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苦夜五十七巨大的潜能

2018-12-03 16:28: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苦夜 五十七 巨大的潜能

宋义虽有一些预见,可是宋仙瑜却绝没有想到陈素zhègè小子能跟她最得意的弟子拼个不相上下,而明明元力修为上陈素并不占什么优势,当然这一切都被陈素身怀五行奇物的事实打破。<-.接下来这二人要比拼精神力,那么似乎看起来可以抛开五行奇物的干扰了。不过有了刚刚的前车之鉴,宋仙瑜对宋珈彤获胜的把握也稍稍打了一diǎn折扣。倒是宋珈彤,没有在元力比拼中胜过陈素,总觉得有些可惜,所以对于她最为擅长的精神力,一定要以压倒性的优势速战速决。所以当她盘坐下来凝聚精神力的时候,一波波无形的天地能量受到她精神的引动,在其周围翻滚荡漾起来。

陈素眉头微皱,虽然他的精神修为同样不弱,可是却从来没有达到宋珈彤这样,能以精神力引动周围的自然能量,同为高级五行师,他的精神力修练却比宋珈彤粗糙了许多,并没有jinggu像宋仙瑜那样精心的教导,相比起来,如果宋珈彤是一块瑾瑜,他陈素dǐng多也只能是一方璞玉,而且还是外表裹着顽石的那种,看起来如果能跟着宋仙瑜修练一段时间,或许对他来説也是一份难得的收获。不过眼下最为要紧的,还是如何接下宋珈彤这看起来颇具威力的一招。

宋珈彤双眸微凝,浑身的精神力已经被她缓缓催动,就连远处的宋仙瑜都是赞许的diǎn了diǎn头,对着宋义説道:“怎么样,珈彤现在的实力,就连你zhègè二叔应该也是自叹不如了吧?”

宋义表情严肃,赞许道:“确是青出于蓝,姑奶奶,咱们宋家的几代先人全都精于精神力的修炼,只有到了我们ingdi俩这差diǎn荒废,如今珈彤能将其发扬光大,这都多亏姑奶奶的教导。”

“哎。”宋仙瑜轻叹了一声,“珈彤在神修方面的天赋,确实让我都是望尘莫及,想我在她zhègè年纪的时候,还没有这等本事。如果稍加时日,她应该不难晋入极境,若是有高人指教,她应该更胜如今。只是这孩子的力量,似乎是要先踏入阳极境。”

“阳极境?”宋义一愣,“姑奶奶是説那堪比舍尊境的级别?”

“不错,神修远较武修鬼神难测,高级五行师也只能先突破一极,阳极虽然更容易晋入双极境,可是却不及阴极境的煞气,相同的两名极境高手对敌,阳极境就要比阴极境稍逊一筹,不过阴极境却会过早的遭遇瓶颈,就像我老太婆现在,几十年都无法参透双极境的奥秘,这也是许多神修者在此止步不前的主要原因。”説到这宋仙瑜的脸上露出忧虑之色,“故此珈彤先晋入阳极境,我不知该是忧是喜,这也是我不愿太早让她抛头露面的原因,坚持下去,不出五年她必能突破极境,到时候jiuhi比肩舍尊境的高手,再加上武修,她就应该不在我之下,也能撑起咱们宋庄的一根梁柱。只是早晚会被人知晓她的神修是先触及了阳极境,到时候会引来多少高手的妒忌甚至敌意,只怕以珈彤一人将难以应付。”

“姑奶奶,舍尊境的高手莫説是在咱们这里,jiuhi北柱国府也要虚席以待……”

宋仙瑜dǎduàn了宋义的话,“宋义啊,你的目光太过短浅,只看到了北柱国府,所以你会满足于舍尊境的程度,可是珈彤她却是有着达至双极境的潜力,你来想想,如果在咱们宋庄再出现一位正直壮年的练斗境强者,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练斗境强者?”宋义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那几乎已经是撼天动地的存在,他盯着宋仙瑜,“姑奶奶是説一位堪比练斗境的双极师?”

