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读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恒的

2018.11.08 来源: 浏览:0次

读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恒的

“以文学为生的人是一个 少数民族 ,我们是同一个种族,所以都是亲人。”前天,作家、编剧刘恒亲自为八月长安的新书《时间的女儿》站台吆喝。这是八月长安暌违三年出版的首部散文。刘恒一方面夸着文学晚辈,一方面也论及作家和读者的微妙关系,全程妙语不断。

八月长安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自2009年推出长篇青春小说《你好,旧时光》以来,一直备受80后、90后关注。在《时间的女儿》一书中,八月长安回忆起自己青春时期的闺蜜、损友、表姐、学业上的对手、喜欢的男生……在与同龄人相处的过程中,她总是小心翼翼地不冒犯人,并体贴地替人解围、化解尴尬。同时她也坦诚地向读者“曝光”了青春时期所洞悉的长辈的种种不完美。刘恒评点道:“这个孩子的文字有点张爱玲的犀利和灵气,但她却没有张爱玲那种阴郁、那种冷。”

刘恒还谈到了作家观察世界方式的不同,他认为八月长安是那种内窥镜式的写作,“她好像在用内窥镜探索自己皮肤里的 器官 一样,我们一般外人看不到,结果她把内窥镜伸进去看,而且展示给你。”他还提及另外一些作家,他们喜欢张着翅膀飞,喜欢飞得很高、看得很远、看得很广,“每个人的特点、思维习惯都不同,或者说上帝赋予他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每位作家的表达方式也不同,如刘恒所说“就跟唱歌一样,每个人嗓音条件是不同的”。在他看来,这些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关键在于用文字发射的导弹最后能否击中读者。话及此处,刘恒的京腔逗乐了大家,“现在的读者多聪明啊,见多识广。”而他要说的是,读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恒的。

至于一些老作家或者一些保守的作家,刘恒言语间丝毫不客气,“现在人家都用基因武器,你还在那用冷兵器、用大刀匕首搏斗,读者轻易就把你打败了。”他总结说,最后的成败就在最初的选择中,以及对自己的选择的修正中,幸运的人是极少数,大部分作家都会慢慢被淘汰掉,“像我这个年龄作者就处于被淘汰的过程当中。”

刘恒现场爆料,作家迟子建的小说《月光下的革命》将被自己改编成电影,而且还会担任导演。


王力宏老婆深V合影成龙后面的墙怎么变弯了
黄国伦点评出口成诗深厚文学功底横扫音乐界
李柄辉九度空间上线大长腿也有好演技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有哪些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