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轩辕夜 正文 第十四章哪去啦!

2019.10.12 来源: 浏览:0次

轩辕夜 正文 第十四章哪去啦!

夜晓得知自己处境很是尴尬。心里苦啊,一个尚且不好对付,现在还有一个排队的。我去!谁来救救我啊。干脆一个雷劈死我算了。就在夜晓内心刚刚朝天呐喊出来的时候,话刚刚喊完便是一声惊雷传入耳朵。

我去,我随便说说的,不要这么认真吧。就在这声惊雷劈的夜晓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传入了体内,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完了,老子贞洁不保了。苍天啊,你眼瞎啊,劈特么谁呢。

绝望的昏睡了过去。只是夜晓不知道的是,那股雷击般酥麻感觉,进入体内被太极气海吸收,此时夜晓体内的太极气海开始泛着丝丝雷光,一股强劲的毁灭的力量在气海中流淌着。紧跟着便是这太极气海在体内消失不见,融入了身体里面。

七叔将夜晓交给先生之后,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独自盘膝坐了下来,未说一句话,表情凝重,调息着自己的伤势,注视着刚刚消散,却又重组的更加阴沉,漆黑如墨的雷云。先生接过夜晓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也只是丢下一句小心后,人影便从后山山顶消失了。

从昏迷中醒来的夜晓,第一意识就是內视自己丹田气海,却发现空空如也。妈的,老子的太极气海呢,哪去了!

折腾了一宿连根毛都没有,不带这么坑爹的。随之而来的疼痛感席卷全身,妈的,白忙了一宿筑基没成功不说还弄了一身伤。夜晓收回神识,黑暗,感觉到的是周遭一片黑暗,夜晓想努力的睁开双眼,可是眼皮很沉犹如亿万斤重。在不断地努力下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则是村长爷爷,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守在自己旁边,窗边站着先生。

先生!我去!夜晓脑海里瞬间回忆起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立刻意识到什么,立马坐了起来,身手摸向了自己的后面下半部分,发现没有异样后这才放下心来。再看见现在的情景,立即推理加脑补出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祖爷爷对自己预行不轨,还好先生及时感到救下了我。没错应该就是这样没错。”只是先生和村长两人看着这个忽然从床上做起来的夜晓有些莫名其妙的愣住了。

爷爷关切的看着自己说道:“孩子,终于醒了,快看看身体有什么异样没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夜晓心道果真如自己所料,村长爷爷无法阻止祖爷爷的禽兽之举,特意叫来先生解救我。现在还在关心我是否被强暴,又不好说的太明确,怕我受不了如此禽兽之举。

看我半天不说话,爷爷用力摇晃着我:“孩子你没事吧?”“哦哦,没事,多谢爷爷和先生的救命之恩。”

边说着边起身为对二位长辈的救命之恩磕头行礼。却被村长爷爷拦了下来,说道:你别谢我,我一点忙都没帮上,要谢你还是谢先生吧。

夜晓心想:爷爷这是因为没有保护好我,没帮什么忙而自责嘛?先生却开口说道:“你还是去谢谢你祖爷爷吧,这头给他磕去吧。他为了救你可是差点丢了性命啊。”

“嗯?”夜晓有些分不清楚状况了。罪魁祸首不是祖爷爷吗?怎么去谢他?

刚要开口问明原因。村长爷爷便说道:“是啊,你筑基时出现异常,更是引来雷劫,你祖爷爷生生为你扛了三道天罚之雷。也因此引来了自己的天劫,被八十一道雷火劈的险些丢了性命。”

我去!故事不是这么演的啊。都什么跟什么啊。夜晓蒙了。随后用被子蒙住脑袋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没脸见人。

“孩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你筑基的情况我以前从未见过,也没听说过,现在感觉怎么样。是否成功啊。”村长问道。

“我也不知道。”夜晓自己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把筑基发生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村长听完也是不解向先生投出询问的目光。先生一直看着窗外。直到夜晓把所有经过全部说完才转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孩子一眼也没说什么,便起身离开了。村长也嘱咐了几句告诉夜晓好好休息便也跟着离开了。

刚从屋子里出来,边朝先生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问道:“不知先生可否告知这孩子的情况。”村长向先生询问道。

先生不曾看赶来的村长自语道:“世间道法千万,有的因书破道,有的因剑破道,大道三千,变化无穷又何止千万,不管是因何破道,然而万变不离其宗,终会回归本源探寻大道。

孩子竟然是因太极图悟道,生出阴阳二气。探寻的却是道之初始。这太极之道在两仪,四象,八卦,之间也是变化无穷。只是变化之路却是与世人相反,这孩子走的路便也是与世人相反。具体能走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一切还未可知啊。不过筑基便遇雷劫,只能说明这孩子的道太过逆天,上天不允啊。”说完先生便超学堂的方向走了。

“说了半天自己一句没听懂,我就想问问筑基成功了没有,跟我论道干嘛,先生就是先生,这种说了等于没说,又能让你感觉高深莫测,受益匪浅的感觉,值得学习啊。”村长自言自语的也回家了。

