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炮灰才是真絕色快穿

2019-05-22 07:10: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定妝照拍完沒幾天,陸思言就被自家經紀人打包丟進劇組了,這期間差不多是全封閉式拍攝,整整過了兩個月才終于擺脫,跟霍維森的關系也算到了一個新高度,偶爾還會發點福利供粉絲解饞,畢竟海報都已經貼出去了,只要不泄漏劇情導演一般都是睜只眼閉只眼。v雜〝志〝蟲v至于為何會拍這么久,完全是被安岑拖累了進度,那家伙總學不乖,時不時跑來挑釁一次,做就做了吧,恰恰還要擺出副全天底下自己最無辜的表情,弄得陸思言煩不勝煩,本來打算帶著他入戲好早點結束拍攝后來干脆也懶得管了,讓他一個人延續NG。暴龍導演的怒吼聲都快把棚子給掀翻了,安岑帶來的那個經紀人也不頂用,架子擺得比他還大,最后干脆直接甩手不干了嚷嚷著要回公司,弄得安岑臉色青白交加,這頭剛被導演訓斥完還得耐著性子去哄他,兩人身份就跟顛倒過來了一樣,畢竟向來都是經紀人百般遷就藝人,明星當到安岑這份兒上的也是頭一次見,周圍毫不掩蓋的議論和笑聲鉆進耳朵里,更是讓他妒忌得發狂,明明是同時出道的,還在同一個組合,憑什么陸思言可以混得這么好,不就仗著有那張臉嗎?他這會完全被嫉妒沖昏了頭腦,哪里還記得陸思言寫過的那些歌和T臺上堪比頂級男模的風采,能火成現在這樣,除了臉,實力也是重要的一部分,還有張揚肆意的性格,靈魂里的特質壓根沒辦法復制,哪怕換了副皮囊此人依舊可以輕而易舉吸引視線,天生就有這樣的魅力,尤其是對那些有才有貌可以稱得上極品的男人來說,陸思言就像一味毒/藥,沾上了便再也沒辦法掙脫出來,圈子里這樣的人還少嗎?安岑這會心心念念著希望能看到陸思言出丑,試鏡的時候他沒去過現場,只聽說陸思言是霍維森這個男主力薦的,而且壓根沒怎么展現演技,直接就把原本被認為是離湮一角最有力競爭者的張嘉志給擠了下來,這類表現自然而然被他定義為了走后門,準確來說是抱的霍維森大腿,本來就是歌手出身,有唱功和寫歌的才華已經算不錯了,怎么可能那么完美?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想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陸思言還真就那末完美,別說拼演技了,被身穿華服的少年王居高臨下注視著,他壓根連臺詞都說不完全,磕磕絆絆好不容易才把話說出來,哪還有劇中宇文公子的名動天下溫潤氣質,完全成了跟在離湮身邊一個不起眼的小侍從,連配角都不如。至于霍維森,他也看出來小孩不喜歡安岑,演第一場對手戲的時候就氣場全開,總共加起來安岑也才拍過三部片子,合作的都是初出茅廬的新人,乃至有些演技比他還爛,哪里扛得住這類級別的壓力,一對上燕綏那雙眼睛,再瞄到對方手上寒光閃爍明顯開了刃的利劍,直接后退兩步,丟臉地跌坐在地上,額頭冷汗直冒,后背也濕透了。