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灵异

大宋朝的不孝皇帝宋孝顺皇帝遭遇怎样的不孝儿

2019.06.30 来源: 浏览:0次

宋孝宗赵昚虽然只是宋高宗赵构的养子,但他继位成为九五至尊的皇帝后,也始终把太上皇当成亲生父亲孝顺,把吴太后当成亲生母亲供养,小事同父母商量,大事听父亲决断,有时哪怕是太上皇的一些无理要求,他也想方设法给予满足,为此甚至不惜得罪满朝文武。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孝顺的皇帝,却教育出一个极不孝顺的儿子,和一个骄横蛮悍的儿媳妇。

儿子宋光宗赵惇当太子前后,表现得勤奋好学,谦恭有礼,父亲情绪好时,他也喜形于色,父亲情绪不好时,他亦愁容满面,还经常在诗中称颂父皇的功绩,那种孝顺,让赵昚非常满意。但赵惇继承皇位后,却来了一个天大的转变,露出了原形。开始,他也一度效仿孝宗侍奉高宗的先例,每个月四次向父亲请安,偶尔还陪宴饮、游玩,但没多久,他就烦恼于这种“例行公事”,忍受不了这种“做作”,托词回避了。父亲是极重感情的人,儿子连正常礼节都不履行了,心中十分郁闷。

有一次,赵惇率内外大臣和嫔妃们游览聚景园,却没有邀请孤零零呆在重华宫的父亲,大臣们急上奏章,说孝宗当皇帝的时候,每次出游,都会恭请高宗同行,而如今光宗独享美景,颇不合孝道。赵惇接到奏章,大为光火,恰好此时父亲安排人赐一玉杯过来,赵惇余怒未息,接过后半真半假地掉在地上打碎了。这件事恰好又被父亲知道了,让他更加不快。

到后来,儿子甚至一年多不去见父亲,这种行为,在以孝治天下的当时,简直大逆不道。于是,朝野上下,宫廷内外,乃至市井里巷,对皇帝的不孝之举更是议论纷纷,近百人上书要求皇帝履行做儿子的义务,而赵惇不为所动,依然故我,这让父亲的心都碎了。一天,赵昚登临潮露台,看见偏僻小巷里一些小孩子争闹,一小孩争吵不赢,想找救星,脱口连喊:“赵皇帝来,赵皇帝来。”赵昚一听,不禁自言自语道:“我喊他尚且不到,你喊,简直是白费力气!”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儿子不孝,本已让赵昚伤透了心,而儿媳又从中作梗,火上浇油。儿媳李凤娘作为皇后,本该是后宫的表率,但她却独霸后宫,到了十分残忍的地步。赵惇即位后,曾经宠爱过一位侍姬黄氏,并把她晋升为贵妃,李凤娘担心她影响自己的地位,趁赵惇到郊外祭祀天地之机,派人谋杀黄贵妃,然后报告说黄贵妃“暴病而亡”。还有一天,赵惇洗手时,见端着洗脸盆的宫女双手圆润细白,便多看了几眼,不料被李凤娘看在眼里。几天后,醋意大发的李凤娘派人给皇帝送来一具食盒,赵惇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上次那个端盆宫女的双手,顿时把他吓得个半死。

儿媳不仅独霸后宫,而且常常无事生非,离间关系。为太子妃时,她就不断在高宗、孝宗、太子之间搬弄是非,弄得祖孙三代相互猜忌,关系紧张。后来当了皇后,更是肆无忌惮。有一回,赵惇生病,父亲从良医那弄了些好药制成一个药丸,本来想让人送给儿子,但又担心儿媳为难,便想等儿子过来问安时当面给他。正好多舌的太监向李凤娘汇报了此事,李凤娘便派人到太上皇寝宫暗中观察,发现果然有药。于是,她认定太上皇要谋害皇帝,便抱着儿子,在皇帝的床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太上皇,把他们父子关系说得连仇人都不如,这让儿子对父亲既恨又怕,从此,皇帝再也不去重华宫看望父亲了。

