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牧仙志第二百六十七章牧剑扎心岭

2019-01-14 11:11: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牧仙志 第二百六十七章 牧剑扎心

牛郎残念体索性将判官笔放回桌案上,任由道牧右手空锤心口。自以为小心谨慎的他,才放松一息,忽觉一阵透心凉。

他先是一惊,猛地低头一看,只见一把古朴简洁的木剑,竟穿破仙缕道衣,插入心口,直穿心脏,而后立马放宽心,“一把小小玩具木剑,就想死?”

“若是灭心牧剑扎心呢!”道牧声寒如冰。

说话间,心血止不住狂涌,流淌灭心牧剑之上,又不见有一滴心血空落,尽数沁入灭心牧剑之中。

牛郎残念体感觉一股灼热自灭心牧剑涌入道牧体内,此时他不敢再用右手,见他左手抓住剑柄。

还以为是普通的灭心牧剑,结果他一使劲,心脏就急促颤动。疼得头脑发白,浑身无力,顺势倒在地上,痉挛抽搐。

那股灼热进入丹田,浑如星星之火,撩烧干燥大地。道牧青白皮肤干裂呲气,亿万毛孔大开,雾霭蒸蒸,惹得黑雾不断退让,空出大半地方。

牧剑扎心!

牧剑为火,牧力为柴,灾力为油,道牧为待炼粗矿。道牧能够承受住火的洗礼,千锤百炼,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不世出之仙才。

这一个古老的仪式,在黑暗动荡的远古,被视为勇气和才绝。在当今这个大势和平的年代,被视为残忍和腐朽。

牛郎残念体受不住这股太阳一般的炽热,主动从道牧体内退出,将身体的控制权还予道牧。

“灭心牧剑又如何?”牛郎残念体立于殿门前,他左边不远处就是道牧设下的藤茧。

见他左手捧生死簿,右手持判官笔,周遭黑雾围绕,一身劲装黑袍鼓风猎猎,好似一个威风凛凛的俊逸小阎王。

良久不见道牧控制身体,也不见道牧做出回应。

“先天道体没了,本仙无甚大碍。”牛郎残念体嘴角微扬,眉目间满是鄙夷,“你若无法度过试炼,只得灰飞烟灭!”

说到激动处,握持判官笔的骨关节,因为握得太紧,青筋条条绽绽,骨关节泛白,

牧仙志第二百六十七章牧剑扎心岭

捧着生死簿的左手,肉眼可见轻微颤抖。

“这废物还不回魂?”

黑雾滚滚翻涌,每每想要冲去阴刹台,接近道牧。都会被道牧体内的炽热蒸汽逼退,不断被侵蚀空间。

灭心牧剑的光芒将心灵的明面和暗面都照得通彻透亮,而道牧依然卷缩在心灵角落,双手抱膝,头部深埋。

悲恸弥漫整个心房,回荡着呜呜咽咽的声音。循着声源而去,靠近道牧一听,就是一个找不到家人的孩子,惊惶无措的痛哭。

“烫烫烫……”

“该死!”

“是谁,打搅本尊沉眠!”

灭心牧剑的声音自道牧的喉咙咆哮,蒸蒸雾气滚滚如潮,随着声浪一起,将整个第十殿夷为平地。

“道牧小瘪三的主意识濒临崩溃……难道他又回到牧星镇?”灭心牧剑嘀嘀咕咕,一个鲤鱼翻身就站起身来,环视周遭,“果然……”目光最终定格在牛郎残念体身,集中在生死簿和判官笔之间。

“恁地还有股尿骚味?”灭心牧剑皱着鼻子,嗅了嗅。熟悉而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好像哪里闻道过,陌生与以往惯例不同的是是因为早已经忘记多长时间没有肉身,无法嗅觉味道。

“你是何人?”牛郎残念体面色森沉,判官笔直指灭心牧剑。

“竟然还真给炼制出来,怕是阴司众鬼神要气跳脚!”灭心牧剑毫不理会对方,眼睛半眯,将眼眸中流转如水波的贪婪,遮掩一半,让眼睛不至于射冲光芒。

牛郎残念体怎咽得下这口气,挥斥判官笔,虚空画个圈,画空为缚,画地为牢。

灭心牧剑定在当场,唯有眼珠子能够动弹,“好东西,好东西……”灿烂的眼神,泛滥着灭心牧剑的贪婪与兴奋。

“也不知道能够写死多高阶位的神仙……”灭心牧剑不考虑试炼的事情,反倒满脑子想着如何抢夺宝物。

作为一柄灭心牧剑,且还是一柄老资格灭心牧剑,竟完全无视此刻牧剑正扎在承脉人的心脏,正处于试炼的危机时刻。

“先不管这个,抢过来先再说!”想着,灭心牧剑无视束缚,抬起右手一招,决刀化作一抹乌光飞入手中,轻描淡写。

嘤嘤嘤,决刀在手中兴奋颤吟,颇有亲昵的味道。

“嗷!”灭心牧剑看着无法弯曲的中指,惊喜的叫出声,“道牧小瘪三真乃大才,恁地本尊就没想到这么个法子!”

明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绝望,却坐着活泼顽皮的言行举止,给人以说不出的诡怪,浑如一个呆痴的失心也是用一种新的态度去建立新的关系疯子。

“你究竟是谁?”牛郎残念体挥斥判官笔。

地上画圈,成百上千鬼手牢牢紧抓灭心牧剑身体各处。虚空画圈,现一轮至今三丈三黑洞。判官笔指点灭心牧剑,黑洞射出灭魂箭雨,只取身体各处穴道。

灭心牧剑左手叉腰,横眉冷叱,“你个放牛娃,竟连本尊都不记得了!”身体一震亿万毛孔喷涌彩色雾霭,鬼手烟消云散,仙缕道衣鼓气猎猎,他不理中指无法弯曲,其他四指紧攥决刀,纵风攻去。

牛郎残念体似乎忘却自己生前,也是个近战搏斗的牧中好手。见他顺着灭心牧剑的攻势,一而再再而三飞退。

眼见就要被灭心牧剑追上,牛郎残念体冷笑一下,大笔一挥。时空骤然收缩,扭曲成团。牛郎残念体以笔为刀,主动反制灭心牧剑。

“好大狗胆!”灭心牧剑不惊反喜,左手倏然撩起刀鞘。企图以刀鞘格挡判官笔,力挥决刀斩人。

正当时,时空骤然膨胀,彩色斑斓炫目。待时空恢复正常,灭心牧剑发觉自己又回到第十殿废墟,而牛郎残念体已登临小小牧星山。

“雕虫小技!”灭心牧剑蹬地挥刀,将时空禁锢展开一个大口。才刚刚穿过一个大口,咚,狠狠撞到南墙影壁,头晕目眩。

对待灭心牧剑是慎重,牛郎残念体从未想过如同嘲讽道牧那般,对待灭心牧剑。

“你究竟是谁?”牛郎残念体以判官笔点动虚空,立马就见虚空飞出成千上万条拘魂链,势要将灭心牧剑勾出道牧身体。

漫威蜘蛛侠报价
欧式电话机
定型机图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