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第一千零九章劉珍的計劃

2019-05-22 07:13: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迷情總裁步步緊逼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劉珍的計劃(小說屋 )李慕晴本來是替曉蘭打抱不平,但季涼川冷漠的態度卻讓她有些尷尬,她沒有想到季涼川居然一絲面子都不留給她。季涼川卻沒有注意到她僵在臉上的表情,牽著何昕暖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李慕晴回到了宴會,雖然已平復了情緒,但臉上還是有一絲不開心的表情。劉珍看到她的這副模樣,走了過去,假意關心地問道:“怎么了,看起來有些不高興呀。”“別提了,剛剛在內院碰到了何昕暖和季涼川,我沒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是這樣的人。”她并不想過量地提起剛才發生的事情。“我一開始不就告訴你何昕暖的真實為人的,但是不忍心看到你被她的表面懵逼,才選擇告訴你。”劉珍說道,想趁熱打鐵,徹底破壞何昕暖的形象。李慕晴癟了癟嘴,并未反駁,“其實剛開始你說的時候,我還有些不信呢,畢竟在這個圈子里,帶有目的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要不是剛剛親眼所見,我還真的不敢相信你說的話,何昕暖竟然會對一個女孩子那樣狠心,還唆使季涼川開除她。”開除?劉珍是何等聰明的人,聽到李慕晴的這些話,雖然并沒有具體說是誰,但是已很明顯了。既然是季涼川能夠開除的人,想必應該是何昕暖帶在身旁的那個傭人了吧。見她已對何昕暖產生了反感,劉珍表示很滿意,但僅僅是這樣并不夠。何昕暖對她的態度,她要讓何昕暖從李慕晴身上體驗到那張感覺。李慕晴有些煩悶,“失陪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間。”她十分有禮貌地跟劉珍打了個招呼,轉身離開。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劉珍淡淡1笑。事情自然不會這么簡單,這一點程度她完全不滿意。她瞇起了眼睛,眼光冷冷的。何昕暖,如今你對我的態度,給我的感覺和難堪,我都要一一地還給你,讓你和我也有一樣的感覺。她來到內院,看到曉蘭還在一旁的花壇邊坐著低聲抽咽,走了過去遞給她一張紙巾,“別哭了,把眼淚擦擦吧。”曉蘭愣了一下,抬起頭看著劉珍,有些疑惑,“你要干嗎?”看著她似乎有些受驚的模樣,劉珍忍不住笑了起來,語氣帶這些得意,“我當然是能夠幫助你的人。”“你甚么意思,我不需要什么幫助。”“如果我說的沒錯,你應該是剛剛被開除了吧。”劉珍的話讓曉蘭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明明是在內院產生的事情,但是為什么她會知道,現在又出現在她的眼前,這是什么一絲。盡管情緒的變化很細微,但是依然還是被劉珍捕捉到了。她知道,自己的猜想完全正確,只要能好好利用曉蘭,一切都會變得很簡單,“而我,可以幫助你。”“你?”曉蘭有些不相信,難道就憑她就能夠讓季涼川改變主意,不開除她嗎?這明顯是不可能的,畢竟季涼川并不是一個會聽別人話而改變自己的決定的人。“當然。”劉珍很有信心,“只要你聽我的,我保證,你一定會找到一份和現在一樣好的工作。”曉蘭一聽劉珍的話,來了興趣。不管讓她做甚么,只要能讓她找到一份工作,有工資拿就可以,“那你說,你需要我說做甚么?”劉珍挑了挑眉,“很簡單,只要你一會兒到李慕晴的面前去裝個可憐就行了。”“為什么?”曉蘭很不能理解她的做法,為何要去李慕晴的面前裝可憐,這樣做跟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有甚么關系呢?“你聽我的就對了。”雖然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曉蘭還是選擇依照劉珍說的做。宴會結束之后,她找到了李慕晴,故意贏得她的同情。李慕晴本就對何昕暖的做法有意見,對她也萌發的同情,仔細思考過后說道:“要不然這樣吧,你到我這里來工作,我付給你薪水。你之前在季家拿的多少我就付你多少。”何昕暖恰好途經聽到了兩人的談話,知道她一定是誤會了甚么,所以想上去解釋一下,免得誤會一直存在,對大家都沒有甚么好處。但是李慕晴并不想和何昕暖打交道,看到她過來之后,冷冷瞥了一眼,轉身離開。何昕暖也沒能和她解釋這件事情。離季容霖去瑞士天才學校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何昕暖把所有他可能會用到的東西都一一收拾到他的行李箱里。季涼川看到她幫季容霖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條,有些不滿,制止了她的動作,“你別幫他收拾了,讓他自己收拾,男孩子本來就需要好好鍛煉一下。”“可是他要一個人去那么遠的地方,我還是放心不下。”何昕暖有些難過。作為一個母親,她是真的沒辦法放下心來,讓孩子一個人去那么遠的地方。但季涼川決定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將行李箱拿給季容霖讓他自己整理行李,讓何昕暖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做得很好。將季容霖送到機場,何昕暖依依不舍地拉著他的手,不想讓他離開自己的身邊。“到那邊一定要好好吃飯呀,需要花錢什么的就告訴爸爸媽媽,別委屈自己,想家了就回來,知道了嗎?”何昕暖跟季容霖囑咐著,生怕他去瑞士之后受到委屈,或者是吃不飽飯。季容霖也有些無奈地說道:“放心吧媽媽,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別擔心。過去之后,我會常常給你們打的。”離登機的時間越來越近,沒有辦法,何昕暖只能目送他離開。季容霖離開之后,何昕暖的心情十分低落,鼻子也有些酸酸的,不忍心讓季涼川為她擔心,找了個借口暫時離開,“我去趟洗手間。”說完還未等季涼川做出反應就快步離開。季涼川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有些擔心。何昕暖卻在廁所門口碰到了郭青青。郭青青故意撞了一下何昕暖,卻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捉住。小說屋

银行理财收益新老有别 老客户大呼不公平电子光圈,让照片高大上小清新休闲裤华美而干练非常百搭

揭幕前瞻性生物科学研究方法 – 新型基质辅助激光
国内美术馆收藏任重道远
美国一机构为猩猩之人身自由提起司法诉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