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流浪仙人第二百六十二章不巧

2018-12-06 18:02: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流浪仙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巧

.科里大惊,连忙説道:“这可不是我的东西,是我老用的,是他的私人物品呢。他可珍视这个东西了,还对我们説,要是哪个强盗或盗贼敢来打这个项链的注意,他就把他们的手剁下来喂自家的看门狗。”

狗头人武技长帕奇帕拉则\出了一阵诡异的怪笑,似乎别有意思,但却不説个明白,而是意味深长的盯了他一眼,淡淡拿出一个厚实的羊皮纸契约説道:“别废话了,接收了这批货物就签字画押吧。我们晚上还要赶回去喝酒并祭拜库图马克神呢。”

心中暗惊的瑟科里见对方被自己‘吓住恢复了镇定,又恭维了一句:“库图马克神一定会为您的聪慧和力量而感到自豪的。”然后跟着他们转移货物、签字办理手续了。

瑟科里看着几箱严格密封的货物塞进自己大车的夹层后,心中是六份兴奋四分紧张,明天一早他就可以把自己装扮成售卖山泉的小商贩混入城中,等把这些走私货物一卖就可以赚到一笔不小的钱了。只是杀头的风险还是很大的呀。

双方办完了手续后,狗头蜥蜴人武技长便呼地一下跃出三四十尺远,宛如轻鸟般划出一个长长的优美弧线,轻巧的落到那辆怪异狰狞而又略现零乱的战车上,对瑟科里喊了一句:“跟你聊天很愉快,比前几个闷头闷恼的白痴们强多了!”然后就在旁边十来个狗头蜥蜴人的前呼后拥之下,威风八面的缓缓走远了。到这个时候瑟科里才\现那战车原来不是靠旁边的狗头蜥蜴人推动的,而是自行缓缓的转轮前行!似乎是车体内部装了传説中的‘构装体’部件!

他们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他们背后到底是谁?真是一群奇怪的狗头人!

第二天一早,瑟科里便拉着他‘送泉车’,成功的混入城中了。纳因图斯的各个城池都是建在地下水丰富的区域,但问题是这种大规模的地下水味道并不好,反倒是荒野中有些山沟里不时会冒出一些清泉,有些味道更加苦涩,但有些则相当甘甜。因此就有些经验丰富的人专门收集这些泉水,然后拉到城里卖给贵族或富商们。有人甚至形成了长期的买卖关系,背后也就有了贵族和富商们做靠山了。因此守卫城门的人一看到身陪特定家族徽记的瑟科里就草草检查了一下,放行了。

问题是他们也太草率了!只是揭开盖子随便看了看就完了。

到底是新兵啊,一diǎn儿经验都没有,像这样哪能防的住日益猖獗的走私活动?看来我倒是可以多接几个活儿呢。瑟科里心中感慨着。原来镇守这处城门的是一个黄玉龙脉食人魔和一群低等人类灵能\。但经过上次与梅特卢斯半人马的拼死一战,这些人基本上都死绝了。现在的守卫是一个普通的食人魔带领的熊地精战士。

指望这些又贪心又没脑子的家伙盘查走私活动?那石头都可以孵出小鸡来了!王室的老爷们,你们至少也要派精明过人的食人魔巫师来领头吧起来了,食人魔巫师协会都成了弗美尔公爵的属下,你们当然不能用食人魔巫师了。嘿嘿,这下可好,宝石龙脉们人数不够、人类灵能\伤亡殆尽、食人魔巫师你们又不能用,看来现在的卫兵大都是些蠢笨的普通食人魔和熊地精了。哈哈哈哈~~真是大好的机会啊。

他正高兴的笑出声来,却听前面传来一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不是瑟科里吗?你现在戒赌了?戒了好啊。以后家里就安宁了。”

瑟科里心中不爽地抬头一看。果然又是那个罗里罗嗦地新芽女神祭司卡普亚。这坐在一辆敞蓬马车上地家伙。年纪越大就越罗嗦。成天像个老教师一样对人家家里地事情指来划去。説什么要找份工作。好好养家糊口。要以身作责教养小孩。孩子是人生最大地希望等等。还真以为自己批了一件旧如抹布地牧师袍便高人一等了不过是新芽女神地祭司。也就在刨地地老农奴中有些威风罢了。随便一个食人魔巫师都比你地位高!我至少也是个自由身。最听不得你那老套地自言自语商务净水机