偏偏1扭頭就看見跟自己的待遇截然不同的陸思言,對方正慢條斯理舔著冰棍,邊百無聊賴地看劇本,旁邊蹲著剛來劇組時跟陸思言不怎么對盤但突然間就成了對方迷妹的原作者兼編劇野有蔓草,手里拿著支筆勾勾畫畫,偶爾點1點頭,似乎在討論劇情,連導演也時不時過去湊下熱烈,然后拍著陸思言肩膀夸獎他,說他簡直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以前這類話也經常聽到,固然,是在搖滾或者說音樂領域,安岑本來以為自己早已經習以為常了,這會卻還是控制不住心內的那股怨氣和嫉妒,惡狠狠瞪著那頭,像是要把陸思言給生吞活剝了。霍維森自然不可能放任這么個隨時可能爆炸的隱患留在小孩身邊,直接動用勢力把安岑移出了劇組,理由固然是他演技太爛,其實還有個重要原因就是飾演宇文玥的安岑跟離湮會有一場親密戲,別亂想,不是那種意思,只是宇文玥替受傷的離湮涂藥,需要脫衣服,裸/露出肩膀,饒是這樣,也足夠他吃醋了。影帝首次發聲評價某人不適合演藝圈,雖然也有小部分人說他這樣完全是堵死了安岑的路,有些太過,但大部分都表示贊同,粉絲有眼睛,會自己看,這兩年以來安岑陸陸續續拍過幾部ip劇,幾近把本來的小說都給毀了,而且慘不忍睹,還不如趁著年輕安安分分唱歌,多拍點廣告。也有提到陸思言的,說大神這是沖冠一怒為紅顏,畢竟陸思言在安岑假惺惺說兩個人之前在組合里關系很好的時候打了他臉,兩人在同一個劇組里難免發生點小磨擦,安岑故意使絆子也說不定,為何不懷疑陸思言,緣由就是這家伙做事向來光明磊落,歷來不會藏著掖著,他自己也說了,不想玩那些幼稚游戲,明顯懶得理睬安岑的樣子,怎樣可能使手段去陷害對方。宇文玥的角色最后落在一個叫李澥的二線男星頭上,雖然長相沒有安岑精致,但性格溫柔,眉宇間隱隱帶了種傲氣,扮起古裝來更讓人覺得驚艷,坦白來說,安岑的形象壓根不適合宇文玥,哪怕穿著長袍戴了假發依舊一身韓范花美男的味道。叫李澥的男星雖然也有些心計,但卻不會不自量力打陸思言或者霍維森的注意,偶爾的討好也是深思熟慮以后才做出的,并不會讓人覺得厭惡,所以安岑一走劇組里的氣氛反而變好了,進度也瞬間加快。直到拍攝進行到一個月的時候,作為投資商也是安岑背后金主的那個男人大概是對這具年輕肉體正值迷戀期,突然氣勢洶洶跑來劇組興師問罪,張口閉口就是親密的昵稱,像是生怕旁人不知道兩個人之間有著某種特殊關系,安岑臉色已經漲紅了,既覺得尷尬又有些丟臉,想伸手去拉男人卻被一把甩開,有時候面子可比美人重要多了,尤其還是翻來覆去玩了很多遍的美人。男人極力瞪著眼,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兇一些,質問道,“說明明定好了讓小岑演男二怎樣突然間換人了,是不是那個叫陸思言故意難堪安岑?我看他才應當被趕出劇組,他一個歌手跑來演什么戲,還好意思當男主,說不定就是潛/規/則進來的…”導演本來已準備叫人把他扔出去,聽見那連串的咒罵默默在心里給對方畫了個十字,安息吧,你要是罵我還好,我頂多告你個故意誹謗罪,惹了陸思言可沒有好下場。果然,男人最后是被兩個健碩的黑人保鑣跟抬死豬一樣丟出劇組的,不但僅是由于那些話,他還不知死活調戲了陸思言,極力勸說對方跟著自己,說可以出錢投資,專門給陸思言量身定制一部戲,至于他帶來的安美人,早就不知道被遺忘到哪個角落去了。這類當著舊愛找到新歡的感覺讓安岑既羞又惱,隱隱還有點說不清的高興和鄙夷,表面上裝得那末清高不還是靠著出賣身體上位嗎?