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一世独尊正文第五百五十六章时间已到

2018-11-08 17:23: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世独尊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时间已到

第五百五十七章

惊鸿破日。

一道惊鸿,何以破日?

单单只是将这霸剑第二式,修炼至小成,对林云手到擒来只是轻而易举之事。

虽说这小成的惊鸿破日威力已足够可怕,可林云对自己的要求,断然不会如此之低。

惊鸿原指水面上受惊而飞的鸿鸟,后世常常以惊鸿一瞥,来形容来只是匆匆一眼,就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

显然那鸿鸟展翅而飞的瞬间,迎风拍浪的画面,十分震撼。

这一剑的光芒,想要有破日之声势,显然是道理。

剑芒如惊鸿一般,只是匆匆一瞥,就让人无法遗忘。至于破日,自然不是真正的破日,而是那等声势,太过骇然,让人生出能够一剑破灭煌煌大日的错觉。

既然要剑如惊鸿,那边得先有水,惊鸿展翅,迎风搏击千层浪,借那风浪之力隔膜阀
,展翅而翔。

想到此处,盘膝而坐的林云睁开双目,眼中闪过抹灵光,其暗自沉吟道:“如此来说,得换个地方,来修炼此剑了。”

这灵木峰中,若说有水之地,没有比那山巅浩瀚的玄阴湖,更合适的地方了。

山巅只容许核心弟子前往,不过以林云现在的身份,他若想去怕没人会阻挡。

两个时辰后。

林云出现在山巅玄阴湖彷边,辽阔的湖面上升腾着淡淡的水雾,烟水茫茫,一片静逸。

此刻,并非玄阴花出世,这湖中静修弟子相当至少。

嗖!

身形一闪,林云便落在湖面上,头也不回,朝着湖心走去。

在他现身的瞬间,有许多静修的弟子,睁开双目,眼眸中闪过抹异色。

“林云?”

“他来做什么……”

许多人略显疑惑,不久前的玄阴花之争,林云所展现的那等风采,可是深深的震撼了这帮人。

眼见着林云越走越远,直至完全消失在水雾中,这些人才略有不甘的闭上双目。

毕竟,贸然上前跟踪,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差不多了。”

来到湖心处后,四下看去,除了茫茫水雾,空无一人,林云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处倒是与他心中所想,颇为契合。来修炼惊鸿破日,算是再好不过。

站在这湖面上,林云双目紧闭,脑海中回想着霸剑心法口诀,参悟惊鸿破日的玄妙。

天地八方,在他感知中愈发基金净。除却那叮咛的水声,还有湖面微微荡起的清风,万籁俱寂,了无生息。

等到心完全静下来时,既无风声亦无水声,就连心跳声都微弱不闻。

咻!

良久,林云陡然睁开双目,右手不知何时握在剑柄上,心念微动,葬花剑化作一抹寒光,夺鞘而出。

轰!

顿时间,有风声,水声,出鞘之声,还有林云体内爆发的嘹亮剑音,诸多声响重叠在一起。

与剑光挥舞的刹那,在他身旁两侧,荡起百丈高的水幕。

这静逸的世界,被葬花剑的锋芒,彻底打破。滔天剑势,随之磅礴而起,剑身暴起的锋芒,犹如惊鸿展翅而飞。

“原来如此,这惊鸿破日,除了快之外,还有腾飞而起的意境。要以自身真元聚集在周身两侧,如惊鸿之翼,随剑出鞘,迎风击打千重水浪。”

蹭蹭蹭!

林云心念微动,一剑接着一剑,不停的挥出。时间流逝,不知不觉便是两日光景过去,林云浑然忘我,却是完全沉浸在这惊鸿破日的修炼中,像是疯魔成痴一般。

除了那剑如惊鸿的意境,还要有破日之势,两者缺一不可。声势无法骇然到让人心生错觉,可以破灭煌煌大日,这一剑便不算真正大成。

起!

又是一剑随心而出,林云两侧的水浪,随之磅礴而起,水幕如帘,整整达到三百多丈的高度。

林云双臂如翼,身影横空,那半空中暴起的剑芒,似乎将虚空都给捅穿。

“还不够。”

伴随着水花落下的林云,手腕一抖,将剑贴在手臂上,若有所思。

此剑之威,勉强能算大成,对得起他这两日疯魔般的修炼。可总感觉还是差了一丝火候,这一丝火候不到,总是无法真正痛快。

差在哪里?

惊呼破日,当真无法破日,只能给人造成破日的错觉的嘛?

林云抬眸看去,正好那朝阳初生,这常年昏暗的灵木峰山顶,与此刻也显得明亮许多。

或许可以这样……

林云眼中突然有灵光闪烁,漆黑的眸子,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为何不可破日?

我剑之锋芒,就足以碾碎大日的光辉,哪怕只有一瞬。何况那煌煌大日的光辉,在被人看到之时,已经不知道与那昊日隔着数万亿里的光辉争锋。

既是霸剑,则没有不可能。

惊鸿破日,破的就是这大日的光辉,而不是什么给人造成破日的错觉。

林云越想越激动,其身上茫茫剑势散发出霸道的气息,在巅峰九重的剑诀催动下,这等剑势眨眼间便爆发出令人心惊胆颤的气息。

沉浸在悟道中的林云,并未注意到自身剑意,运转着霸剑心法已慢慢攀升至巅峰。

“没错,就是这样!”