心中虽是不满。但脸上还是要作出一幅温和地样子。平淡地答道:啊。戒了。”因为那老牧师旁边坐着一个身穿绿、黑二色强健武士服地高等心灵武士。看年纪也是不小了。但双目如电。目光扫到之处自由一股含而未\地威势。犹如蹲伏地猛虎。随时都可能飞扑上来。瞬间夺人性命!他一头花白地短\好似千万根短针挺立着。颇有一股难以言语地挺拔精神。

最奇异就是他地额头上镶嵌着一颗::;管贯通。宛如活物一般!看样子此人就是卡普亚地哥哥。全纳因图斯最高成就地心灵武士索尼辛了。这可是不是个好惹地主儿。论地位他仅此于人类大祭司席纳洛。而席纳洛则是国王地老师。于是他连忙加上了一句客套话:“今天天气不错。您这是去哪里郊游啊?”

卡普亚则微微diǎn头道:“约了几个朋友去城外转转。你也好好干。争取父子和睦起来。”对方则非常认真地答道:“当然!我一定好好干!”

卡普亚看着对方渐渐消失在简陋街道上地身影。对身边地哥哥叹息道:“上次地战争虽然死了很多人。但也改变了一些人货淋室
。你看这个老赌徒也改了性子。现在老老实实地干diǎn儿正事了。

一直稳如泰山的端坐在车上、默然不语的索尼辛好奇的问道:“他是谁?跟你很熟吗?”他弟弟便答道:“他原先是查理马特王国的难民,大约十几岁的时候被买到纳因图斯。因为身体敏捷过人,就被选为了轻装战士进行培养。后来在与半人马的战斗中立下了几次战功,被提拔为国王的夜间守卫。本来可以安稳的过一辈子了,后来却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逐出了王室卫队,以自由身的身份在外生活。説是地位较高的自由民,其实却是最

因为像他这样的人一没有田地产业,二没有太高的武不肯屈尊去做农奴,所以就只有穷困的活在城里了。偏偏他又好赌,结果搞得家庭破败,老婆孩子都宛如乞丐一样过日子。”

索尼辛下意识的笑了笑説:“这么説,他早就应该家破人亡了啊。怎么他老婆孩子还跟着他?”

卡普亚呵呵笑道:“不是老婆孩子跟着他,而是他赖在老婆孩子那里不走。因为他已经没地方去了。他老婆一共生了4个孩子,最后成年的就一个,你应该认识的。就是蛮斗士导师杰雷诺的学生,名叫刚鬃毛毛猪的人类蛮斗士。”

索尼辛一声:“原来是他啊,见过、见过,是个很好的蛮斗士苗子呢,胳臂都比我腰还粗了。听説他们师徒两个现在成天与那个气元素神的牧师混在一起,还得了许多好处。是不是真的?”

卡普亚diǎn头道:“确实不假,我们教会的几个牧师曾亲眼看到杰雷诺一跃冲天,浑身\出一阵凌厉的紫色电光后就用飞行的方式一下子就飞没了。看其度比‘翱翔天际’还快!不过听説是一种自然力的飞行方式,比法术还要稳固。”

索尼辛顿时皱起了眉头,严肃的沉吟道:“果真如此?如此説来这蛮斗士都要大翻身了?全都这么一飞起来,那还了得!”

卡普亚知道他的心思,心灵武士比其它武\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具备‘任意门’‘飞行术’等高机动能力。要是蛮斗士也能飞了,那心灵武士的地位就不保了啊。于是他安慰道:“别急,听説想要施展这种翱翔天际的能力,至少需要先具备‘大狂暴’。而这个等级的心灵武士,大都有了‘浮空术’‘任意门’什么的,比他们还是快上一截的。而且蛮子就蛮子,也就是变得力大如犀牛、身坚如硬木罢了,外加能飞罢了。哪像你们,可以施展出各种灵能以应对各种情况?”

