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文学依然是迷人的风景

2019-05-16 18:24: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苹果A12发布后处理器对比漫画又更新了
特朗普说美国税改或增加财政赤字
">福布斯谷歌无法离开中国
诺基亚X7号称不被定义或将采取四种暗系色

——为《淘漉诗韵》杂志创刊题贺所想

甲午3月19日晚,古城青州女诗人高原没经我许可,突然便把我介绍给了山西大同大学一位大三的学子。高原说那个学生自己创办了一家校园文学诗刊,叫《淘漉诗韵》的杂志,并想让那个学生选发我的一些诗词。我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怎么回事,上就忽闪开了,此后就看到一个叫“淘漉诗韵·总编·詹寒”的名闪烁在我的眼前,随后也就有了我们彼此间的交流。

我们知道,在文学越来越低迷的今天,这个大三的小伙子居然还能这么痴迷文学,其本身就让我为之感动。当然,还不仅仅是他痴迷文学这么简单。而且,他还能在学业之余力所能及去办一本纯文学杂志——这个举动,就不仅仅是令我感动的问题了。因而,由这个小伙子的举动,便也让我又想起了四五年前,我所主编报纸副刊时发现和扶持的一位叫解德杰的小伙子的事情。也是因为18岁的解德杰充满着灵气的、大胆的小说写作吸引了我的注意。此后,三两年的文稿交流,我不但与解德杰成为了文学上无所不谈的文友,而且我还把在报纸副刊编发的他的几篇小说推荐给了《山东文学》的主编一次选发了多篇,我还专门为他的小说而写评论在中国作家予以推介。虽然至今我都还不曾认识这个叫解德杰的小朋友。不过,我却经常又会同他所在的县域的文友们打听着他的写作近况。而当朋友们说起他的写作已经越来越好时,我的心里似乎也就有了些许的欣慰……一如今天我所结识的这个让我感动的占金国一样,他的所有对文学的举动都给我带来了莫名的好感和欣慰。我感动于他的父母为了培养他能够成才而在乡村“脚踏黄土背朝天”的艰辛和可敬;我欣慰于他为了文学的毅力科米去职风波持续发酵
与勇气居然在艰辛的求学路上创办了属于自己心仪的《淘漉诗韵》这个纯文学诗刊……虽然我还不知道他的诗歌写得如何,散文写得如何,但是能够自办诗社,自筹资金创办诗刊,作为一个大学文学院的学生,其中的艰难、挣扎、苦度、迷茫,就可想而知。那么,在这样一个痴迷和热爱文学并付诸于行动的青年眼前,我自然是不该有任何理由来拒绝他的某种求知的需求与想法的。毕竟,我也是从他这个年龄段自学和摸索着文学的小路走过来的,其中的甘苦,我自然深有体会。

伴着这种感动、亢奋与欣慰,我在上也便与他聊起了他办刊物的一些事情,他说:“高原姐是想请你投稿《淘漉诗韵》杂志的,那我就约请老师给《淘漉诗韵》创刊号写个贺辞吧。《淘漉诗韵》是我创办的淘漉诗社旗下的诗刊杂志,‘淘漉’二字取自刘禹锡名句‘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创刊号即将面世,正搜集各界人士的贺词。还请老师支持!”而后,他还乐观地说,虽然办诗社和纯文学杂志遇到困难很多,但他会努力坚持,也会对得起各位师友们的支持与鼓励!此后,我就问他要的贺词是文字的还是书法的?他说文字也可以,如果有书法更好,就怕太麻烦老师了!我说:“‘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要不我给你写幅字吧,你一个与我女儿同岁的学生,能这样喜欢文学已经不容易,能再创办属于自己的刊物更是不易!我就权当支持一下青春的风景了!”小伙子听后很高兴,说:“太感谢老师了!能否加上《淘漉诗韵》创刊贺辞?”我说可以,这两天我抽空就给你写,然后快递给你。以后,我们就彼此交换了地址与。