皇帝立储,按制度当然得太上皇首肯,否则通不过。赵惇和李凤娘想立自己的儿子,但太上皇鉴于自己的失败经验,犹豫不决。一次家宴上,李凤娘又向太上皇提出立儿子嘉王为太子的要求,赵昚当时表示不同意,李凤娘勃然变色,大声质问道:“我是你赵家三书六礼明媒正娶来的,嘉王又是我亲生的,为什么不能立为太子?”儿媳这样撒泼、要挟,如同给了以孝著称的公公几耳光,使他蒙受了奇耻大辱。在儿子、儿媳的轮番夹击之下,太上皇赵昚夙夜忧虑,急火攻心,遂一病不起,不久抑郁而终。然而,即使是父亲驾鹤成仙之际,儿子也连丧礼都不主持、不出席、不服丧,安居深宫,宴饮如故。人之无情,乃至于此!

谁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你看,富贵如此的帝王家,却父子离心,夫妻反目,天天勾心斗角,夜夜刀光剑影,哪还有心思享乐呢?就这一点来说,还不如贫贱之家,虽然没啥好吃的、好穿的,但既不要算计别人,也不要担心遭人算计,内心平静,一世安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南北朝末期,中国境内北周、突厥和陈三个政权并存。北周武帝死后,大权落入大臣杨坚之手。公元581年二月,杨坚逼迫年仅9岁的静帝让位,建立了隋朝,仍都长安。当时隋朝领域大体包括长江以北,汉代长城以南,东至沿海、西达四川的广大地区。杨坚在北周和北齐的基础上,进一步采取一系列加强君主集权、发展社会经济的措施,使隋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力量日益壮大。

突厥是我国北方地区的一个游牧民族,乘北齐与北周争战不休,争相与其和亲之机,不断向南扩展和

宦官娶妻成风苦乐不均高力士娶完美国花且贤良

袭扰。隋朝建立后,停止向突厥输送金帛,因而突厥统治者常常南下袭扰,威胁隋王朝统治。陈朝传至后主陈叔宝时,仅保有长江以南、西陵峡以东至沿海地区,政治腐朽,赋税繁重,刑法苛暴,人民怨声载道,阶级矛盾非常尖锐。陈王朝企图凭借长江天堑阻止隋军南下,但除保有个别江北要点之外,巴蜀及长江以北地区均为隋占有,长江天险已不足恃。从当时总的情况来看,隋处于中原腹心地区,人口最多,经济文化较发达,军事实力也较强,具有统一全国的条件。但杨坚夺取政权不久,内部不稳,外受突厥和陈的威胁。隋兵力虽众,却难以对付突厥轻骑的袭扰,水军一时也无力突破长江天险。因此,统一全国的进程,经过10余年的争战才最终实现。

杨坚夺取政权后,即有吞并江南之志。但因隋王朝新建,实力不强,又屡遭突厥南下袭击,便决定先巩固内部,充实国力,南下灭陈,然后北击突厥,统一天下。后因突厥举兵南下的规模越来越大,隋文帝被迫改变取南和北战略,并制定先北后南的方针。为此,先后采取了以下重大措施:经济上颁布均田和租调新令,把荒芜的土地拨给农民耕种,减轻赋税徭役,兴修水利,促进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储粮备战。政治上强化中央统治机构和完善官制,废除一些酷刑峻法。同时采取对策,孤立分化突厥,不断派遣使者去陈朝,表面表示友好,实则探听虚实,使之松懈麻痹。军事上,改进北周以来的府兵制,集中兵权,加强军队训练,加固长城,训练水军。

杨坚利用突厥内部为争夺汗位互相残杀之机,政治上孤立分化与军事反击双管齐下,迫使突厥先后称臣降附。然后全力谋划灭陈。在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之后,杨坚遂于开皇八年(588年)十月部署进军。设置淮南行省于寿春,以