從金主跟陸思言的對話中他委曲拼湊出兩人是在酒吧遇到的,深夜,而且陸思言身旁還有個金發碧眼的外國男人,兩人看上去十分親密,甚至親眼見他們進了包間,腦海里狠毒地想著對方在里面做了些什么不可描寫的事,安岑已經迫不及待想把音頻放到上了,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始終揣在兜里的那只手緊緊握住錄音筆。可惜下一刻他就被打臉了,什么情人?人陸思言壓根就是去參加派對的,看見的那個外國男人是Simon,包廂里還有小甜甜、邦妮一眾歐美巨星,想也知道不可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普通的朋友聚會而已。安岑正猶豫要不要把錄音刪掉,畢竟是好不容易得來的以為是對方把柄的東西,已經有只手牢牢攥住他手腕,指甲修剪得很整齊,所以并沒有出現劃破皮的現象,但顯然很用力,幾乎連同手骨都快被捏碎了,讓他下意識哀呼出聲,本來是想看看誰這么大膽,竟然敢在劇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動手,抬頭卻猛然對上雙森寒黑眸,里面像是醞釀著風暴,壓根映不出人影,只剩下無邊無際的冷意,讓他下意識打了個哆嗦,然后便是男人平淡又隱含著某種危險意味的嗓音,“拿出來。”以往不止一次期盼霍維森的視線能從陸思言身上移開,落在自己身上,證明自己并不比陸思言差,這會愿望真的視線了安岑卻開始害怕,更多的還是驚駭,咬緊牙關假裝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只一個勁兒搖頭掙扎,但他的力氣怎樣可能比得過霍維森,抓著手腕的五指更用力收緊,硬生生從他口袋里把錄音筆抽了出來,按下播放鍵,從進來劇組時男人說到的那些話,再是陸思言提起Simon,最后是兩人剛才爭執時發出的沙沙聲和噪音,幾近全部都錄了進去。帶著錄音筆跑來劇組這類事說大可大,說小也可以小,畢竟安岑并沒有拿到甚么有決定性意義的東西,但霍維森顯然不打算再這么輕易饒過安岑了,本來他信奉的就是斬草除根,這是以前在家族里長期以來構成的習慣,之前會放安岑一馬是想著對方畢竟以前跟小孩在同一個組合,傳出去甚么不好的丑聞勢必會有粉絲提到save,進而把陸思言扯進去,不管好的還是壞的他都不喜歡自己的寶貝跟他人扯在一起,尤其其中還有Simon那不死心的小子。陸思言本來還奇怪自己歐美那群朋友竟然沒一個來探班的,以前拍個mv廣告都有人拎著好吃的跑來劇組,這回待了快一個月還沒消息,難不成全都移情別戀了?他哪里知道,還不是因為某人假公濟私,說是劇組要全封閉才能保持神秘,指使導演把探班的一伙人都給攔在了外面,東西倒是毫不客氣收了下來,但打著犒勞大家的名頭,壓根沒提到Simon他們的名字,好在像陸思言這種沒心沒肺的禍,要不了多久就忘了,管他來不來,反正自己現在玩得還挺開心。陸思言以前其實并不怎么樂意拍戲,由于潛意識里感覺自己似乎已經扮演過形形色色各種不同的人,這次只想保持本性,高興就笑,不高興就宣泄,完全不用去顧及別人的眼光,這次如果不是霍維森拿照片威逼他壓根不會接下國境四方的本子,開玩笑,拍同性題材就算了,還是跟自己的死對頭扮演情侶,鬼才愿意去。