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八百五十一章热热闹闹送黄之

2019-01-11 14:39: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八百五十一章 热热闹闹送黄金

滴铃铃铃……

一大早,天还漆黑着,刚躺下没一会儿的姚行长听到闹钟的铃声,就急忙红着眼睛爬了起来。

洗脸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通红的眼睛和凌乱的头发,老姚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燕老板,这次我可是真玩命了,你可得对得起我!”

事情还要从昨晚燕飞的那个说起,燕飞当时说了,希望他们送黄金来的时候,制造点声势出来。目的老姚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燕老板要发金子给员工只是你没发觉而已呢?,想让这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让大家对牵牛花更有信心,让全县和全地区更多的人去养牛。

养牛和别的不同,一头牛一年吃的草料有多少,养过牛的都清楚。如果养牛场把所有的牛都从小养到大,一直到出栏,那根据现在的出栏量,需要的饲料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别的不说,就三岔河乡现在的交通情况,只运草料的车都能造成交通堵塞。

所以必须带动更多人来养牛,分散开来,然后养牛场只进行育种育肥等最关键重要的工作。

明白了燕飞的意思,姚行长就开始行动起来,给上头打申请,说燕老板的特殊要求。最好是送货的时候,一路敲锣打鼓放着鞭炮,影响越大越好。

然后上头接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让老姚当时就好像是在现在的季节里,被泼上一头冷水:“如果被抢了怎么办?”

一百多万对燕老板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对这年代绝大多数人的人来说,真不是小数目——这些钱拿出去买房子的话,市里面相当好的商品房,能买十来套的。

银行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就是安全第一,运送黄金这种事儿,肯定是运之前保密,运输过程中严格戒备,直到安全抵达,把黄金完好无缺地送到客户手里。

现在你要我敲锣打鼓一路鞭炮,是觉得价值一百多万的黄金,别人搬不动?

如果这不是燕老板的要求,老姚心里明白的很,估计刚才那头就不是沉默一会儿,而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什么主意啊这是?

但是这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毕竟怎么说燕老板是大客户,随便开个账户在这里,扔进来千把万给他们顶业绩都是和玩似的。

于是两人就商量谋划了一番……既然保证安全,还得宣传到位,那么就得请求其他部门协助。如果单靠银行的安保力量,那明天全市各地的分行还都开业不开业了?

本来贸然请求人家协助,就是给人家找麻烦,让人家为难。何况现在是过年时间,各地的警力也是相当紧张的。

总之两人很是纠结——作为当事人,如果因为他们的决定,让这批金子出了问题,那他们可是直接人。

然后老姚忽然灵机一动:“那个,燕老板和咱们咱们这当兵的关系不错呀!”

对呀!

那头的当即一拍大腿,不说在很早之前,燕飞就开始平价给当地那些当兵的供应牛肉,也不说现在场里还有不少退伍的,包括还有残疾的兵,就说他让杨红旗组织的那次老兵京城游,就足够让多少老兵新兵们对他有好感。

然后这两里愁白了头发的人就开始找关系,希望找个那边的——如果这事儿要求助燕老板的话,燕老板一句话都能搞定。但是他们真丢不起这人,和人家合作这么久,你不能只占便宜不出一点力吧?

最后打过去的时候,险些不知道找谁,好在老姚还记得,燕飞和驻兵队伍里一位姓聂的同志关系不错。

聂海政和燕飞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听说这东西送给燕飞的,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当即就告诉他们,这都是小事儿。明天你们什么时候出发,我们顺便派两辆车,顺路出去拉练一下。

