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赤血绝道 孟迟传 孟迟传第十八章:悲催的司徒也

2018-11-09 18:45: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赤血绝道 孟迟传 孟迟传第十八章:悲催的司徒也

几个人就这么吃吃喝喝,一个多小时便过去了,几个人也吃差不多了,就开始天南天北的聊了起来,这时,沈云河端起自己啤酒杯正在喝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体内中的血液开始有一种沸腾,血脉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的感觉,他也没多想,觉得这可能是喝醉酒了吧,结果他把自己刚才的这种感觉给其他几个人一说之后,其他几个人也说:“嗯,刚才的确有这种被吸引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呀能刺激我们的血脉一样。“

几个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都闭口不言,两秒钟之后,司徒也便反应过来,说道:“不要再喝了,应该是那个东西出来了,每次当'门'出现的时候,它就会吸引那些血脉者,而我们在进入卫天境之后,我们的血脉上就会打上一种精神烙印,这种烙印可以保护我们不被那些怪物所迷惑,而我们在刚才感觉到这种吸引力,可见,它应该就在这附近出现了,云河,你现在是队长,你说该怎么办?“

“这样吧!你和七夕一组,我和其他人一组,我们分两组,以这里的大排档为中心啊,向四周拓展搜索,现在我们就开启血嗅,跟着血嗅所感应的气机走,我相信,那扇门应该是只能出现一次的,我们只要赶在这些普通人接触到那扇门的之前,封印掉那扇门就可以了。“沈云河在思考了一下,便下达了这个命令。

这个安排也是他思考了半天而做出来的,青木七夕是华夏国和霓虹国的混血儿,据说出自一个忍者世家,小时候也接受过相当扎实的忍者训练,身体素质好的没法说,近身也是比较厉害的,但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让司徒也这个老油条保护着她,就算是打不过,以司徒也的那种性格绝对可以把她带着跑出来。

司徒也便和七夕一组向东搜索过去,东边刚好是一大片的居民小区,而且还是老式的、最高不过六层的那种,而沈云河带着剩下的人向西边走过去,西边则正好是一栋写字楼,楼高16层,因为现在早已经下班了,除过一楼还在营业外,剩下的楼层几乎都是一片漆黑,沈云河并带着剩下的几个人走了进去,在进入到二楼之后,每个人就开始负责五层楼的搜索,百里印负责从二楼到六楼、万荣负责从七楼到十一楼,而沈云河则负责搜索十二楼到十六楼,沈云河通过电梯一直上到顶层,从最顶层开始向下搜索,几个人都打开了放置在自己身上的小型对讲机,暂时无异样。

而在另外一边,孟迟的小队也在城市里面进行搜索,当时他们距离沈云河的小队距离不过五百多米,在沈云河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有吸引力的时候,孟迟的小队除过孟迟有轻微的感应之外,其他人是没有感应的,孟迟想起三年前第一次见到银月之门的时候,也是那种感觉,他对自己的队员没有多说,带着他们来到了刚才沈云河他们吃饭的地方,感觉身体中的那种血脉吸引感越来越强,他也做出同样的举动。

他自己和夏瞳一组,而其他几个人分为一组,一个向北,一个向南进行搜索,孟迟带着夏瞳向北边的小巷子走去,而慕城暖他们则向南部的另外一个小区走去,沈云河和孟迟彼此都没想到的是,他们这几组人一分开,反而将这一块地区整个给搜索了一遍。

……

“七夕妹妹,你中文怎么样啊?“司徒也自从和青木七夕分到一组之后,刚一离开沈云河的视线范围,便滔滔不绝的向青木七夕提了n多个问题,青木七夕也是好脾气,一直全程保持微笑对司徒也是有问必答,司徒也见此,便更加得寸进尺的向她问些各种无关痛痒的白开水问题,终于,在这个问题被问了n遍之后,哪怕是以青木七夕那种好脾气,也不由得恼怒了一下,说道:“你就不能把你的嘴稍微闭上三分钟吗?真不知道你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你队友烦不烦你。“