好吧,接觸以后,加上《兩天一夜》短暫相處的那段時間,陸思言發現這家伙身上其實還是有很多優點的,長得帥,身材好,體力也棒,他甚至敢打賭,兩人肉體的契合度絕對在九十以上,反正陸思言覺得挺滿意,雖然醒來的時候腰有點酸,等等,好像有點跑偏了,總之他這會已不排斥粉絲把他和霍維森湊成一對了,兩人的相處模式也越發自然。劇組里的人最開始還會開玩笑說他們兩個也太入戲了,但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這哪是入戲,分明就是對真正的情侶,有陸思言的唯飯表示痛心疾首,哭得稀里嘩啦,但最后想想似乎還是件好事,好歹得到美人心的是大神,自己喜歡的兩個老公在一起總比便宜了外面那些野男人要好,陸思言也懶得去解釋,什么情侶,自己現在還是單身好吧,怎么可能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那不是傻逼嗎?好吧,等后來他被某個吃醋的男人壓在床上做了整整兩天兩夜,這句話瞬間推翻了,還被逼著說出許多更膩人的愛語,完全不想提好嗎?那家伙外表看起來風度翩翩,結果禁欲殼子里包裹著的是顆禽/獸心。不僅是安岑那個金主倒了霉,但凡有他參與的投資都無一例外血虧,賠得傾家蕩產最后還簽下了巨額欠條,好不容易才從討債的人手里活下來,但還是被打得鼻青臉腫,還掉了兩顆門牙。這時候他總算想起自己以前一擲千金包養過的那些嫩模和小明星,本來想著先借點錢救急,結果要末閉門不見要么撇清兩人關系,最狠的是個巴西混血女模,直接報警說他性/騷/擾,還進警局待了幾天,出來依舊面臨被債主追債的地步,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被迫減了肥,那身肥彪沒多久就瘦成皮包骨。安岑也好不到哪去,過往的黑料突然被華國第一狗仔綽號墨鏡哥的齊偉挖了出來,要知道齊偉這個人從來不說假話,從他嘴里爆出來的消息幾近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前兩年鬧得風風火火的謝智綜吸/毒,著名女星有模范夫妻稱號的陸一晚劈腿嘻哈歌手Asia,還有亞洲名模賀非凡犯重婚罪,這些藝人一開始還嚷著要告齊偉誹謗,后來還不是乖乖認慫刪了微博,向粉絲媒體道歉,該戒毒的戒毒,該進局子的進局子。齊偉通常半年才會爆料一次,畢竟他手里掌握的都是些大,太過頻繁了對他自己的人氣也會有所影響,偏偏這次爆安岑的料跟上回群星趴只隔兩個月,照片和音頻五花八門,而且狠到絲毫沒給安岑留退路,有被包/養的,有往別的藝人飲料里摻洗滌劑的,乃至還牽扯到當初陸思言突然被流放美國的事情。娛樂圈里的明星頓時人人自危,生怕齊偉下一個把主張打到自己頭上來,粉絲倒沒管那么多,一時間之間有人脫粉,也有粉轉黑的,都在唾罵安岑,讓他趕忙滾出娛樂圈,微博上注冊的save成員被改成了著名歌手和演員,饒是這樣,依舊有很多人不滿意,說他壓根就是搭了save的便車,戲演得跟狗屎一樣。安岑一倒霉,連帶著事業剛有了點起色的林斯瑞也被他拖累,誰讓他之前接受采訪的時候說過兩個人關系很密切,這時候就體現出粉絲的強大了,哪怕齊偉并沒有特意爆林斯瑞的料,他跟某個女明星關系暗昧,疑似靠出賣身體拿到代言的也緊隨著安岑的黑料被扒出來,一部分粉絲轉到林斯瑞的微博下面開始anti他,委曲算是給了安岑點喘息的機會。