旁边的索尼辛刚説了一句:“不能这么説,蛮斗士的战力可以相当强悍的。我们心灵武士虽然攻击方式多样化,但却没有辅助他人的能力,説起来也就是另一种‘会飞的蛮斗士’罢了。”忽然又神色沉痛的説道:“而且这次一场恶战,很多经验丰富的基层人类灵能\都战死,只留下一下毛头小子压阵,我这次带领的两百多人,个个都是愣头青,学了diǎn儿灵能就以为自己前途无量了,真是天真至极!他们不知道现在心灵武士一下子出现了很大的断层,想要恢复过来至少要三十年!”

一席话説得卡普亚也心情低落的叹息起来:“何止是你们灵能\,普通的人类也死了不少雕刻机厂家
,估计最近两个月又要去外面购买人口了皱纹满面的老脸上尽是深深的无奈和沉痛的惋惜:“每年都从外面购买人口做农奴或\底层卫兵,每年都和半人马大打小打,每年又都损失很多人口,然后每年又去外面购买人口。这不是害了人家吗?”

索尼辛却苦笑道:“怎么算是害了人家呢?买的都是饥民吗。他们来这里至少还能多活些日子,不来这里的话早就饿死了。难道那些人类贵族会对他们好心施舍?你我当年是又为何会来到此地?”

卡普亚回想起艰辛的饥饿童年,顿时万般愁绪涌上心头,喃喃自语似的説道:“听説现在查理马特王国也是大乱了。北面有本督帝国侵扰,内部又\生了饥荒,很多人跑去占山为王做强盗,甚至和山里的狗头蜴人、绿地精等联合起来攻略村落和城堡,掠夺粮食。还有的被商会招募走得,也不知道被贩卖到哪里去了。现在哪儿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索尼辛也神色低落的説道:“我们这里也有很长时间没下雨了呢,要是再过两周还不下雨的话,今年的收成又完了!这可怎么办啊!”

两人正在忧愁,忽然听卡普亚説道:加尼叶的住处了。他以前是食人魔巫师协会的执事,而食人魔巫师协会就是有组织走私集团之一,所以他对于走私的事情应该非常熟悉。现在退出了食人魔巫师协会,正好为你所用。”

面前是个厚墙环绕的富丽大院,院中生长几株荫凉宽广的粗大老树,绿荫之下便是一幢三层高的粗厚青石楼房,一块块大青石皆用‘塑石术’精心的练成一个整体,微微凹陷的纹路使他看上去更像一座结实的小要塞。但精心雕刻的枣红色漆木窗台则出卖了它,那优美的动植物图案一下子就显出主人的富裕和典雅。

索尼辛笑道:“如此富贵,即便是小贵族也不如啊。估计这家伙也参与过不少走私活动呢”。説着两人下了马车,卡普亚是这里的熟客,进入院中便询问几个人类仆役,却被告知:“老爷一早就去法兹努拉村去了,説是有急事去找艾力露牧师。”

卡普亚略感好奇:“怎么如此不巧?我今天找他、他就跑了?是不是有意躲着我呀。”这随口一句玩笑话,却把几个人类仆役的话给引出来了:“没有、没有,加尼叶主人确实有急事。他这几天不舒服,每天晚上都头痛欲裂的睡不着觉,今天早上起来甚至口鼻都溢血了!所以不得不去找艾力露牧师。”

卡普亚越加奇怪:“他病了?病了可以去找宝石龙神的牧师嘛。实在不行,找我也可以。为什么舍近求远的跑到百多里外的法兹努拉村去?”仆人的回答令他大吃一惊:“因为他这些天来一只在修习艾力露牧师传给的一种技艺,开始还好,但后来不知怎么就出事儿了!成天心绪焦躁,动不动就打骂我们,后来更是\展到头痛心绞、双目赤红,而且脾气忽然暴躁的不得了,偏偏又整日整日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像恶魔附体一样!可吓人了。

他撑了这一两周,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就只有去找艾力露牧师。”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