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父亲母亲的村落

2019-01-11 13:17: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2005年的春天,我忽然心血来潮,在县城买下一处房子,转年的春季,我和妻子、儿子就搬进了县城。刚进城的那些日子是孤独的,每到夜里我会想到老家,想到老家,心里总是特别难受。我其实不太适应这儿的拥挤和喧哗,我曾发誓一生不去城里住的,或许是父母都已不在,兄长们又都去了城里的缘故,我背弃了自己曾经的诺言。

我的妻在村庄中的人缘比我好,搬家的那天来了很多人,他们为我们送行,替我们拾拣着那些看上去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然后又默默地装车,然后是道别。那一瞬间,我感觉好像是失去了一件宝贵的东西,再也拣不回来。刚进城的那些日子,妻子每天给老家的人们打电话,诉说来城里的寂寞感受。儿子上三年级了,已经对老家有了深刻的印象,小小的年纪也染上了思乡病,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就念道一回老家的小火伴,1到周末,儿子就恳求我和妻带他去老家,在儿子的作文里,写的最动人的是老家的人老家的事。我有时夜里一个人的时候,静静地想,我是不是过于草率地做出了搬家的决定,为何非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四十年的小村庄?四十年,从小到大从来没离开过她,上高中在县城住集体宿舍,离村子二十多里,一周最少要回家几次,那时我骑的是一辆二哥从市里买来的二手破自行车,每次骑它都要重新打气,有时半路上就扎胎了,只好推着走,多少次天降大雨,而我仍然艰难地行走在通往村子的泥泞的土路上。上大学在天津,每周必要回一次家;工作了,离家三十多里的单位,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然后骑车去单位。那时父母在,他们是我回家的理由,是我留恋小村庄的理由,如今父母都不在人世,我是不是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呢?

住在那个小村落,虽然我很少串门,不爱群处,但我爱好这里的空气、水、人气和所有的植物、庄稼、小动物们身上散发着的野味。

让我最不能忘记的是那几间我住了二十余年的老房子。那是我的父亲在1九八五年建的,它历经风雨,外表看上去已剥落地很不像模样,可就是这几间房子,却见证了我们家所有的光荣、喜气和兴旺,我和我的二哥、三哥是在这里成家的,我是从这里考上的大学,这是我父亲建造的唯一一处砖瓦房。我的儿子也是在这里出身并在这里渡过了他幸福而又快乐的童年。有时看着那些老房子里的照片,看着年轻的妻子和活泼的儿子,多么希望岁月能够回到从前。尽管那时的我还不够成熟,生活也很拮据,但是,年轻、熟悉的一切,生活美好无比。

而今,怀念却常常纠缠着我,这是一种没完没了的心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它忘怀?

老家,离县城只有二十多里的老家,我已多年没有走进你的视野,在你的怀里纵情地撒欢了。虽然偶尔我也会从你的身旁走过,偷偷地望着你的背影。二十多里的距离,怎么也会思念呢?父母都已不在,为什么还会思念那里呢?这几年,我一直都在想,我为什么总是不能忘怀她?原来,那里是我父亲母亲的村庄。每一个生于斯擅长斯的儿女血脉里流淌的是那里的血液,我们的根就在那儿。那里是我们最熟习的地方:村庄、庄稼、还有一头连着庄稼,一头连着家的乡间小路,庄稼是我父亲,村庄是我母亲,无论白天黑夜,走到哪里我都不会畏惧。田野到处都有父亲点着的烟草味,庄稼到处都流淌着母亲的汗水。

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我就像一个迷失了路径的孩子,由于离开了庄稼,被村落抛弃。

走在喧闹的城市里,我肯定会梦见你,由于离开了你的时候,我才晓得什么才是真实的自己。

矿用通信电缆生产制造商

污水缓蚀剂厂家

消防泵报价

聚氨酯泡沫填缝剂生产制造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