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种下一点绿

2019-01-11 13:17: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王维有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诗句,我却有每到周末倍思亲的牵挂。我有在岳阳打工的老婆,有在中科大读研的女儿,有在东升躺在轮椅上的岳母,有在江北老家年老多病的父母。要是我能灵魂出壳,抑或学会了分身术,周末一下子就能飞到亲人身边,那该多好啊!不过,我这个教书匠的工作总是繁忙辛苦的,就连周末也很难挤出一天的时间,去看望我的亲人。

与亲人联系总是密切的。我如果接到女儿电话,总会感到幸福、自豪,当然有时也会感到一种经济压力;如果接到老婆电话,就能感受到一种家庭的温馨;如果接到东升或江北老家急促的电话,就会胆战心惊,惭愧不已,我不能亲自到父辈们跟前尽孝,又拿不出很多钱为他们看病,为他们创造好的生活条件。

物价涨得好快,但我们的工资基本上没有涨,入不敷出的生活现状,总让我心里颇不宁静。

一阵寒风袭来,我打了一下哆嗦。北风是夹杂着楚源化工厂的酸臭味卷过来的,我赶忙用手捂着口鼻,只见门卫老黄还戴上了口罩。如果是阴雨天,这股酸臭味会更浓,便会使人头晕恶心。这时候教室北面的窗户是不敢打开的。

我要诅咒楚源老板:为什么那么肆无忌惮的向空气中排放毒气?真是昧着良知赚钱!他的文明意识、环保意想到哪里去了?!我要诅咒这个世界:物资现代化,精神现代化的人类,为什么还允许有这样的为创造经济效益而严重伤害生命个体的企业存在呢?真是蒙昧之至!

我生活的条件与生活环境总让我心情不爽。近半年来,我一直把自己半封闭起来,尽可能减少消费,平时很少出去喝酒、打牌、与同学约会。呆在家里学起曹孟德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喝着闷酒,忘掉尘世间的一切烦恼。

这样过了些时日,但年过半百的我又感身体不如之前,担心哪一天喝多了酒,会一觉不醒。这让我想起杜工部的诗句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羽觞,去寻觅另一种销愁的途径。

我又把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说和《庄子》领会了一番,努力让自己达到超我、无我的境界。梦想自己心中有田野、丘壑,有阳光、细雨,有金色、绿色我每天工作之余,便可在精神的乐园里神游。

为了找到心灵的那块绿草地,我开始用业余时间学陶渊明拓荒南野际。

说来轻巧,做起来很难。走过食堂前面的篮球场,穿过几排樟树,来到学校鱼池边,可看到长满芦苇、藤蔓、杂草的一片空地。但它上面堆满了岩石、砖渣、瓦砾。须搬走岩石,拣走砖渣,撮去瓦砾,刨去芦根,才露出一点沙土。

两个小时也难开垦出两平方的地来。还好,这儿离教学区较远,我的开荒不会破坏教学环境;旁边的花带和近处的翠绿茂盛的樟树林成了为我遮丑的一道屏障,因为我每次拓荒时都习惯袒露上身,任汗水在我的脸上、背部、胸脯流淌。我多么想拥有一亩三分地啊!但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前后好开垦的地方,近一两年来早被有的老师及家属开垦完了。不过要垦出三分地,我还是有信心的。

清早,在上早自习前劳动半小时,这是我最好的晨练方法。如果当天没晚自习,放晚学后,我劳动两小时,等到月亮星星出来,才荷锄而归。这正验了陶潜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诗句。劳动流汗后,回家吃饭是香的,睡觉是酣的。

每开垦出一小块地来,我就马上播下种子,一个礼拜左右,便可看到绿色的芽苗,取得了一个欣喜。几个月下来,我能收获好多个欣喜。

栽种完菜苗后,便是给它们浇水,施肥,治虫。施肥,我一般用淘米水,可说是一举两得,既给小菜浇了水又给它上了肥。偶尔去学校附近养牛场拣点干牛粪为小菜上点底肥。放月假时,师生离校了,夜晚,我披星戴月,给小菜淋点大粪,为它们补一补身子。

课外活动,常有篮球队员超出樟树林到我的小菜地去小便,为我的小菜送来了营养液。平时之所以不用大粪,是由于我不想去污染本已被污染了的校园生活环境,只希望通过种菜养花来为我们生活的空间增加一点绿,净化一下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

给小菜治虫,我从不用农药,用手去捉虫,将虫捏死。我要看着小菜们健康生长,让它们成熟后成为健康食物。

暑假,女儿回家吃着我从自家菜地摘来的豆梗将其爆炒所做的一道菜,感觉是甜的。由于她在大学很难吃到这样的健康食品。老婆有时回家,吃到了自家菜地的韭菜、上海青、莴笋脸上笑开了花。她高兴的不是品味到了我做的菜的好味道,而是看到了我没有再喝闷酒,听不到我的叹息了。

种菜如种花,看菜也如看花。工作再忙,每天我最少也要去菜园一趟,看一看我的小菜。看到一株菜苗增加了一片绿叶,看到一蔸菜开出了1朵小花,看到一阵风吹来,几垄菜地掀起层层绿波,我都会尽情的享受我的劳动成果,如痴如醉。蹲在菜地里,我闻到了小菜的清香,感知到了小菜的生命气息。我把我的心留在这儿,我把小菜的绿,把小菜的风姿融进我的脑海里。

我拓荒种菜,就是为了种下一点绿。种下一点绿,也就种下了希望,收获了快乐,筑起了一道抵抗破坏我们生活环境的绿色的屏障。

南岳中学:姚青松

高温风机厂家

酸洗缓蚀剂生产制造商

换向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