实际上这俩人商量半天不麻烦燕飞,最终还得靠燕飞的面子,挂了也是惭愧的不行。

但是只有护送没有热闹也不行,不过这就是两人分别出力的事儿。而且考虑到安全保密,他们还不能提前通知,累计已贷了九十几万元只能等一切准备就绪,看临时能招呼多少人。

这不一大早老姚起来,就准备好和备用电池,只等那边准备好,然后通知自己认识的人准备一下,争取让这趟行程热热闹闹,还的保证不出岔子。

燕飞是真不知道他们这么为难,不然的话,他干脆一大早自己去押运就得了。哪用得着这么费事儿,能从他燕老板手里抢走东西的人,估计放眼全球,都找不出来。

不过这俩人的努力真没白费,一大早一辆押款车出了门,两辆绿色的大车就跟了上来。车上的人们也乐呵,还唱着歌。

都是年轻的十八九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离了父母当了兵,谁还不想家?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八百五十一章热热闹闹送黄之

但是过年肯定不能都回家,还好,现在有个机会能出来跑跑。

再走一段,押款车前面出现了两辆车,都是轻卡。车后面有锣鼓队,车头上还挂着大红花贴着红纸写的有字——赶制红布横幅来不及,只能用红纸写字凑合着。

写的就是某行祝贺牵牛花公司喜发年终奖。

还没走多远,又匆匆赶来几辆小车,每辆车都有人扛着摄像机,不时的冒出头拍一段——年终奖发黄金这种事,啥时候都是,哪家不来才是傻子。

从市里这一段路还不够热闹,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路边一溜的大车小车,一个个车头上挂着大红花,看着和婚车队似的。

远远的看见两辆轻卡打头的车,领头的周大脸一招手,带着老姚上了车,一队车就齐齐发动,走在了最前面。

每辆车上面都是各种恭喜贺喜,虽然只有个红花,可是车多,看着就壮观。

几辆摄像车趁着路上车少的时候就前后跑一下,趁机多拍几个镜头,忙的很。

一路上的车辆看到这一排车队,还有摄像的跑前跑后,开始都还以为是有人结婚。还正在感慨谁家的婚事办的这么隆重,结果发现居然前面的车副驾驶坐的不是新娘,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脸上笑成了菊花的老姚坐那里美得和什么似的,看到别人诧异的目光,还给人家挥挥手。

这还不算,再看后边才明白,得,原来是牵牛花的事儿。再一看后边的押款车,很多熟悉的人已经想起来,好像曾经看过,人家牵牛花发年终奖,都是直接发金子。

当时人们心情就莫名振奋起来,看着那押款车有的人都开始冒金光——奶奶的,这么大的阵仗,今年这是又准备发几十斤啊?

想想都特么羡慕,别家还在高兴自家的单位发的鸡蛋米面都拿不下的时候,人家直接发金子。比一比年都过的没滋味了啊!

车队是到拐进三岔河镇的县道上开始减速的,此时差不多乡里的人都知道了。路两边都是看热闹的,舞龙舞狮队都拉出来了在路口舞者,不减速都不行。

周大脸的车队准备的齐全,鞭炮一串串的使劲扔——虽说是早上老姚临时通知他的,但是他要是连点鞭炮都弄不来,那他就不用在这片混了。

原本大家以为现在就够热闹了,结果到了厂子西边村上才发现,刚才那点热闹不够看啊!

现在这村里不少人的地被征收,进厂子干活的人最多。燕老板发东西,他们村那些进厂早的,干得好能提上个小领导的,算算都够得上领东西的资格。

虽说这样的人也没几个,可架不住人家高兴,村里几个商店的鞭炮烟花差不多都被那几家包圆了——别说只发一个金币没多少钱,买那么多鞭炮烟花可能会亏本。账不是这么算的,面子才是关键。今年不牛一把,明年发的人就多了啊!

显摆(装逼)要趁早!

大白天的一个个烟花就这么放起来,附近有的来看热闹的是别的地方来的,看着这一幕龇牙咧嘴的直替他们心疼——大白天放烟花,可不就是浪费嘛!