圈子里向來這樣,樹倒猢猻散,別說兩人以前只是關系還行,哪怕是親兄弟安岑也會毫不猶豫選擇把臟水潑到對方身上,于是他也開始爆料,說林斯瑞其實也參與了當初害得陸思言被流放美國的事情,而且跳槽也是他先提議的。兩人完全撕破臉,這場罵戰延續了整整一周,期間安岑的粉絲量一跌再跌,林斯瑞也沒好到哪去,已拍好的廣告被代言商那邊強制換了人,連好不容易攀上的富婆也杳無音訊,明顯不打算再跟他有所牽扯,氣得林斯瑞干脆抖出安岑更多黑料。包括對方是怎么剽竊了陸思言的勞動成果偷偷篡改后納為己有,當初那首《shadows》還很是火了一陣,有粉絲說帶點陸思言的影子,而且安岑唱出來總覺得缺點氣勢,雖然歌好但感覺怪怪的,安岑咬死了是自己獨立創作的,還拿出前前后后總共十頁的修改稿,這事也因此揭了過去,還因此給他帶來很多人氣,成為除陸思言以外組合里粉絲人數最多的成員,難怪這家伙后來不再寫歌,原來是由于偷不到了,有過第一次失竊的經驗,陸思言后來都是把歌詞本扔在保險柜里,更何況他早就搬出了集體宿舍,安岑還能那末容易拿到才怪。反正經過這些事情,安岑的名聲已徹底臭了,據說經濟公司也跟他解約了,公寓和存款都被拿來還違約金,也不知道是恰好還是別的甚么原因,他所有的動產不動產加起來剛好夠賠償款,最后成了個徹頭徹尾的窮光蛋,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工作,但這些年他早就已經養尊處優慣了,壓根做不了臟活累活,除唱歌好像又沒什么其他特長,最后只好戴著面具去酒吧做駐唱歌手。那時候他才知道賺錢有多難,各種咸豬手,難纏的客人,還有挑剔喝倒彩的酒鬼,最讓他覺得沒法接受的是工資,那末點,連塞牙縫都不夠,自己以前買件衣服就是三位數四位數了,現在卻要靠丁點生活費活過一全部月,安岑沒多久就忍受不了。反正等陸思言拍完戲開殺青宴的時候看到那家伙跟在個年齡足以當他爸胖得跟球一樣的老男人身邊,手挽著對方胳膊,臉上全是諂媚討好的笑,看到他時還惡狠狠瞪過來一眼,很快又移開了視野,看得仔細點還能發現他身子抖了一下,抓著男伴的五指也用力收緊,惹得那人有些不耐煩地低斥一聲,安岑立刻回過神來,又是撒嬌又是道歉。親耳聽到兩人提及某些不可描述的畫面,其中乃至攙雜著情趣內衣之類的話題,陸思言忍不住搓了搓胳膊上,按下去剛冒出來的大片雞皮疙瘩,怎么之前沒發現安岑竟然有當牛郎的潛質,那笑聲簡直比女人還要嬌嗔,旁邊穿著筆挺襯衫臉龐俊美的男人伸手替他整理了下有些凌亂的頭發,也不出聲催促,就那末安安靜靜看著他。小孩這次總算乖乖染回了黑發,笑起來的時候簡直像天使,但只有霍維森才知道這家伙分明就是只不折不扣的惡魔,兩人在參加慶功宴前其實去過邦妮舉辦的集會,說是為了慶祝陸思言總算從工作里解脫出來,但猜也能猜到這場突如其來的派對其實是針對霍維森的。果然,兩個人到的時候包間里滿滿當當坐了一群人,暫且不提simon,J.O他們,連向來不喜歡湊熱鬧的羅斯·切爾德都被挖了過來,陸思言之前還能忍,坐沙發上笑著看他們灌霍維森酒,要知道這家伙的酒量可是連自己都比不過,但喝到第五杯他就已開始不耐煩了,看這群人的架勢明顯是打算輪著敬酒把霍維森給灌趴下,自己的人哪能讓別人隨意欺侮,所以第五杯陸思言干脆搶過來杯子自己喝了,舔了舔嘴唇,覺得還是紅酒好喝,尤其是燭光晚飯的紅酒。