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第二十八章搶回家二

2019-05-22 07:00: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瀏覽:蟲雪妃正文 第二十八章 搶回家(二)(小說屋 )風容面上有一絲驚愕,他家哥哥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的大膽?這么對蟲王,不怕被丟進鼠窩?想到上次被“送”進鼠窩反思,那一群群黑不拉幾毛茸茸的老鼠,風容默默地往旁邊挪了挪。沒想到霏淵非但沒生氣還陷入了沉思一本正經:“你說的倒也不錯。我如今只是一個墮神,人家是承接了7分金蓮仙子福澤的公主,確實配不上啊,委屈她啦。”風容看霏淵一臉自責內疚地樣子忍不住打圓場:“殿下這話說的。即便金蓮仙子再怎樣高貴,現在的那個也不過是個凡人。”“有幾分道理。這么一瞧,本尊與她半斤八倆咯,嗯,還是很配的。”霏淵面色馬上便好挑眉,風容才意識到被霏淵擺了一道。“那么,本尊該如何接人回去?時間不等人啊。”風容無奈嘆口氣斟酌了一番:“硬來肯定不行。”“聲東擊西吧。”風芷開口,“我回去集結護衛隊來制造混亂引宮里那兩位出來,然后,殿下你去劫了蟲后。”“嗯~”第二日清早天水國早朝還未開始,幾位官員就急匆匆地趕進宮要求見拓宣帝。拓宣帝早膳未吃就去見了幾位官員,幾位官員都是衣衫不齊,臉上掛滿了焦急。“皇上,出大事了。”“怎么了?”“今兒不知從哪兒來了一群妖物!如今正在城中肆虐!”拓宣帝睜大眼睛:“甚么!妖物?”“是啊陛下!這群妖物長得十分嚇人,還會噴火!”一個武將身上套著爛兮兮的盔甲,殘余的盔甲碎片上還留有燒焦的氣味,“臣已經派遣東軍前去迎敵。可是妖物妖術強大,恐怕抵擋不久。”其余幾個各自擁有軍隊的武將也紛紜應和。拓宣帝點頭:“城中百姓傷亡可多?”“暫且不知,但是發現妖物攻擊后,林左相就派了護衛軍傳信讓百姓們盡快躲進皇城地窖。臣等進宮前大多百姓都進去了,應該傷亡不多。”“好,朕知道了。你們先回去穩定軍心,朕馬上支援。”幾位官員行禮退下。隨后拓宣帝召來了御林軍軍統,慎重吩咐:“城內情況緊急,你先帶幾支分隊前去支援,剩余好生守住皇城。”軍統應后立刻離開,拓宣帝來回踱步,左思右想原地鞠躬朝空氣中喊道:“二位大仙,請現身幫幫我天水。”連寒星君立馬出現:“西黎神將已經去了,陛下別擔心。”“多謝大仙。”拓宣帝剛放下點心,外面卻又是一陣哭天搶地:“皇上不好了,那群妖物入了東中門,直往后宮去了!”拓宣帝瞳孔皺縮,連寒也是一臉凝重,看來這次的妖物來勢洶洶,只以西黎一人無法估計全部。左手變出個小竹簡,右手劃了幾下,竹簡便消失了,希望九重天能快支援。連寒丟給拓宣帝一根羽毛又揮手設下結界:“我已經設下結界,陛下只要握著這根羽毛不離開這兒就不會有事。皇后和太子公主那兒我會保護。”拓宣帝握住羽毛點頭謝道:“多謝大仙相助。內子犬子小女全靠大仙相助了。”“這是我的職責。告辭。”連寒星君并不想多和拓宣帝寒暄,立刻就飛身前去鳳儀宮。雖然之前剛來的時候就已經多了個心眼設下一個結界,可萬一妖物太多,結界也不一定能擋住。至鳳儀宮,果然那群妖物已在瘋狂地撓鳳儀宮外的結界了。連寒一掌拍散那群妖物皺眉:這妖物身上的氣息也不全像是妖界的,雖然妖界氣息比較濃重,但隱隱有一絲其他的味道,若不是連寒常年帶兵與各界人士打交道,恐怕他也只認為這就是妖界的東西吧。這群妖物背后的人想要掩蓋甚么?加固鳳儀宮的結界后,連寒立馬飛身至月華宮,天水國的豐陽太子雖然是個凡人且年紀不大,但是有幾分手段,暫且先去看看月華再說。月華宮密室。月華平時咋咋呼呼,關鍵時刻倒是十分鎮定,皺眉看著看似一臉鎮定其實十分焦慮的如意:“如意啊,你別抖了,我的心都被你攪亂了,嫂子還有身子呢……”如意哭喪著臉:“公主您可不知道,要不是奴婢跑快點,早就被他們抓去吃掉了。”方才太子妃來找月華說話,兩人都想吃豆糕,可小廚房沒了豆子,如意便去庫房拿,誰知走到半路就被一個臉色慘白喘著粗氣的小宮女撞到了。小宮女也沒顧道歉起身便要跑,如意自然攔下,結果卻被告知來了一群恐怖的妖物。這個小宮女就是遠遠地看到了被嚇得不輕一路狂奔。