“是啊。”宋仙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看着正在与陈素比斗的宋珈彤,“她的身上可是肩负着咱们宋庄复兴的希望,我们总不能事事都指望哲元先祖。”

宋义这才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难怪姑奶奶这么看重珈彤,原来您对她寄予了如此厚望。”

……

轰隆隆!在宋珈彤周身,自然能量受到她精神的牵引,凝现的如云似幻,缭绕在她身边,而在那云雾之中,隐隐的竟有着雷鸣之声,借精神力引动天地之力,宋珈彤此时已经远非一般的高级五行师可比。

陈素站在远处,此时的宋珈彤已经给他带来了极为危险的感觉,而他唯一能拿的出手的精神技法便是虚之魇,可是在这么远的距离,一来难以触及,二来虚之魇乃是一种直接攻击对手精神意识的招法,远不及宋珈彤这般凌厉,她已经将精神力催动出了如元力一般的强悍攻击。

宋珈彤双眼微眯,她的招式已经缓缓形成,而陈素却如痴呆一般站立不动,她弄不清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二叔带来的这跟自己对手的小子终归不是什么仇敌,“喂,臭小子,”宋珈彤对着陈素一努嘴,“你就这么站着不动,难道你的精神力修的是用眼神杀人,要看死我不成?”説完宋珈彤自己也觉得好笑,噗嗤一声,jiuhi这精神一缓,刚刚已经凝聚的天地能量yizhèn紊乱,吓得宋珈彤赶忙整饬心神,不再做声,只是心中暗念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陈素被宋珈彤这一吼,也感觉到了她精神力的异动,可是对他来説,此刻真的有捉襟见肘之窘,该如何与宋珈彤交手不禁让他双眉紧皱起来,既然説是比拼精神力,他自然不能再动用啸日火体的力量,就连那灭生水之能,也都得弃之不用。

“陈素你个呆货,对面那女娃儿已经快要踢你的屁股了,你怎么还傻站着不动?”

“是火元!”陈素精神一震,“火元,她要与我比拼精神力,可是我除了虚之魇外,再不会别的招式,而虚之魇又不适合眼下的情况,你説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火元儿轻嘶了一声,“就算你不跟她比招,总也要想一diǎn防御的手段吧?”

“我便正是在为了此事发愁。”

“嗯……”火元儿思忖了片刻,“对了,天玄印!”它突然想起了当初子逍遥的精神虚影便曾催动过天玄印,而且若不是被大梦生死诀所阻,恐怕他们早已化作虚无,这么説来天玄印也应该能够为精神力所催动。

“天玄印?”陈素闻言一惊,“火元,天玄印虽是至宝,可是我们要比拼精神力……”

“小子,现在你不要多问,我既然説天玄印可以,它必然jiuhi可以,等我稍候再跟你解释,你只管以精神力将它催动jiuhi!待神修突破双极达至圣境,符印乃是神修者手中必不可少之物!”

火元儿的话,陈素完全不懂,只是双极已经是堪比练斗境的阶别,圣境更是缥缈如云雾,不过既然能解眼下之急就好,看来他要再一次动用天玄印,有了之前为杨冉二人解毒的经验,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直接催动天玄印,必须要借助大梦生死诀的力量方可,而后他双眸一闭,将意识收回了黄庭之中。

陈素非但不发动招式,反而还闭了双眼,让宋珈彤更加恼火,看来zhègè小子还真是瞧不起人,就连宋仙瑜也不明所以,看向了身旁的宋义,宋义摇摇头,“姑奶奶您可不要看我,这孩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我也説不大准。”

“是这样?”宋仙瑜握住拐杖的手掌缓缓一紧,以精神力彻底笼罩了全场,原本她还dǎuàn随时出手保护珈彤,现在看来她不得不再操一份心了,宋珈彤的本事她是知道,高级五行师境内应该罕有敌手,难道这陈素是自知不敌而放弃了抵抗?那么zhègè孩子的心气儿倒也忒倔了些,不过她还是发现了有些异样,“似乎哪里不太对。”

终于,宋珈彤将力量凝到了极致,而在她的额头,也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随着她目光锁定陈素,周身丈许之内也显出了悬吊的四柄璀璨剑影。剑影乃是宋珈彤的精神力融合了天地之力所凝。

“姑奶奶,这jiuhi哲元先祖的绝技—九阳神罚?”

宋仙瑜看着已经差不多将精神力耗尽的宋珈彤,满脸的慈爱,“不错,借助天地之力,珈彤如今已经能够凝出第四柄。”

宋义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忖,这一招除了zhunbèi的时间略久之外,威力恐怕连他都接不下,此刻他不禁为陈素dānin起来,“姑奶奶,我怕这孩子接不下,咱们不能眼看着他送死。”

“哼!”宋仙瑜摇摇头,“我想这一招,应该是你接不下,不过zhègè孩子倒真是古怪,刚刚我还以为他是收敛了所有力量,其实我看错了,他的力量虽然隐秘,可若是珈彤不借助自然之力,恐怕也难胜他分毫。”

“姑奶奶,那您的意思?”

“看着吧,我自有分寸,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受伤jiuhi。”

宋义紧绷的神经这才一松!

“九阳神罚!”随着宋珈彤的喝声,悬吊的剑影砰然一震,剑锋齐指陈素,在宋珈彤的挥diǎn之下,四柄神锋向着后者电射出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