北宋官员高薪历代罕有为何仍未能养廉

晋王杨广为尚书令。任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指挥水陆军51.8万人,同时从长江上、中、下游分八路攻陈。其具体部署是:杨俊率水陆军由襄阳进屯汉口,杨素率舟师出永安(今四川奉节)东下,荆州刺史刘仁恩出江陵与杨素合兵,杨广出六合,庐州总管韩擒虎出庐江(今安徽合肥),吴州总管贺若弼出广陵(今江苏扬州),蕲州刺史王世积率舟师出蕲春攻九江,青州总管燕荣率舟师出东海(今江苏连云港)沿海南下入太湖,进攻吴县(今江苏苏州)。

前三路由杨俊指挥,为次要作战方向,目标指向武昌,阻止上游陈军向下游机动,以保障下游隋军夺取建康。后五路由杨广指挥,为主要作战方向,目标指向建康,其中杨广、贺若弼、韩擒虎三路为主力,燕荣、王世积两军分别从东、西两翼配合,切断建康与外地联系,保障主力行动。隋军此次渡江正面东起沿海,西至巴蜀,横亘数千里,是我国历史上一次规模浩大的渡江作战。为了达成渡江作战的突然性,隋在进军之前,扣留陈使,断绝往来,以保守军事机密。同时派出大批间谍潜入陈境,进行破坏、扰乱活动。

整个作战行动主要在长江上游和下游两个地段上同时展开。开皇八年(588年)十二月,杨俊率水陆军10余万进屯汉口,负责指挥上游隋军,并以一部兵力攻占南岸樊口 (今湖北鄂城西北),以控制长江上游。陈指挥长江上游诸军的周罗侯,起初未统一组织上游军队进行抵抗,听任各军自由行动。当看到形势不利时,又收缩兵力、防守江夏 (今武昌),阻止杨俊军接应上游隋军。两军在此形成相持。杨素率水军沿三峡东下,至流头滩(今湖北宜昌西),陈将戚欣利用狼

西门庆是如何让自己的情妇一家人家破人亡的

尾滩(今宜昌西北)险峻地势,率水军据 险固守。杨素于是利用夜暗不易被陈军窥察之机,率舰船数千艘顺流东下,遣步骑兵沿长江南北两岸夹江而进,刘仁恩部亦自北岸西进,袭占狼尾滩,俘虏陈全部守军。陈南康内史吕忠肃据守歧亭,(今湖北宜昌西北西陵峡口),以三条铁锁横江截遏上游隋军战船。杨素、刘仁恩率领一部登陆,配合水军进攻北岸陈军,经40余战,终于在次年正月击破陈军,毁掉铁锁,使战船得以顺利通过。此时,防守公安的陈荆州刺史陈慧纪见势不妙,烧毁物资,率兵3万和楼船千艘东撤,援救建康,但被杨俊阻于汉口以西。周罗侯、陈慧纪也被牵制于江夏及汉口,无法东援建康。

在长江下游方面,当陆军进攻的消息传来,陈各地守军多次上报,均被朝廷掌管机 密的施文庆、沈客卿扣压。隋军进至江边时,施文庆又以元会(春节)将至,拒绝出兵加强京口(今江苏镇江)、采石(今安徽当涂北)等地守备。开皇九年(589年)正月初一,杨广进至六合南之桃叶山,乘建康周围的陈军正在欢度春节之机,指挥诸军分路渡江:派行军总管宇文述率兵3万由桃叶山渡江夺占石头山(今江苏江宁县西北),贺若弼由广陵南渡占领京口,韩擒虎由横江(今安徽和县东南)夜渡。陈军因元旦酒会,仍处醉乡之中,完全不能抵抗,韩部轻而易举袭占采石。正月初三,陈后主陈叔宝召集公卿讨论战守,次日下诏“亲御六师”,委派萧摩诃等督军迎战,施文庆为大监军。陈叔宝、施文庆不谙军事,将大军集结于都城,中派一部舟师于白下(今江苏南京城北),防御六合方面的隋军,另以一部兵力镇守南豫州(今安徽当涂),阻击采石韩擒虎部的进攻。隋军突破长江之后,迅速推进。贺若弼部于初六日占领京口后以一部进至曲阿(今江苏丹阳),牵制和阻击吴州的陈军,另以主力向建康前进。韩擒虎部于初七日占领姑孰(今安徽当涂)后,沿江直下,陈沿江守军望风而降。正月初七日,贺若弼率精锐8000进屯钟山(今南京紫金山)以南的白土岗,韩擒虎部和由南陵(今安徽铜陵附近)渡江的总管杜彦部2万人在新林(今南京西南)会合,宇文述部3万进至白下,隋大军继续渡江跟进。至此,隋军先头部队完成了对建康的包围态势。