兩人相攜著回到月華宮,匆匆忙忙回稟了月華,月華與太子妃連忙帶了月華宮的宮人們躲進了密道。月華下意識看看太子妃,太子妃臉上果然是十分畏懼,不停地撫著肚子。月華拍了下如意的腦袋:“盡是胡說。綿思都沒你這樣的。”綿思正是那個跑得臉色慘白的小宮女。此時安安靜靜地坐在角落里,臉上也沒什么表情。如意嗤了一聲:“定是她嚇傻了。”說完就走到綿思身旁,拍拍綿思肩膀安撫道:“你別畏懼,大難不死,肯定有后福呢。”綿思其實也沒怎樣嚇到,自己本來就是為了告知月華妖物來襲保護月華才裝出那副樣子的。“如意姐姐,我沒事的。”綿思笑笑。“月華。”月華四處張望,誰啊,怎么能直呼她的名字。“你看不見我的。”“你是誰,要干嗎?”月華走到太子妃身旁一把擁住太子妃抿抿嘴唇。“你就在此處呆著,不要出去。”那聲音答非所問。月華一連再問了好幾個問題,皆沒有回答,那聲音的主人應該是離開了。心中忐忑的月華顫抖著輕拍太子妃的后背,太子妃也緊緊抱著她,明明很害怕卻還嘗試撫慰月華:“妹妹別怕,我們在這兒好好呆著。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會兒?也許一覺醒來,我們就能出去了。”“嫂嫂睡吧,我還不困。”月華深呼一口氣,自己現在絕對不能因為一點有的沒的的東西就畏懼就退縮,“嫂嫂現在正是累的時候,先休息一會兒吧。可別累了自己和我的小皇侄兒。”太子妃抬頭看看月華,眼角有些酸澀。自己明明才是嫂子,卻要剛及笄的小姑子保護……“我知道你心里想些甚么,無非是我是小的,你是長的,怎能讓我安撫護著你呢。”月華從小十分聰明,只是不愿用功讀書而已,在別的方面可算是玲瓏剔透,一看太子妃的眼睛便知道自家深閨養出來的大家閨秀嫂子是在愧疚。太子妃有些臉熱小聲:“沒有沒有。mm真是比我有本事多了。”“快歇息吧。你是大家閨秀,我可是從小被打到大的皮鬼,自然心大些。”月華扶太子妃在密室的榻上躺下,披上薄被。待太子妃呼吸安穩,月華吐了口氣,總算是睡下了,再這么戰戰兢兢的,可要傷身了。許是等的時間太久,又或許是受太子妃影響,如意也坐在桌邊撐著頭搖晃,角落里的綿思頭低垂著,外邊密道兩邊的宮人們也七倒八歪。月華無奈地笑笑,怎么就自己精神抖擻……“不是只有你精神抖擻,是本尊給他們下了點好東西讓他們睡得舒服些。”黑乎乎的密道那側緩緩走出來一個身影,火紅的頭發,同色的眼珠帶著笑意,這是一張極其俊美妖孽的臉,身材頎長,身上的黑衣勾畫著暗紫色的花紋。月華只感覺到了畏懼抖索著:“你……你~是誰~?”霏淵看著對面那個1臉防備的月華笑笑,一個閃身到月華面前,月華突然聞到一股異香,立馬反應過來不對勁,但是已來不及了。月華抬頭:“你……”霏淵捏捏月華肉肉的臉蛋,很滑,笑得更開心了:“本尊來接你了,蟲后。”說完,往月華臉上吹了口氣。月華并沒有暈倒,而是瞳孔中失去了焦距,就像一具提線木偶僵硬地點點頭:“嗯。”霏淵很滿意一把抱起月華,順便掃到密室中的兩個丫環,隨手收到錦囊中,閃身離去。不知過了多久,太子妃感覺自己渾身就像吸飽水的海綿,沉重無力。雖然努力想要醒來,可是沉重的眼皮根本睜不開,直到嘴唇上方傳來一陣陣刺痛,鼻間彌漫著一股腥臭的味道。“哈……哈……”太子妃猛然睜開眼,大口吐出濁氣。拓宣帝一臉凝重地坐在桌邊,豐陽和玉皇后都坐在床邊,一位身穿白色長袍的女子站在床邊,手上拿著一個碗,碗里燃燒著青藍色的火。“芯芯,你感覺如何?”太子妃雖然醒來困難,但是現在感覺渾身舒爽:“母后,兒臣沒事。雖然醒來難些,但是現在身上倒是輕松。”“國師,你再給芯芯瞧瞧,本宮怕還有什么。”玉皇后心眼多。國師放下碗給太子妃把脈,點點頭:“無妨了。那東西雖然有些不好,但是確實能讓身子舒服不少。”“甚么東西?”太子妃下意識地捂住肚子。“人間沒有的東西。”“什么意思?”太子妃依然有些不明白。一直坐在桌邊沒出聲的拓宣帝開口:“那些妖物闖入了密室,迷昏了你們,帶走了月華和兩個宮女。”小說屋

GUCCI、LV等拓展男士产品线 奢侈品走进他时代草莓巧克力棒中国三网融合解冻的意义

五大特征体现有档次的家居装修
秋天吃柠檬有什么好处?
患肌肉萎缩症等于死刑美国女孩患肌肉萎缩症顺势当芭比娃娃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