养牛场的人在看到烟花的时候就开始兴奋起来,虽然不是现在发,可是看着那些相关的不相关的人的举动,打心眼里都自豪是真的。

几家赶早过来送牛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一问才知道,当下就那个眼珠子都红了。感情自己辛辛苦苦养那么多牛,还不如人家这里当个小头头挣钱多。

不过这事儿眼红也没办法,多少人都在变着法的养牛,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但是养出来的,除了个头大点肥一点,其他的真没办法。产出的肉依然是万城黄牛的牛肉,虽然肉上的大理石花纹也很明显,可是和人家的牛肉一比较,差距更明显。

至于想觊觎养牛场的‘秘方’,想的人多了,也就是想想而已。都知道当初因为这个,还抓过那些故意来探听消息的人。而且大部分人在熄了觊觎秘方的心思之后,就会反过来变成养牛场的拥护者。特别是当他们开始养牛,并且受益之后。

这些年不是没有外地人来打探消息,可是作为受益者们,他们自觉就担负起了维护秘密的。不保护好不行的,因为自家的牛去了别的地方,卖不了这么高的价格。

而且随着大伙儿的钱挣得越来越多,眼光越来越高,也有个问题大家都已经开始认识到:目前万城黄牛的价格比其他地方的都高,全靠牵牛花把名声带了起来。一旦这个牌子倒了,那么都得恢复之前的状况。

没人愿意回到过去。

别的地方的年轻人都得扛着包裹去打工,虽然回来的时候把外边说的天花乱坠,可是稍微有点认识的人都知道,外边真那么好的话,你们回来至于还打听着养牛的挣了多少钱吗?

事实上是,这年头不少干一年回来带不回来什么钱的也不少,还有些被无良老板拖欠工资的,导致回家路费都得找同乡们接的。

所以随着现在牵牛花开始和外乡合作养牛,附近几个乡的年轻人,逐渐也有人开始退出打工大潮。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也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就在所有人或羡慕或眼红的目光中,前面的车总算开到了大桥上。让出了后面的押款车,一直开进了核心岛。

两辆拉着过年不能回家的年轻人的绿车直接掉头就走了,连燕飞想表示一下感谢都不行。不过倒是不用担心,反正马上过年,趁着这机会,多送点牛肉过去就是。

押款车从进入河心岛的那一刻,老高和哑巴一帮人就带头骑着马在前边开路了。一直走到离兽园不远草地上才停下来,然后四散开来守着中间的那个台子。

和周大脸换了车又赶来的老姚当时就震惊了,看着台子上摆着的一个玻璃柜台,一脸懵逼地问道:“燕老板,你不会是准备把货摆这里面的吧?”

几个摄像机都已经对着那柜子开始拍了,虽然大家有点不能置信,可现在燕老板的做派,明显是真的准备把那些金子摆在这里让人参观的啊!

燕飞笑呵呵地:“就放在这里,今天先不发,让他们都看看。哈哈……”

连几个抱着武器一直板着脸的押运员都有些傻眼,这可是四十斤的黄金,不是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不好?你就这么露天摆在外边的台子上,真的合适吗?

周围的人开始也是不信,不过随着燕飞的话从内圈向外圈传,逐渐的都知道了,燕老板这是准备展览这些年终奖啊!

人们的表情当时那个精彩就不用说,总之各种议论各种惊诧……直到有个小伙子忽然喊了一句:“燕老板就是爷们儿,豪气啊!”

开始还有人不理解,不过很快的,人们都明白过来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喊了:能把几十斤黄金摆在外边展览,这还不叫豪气,什么叫豪气啊!

当时喊声一阵阵的就开始热烈起来,喊豪气的喊爷们儿的都有,喊得那边的老虎和头上的金雕都开始符合叫了起来。

看着老姚还在犹豫,燕飞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到了没?大家都想看呢!赶紧摆上去吧!这可是我的地儿,你把东西给放下,丢了也不找你的事儿。”

“再说了,我这里要是都会丢东西,天底下都没安全的地儿你信不信?”

广州黄埔港价格
上海亚明1923
十大环保漆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