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乔治是个中国人

2019-05-16 17:26: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户户通安装调试指南官方ThinkPadT
青葱metal性价比完爆小米青葱meta
金钱转化为财富张建飞解析将流量转化为财富

乔治是个中国人,姓徐。他的名字有三种叫法,其一,徐乔治,这个名字是老师的专利,对于“大国工匠进校园”2017年首场活动在陕西启动
我这种不走寻常路,不叫正常名的人来讲,我觉得老师是很没创意的;其二,乔治徐,这是根据英文名来取的,名字在前面姓氏在后面,这样很容易就让人误解乔治是外国人,这是同学们的专利;其三,乔治,这样叫起来就显得很亲近,我这么叫,徐爸徐妈也这么叫。其实还有一种亲热的叫法,但被我扼杀在摇篮中,那就是小乔。这是后话,留个悬念。

高二分班的时候,我毅然选择文科班。主要原因是文科班女生多,次要原因是我对理科实在没兴趣。我的高中在县城5所中学当中,有两宗最,其一学生质量最差,其二学校治安最差。这样的学校分数线是很低的,能充分吸收那些不务学业的社会小青年,这些小青年使出浑身解数保持住学校两宗最。

我是个例外。学校虽然很差,但也要保证一定的升学率的,因而对中考分数较高的学生会减免部分学费,这条政策吸引了很多贫困学生,包括我。以避免我们这些分数稍高的学生受不务学业的小青年影响,学校便分了快慢班。本来我就在快班。

乔治也是个例外,跟我有所不同。至于缘由,我很不地道地给读者们再留个悬念。因为我实在说不出口。

分班的时候,社会小青年们对文科班的女生更加垂涎,我们这样狭路相逢,文科班显得鱼龙混杂。

由于我是快班来的,而且个头高大威猛,对社会小青年有威慑力,实在是班长的不二人选,老师便任命我为班长。第一天我们的坐位是随机坐的。因为我个头高,以免挡住同学们渴求知识的眼神便坐最后一排。我的同桌是个浓眉大眼的男生,留着板寸,穿着朴素,不爱说话,一个人在纸上抄写英文单词。他不是漂亮女生,不然我极可能会主动出击,揩油搭赸。

老师把文科班学生名单给我,叫我点名。当我点到徐乔治的时候,我觉得这名字很有趣,以为跟英国美国人有点血缘关系。还没等我想完,一个细小的声音从我身边响起:到。很多同学朝我这边望来,一脸惊讶与错愕。原来是我同桌。

我跟乔治同桌了半天,下午老师就把我调到第三排去了。坐在我后面的同学就窃喜不已,由于在我的背影下睡觉,老师不易发现。

我是班长,必须时刻注意同学们的动态,特别应该留意违反纪律的学生。男生们大多给我面子,没事不在教室乱来,而少数几位女生就特别地调皮,不是吵就是闹,一副小太妹形象。这些小太妹们最喜欢逗乔治了。刚开始她们给乔治取了一个非常肉麻的名字,乔乔。乔治很腼腆,1听见她们这样叫,便皱起眉头。如果小太妹们火上浇油地说,乔乔,做我男朋友吧?乔治嘴巴1瘪,竟然哭了。那些小太妹们就都哈哈大笑。

为了这些事,我经常跟小太妹们交涉,她们笑嘻嘻地左一声刀刀右一声刀刀,把我叫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因为我的干涉,她们还是收敛了很多。后来,她们学了一句诗小乔初嫁了,因而便开始叫乔治小乔了。我为此对小太妹们发过火,她们也就收敛了。后来老师让我排坐位,我以公谋私把乔治调为我的同桌。然后就没有人再欺负乔治了。

我跟乔治同桌的时候,我发现,他学习很刻苦很努力。下课除了上厕所哪都不去,不是看书就是写英语单词。但他的学习成绩仍然没有起色,老师布置他作业,大多数都不会,我便一遍又一遍地教他,可他还是不会。后来我做完作业,便给他抄,他抄完便一齐交给组长。当然,英语作业除外。我的英语很烂,乔治的英语不是很好,但比我强。每次英语老师听写单词时,我总能从乔治那里抄几个。

有时下课,我跟乔治交谈,他总是生涩1笑,很害羞。后来他还跟我开起学术“破冰”需要“寻真”勇气
玩笑来,乔治是从来不跟人开玩笑的。我知道他是把我当朋友了。在愚人节,乔治说校花在学校门口等我,那时我正暗恋着校花。如果是其他人说的,我自然不相信了,乔治说的,我想应当不是玩笑。乔治还说,你最好是买几朵玫瑰花带着,我说有道理。后来我把玫瑰花送给校花,她问我不是开玩笑吧?我才知道原来乔治骗我。不过,第二天,校花还真成我女朋友了。

如果校花是我初恋情人的话,乔治便是我初恋媒人。

据后来徐爸爸说,乔治经常在家提到我。所以在某天放学后,徐爸爸带着我和乔治去大排档吃消夜。徐爸爸穿着体面,看上去很年轻,很帅。那时是夏天,徐爸爸跟排挡老板说来一盘蛙肉,乔治眉头皱了起来,所谓知子莫若父,徐爸爸便换了盘菜。乔治说,青蛙吃害虫,是人类的朋友。

放假的时候,乔治便带我去他家玩。乔治是家中独子。他家条件很好,在县城繁华地段买了新房,装修很漂亮。当时的县城一般家庭是买不起那样的房子的。这让我很吃惊,学校其他富家子弟,从穿着打扮上一眼就能看出,而乔治却很节俭,穿着朴素,平常很少见他乱花钱。徐爸爸也曾给他买一些时兴的衣服,可乔治不穿。

徐妈妈看上去很年轻,很漂亮,给人感觉很亲切。徐爸徐妈真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或许这个世界不允许太过完善的事情。乔治还未满月时,高烧不止,后来患了脑膜炎。虽然治好了,但智力受影响。但也不能说是智障。徐爸跟我讲这些故事时,徐妈就会很伤心。乔治这时不在现场,不然他肯定会不高兴。

我没想到我跟乔治还能在同一座城市念大学。不过,不在一所学校。我念的是1所三流本科学院,乔治就读的是1所职业技术学院。我的学校在北边,他的学校在南边。我们的学校南辕北辙,但我们的关系并未疏远。一有空便到对方学校玩。

2004年9月,我大二。乔治好几个星期没来找我玩,我便打了个到他宿舍,原来乔治病了。听乔治同学说,乔治上完体育课,用冷水洗了个澡,然后就发烧,刚开始并未在意,买了些药。可是吃了药并未好转,烧得愈来愈历害。便请假回家。回家后在县城医院治疗,仍未见好转,这样耽搁了最佳就诊时机,去武汉同济医院住院,医生说是淋疤癌。

一直到国庆节,我才凑到一些路费去武汉。为了文字的真实性,在这里,我得给大学兄弟南岩描上一笔,虽然南岩在这里显得很多余。我跟南岩一起去武汉有两个好处,其一,他在华科有个同学,我们可以去落下脚,其二,他身上的银子比我多,有他在我可以免费吃饭免费抽烟。

痛风的前兆是什么症状沈阳将实施中小学弹性放学 严禁变相补课乱收费
r>慢病筛查是什么
低密度蛋白高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