林云眼中眸光一闪,手中流光四溢如梦似幻的葬花剑,扬手一挥。

轰隆隆!

出剑的刹那,一道炸雷的般怒吼,轰然而起,周身两侧水浪达到惊人的千丈之高,那磅礴的水幕宛若鲲鹏之翼。

林云持剑,横空而起,伴随着此等声威,一剑刺出。

咔擦!

剑锋所指,似有光芒碎裂,清脆的声音响彻云霄。那破晓而出的朝阳,于这一瞬洒落的余晖,尽数被此剑锋芒碾压。

世间,顿时漆黑一片,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等到光芒重新落下,林云已是气踹嘘嘘,重新落在水面之上。其额头大汗淋漓,脸色略显苍白,可眼角的笑意充满兴奋和狂喜之色。

成了!

这霸剑第二式,惊鸿破日,于这一刻总算是达到了他心中所想的那般高度。

足以将他此身修为,爆发出十二成的战力来。

林云轻声说道:“算算时间,离那五院争锋还是有三天,三天时间,也足够我炼化那枚乾坤碧云丹了。”

若是旁人如他一般,将惊鸿破日这等剑招,修炼到如此恐怖的境界。

怕是早就狂喜不已,忘乎所以。

可林云在兴奋之后,便是相当冷静下来,无论如何他都只是阴玄境圆满的修为。

虽说有紫鸢剑诀这等上古奇功为依仗,让他有资格与阳玄境小成的翘楚争锋,可仅仅只是争锋,还没法让林云满足。

何况,那些来自霸主级势力的弟子,修炼的功法就算不如紫鸢剑诀。

也绝非天府书院的功法能相比,必有其过人之处。

“就在此地炼化吧。”

林云打量一眼四周轻声叹道,他在此地一人一剑,在玄阴花之争中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拿下这枚灵丹作为奖励。

在此炼化,也算是种缘分。

没有丝毫耽搁,林云盘膝而坐,取出那枚精致的锦盒打开。

呼哧!

顿时间一股阴冷的寒气,扑面而来,林云面色立刻冻的惨白一片,满头长发都布满了白霜。

“好冷。”

林云心中一惊,他炼化的诸多灵丹磷酸氢二钠
,还从未有阴冷的丹药。逼得他,不得不以真元,来抵御这等寒气。

凝目细看,就见那乾坤碧云丹上烙印着碧青色的灵纹,那灵纹玄妙,就像是一缕冰炎在其中游动一动。

以林云自身的灵纹造诣,也仅仅只能瞧出些许端倪,看不出太多名堂。

“四品灵纹嘛?这院长大人的灵纹造诣,倒是惊人的很,看来他炼制此丹确实用了心。”

林云心中生出期待之感,取出此丹吞了下去。

碧云丹入口便是一阵清凉感,等到丹药融化,游走在四肢百骸后。林云浑身上下,顿时冷冰冰一片,像是一块冰柱,毫无半点生气。

好诡异的灵丹!

林云心中一紧,不敢大意,连忙运转紫鸢剑诀。

紫府中银色的真元,在真元的调动下,与经脉中缓缓蠕动起来。不一会,便与游走在全身的碧云丹药力融合在一起,那冰寒透骨的药力瞬间燃烧起来。

嘶!嘶!

他浑身上下瞬间就有黑烟弥漫而出,那黑烟恶臭难闻,像是炼药是煅烧出来的杂质。

可伴随着此等黑烟的排出,林云肉身有种说不出的轻快,玄妙无比。更神奇的是,被药力燃烧后的真元,不仅丝毫减弱,反而愈发厚重凝练。

这……

林云心中顿时大喜不已,万没料到,碧云丹能有如此神效。既能炼化真元中残存的杂质,还能让凝练后的真元,不断变得浑厚起来。

他的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狂飙猛进,简直可怕。

四品灵丹!

这院长大人亲手炼制的四品灵丹,确实有不凡之处,实在令人惊奇。

林云心中的震撼,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事实上这天府书院的院长,不仅是幽州城内最强的玄师,即便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也足以毫不过分的排进前十。若是单以炼药来说,说是前三也不为过。

牧雪此女,能在天剑宗内受到诸多照顾,没人敢给她颜色,与她爷爷在南华古域的地位分不开关系。

三天之后。

当乾坤碧云丹被炼化殆尽的瞬间,林云睁开双目,少年眼中顿时恐怖的精芒爆射而出。

一股骇然的气息,在他身上缓缓散发出去,盘膝而坐的林云,仿佛是一座巍峨山峰伫立在那。

他眼下是盘膝而坐,可若是书院的核心弟子看去,会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压力,让人不敢直视。

林云一跃而起,脸上露出抹轻松的神色,乾坤碧云丹带来的惊喜。

并非是让他阴玄级境圆满修为,晋升至巅峰只差一步就可迈入阳玄境,而是这种举重若轻的轻灵状态。

好比,一人身负高山,却翩若游龙,步履间轻松自如,闲庭信步。

“时间已到,该下山了。”

林云微微一笑玻璃清洗机
,而后提了口气,横空而起。

顿时间,他像一只离弦的箭矢,贴着湖面一口气从湖心飞到了岸边。所跨越的长度,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在平地疾飞一般,若非有磅礴的真元支撑,万万无法做到。

偶有几人瞧到如此一幕,眼中神色皆是惊骇无比,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

【晚上没了,明天两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