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谁会在乎你的春光乍泄

2019-03-12 21:59: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冷落这么漂亮的一个男人

杜可湄第一次见到陈雪峰,是在她和汪子慧合租的房子外面。陈雪峰的脸是青白色的,那样大的太阳,额头上一滴汗也没有。汪子慧在屋里敷她的面膜,当杜可湄让陈雪峰进屋时,汪子慧尖叫着嚷,别管他。

然后陈雪峰安静地走掉了,没有说一句话。汪子慧是个妖精一样的女子,陈雪峰是她高中时的恋人,据说曾经爱得死去活来,只是汪子慧是个没有耐心的人,北京的风沙让她心情灰败。她说,要找一个北京男人,有自己的房子,水管堵住了门锁坏掉了不用三番五次给房东打。

所以没有北京房子的陈雪峰就这样被OUT了。事实上陈雪峰长得很帅,身材高大而硬朗,有漆黑的眼珠和干净的牙齿,完全符合杜可湄对男人的审美。所以杜可湄有些看不下去汪子慧的张狂。不管怎么说,冷落这么漂亮的一个男人实在是于心不忍。

第二天晚上,杜可湄在楼下小花园与男友打了一架,因为她发现了那个男人里竟存着几条肉麻短信,却并不是出自她手。她的男友是个头发很长,牛仔裤很久都不洗的家伙,弹一手好吉他,可当杜可湄怒不可遏地给了他一巴掌后,这只弹吉他的手却毫不客气地回敬过来,然后在空中被另一只手抓住。

陈雪峰,他看上去只用了三成力气,就制住了那个吉他男,陈雪峰依然脸色青白,声音很哑,他说,不许打女人。

那天以后陈雪峰就再也没有来过,也许是看到了杜可湄的狼狈爱情,觉得自己的失恋不过小菜一碟,顿悟了。

爱不爱与领口无关

半年后,杜可湄在一家回民餐馆碰到了陈雪峰两次。陈雪峰穿很挺的白衬衫,头发一丝不乱,没有表情。杜可湄勇敢地坐到了他面前,陈雪峰看她一眼然后说,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杜可湄一怔,低头时才发现领口太低,坐下来时敞出来一片白花花的肉。夏天穿衣服经常会有走光的时候,杜可湄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可她的脸还是红了。理好衣服对陈雪峰说,我可以帮你挽回汪子慧。

陈雪峰微怔一下,冷淡地说,不用。

杜可湄不管,她开始给陈雪峰汇报汪子慧的消息,汪子慧相亲了,汪子慧被甩了,汪子慧又相亲了。陈雪峰从来不回她的短信,有一天杜可湄对他说,别管汪子慧了,我和你好吧。

谁会在乎你的春光乍泄

杜可湄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可以在陈雪峰的公司楼下等他下班了。她穿肥大的素色T恤,站在太阳底下就像一株朝气蓬勃的青藤,然后陈雪峰出来,杜可湄就在阳光里对他笑,杜可湄连眉毛都在闪闪发光,陈雪峰再不动心简直天理难容。

可是陈雪峰神情冷淡。

杜可湄看着陈雪峰,阳光下的陈雪峰真是帅得没有天理,杜可湄觉得自己失败透了,而且陈雪峰还说,你怎么总穿领口这么大的衣服,周围的人都在看你。

杜可湄不明白自己的领口为什么老是在陈雪峰面前出洋相。可她认为,陈雪峰不接受她,一定与她的领口无关。

两个人的攻防战

陈雪峰再次见到杜可湄,天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想办法住到了他的对面,并和他共用一个厨房。

从此,陈雪峰便欣赏到了杜可湄的每一款睡衣,因为杜可湄总是大大咧咧地穿着它们在厨房煎蛋,煮泡面,露出圆润的肩和瘦削的锁骨。后来,她竟有了他房门的钥匙,在他还睡在床上时就来拍他的屁股,将早餐放在他的床头柜上。杜可湄这个女人实在太过分了,陈雪峰却没有将早餐从门口丢出去。

直到有一天陈雪峰对杜可湄说了很重的话。陈雪峰说,我没有钱,也没有房子,更没有兴趣供你们这些女人消遣。

陈雪峰说这话的时候杜可湄正从一口锅里往外盛猪蹄汤,这锅汤她炖了整整七个小时,肉烂了,汤汁浓得能粘住勺子。然后杜可湄脸上的表情也像那锅汤一样被粘住了,她慢慢转过身来,慢慢看着陈雪峰,陈雪峰也正目光炯炯地看她。

陈雪峰又说,你要不要脸?是不是找不到男人了,为什么一定要缠着我?

然后杜可湄打翻了那锅汤,用了很大的力气,滚烫的汤汁像小石子一样结结实实地砸在她身上。陈雪峰奔过来,将杜可湄拦腰一抱,冲进了洗手间,开了水龙头哗哗地往她身上冲,边冲边骂,疯女人疯女人。

杜可湄这时才感觉到全身火灼似的疼痛,她不管不顾地哭起来,越哭越大声,并开始对陈雪峰又踢又打。陈雪峰只得紧紧抱住她。陈雪峰身上有一股清淡的烟味,陈雪峰的胸膛很厚,敲打起来有闷闷的回声。杜子湄不哭了,她开始亲陈雪峰的脖子,耳垂,手腕。她能感觉到他的战栗,能感觉到毛孔在他身上噼噼啪啪地打开,能感觉到热烈的情绪在他和她之间燃烧,她真的能感觉到。

可是陈雪峰却推开了她,用了一点力气,所以杜可湄一下就被推坐到了浴缸里,水龙头哗哗地开着,淋在她被灼伤的皮肤上,像蚂蚁啃噬般,细细碎碎地疼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