有陸思言護著,其他人哪怕心里面再不甘也不敢再拿酒來做文章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往常陸思言基本上是小火伴一叫就往舞池里鉆的類型,偶爾興趣來了還會客串下歌手,今天卻始終待在包廂里不動,弄得一群人壓根使不出手段來。最后不知道是誰提起了《國境四方》,然后有人順勢說到最近上大火的王道cp,自然是抱著試探的想法,七嘴八舌議論著,無非是說媒體又在亂寫,整天就知道胡亂配對,陸思言微垂著頭沒反駁,其他人自然以為這是默認了的意思,結果投到霍維森身上的不屑眼神還沒來得及收回來,對方已經扔出石破天驚的一句話,“沒錯,我們在一起了。”“開甚么玩笑?親愛的今天可不是愚人節。”邦妮第一個質疑,她雖然在外人面前冷靜自持,是高高在上的時尚女王,但面對陸思言的時候卻像沒長大的孩子,滿以為對方會笑著回答自己的確是開玩笑的,陸思言卻只慫了慫肩,按住男人肩膀偏頭在他被酒液潤濕的唇瓣上輕咬一口,“如你們所見,我現在的確脫單了。”雖然是從床伴升級到男朋友,但陸思言這個沒節操的禍表示誰在乎呢?反正他的身體離不開霍維森就行了,至于面前這些帥哥,不知道是不是吃過了頂級美味的原因,看起來都沒什么誘惑力了。繼邦妮以后,Simon也一把捏碎了自己手里的玻璃杯,往日里單純無害的少年眼神突然間陰沉得可怕,像是巴不得把坐在陸思言身邊的某人給千刀萬剮了,惋惜這點壓力霍維森壓根不放在眼里,雖然Simon的家族跟黑手黨勢力也有點關系,但自己玩槍的時候這小屁孩大概還穿著尿不濕,所以那么點微不足道的壓力就跟撓癢癢一樣,但挨Simon近的幾個人卻有些不好受,默默挪位置跟他拉開距離,心內也覺得奇怪,什么時候Simon竟然有這么強的氣場了?總之最后陸思言直接把霍維森拉了出來,給出理由是里面太吵,但真實的原因其實是不爽那群朋友字字句句都在說兩個人怎樣不合適,沒祝福就算了,還使勁勸他們分手,陸思言向來不喜歡別人隨便干涉自己的決定,這次自然也一樣,眉頭越皺越深,恰恰纏得緊的幾個愛慕者還不肯死心,挖空心思地想霍維森的黑料,在他們看來只要是藝人都離不開娛樂圈的陰暗規則,但思來想去好像霍維森身上好像還真沒什么污點,好不容易想起來去年跟他傳緋聞的女主安以柔,結果一百度才發現對方早就有男朋友了,而且霍維森還在緋聞出現的半小時內就發表過聲明澄清。這么做的后果反倒幫對方提高了好感度,以至于陸思言壓根不管包廂里的其他人,攀住男人脖頸重重在他唇上啃了一口,覬覦自家寶貝的人那么多,霍維森固然不可能毫無動作,按住他后腦勺的手微微施力,直接變成實打實的吻,而且還是舌吻,陸思言也挺樂意滿足新上任的男朋友這點惡趣味,任對方攬著自己腰,更深地回吻過去,等分離時兩人間牽扯出細長的一條銀絲,刺激得周圍的人幾欲發狂。邦妮眼睛都紅了,如果不是左右兩個人壓著胳膊只怕早已經跳起來朝霍維森撲了過去,當然,嘴里還是一刻不停,陸思言之前還覺得邦妮挺厲害,能把男人都說得啞口無言,但換成自己家男人感覺就不那么美好了,冷著臉讓邦妮安靜下來,一句我不喜歡聽到你這么說他霎時讓時尚女王臉色泛白,眼睛里充斥著惶恐神色,像是生怕這人會因此丟下他,陸思言也確切這么做了,壓根沒管聲音里帶著哭腔的邦妮,直接拉著霍維森從包廂里出來,只是朋友罷了,難不成自己談個戀愛還得征求他們同意,嘖,真煩人。