建康地势虎踞龙盘,向称险要。此时,陈在建康附近的部队仍不下10万,陈叔宝弃险不守,把全部军队收缩在都城内外,又拒不采纳乘隋先头部队孤军深入立足未稳之机 进行袭击的建仪。正月二十日,陈叔宝在“兵久不决,令人腹烦”的情况下,决定孤注一掷,命令各军出战,在钟山南20里的正面上布成一字长蛇阵,鲁广达率部在最南方的 白土岗列阵,向北依次为任忠军、樊毅军、孔范军、萧摩诃军。但陈军毫无准备,既未指定诸军统帅,又无背城一战的决心,各军行动互不协调,首尾进退不能相顾。贺若弼 未待后续部队到达,即率先头部队出战陈鲁广达部,初战不利,贺若弼燃物纵烟,掩护撤退,尔后集中全力攻击萧摩诃部,陈军一部溃败,全军随之瓦解。在这同一天,韩擒虎进军石子岗(今江苏南京雨花台),陈将任忠迎降,引韩部直入朱雀门(都城正南门宣阳门南2.5里),攻占了建康城。藏匿于枯井之中的陈叔宝被隋军俘虏。正月二十二日,杨广进入建康,命令陈叔宝以手书招降上游陈军周罗侯、陈慧纪等部。同时遣兵东下三吴,南进岭南等地,先后击败残存陈军的抵抗。至此,隋文帝杨坚统一全国,结束了西晋末年以来近300年长期分裂的局面。

隋王朝之统一全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自西晋末年以后,我国南北长期陷于分裂。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南北之间的联系日趋密切,统一成为时代的需要。杨坚建立隋朝之后,注意争取人心,奖励生产,在政治上较为巩固,经济上较为富裕,军事上较为强大,因而具备了统一南北的条件,并最终完成了统一。此外,杨坚在战争指导上的正确也是获得胜利的重要因素。一是根据情况变化,灵活确定战略打击目标。

隋本来准备先灭陈,但因突厥大举南下,随即改为北攻南和、先北后南的方针,力避两面作战,以集中兵力打击主要敌人。

二是集中优势兵力,分割歼灭敌军主力。隋军面对陈数千里长江防线,兵分两个方向,八路同时出击。上下游一起行动,互相呼应,迅速夺占陈江防要点,达到分割歼敌的目的。三是军政并举,对陈先以外交等手段,使之麻痹松懈,继之以军事手段使其疲误消耗,在条件成熟时突然集中兵力给以打击,使陈迅速土崩瓦解。四是战争准备充分。为了灭陈,从开皇元年起即遣将派兵经营江北要地,数次讨论平陈之策,拟制战略计划,根据渡江作战需要,大造舰船,训练水军,保证了渡江作战的顺利进行。至于陈朝的失败,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政治上腐败不堪,军事上麻痹松懈,战前无准备,战中无定策,在强大而又准备充分的隋军突然打击下土崩瓦解,兵败国亡也就成为必然的结果。

唐代文学家苏味道建树平平为何能当上宰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