吃过晚饭,休息了一天的夜晓朝着后山走去。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是否筑基成功,但是感觉现在的自己现在的身体却是壮硕了不少,神识也强大了几分,总归是有所提升。

来到山顶,此时的山顶和往日不同早已面目全非,一片狼藉。被雷击的痕迹交错纵横,地上的土壤已被烧焦,岩石被炸裂粉碎。虽然这八十一道天雷的威力夜晓没有见识过也无法想象,但是看着这些痕迹便能感觉到这天劫的恐怖,顺便也之道了自己的渺小。

是啊,如果自己足够强大,祖爷爷便不会替自己硬接那天雷,自然也就不会被雷罚重伤。此时的夜晓抬头望天,暗暗发誓,他日成帝之时,便是我上天捣毁你那雷池之日。

独自一个人,面对着苍天,吹完了宏伟的牛逼之后的夜晓,便朝祖爷爷家走去。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没来得及拜谢呢。

祖爷爷自己一个人住在山脚下,是村子里的活祖宗。除了过节,村里的所有人要来给祖爷爷请安以外,平时很少会有人来这里,就是祖爷爷自己都很少在家,时长在村里的大柳树下与老人们下下棋,喝喝茶。

“吱嘎”夜晓推开了屋门,走了进来。祖爷爷现在身体看起来很是虚弱,面色发白,没有血色,显得苍老了许多。

夜晓走进屋子,跪了下来给祖爷爷扣了三个响头。因为祖爷爷没有起来看他,夜晓为了显得有意义

,便把声音加大了许多,这样既诚恳又能让祖爷爷知道,不然自己白磕了。

之后起身走到身旁:“祖爷爷,您身体怎么样,口渴吗,我去给您倒杯水。或者是您有没有别的需要小子去做的。”祖爷爷依旧闭着眼睛没搭理他。

“好,那我给您倒杯水吧。”说着自顾自的走了过去。水壶里得水没了,于是便去打了壶水来。生起火给祖爷爷煮茶喝。

祖爷爷不说话,夜晓也不吱声,自顾自的忙着。很快便把刚煮好的茶放在祖爷爷旁边,然后站在一边,也不说话。祖爷爷刚把茶喝完,夜晓马上就给倒满,如此反复着。祖爷爷不搭理他,夜晓自己也不觉得无聊。到了饭点,夜晓便走到厨房要去给祖爷爷做饭。

夜晓从来没有做过饭,在山里的时候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日常起居都有下人打点,自然不需要他。一年的逃亡生涯保命要紧更不会去做饭,只是偶尔生火烤些东西吃。

来到了村里,一直是村长奶奶在做饭。而且自己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曾经读过一本书,书中说过“君子远庖厨。”自己是君子。便更加的认为不做饭是理所当然的了。夜晓看见躺在床上的祖爷爷是因自己受的伤,又如此虚弱。便主动跑到厨房忙活了起来。

虽然从未亲手实践过,但夜晓书读的多,什么都了解一点。夜晓知道只要是做饭那便得需要有火。经过自己半个时辰的努力,夜晓成功地点着了祖爷爷家的房子。

好在又成功地把祖爷爷从火海里背了出来。之后又在村里人共同的努力下才控制住了火势,没有蔓延。只是烧光了祖爷爷所有的东西和住的地方而已。夜晓这才明白了为什么那本书上说要君子远庖厨了。

祖爷爷看着自己火灾后的房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手把夜晓扔了出去,从村后山脚一直扔到了村前柳林,被挂在了树杈上。夜晓爬回了村长家。由于暂时没有了房子住的祖爷爷也被村长请了过来。于是两人又住在了一个屋子里,还是互相不说话。

第二天夜晓起的很早,把从睡梦中的狗剩子和铁蛋拽了起来,三人便去柳林伐木,夜晓准备自己为祖爷爷在盖一间。只是三人都没盖过房子,伐来的木材整齐的摆在空地上无从下手。

第三天三人为了研究怎么盖房子,便偷偷地拆了学堂,研究房子的构造。然后画好图纸,再把房子重新装了回去,忙了大半天后,完成工作的三人很有成就感,虽然地上还剩了许多部件,但房子看起来和以前一样,总体上还是没问题的。反正夜晓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当知道学堂被重新拆装了一遍之后的先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拿出了戒尺。于是三人忍着手痛开始给祖爷爷盖起了房子。竣工之后三人把祖爷爷请了进来,夜晓也从村长爷爷家搬了过来要照顾祖爷爷。

当夜下起了暴风雨,学堂和祖爷爷的新家没能幸免。于是因为受风寒感冒打着喷嚏的夜晓便又和祖爷爷搬回了村长家。而参与此事件的狗剩子和铁蛋却在雨停后搬着巨石在后山奔跑着。

深圳治疗妇科方法
肇庆治疗牛皮癣费用
黄石治疗癫痫病方法
深圳治疗妇科费用
肇庆治疗牛皮癣医院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