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采个娘子来养家 168 甘梅炸薯条

2018-11-09 18:43: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采个娘子来养家 168 甘梅炸薯条

小夫妻两个先去置办大件,买好以后放在店门口,等下晌回城时再放到马车上拉走。

新嫁娘要用的梳子、镜子、首饰、胭脂水粉并许多别的小件,百合一一挑好,叫店家细细包了,宋好年提在手里。

多亏陈彬派的这个仆从,当真是精细得不得了,对城里到处都熟,引着他们去的地方都又便宜、东西又好,因他脸熟,店主也不虚要价,只挑质量顶尖儿的东西给他们看。

东西在板车上堆了满满一车,人都没处坐,宋好年把几样大件翻过来腿朝上,略小些的码在四条腿形成的空间里,腾挪好半晌,才腾出能坐两个人的空隙。

两个人垂腿坐在马车边缘,宋好年一手扶着车板,一手搂着百合的腰,唯恐她坐不稳掉下去。

路上两个人喁喁地说话,就是瞧见路边杨梅也能你来我往地说好一阵,一点儿不觉得无聊。

宋好年想起自己成亲时,百合可没有这些个东西,不由道:“委屈你哩。”

百合笑着说:“这些个东西我如今都有,又算啥委屈?往后过得好才是好哩。”

宋好年手上搂得更紧些,笑容满面。

马车摇摇晃晃到镇上,直接牵到宋家门前,腊梅早听见声音,跑出来接他们:“咋这么晚才回来?我还当你们要在城里住一晚上哩。”

三个人加上马车夫把车上东西卸下来,搬进西厢的空屋子里头,百合问:“有饭没有?”

腊梅笑着说:“给你们留着饭哩,油醋面配鸡蛋玉米饼,再有个猪油渣炒豆芽。”

宋好年便留车夫吃饭,腊梅先把饼子和菜端上来叫他们压压饥,又忙把火吹旺,下面煮熟,调好味道送上桌。

油醋面筋道十足,汤汁酸溜溜的,里头漂着蒜苗。热乎乎吃一碗,驱散夜里寒津津的凉意。

车夫走后,百合跟宋好年打水洗漱,往床上一躺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架,叫道:“哎哟,坐车时候不觉得,这会儿才觉出来骨头都抖散了。”

宋好年忙凑过去给百合捏骨头,捏着捏着忍不住又亲热一回,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尽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早百合跟腊梅去店里干活,却没见着李彩凤,百合不觉一愣:“彩凤姐一向比咱俩来得都早,这会子还没来,莫不是有啥事?”

宋好年个子高,站在那里卸店铺门板,百合跟腊梅把桌子凳子摆开,腊梅道:“我去看看。”

“那你带些甜豆花去,杏儿爱喝。”

腊梅去了约莫半个时辰,回来说:“杏儿昨儿个中暑,上吐下泻,又发热,折腾了整晚上。我去的时候彩凤姐正哭哩她那样爽利的人,头回见着她哭,倒吓我一跳。”

小孩子体质不比大人,跟麦子幼苗似的,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容易出事,百合连忙问:“杏儿情形究竟咋样?”

“早上烧倒是退了,就是脸儿小了一圈,看着怪叫人心疼的。”腊梅把甜豆花留在柳义家,说是叫杏儿醒来吃,自个儿还回店里来帮忙。

店里客人不少,百合一边卖豆花,一边得跟人解释:“彩凤姐家里有些事情,今儿不卖包子,你们要吃啥跟我说,我叫腊梅去买回来。”

于是整个早上腊梅和文娃娘都得进进出出买包子馒头等物,常客吃惯了店里的东西,还嫌外头东西不大好吃。

不一时宋好年送豆腐回来,听说杏儿病了,道:“下晌咱们去看看她。”

他也是看着杏儿长大的,这孩子平日里活泼,但也是三灾八难的,小病不断,每病一回他大哥大嫂就悬心一回,他们这些个做叔叔婶子的也心疼。

好容易挨到下晌,豆腐一卖完就关铺子,百合回家取四双鸡蛋,带上跟宋好年去看杏儿。

杏儿已经醒了,正侧躺在床上玩个虎头枕,小脸儿苍白,更显得眼睛大大的,叫人觉得可怜。

李彩凤的精神比早上好得多,招呼他们坐下,道:“这小魔星正闹着没人跟她说话哩,正好你来,跟她说说话,我给你们做饭去。”

百合先跟出来,细细问杏儿到底咋样,晓得她如今没啥大事才放心:“昨儿我们进城,也不晓得这事。”

李彩凤道:“就是你们在,也没有为她小人家就去扰你们的道理,我就这一个命根子,她一病我就心慌,细论起来,其实也没啥大事。”

腊梅帮着李彩凤去做饭,百合回屋里跟杏儿说些孩子话,逗她高兴。宋好年问过杏儿就去跟柳义说话,柳义模样有些疲倦,对宋好年勉强笑一笑,无言半晌,忽然说:“我就杏儿一个骨血,到底太单薄些,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岂不是得心疼死?这两年,我跟你嫂子

一直想给杏儿生个兄弟出来,可一个也没有唉!”

