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活著就必須脫綱穿書

2019.05.22 来源: 浏览:0次

謝灼凜:“師尊!”重紫:“不棲!”重紫和謝灼凜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到了, 尤其是重紫恰好和云不棲面對面, 見狀一把將其接住。-雜∮志∮蟲-被重紫雙手接住的云不棲此時卻連仰起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的眼皮沉重又酸澀,心臟疼, 頭也開始不安分地疼了起來。怕疼又怕死的云不棲很是絕望,但他知道這世界不會由于他的死而停滯不前,他遇到過的這些人還是要繼續他們的生活的,包括眼前對他那樣好的重紫師兄。所以, 重紫師兄萬一再遷怒于謝灼凜身上, 讓謝灼凜對他記了仇, 那重紫就算是涼了。因此,在云不棲直覺自己即將要完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 他緊緊拽著重紫, 虛弱地囑咐道:“師兄, 務必幫我護好小凜, 你自己也不要難為他。”謝灼凜本是被云不棲突然地倒地驚地手足無措, 此刻在后面聽云不棲對重紫說了這么一番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大震。師尊都這樣了, 還在惦記著他!?這些年來,謝灼凜無論受到過多少人的冷眼還是欺辱;不管受過什么傷,又或者傷過什么人;無論身痛還是心痛;無論多少次鼻尖發酸, 眼睛干澀, 卻也從未掉下過一滴淚。而此刻, 謝灼凜終于沒忍住云不棲在這種情況下都不忘對他的維護,從而流下兩行眼淚。淚水沿著眼眶漫出,打濕了謝灼凜的睫毛,更浸染了他眼角的朱砂痣。謝灼凜雙手緊緊捏成拳頭,捏到關節發白,甚至都有些生疼。可謝灼凜毫無所覺。這點疼都在云不棲又一次帶給他的震撼里被他消散了。謝灼凜不知道云不棲忽然地失態是怎樣了,在他的認知里,云不棲是那樣強大,何況這里還有同樣強大的重紫,一定不會有什么事情產生的。可是下一刻,云不棲身上的氣味就忽地弱下來了。重紫整個人慌到不行,他跪坐到地上,讓云不棲枕在他的腿上,拍著云不棲地手喊他的名字:“不棲!”但云不棲卻緊緊閉著眼睛,一點反應都沒有,臉色更是糟極了。就連他的神魂也化成一點一點微弱的白光,緩緩地從身子里向外溢出來。重紫喉間本就由于受傷泛著甜,此時急火攻心一口血又順著唇齒溢了出來,他焦急喊著:“黃桃呢!”可是黃桃死了。謝灼凜也跪倒在了地上,他還記著云不棲剛剛說的甚么藥草,連忙喊:“藥草!師伯!什么藥草!”“對,我有藥草!”重紫緊緊扣著云不棲,從儲物戒里取出了朱顏花。朱顏花安魂效果極佳,一般來說,藥修需要安魂花入藥或煉丹,也不過取其一瓣花瓣,而此時重紫哪管得上那么多,他掰開云不棲的嘴唇,將整朵朱顏花都送進了云不棲的口中。這朱顏花也真的效果極好,云不棲一直外散的神魂立時就不再外溢,只是散出去的那些神魂收不回,只能融進了周圍渾濁的魔氣里。重紫看周圍的魔氣反正也自發往云不棲身體里跑,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那點神魂給他補回來......一時間非常心疼云不棲受這樣的罪,重紫緊扣著云不棲的手段,試圖將自己的靈力一點點渡給云不棲,想他可以得到力量蘇醒過來,可傳過去的靈力就如同石沉大海,毫無波濤。云不棲是虛無道。虛無道,萬種靈力皆可吸收,又像個無底洞沒有底線,哪里是一點半點的靈力就能喚醒?重紫如今恨透了自己答應云不棲陪他一起來的決定。如果云不棲不來,黃桃也就不會死在這里。重紫看了一眼跪在云不棲身邊的謝灼凜,卻見謝灼凜居然被嚇哭了!?重紫即便再急再氣,云不棲此時畢竟已經不省人事,他耽憂的事情已然產生,再責怪一個孩子又有什么用呢。何況這個孩子,云不棲就連昏睡過去之前還要惦記著,生怕自己難為他,現在還嚇哭了......重紫竟不知道說甚么好。這氣沒處撒,只能忍著,真正是愁悶到喉嚨里甜膩的利害,重紫咳了幾聲,無奈地抱起云不棲,連帶著對謝灼凜說:“走吧,回宗去。”腳步匆匆,也不管謝灼凜好不好跟得上,重紫疾步出了秘境,又匆匆取出飛舟,將云不棲當心安放在船艙的塌上,幾顆上等靈石往飛舟上一扣,讓飛舟自己駕馭著往崇華宗的方向趕,他自己則盤膝運氣療傷。