说完之后,她便把头扭过去,不再理会司徒也,而司徒也这时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便也沉默下来,良久不说话,过了几分钟之后,司徒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黑兰州,点燃之后,他很深沉的说道:“我以前有个队友,他不嫌我烦也不嫌我吵,只可惜我现在已经再也见不到他了,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那个人离你远去的时候,你就会感觉你自己以前说的那么多的冷笑话,将毫无意义。“

“对不起,刚才我只是……“青木七夕,也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可能说得很重,伤了司徒也的心便准备道歉。

“这不是你的错,我也知道我这种自来熟的性格有很多人并不喜欢,尤其是你这种内向的孩子,估计和我组队你也会感觉很崩溃的,我能理解,我接下来就不说话了,赶紧把这一块搜查完,然后再去下一块吧。“

……

“赵老板,这是你的货,还是以前的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场验货验钱。“在某个小区的废弃楼层里,两帮人穿着黑色衣装,在烂尾楼里进行着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

“杨老板你是不是记错了什么东西?这都第二年了,规矩也该换了,货我还是要的,但是这钱嘛!我只能给你给一半,你要是要的话就要,不要的话我也没办法,这货我今天晚上肯定是要拿走的,至于剩下的钱吗?给你慢慢再给,有可能一个月也有可能是一年。“一个年龄看起来50多岁,身体显现富态的中年男子说道,而他的对面那个叫杨老板的,年龄应该40来岁,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听到这话之后,便不由得脸色一变。

“这么说来,赵老板,你是要赖账了?今天我给你赵仁说清楚,你今天不把钱全部付清,我保证你以后从我这里拿不到一分钱的货,我保证你一个月之内会永永远远的消失在冷河城内。“那个眼镜男冷冰冰的对着那胖子说道。

“哈哈!你杨桐一辈子觉得自己智慧超群,就高人一等,你以为我今天过来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吗?不信你看看你的后面。“就在杨桐准备转头过去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腰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凭借多年经验,他知道那绝对是把枪,而且他把头彻底转过去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阿威,你竟然背叛我?“

“杨老大,对不起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现在很缺钱,而赵老板能给的起这个钱。“那个叫阿威的黑衣男子,虽然这么笑眯眯的说道,但毫不留情的朝着杨桐的腿上开了两枪,杨桐便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有枪声?过去看看!“青木七夕的听力很不错,他们距离那栋废弃的烂尾楼还有几百米,但是她的耳朵捕捉到了这枪声,并通过这微弱的枪声锁定了开枪人的方位,便带着司徒也向那里赶过去。

他们通过抄近路,飞快的向那栋烂尾楼逼近,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那烂尾楼的下面,他们便看到在那烂尾楼的三楼,有微弱的灯光传来,两个人相视一眼,便了然于心,一左一右,沿着楼梯而上,准备过去包抄。

司徒也的速度要比七夕的速度更快,他第一步跨上之后,便看到前方灯火很亮,而且还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便不知道哪里来的脑洞,他一下就跳了出去,对着那群人大喊一声:“我是警察,都不许动,全部把手举起来。“

原本杨桐被阿威两枪打得丧失了行动能力,阿威准备再补一枪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从天而降的身影闪了出来,并且大喊一声,当时就把他吓得手一哆嗦,枪差点掉在了地上,这句话也是把这群人吓的不轻,当这群人反应过来时,发现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没带枪的,便不由得对着司徒也狰狞一笑。

司徒也在喊完那句话之后便后悔了,因为他发现,对方有十几个人,而且有一个人还拿着枪,看着地上散乱的货物和钞票,他就知道自己可能进入了某个黑帮交易的地下场所,而且自己还喊了一声“我是警察“,这明显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他现在心里在不断的祈求自己的那个师妹,能快点上来帮助自己吸引一下火力,方便自己逃跑啊。他现在进退维谷,跑是不可能跑了,他一跑,这一群人必定追着他打,甚至一不小心把自己留在这里但是可能的,虽然他有血脉的优势,身体素质要比这些普通人要好得多,但他本质上也是血肉凡胎,被着枪子弹打到一定程度还是会死的,因此他只敢在这里对峙,不敢动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