宋好年道:“大哥已有一个杏儿,像我们儿花女花都无一个的,又咋说?”

他晓得柳义的心结,劝道:“杏儿那样乖,命里带福,说不得再过一两年就自己带个兄弟来哩。儿女的事情急不得,缘分到了自然就有。”

往常都是柳义劝宋好年,教他跟媳妇相处,如今身份反过来,倒是宋好年劝柳义放宽心。

柳义笑道:“你倒是新宽,就一点儿不着急?”

“急也没用,我跟百合身子骨都不错,没得孩子便不是我们的问题,想是缘分还不到。就是如今着急上火,又能干个啥?”

两个男人在一处说说话,都觉得松快许多,柳义拍着宋好年的肩膀道:“过些日子小福成亲,我叫兄弟们都去帮忙。”

两个人又说起兄弟们的家事来。

百合拿手试杏儿额头,只觉得微烫,但杏儿精神头还好,不肯就睡,定要百合同她说话。

杏儿道:“百合婶婶,今年咋没山莓果哩?”山莓果酸甜凉爽,吃起来滋味十足,杏儿吃过一次就牢牢记住。今年没得着果子就有馋,昨儿会中暑,也是为着跟几个大孩子去摘山莓果,大日头底下走了半日,又不晓得找个树荫遮挡一下,晒得滚

热的山莓果吃下去,可不就中暑拉稀。

百合笑道:“今年我没摘去,你要爱吃,过两日我给你摘一篮子。只一样,你得身子好了才能吃。”

杏儿露着豁牙笑,又说:“叫我娘看见,又要说我哩。”过了两日,百合还没得空去山里摘山莓果,李彩凤愁眉不展地走来,同百合说:“杏儿那小魔星,这两日啥都不爱吃,只说要吃点子酸甜的东西。我摘了山莓,拿井水湃过给她,她只吃两颗就不吃,怕

是吃伤了。”

“呀,那杏儿这两日都吃不下别的?”

“可不是?”李彩凤愁得不行,“甜的、酸的、咸的、凉的我翻着花样做,她闻着也馋,就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吃两口就撂下。”

难怪百合看杏儿这两日气色比前两天还差些,苦药汁子倒胃口,天气又热,还真没啥东西能叫她开胃。

百合低头想了一阵,忽然想起一样小吃来,道:“我倒晓得一样东西,味道酸酸甜甜的,做起来试试,万一她爱吃哩。”

李彩凤走投无路,头一个想到百合,就是为着她点子多心思灵,又晓得无数吃食做法,这下见百合有了点子,当真感激不尽,合掌直叫“阿弥陀佛”。

百合嘲笑她:“寻常也没见你求神拜佛的,这时候倒勤,这就叫临时抱佛脚罢?”

李彩凤道:“只消杏儿无病无灾平安长大,就是我一辈子吃斋念佛又有啥子?”

她那么利落泼辣的人,一片慈母心肠令人感慨,百合不再啰嗦,直接叫她上街买些话梅回来。

李彩凤道:“话梅我给她也买了,只不吃。”

“你只管买回来,别的有我哩。”

百合家中有煮酸梅汤用的乌梅、山楂、甘草,等李彩凤买话梅回来,把几样东西焙干,细细磨成粉,再掺些白糖进去。

李彩凤拿手指蘸着尝了尝,道:“酸溜溜甜津津的,是好吃。”

甘梅粉不过是个调味的东西,百合正经要做的是炸红薯条,把红薯皮削干净,切成手指粗细的条,在油锅里先炸一遍成金黄色,捞出来在红薯淀粉里滚一滚,再炸到金黄略焦,捞出来沥干油就成。

因是用菜籽油炸的,并不觉得油腻,反而清爽香甜,外脆里糯。再撒上甘梅粉,甘梅的酸与红薯的甜、两种不同的香一起充盈在嘴里,叫人忍不住吃一根又一根。

这东西又开胃又有趣,小娃娃没有不喜欢的,百合叫李彩凤带回去试试:“只要吃得下就好,若是还吃不下,我再想两样吃食。”

李彩凤带着两包甘梅炸薯条匆匆赶回家,腊梅就在厨房里,两口一根吃得不亦乐乎:“姐,回头咱们在店里也卖这个吧,一准儿有许多人爱吃。”

如今腊梅也有些个生意头脑,晓得把好东西拿到店里去卖,百合赞许地点点头:“成,你等下给我算笔帐,这些个炸薯条成本多少,要卖多少钱才合适。”腊梅皱皱鼻子:“我如今算账可厉害哩,你再难不倒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