,就开始冲击营寨,若是他们大量出人围杀你们,且战且走或者干脆退去,我们这次任务的主要目的是营救人质阿尔伏希德·战狂,这群强盗在这里,救下人质后想什么时候过来杀光都可以。”思索片刻,在做好计划之后,朱鹏甚至找好有利地形,布置下一定的法术陷阱后才同艾米拉到静溪营地的另一侧潜伏起来。

因为职业出身的关系,朱鹏与雪漫城宫廷法师法仁加·秘火的关系特别好,他分润给法仁加一些龙骨、龙鳞材料做研究,法仁加也把自己的积累与藏书分给朱鹏一些学习,

黑巫师朱鹏第十章不开主线专攻支线贪

因此朱鹏现在对这个世界的炼金术、附魔学,各类法术都有一定的造诣,甚至进行一定的改良强化。

毕竟是以另一个高魔世界传奇大巫师的底子俯览性学习,因此进境当然快得可怕,虽然,这个世界整体的施法者水准并不怎么高,但也是有一些独到之处的,可以用作它山之石攻玉。

当朱鹏与艾米拉潜伏到静溪营地的另一边后,莱迪亚与瓦努尔点燃山林之火,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环保概念,更何况是为救人。

当山林大火熊熊燃烧起来时,静溪营地内的强盗在发现之后,居然做出最有利于朱鹏这一边的选择,他们派出一队人跑去打算看看怎么回事,尤其像这样的山林大火,结束之后会有不少的动物尸体残留,对于强盗而言也算是一顿不错的加餐。

“走吧,动作利落些。”尽管穿着的是轻甲,但朱鹏依然给自己和艾米拉都加持上轻身术,这样只要不是从高处跳落,基本上都是落脚无声,算是很适合本世界盗贼与刺客兼修的一门加持法术。

静溪营寨的木城之上,三名强盗弓手一脸期待地望着远处林火,希望同伴能够多带回一些烤好的肉食。

(强盗太多,竞争压力太大,搞得这门行业的收益也不是很好,并且还高危,何必呢。)两道幽影彼此配合地攀爬上木墙,艾米拉年纪小,动作灵敏还兼备着有些不正常的力量,在以朱鹏为支点被推上去后,她反手悄无声息地将朱鹏再拉上去,整个过程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艾米拉摸到一名弓手的背后,一刀割喉,放倒尸体,干净利落,令人几乎不敢相信两个多月前她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手,月光照射散放着淡绿光芒的附魔匕首,显露出附魔与淬毒的双重加持效果。

相形之下,反倒朱鹏弄出一点声音,轻悦的双剑出鞘声,流溢暗火浮出钢质双剑之上,高频率的快攻叠加上火焰附魔伤害的加持力,在朱鹏出剑的那一刻斩杀在两名不及反应的强盗弓手各自要害,除去那双剑出鞘声以外,直到两具尸体倒地为止,这边都没再发出丝毫声音。

“下去吧,这个营地内的人似乎要远远比我推断的少。”

出去一队强盗,并解决三名守城弓手之后,整个营地内几乎再没有什么人了,这是有些不正常的,不过与任务无关,朱鹏与艾米拉小心地下城,在打开一扇铁木门之后潜入以以往矿洞为基础建立的内营。

就在这里,有些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一名异常彪悍的女人持着柄匕首和对面全副武装的强盗对殴着,最重要的是她居然没落入下风,那名挥舞大剑的强盗明显状态异常,步伐迟缓,剑力虚乏。

看到这一幕,朱鹏自后双剑一刺将那名强盗捅个对穿,然而真正致命的一刀却是来自于那个女人,她正面一刀捅入这家伙的心脏,完成格杀。

“我就是阿尔伏希德,你们是来救我的吧?请赶快带我走,我一刻都不想再呆在这里了。”阿尔伏希德扔掉手中染血的匕首,这样言道。

“这个营地是怎么回事,只有这些人?其它人呢?”

“我不清楚,我也不想知道,我把草药死亡丧钟和盐混入他的酒当中……”似乎因为囚禁,阿尔伏希德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大稳定,朱鹏见此直接让艾米拉带她先走。

“大哥,您呢?”