與魔尊殘魂那一戰打地沒吃到好處,殘魂還消失不見了,秘境古古怪怪沒有刺探清楚,云不棲還昏迷不醒......重紫差點要氣到滋生心魔。重紫的飛舟全速行徑時的速度是極快的,可即使再快,趕回宗門也要用上一天左右的時間。這一天里,重紫療完了傷后,他將儲物戒里能用來撫慰神魂的東西盡數用在了云不棲的身上,卻一如之前,都是石沉大海,一點起色也沒有。重紫心事重重的,只得偶爾渡些靈力給云不棲。在這期間,重紫一句話也沒和謝灼凜說過,后來干脆出了船艙,親自跑到外面自己施展靈力促使飛舟開的更快些。這樣,船艙里就只剩下謝灼凜守在云不居住邊,謝灼凜沒忍住,往云不棲躺著的塌前挪了挪。謝灼凜挨云不棲挨得很近,近到幾近可以數清云不棲的眼睫。可謝灼凜現在哪有心思做這類無聊的事情,他的師尊正毫無防備地以一種往日里絕不可能見到的衰弱姿態躺在榻上,這樣的師尊是謝灼凜從沒見過的、且從來沒想到會有機會面過的。平日里的云不棲高冷出塵,一雙眼眸在看向你時,清冷透澈有如星輝,現在瞌眸閉著,長長黑睫和蒼白皮膚互相映襯之下,黑白越發分明,居然給謝灼凜幾分師尊其實是很脆弱的錯覺。謝灼凜心一跳,移開了目光不敢再看了。師尊一定是極其不愿意受這種苦的。謝灼凜心里這樣想著,就發現黃桃或許說的沒有錯,如果師尊一直這樣受折磨,他也許真的會后悔殺了黃桃。謝灼凜此時也明白了重紫之所以在乎黃桃,并不是是因為重紫本人喜歡黃桃,而是因為重紫在意云不棲。云不棲神魂受損,黃桃可以安撫云不棲的神魂,所以黃桃才被重紫看重,甚至信任。謝灼凜看了看船艙外重紫的背影,心道師尊和重紫的感情好,怎么可能僅僅是因著重紫長的好看呢,重紫對師尊,實在是極其好的了。謝灼凜也想對云不棲那樣好,不,他想比任何人對云不棲的好還要好。可他拿甚么對云不棲好?先別說對云不棲好了。云不棲告訴了謝灼凜他的名字,給了他靈根,收他為徒,帶他修真,重視他,教育他,就連對他有所圖都說的清清楚楚。可現在卻神魂受損昏睡不醒,連唯一能紓解他神魂不安的人還被自己給殺了。謝灼凜想到云不棲說過他們兩個有緣,可是他現在只能害的云不棲躺在這兒。若是云不棲和他沒緣,不把他撿回去,沒準現在就不會躺在這里醒不來了。可是如果能夠給到謝灼凜一次機會,謝灼凜仍然自私地希望云不棲可以把他撿回去。如果人可以選擇,誰又愿意孤身一人掙扎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謝灼凜,不愿意。謝灼凜與他身上的魔尊神識共通心聲,在心里問:“我師尊還有救嗎。”神識被問了話,說:“崇華宗寶貝多,他又是...虛無道,有救自然是有救的,不過怕也是要養些日子才能醒來了。”謝灼凜又問:“有什么辦法可以替代黃桃治好師尊的神魂嗎?”神識不屑地笑了:“黃家的小子也有本事治好神魂受損?你把他們想的也太厲害了,不過是點不入流的把戲,虧世人還拿來當個寶貝。云不棲修的是虛無道,這等逆天的體質,自然要接受逆天的代價,神魂有損算什么,上一個修虛無道的人,可比他慘多了。”謝灼凜驚訝:“還有過人修虛無道嗎?”神魂:“是啊......”神識沒說是誰,謝灼凜也沒問,他還不想放棄,接著問神識:“可有什么辦法修補師尊的神魂?”神識懶懶地說出了兩個字:“無解。”謝灼凜的心便跌落到了谷底。在這方面,魔尊的神識也沒什么騙他的必要,何況真要是有什么辦法,憑仗崇華宗的地位和財力,云不棲早就該好了。望著云不棲蒼白如紙的臉,謝灼凜自嘲師尊竟然還指望自己知恩圖報?自己當真是好得很,恩什么的還沒報,就先無意間把師尊推入了險境。謝灼凜在心底暗暗做了決定,以后的這輩子,只要有他在,就一定要護好云不棲。可憑如今的謝灼凜,這簡直就是想入非非,癡人說夢。好在謝灼凜慶幸他弄到了本魔尊的秘籍,這也是本逆天的功法。云不棲的虛無道逆天,百年間化神,他修的功法也逆天,他若是再勤懇些,未必不能成為下一個百年間化神的大能。他總是可以對師尊好的,比任何人對師尊都要好。

中医推荐五款养胃食疗证金半年业绩超三年总和 证券央行或名副其实《弹丸论破》前传小说公开封面 揭秘雾切过去

亚洲最知名的十大日本女星!看看有没有你的老婆?
2018潮流qq头像动漫男生2018年超帅气动漫男生qq头像大全
汉能薄膜发电预警上半年收入下落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月经量多如何调理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