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装逼大师第七十八章往事出

2019-01-11 14:53: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装逼大师 第七十八章.往事

多年前,叶武曾经远赴宝岛拜在一位大师门下,修习八极拳。

那时正处于抗战胜利的时候,华夏和13区的火药味浓厚的紧,不时有些年轻气盛的13区高手远渡重洋,在弘扬自己民族文化的同时挑战打击华夏的各路高手,踏上了曾经属于华夏的几片土地,这种对抗性风气虽然不比抗战开始前浓郁,但也弱不了多少。

叶武的师傅当年也算是一方高手,自然也是13区武者的挑战目标,众多挑战者中一个名叫或许能忘记一个名字松淘流的空手道流派,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其馆主甚至带着一干徒弟就直接打上门来,堵住叶武师傅武馆的大门,扬言两个流派间不死不休。面对如此无礼的挑战者叶武的师傅也不恼火,而是把谦虚与礼让的品德发扬到极致,好声好气的招待着,顶下了松淘流一干小辈各种侮辱,打着化干戈为玉帛的主意。

有道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两边接触了一阵时日,松淘流馆主也被叶武师傅的品德所打动,原来的踢馆变成的普通的切磋比赛,这个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

但叶武当时刚刚学艺有成,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怎么看得惯那些无礼的小鬼子对自己师傅的侮辱?一气之下居然自己私下里和松淘流的弟子们约斗,下死手把一干松淘流的弟子尽皆打残,等到双方长辈赶到时,松淘流的骨干弟子已经没剩下几个完好的了。

此事让松淘流馆主和叶武的师傅难得建立起来的友谊瞬间崩溃,松淘流馆主当时更是直接红了眼不顾身份差距对叶武出手,而叶武的师傅为了保下叶武,迫不得已下也动了手把松淘流的馆主打伤,两边再无和好的可能。

这下子,松淘流远赴宝岛的所有人马几乎全部折损,不得不狼狈逃回国内,而据说回到13区不久后松淘流馆主更因为此眺望这些无法达到的目标的时候事忧郁成疾而病逝,松淘流全体算是与叶武结下了不解的仇怨。

另一边叶武也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被师傅逐出师门,再也无缘八极的高深技法,对此遗恨终身。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了。”叶武拿起咽了口茶润润冒烟的喉咙,继续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次来的就是松淘流的后人,说什么当年老子答应过他们,等他们下一代培养起来继续比过,卧槽他格老子的!现在叫我去哪里找一个传人出来?”

陈真好奇的问道:“那你当年答应他们了?”

“我哪记得?都几十年前的事了,有的话兴许当时就那么随口一说,鬼知道他们居然还当真了。”叶武无赖的说道,在场众人尽皆一头黑线,老爷子你敢再不靠谱点吗?

“那现在怎么办,可以避战不?就算老爷子你亲自上恐怕以你的体力也挨不过几局吧?”

听陈真说的这么直白,叶武顿时被噎住了,一时翻着白眼不肯回话。

还是叶文回答道:“这个恐怕很难,松淘流现今也算是13区的大流派,现在全派尽出向我们这边挑战,闹出的动静可一点都不小,别说13区本土就连我们这边一些嗅觉灵敏的媒体机构都把摄像头对过来了,一旦我们避而不战……后果很难想啊。”

“反正那样我一张老脸绝对没地方放就是了。”叶武忍不住在一边补充道。

陈真和林硕顿时相顾无言,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在座几人顿时安静了一会,房间里只剩下叶武粗重的喘气声……

林硕在座位上扭捏了一阵,举起手来说道:“叶前辈,这些年来俺们颇为受到您的指点与照顾,认真说来俺们这里的人都可以算是您的门生了,实在不行让俺们上去顶一顶也是可以的嘛,哦,就算俺们实力不济,也可以让陈教练上啊,相信陈教练一定不会输的才是……”

“呵呵。”叶武听到这嗤笑一声,把手里的茶杯摔到桌上,“就你聪明,能叫陈小子上我不会叫啊,你以为他们那边的都是白痴还是傻子,上场的人用的是不是八极拳一看就知道,何况陈小子的拳路和八极根本是两个极端,别说有经验的人了,一些懂门的外行都能看出不对来,人家要挑战的是我八极叶武的门生,不是咏春陈真的师傅。”

被叶武这么一通呵斥,林硕顿时委顿在座位上呐呐的不说话了。

而陈真却没有闲着,趁着现在在脑海里敲开系统的兑换列表看看,

嗯,八极拳兑换价格:7300,恰好在接受范围内,陈真也算是在叶家这里混饭吃,叶家倒掉陈真也没什么好处,至少一张长期饭票是没了,加上叶家两兄妹那里的关系,可以的话陈真还是想帮上一把的,再说了上台比武也是个不错的装逼机会,这次投资应该也不算亏本。

打定主意陈真自得的点了点头,对叶武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我也可以会八极的嘛。”

“对啊,不会的话可以现学啊。”

“哎哟俺怎么没想到。”

叶文和林硕明显误会了陈真的话,以为陈真的意思是可以临时抱佛脚,到时候上台了比划出个八极的味道来就行,反正拳法套路的话学习一下就能比划出个样子,又不是什么发劲技巧什么的高端货色。

对此陈真也不解释什么,由着他们误会吧,难道还能说自己可以在瞬间学会一套拳法吗?

叶武也以为陈真是想来个临阵磨枪,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个恐怕也不行,当初我被逐出师门时就已经发过誓了,今生不能过我手把八极再传出去,要把这门武艺带到棺材里,这个是不能违背的。”

“你当初不是说自己武艺不精,怕误人子弟吗?怎么这里就变卦了。”陈真戏谑的问道,还记得当初叶武带他过来时说的是自己八极学的只是点皮毛,为此不好意思出来教的。

叶武没好气的瞪了陈真一眼,“什么叫家丑不外扬你不懂?难不成你天天把自己因为打架被学校停学的事挂嘴边啊。”

“额,也是哦。”

眼见得这时候了两人居然还有心思讨论别的,叶文急了,“哎哟父亲您就别倔了,这种时候就不要遵守那种无聊的规矩,事急从权把八极教给小陈又不会少快肉不是?”

“我说了不行……”

“父亲~~”

“到底我是你爹还是你是我爹啊?老子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小子还反了不成!”

叶武也是被说的烦了,很难想象一个会耍泼玩无赖的老顽童会有发这么大火的时候,三人顿时被叶武的气场震住了。

不再理会几人,叶武冷哼了一声,快步离开房间。

<《论语》有言道:躬自厚而薄责于人p>走廊外传来叶武气急的声音:“老子的事不用你们管,老子自己解决!”

...

百兆服务器托管报价
美的电磁炉报价
小学网站模板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