“一方面要为你们挡一下追兵,另一方面我挺好奇是谁把他们拖住的。”蹲下在那名全副武装的强盗身上取出一串钥匙,朱鹏这样言道。

…………

持双剑隐身于暗处,等待在静溪矿洞的出口处,直到时间拖的足够久,确认艾米拉已经带着人质跑的足够远之后,朱鹏才以搜取出来的钥匙打开静溪矿洞的门,悄无声息地潜入进去。

而艾米拉这一次却并没有听朱鹏的话,她反而在出去后捡起一名死去弓手的长剑,硬塞到阿尔伏希德手中,然后带着她往莱迪亚与瓦努尔所在的方向跑。

在这个时候,莱迪亚【悟到】即使环境相同与瓦努尔正在倚仗地利优势与朱鹏之前布置的法术陷阱和静溪营地里出来的强盗们战斗。

朱鹏财大气粗,并且也从不吝啬于给自己的下属们花钱,并且他修炼这个世界的附魔学本身也需要练手,因此莱迪亚与瓦努尔的一身重甲,全部都是以生命加成附魔,莱迪亚的左手盾上有寒冰抗性附魔,专门是针对这个世界魔剑士或者巫师的。

这些土著施法者对于本来就高负重的重甲战士惯用冰法进行压制,莱迪亚的右手剑则是体能伤害附魔,砍在对手身上哪怕被格挡住,都要抽取掉对方身上的部分体能,直接杀伤不强,但给自己的队友创造出极好的击杀机会。

正常而言,双手武器重装战士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往往在自己的武器上选择寒冰附魔法术,小幅增加攻击力的同时寒冰附魔也可以减少对手体能,减慢对手移动速度,更加适合双手武器施以重击,但朱鹏考虑到自己这个兽人徒弟瓦努尔往往是跟团战斗的,因此干脆就把它的重战锤上附加火焰附魔,极大提升瞬间攻击力,叠加上双手重战锤本身的高杀伤力甚至是瓦努尔的狂暴效果,几乎可以达到一锤一个,碰到便死,擦到重伤的杀伤效果。

这两个家伙彼此配合,再有优势地形与朱鹏布置的法术陷阱辅助,虽然是被静溪营地的众多强盗围殴,但反而渐渐占据优势上风,四周的强盗被越杀越少,往往是任意一名强盗被莱迪亚的长剑刺中,瓦努尔的火焰重锤就会呼地砸击过去,瞬间捶杀。

本来静溪营地的强盗就已经快要士气崩溃,在这个时候艾米拉突然持弓杀到,出现的那一刻就控弦射杀两名强盗,这一下就完全变成是绞杀战了,莱迪亚与瓦努尔乘势冲出防守地形,配合艾米拉将残余的强盗逐一击杀。

艾米拉的长弓附魔是恐慌术,被射中的强盗哪怕伤势不重,一旦意志检测不过,四处乱跑,在这种被朱鹏事先布置好法术陷阱的地形乱跑,和在雷区里乱跑几乎区别,哪有不死的。

同时刻,朱鹏在地下矿洞中看到的是满地的死尸与被抽干鲜血的尸体,一些强盗的心脏也被掏走,整个现场如同鲜血淋漓的恐怖屠宰场,到处都是搏斗与挣扎的痕迹。

(黑暗一族?)

这个地下矿洞内部有另一处出口,追寻线索来到这里,朱鹏在混乱的环境当中发现些许黑红色的长毛,同艾米拉身上发现的一般无二。

(如果仅仅只是强盗,以吸血鬼的习惯一般不会搞得这样难看,就算来这里的吸血鬼相对较弱,得手之后,以它们的贪婪也不可能会放过外面那些人,还有这些毛,没听说哪个氏族的长生种还长兽毛的啊。)脑海中闪烁过不久前艾米拉所说的话语:“我和我姑姑住在一起,姑姑在战友团有单独的房间……”

“艾拉、法卡斯、斯科月,不,如果我的推论是正确的,整个战友团的高层都有问题,不然朝夕相处之下他们怎么可能瞒的住?”就在朱鹏从现场的环境推衍,脑海当中与那吸血鬼恶斗的黑影渐渐成型之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蓦然回首,眼神锐利可怕,然而看到的却是匆匆闯进来的艾米拉、莱迪亚与瓦努尔,甚至于这次营救的目标阿尔伏希德也拿着柄铁剑跟在后面。

“什么情况?艾米拉,我不是命令你带人质回雪漫吗?”这一瞬间,朱鹏的脸色异常的不好看,当下属不再遵从首领的命令时,也即是团队战斗力减弱的开始。

“可是……可是我担心你。”

“因此,你这一次的收益就没有了。回去之后,练弓的时间加倍,有余力操我的闲心,只说明平常布置给你的锻炼实在太过轻松。”

返回雪漫,这一次总体而言又是一次满载而归,人质无损救出,实力不弱盘踞一方的静溪营地强盗也灭杀清剿,黑暗生物的争斗虽然波及到他们,但并没有动营地内的钱财,当然,也很可能是没时间去动。

风宅,夜晚。

当朱鹏从炼金实验室走出时,他已经分析过两根红黑兽毛的成分,的确就是如他心中所想的……狼人,甚至是同属于一人。

做完实验后,已然很晚,瓦努尔与艾米拉返回战友团,而莱迪亚也早已经睡熟,朱鹏返回自己的卧室后,见夜风徐徐,绸帘飘荡,外面的星空极美,他却是蓦然间变了脸色。

猛扑向桌旁摆放着银质长剑的位置,然而却一爪抓空,两道影子包围住朱鹏左右,一人开口道:

“你是在找这个吗?第一时间扑向房间里唯一一柄银质长剑,看来你真的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

知道自己房间里的所有武器恐怕都已经被收起来,朱鹏暗自恼恨自己在雪漫呆的这段时间,也下意识得放松警觉,因为这座城池的治安与防御的确都布置的极好,雪漫之主巴尔古夫是个颇为强悍且具有才能的人。

“不必再装神弄鬼了,法卡斯,艾拉,还有……斯科月。”对着房间里三道身影分别言道,握着自己银质长剑的法卡斯,身形窈窕的艾拉纷纷前进一步,而站在窗前阴影中的身形缓缓转身,却并不是斯科月,而是战友团最强的盾战剑士威尔卡斯,这个几乎作为战友团领导者的强悍男人。

“看来你真的不是我们的目标,你的确是对斯科月的状态一无所知。”威尔卡斯这样言道,让朱鹏一愣,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

“斯科月死了,因为与吸血鬼的战斗?”

“暂时还没死,不过也快了……我们原本最怀疑的目标是你,无源的出身,诡异的剑术,神秘的能力。”艾拉在言及斯科月的近死时,流露出些许哀伤,这个强悍的女人在听闻自己母亲死讯时,都仅仅只是沉默一段时间,可见战友团这些人彼此之间的羁绊,的确是极为深厚的。

“……如果可以,我想见一下斯科月。”说到这里时,朱鹏停顿一下,接着他环视左右接着言道:“你们也觉得我能力神秘,那么为何不尝试一下?我也许可以捞回斯科月那条老命,即便我失败了,在勇士之家动手,也比在这里动手好上十倍吧,你们真的有足够的信心不漏声息的围杀我?”朱鹏的话语让在场三人一愣,然后他们彼此对视一眼。

这却是完全没选择余地的选择题,眼前这个西帝斯几乎是方方面面都在为自己这一方考虑,让艾拉,威尔卡斯等人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

大概在二十分钟后,夜色映衬,朱鹏在三人的隐隐合围当中来到勇士之家的一侧。

雪漫城的战友团,拥有整个天际省最好的铁匠与最好的熔炉,铁匠是厄伦德·灰鬓,熔炉是天空熔炉,为战友团出产着大量极精良装备,其中的狼甲套装拥有不逊色于钢铁重甲的卓越防御力,但却远比钢铁重甲轻盈,是性价比极高的战士装备。

但恐怕并没多少人知道,在名扬天际的天空熔炉下方,会有一处隐蔽的石室,艾拉推开转动石门后,朱鹏毫不犹豫地大踏步走入进去,然后他看到了被战友团其它高层陪伴的斯科月。

这位有些秃顶的战士此刻已然陷入弥留之际,在他的胸口有一处血能高度凝聚的爪痕,看到这伤口那一刻,朱鹏的眼瞳猛地一缩。

“威尔,艾拉,怎么回事?你们带西帝斯来这里做什么?”战友团最具威望的克拉科皱眉,站立起来,如果说威尔卡斯是战友团的少壮派领袖,那么克拉科就是现在的老大,虽然他可能已经不如威尔卡斯能打了,但老人多年积累的威望,甚至让威尔卡斯与他对抗的心思都没有,威尔卡斯视眼前这位老人为师长,先驱,甚至人生指引者。

“是我自愿来的,斯科月先生也与我有些交情,若有能力,总不好见死不救。”说完,朱鹏也不等克拉科回应,径直走到斯科月身旁为其检查伤势。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检查的,这种附加血族诅咒的贯穿伤朱鹏在巫师世界已然看过太多……中华武士会有一段时间和黑暗一族也是厮杀不休。

“服下我瓶药,他有一半的机会活下去。当然,我不是让你们选,因为不服的话,他就死定了,这一点我想你们也能够看得出来。”取出一瓶承载着淡红色溶液的试管,朱鹏伸手略一抬斯科月的后颈,将药剂给他灌入进去。

混有龙血的药剂入口之后,斯科月原本颇为安详的神情逐渐变得痛苦起来,他体内的狼血正在逐渐沸腾以排斥龙血,这变相重新激活斯科月的生命力,同时朱鹏在略做检查之后报出N多草药的名字,指使法卡斯、艾拉和威尔卡斯去找,去买,甚至去抢。

(想不到除我之外,还有降临者来到这个世界……血族,来者不善啊。)在动手切除斯科月部分肌肉组织的同时,朱鹏的心里也在思索着。

不锈钢管子
男士金耳钉
园艺用品批发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