第二天,他又专门联系我说,想请我与着名诗人桑恒昌老人做他们诗刊的顾问。我一听,真得有点懵了。桑老做顾问,当然无可厚非,毕竟桑老在国内诗歌界那是顶尖的人物——20多年前,桑老就是山东最早的《黄河诗报》诗刊社的社长兼主编以及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可谓是山东的“诗界泰斗”,饮誉海内外诗界,令我辈敬仰的大诗人。当然,桑老也是我在山东当兵初学写作时认识的最早的作家之一,我们的师友之情已30年。至今,我还收藏着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济南军区政治部机关工作时到省作协看他所赠我的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他的经典爱情诗选《爱之痛》。他的诗歌简洁而富于哲思,朴实而又不乏精美,思维敏捷而又张弛有度,其艺术的牵引力之大,令你走进去,一定是出不来的。桑总是一名幻象思惟的大家。在精短诗的炼句上,他所追求的耐读与永恒,相伴着的意象空间思惟与灵动的笔墨,那是天马行空的无人可及的。他的诗歌题材涉猎广泛,又自出清响,无论写爱情,写亲情,写军人,写工人,写农民,写山水,写风物……即使是细微之处,细小之事,桑老都会令你在浏览中砰然心动,思索良多。句子的精美,提炼,令你无可挑剔。如果把桑老比作诗歌界的明星的话,那他也一定就像演艺界的唐国强一样,是一位一路走红而永不褪色的明星。桑老做顾问,自然会让《淘漉诗韵》的诗刊增色增韵。而我,虽多了些许的忐忑与不安,虽拗不过这份盛情,但毕竟人生与文学的经验还是有点,即使这个经历作为他们一点文学人生的教训,总也能提示他们少走些许的弯路吧。

如此的几次交换,固然也让我对这个大学里的小伙子便有了粗略的了解:小伙子叫占金国,与我女儿同岁,都是属猴的,他1992年生于湖北黄冈。他的父母比我稍大一点,已快60岁。小伙子目前就读于山西省大同大学文学院汉语言专业三年级。由于受其唐外媒:中美达成协议 扩大美国天然气等产业的对华出口
朝大诗人刘禹锡《浪淘沙》9首诗歌的影响,并选其中一首“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诗句的最后两句摘选了“淘漉”2字,作为对诗歌的人生寻求,中学时期就创办了《淘漉》文学报。2013年12月,亦即大学二年级时成立了淘漉诗社,不久又独自创办了1本纯文学诗刊《淘漉诗韵》,而且,自筹资金付梓出版。第一期杂志在他的千辛万苦的努力下,已于去年底面向全国各地的诗歌爱好者征稿500余件作品,不局限于大同大学的学子。发表的诗文不乏国内名家、宿将和具有文学潜力的大学生诗文爱好者的作品。面对这个热爱文学的青年占金国以及更多酷爱文学的青年群体,我也不得不在想,文学尽管处于边缘化了,低迷了,没有了人们“纸醉金迷”地沉湎于当今“灯红酒绿”中那么的病态,但在某种时候,某个人的心里,文学有时真得又是一处诱人的,唯美的,独一无二的,甚至于也是可以使人疯狂痴迷的风景!就如这个大三的学子——一个不惧千辛万苦的小伙子占金国!

如此,对小伙子的题贺和他索要长篇小说《赤色炼狱》的请求,我,又何以能够谢绝呢!为了表示祝贺他独自创办的诗刊《淘漉诗韵》的出版,我还专门利用周末歇班为他画了幅《春箫吟》的国画相赠,权当支持、资助一下这个为文学而付出辛苦与努力的有志青年。如此,我也期待着诸多的文朋诗友乃至于我们的国刊、省刊、地市报刊,都能够竭尽全力地给予占金国们这样热爱文学的大学学子和更多的文学青年多多的支持与辅佐,让刊物也能够朝着他们90后的这一代倾斜一下,让文学的蓓蕾多多地开花结果,多多地为中华文学的繁华注入新的生命和希望!如此的话,我们的文学又何愁后继无人,风景不会独韵呢?!

宫颈炎怎么治
宫颈炎怎么治好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