反正兩人離開酒吧就去了殺青宴,然后當天晚上,不管陸思言的粉絲還是霍維森的粉絲都失戀了,而且還是同時失戀,老公居然娶了我另一個老公,不對,男神到底是什么時候跟大神勾結成奸的啊?明明兩年前還在相互看不順眼,等等,該不會真的是相愛相殺的戲碼吧?突然間就爆發感情了,維納斯cp倒是圓滿了,但歐美的時尚圈卻因為陸思言突然公布戀情鬧得一片動蕩,幾乎全是反對的聲音,兩個當事人壓根不在乎,越來越高調,穿情侶裝,一起代言拍廣告。甚至霍維森走個紅毯還不忘帶上兩人愛情的結晶,當然不是孩子,而是陸思言心血來潮養的一只沙皮狗,丑是丑了點,但鏡頭感還挺強,最引發爭議的莫過于霍維森那句哄小沙皮時說的那句“爸爸再過兩天就回來了”。弄得粉絲各種猜想,有說言言果然是女王攻的,但更多的還是選擇相信霍維森在上面,畢竟陸思言那副男女通吃的模樣怎樣看都不像攻,女王受還差不多,被戳中屬性的某人當時還不樂意,壓在霍維森身上非要讓他發微博承認自己是攻,結果可想而知,直接又是個不眠之夜,連午餐都被睡過去了。真正讓兩人修成正果的其實還是Simon的瘋狂一撞,誰也沒想到那家伙居然會想要拖著陸思言一起下地獄,那種既然我得不到你誰都別想得到近乎瘋狂的愛,危機關頭霍維森沖出來替陸思言擋了一下,然后生命垂危的時候舉起戒指向某人求婚,至少在旁人看來是這樣,也只有陸思言才知道,這家伙就只是輕傷而已,地上那大灘觸目驚心的血分明是Simon留下的。不遠處,青年那張昔日里單純無害的臉已扭曲得不成模樣,臉上全是血跡,身上扎滿碎玻璃,那只手卻還執著地朝他伸過來,陸思言很清楚,Simon其實并沒有想撞死自己,最少在最后關頭改變了主意,就剛才那一瞬間,腦海里突然閃過許多記憶和名字,被強行綁定的炮灰系統,毀掉契約變成自己的主人,一個個世界,以及面前這個始終陪伴自己的人。陸思言,不,顧安爵按了按有些濕潤的眼眶,伸手把戒指套進無名指,然后伸腿輕踹了下地上躺著看上去已經岌岌可危的男人,“喂走了。”哪有半點對待傷患的態度,更何況這還是紅遍全球的影帝,周圍人簡直看得目瞪口呆,偶像今天是否是沒吃藥啊?沒等他們驚訝多久,地上的霍維森已經坐起來,皺眉用力掰了兩下腳踝,似乎在自己復位,然后快速跟上前面穿白襯衫的青年,一口一個寶貝,聲音甜得令人發指,兩手交握在一起,鉆戒閃閃發光。“安爵我錯了,真的,我這不是怕你不答應嗎?下次再也不敢了。”“還有下次?”“沒有沒有,我發誓!”“去醫院的時候順便讓醫生檢查下頭腦吧,我怕摔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頭,沒人看見已呼吸困難的Simon旁邊悄然出現個女人,皮衣皮褲,束高的馬尾,眼睛里帶著無機質的冷光,明明頂著邦妮的臉,氣質卻變得不一樣了,“對不起,你還有什么欲望嗎?”她是邦妮,也是匙,那個本來一心一意追逐Zero,甚至用盡自己所有能量制造出這么個世界就為了跟情敵公平競爭的少女,惋惜失去記憶后不止沒有成功地跟霍維森在一起,反而瘋狂迷戀上陸思言,她現在大概有些明白為何冷酷無情的Zero會發生那樣的改變了,恐怕那個人自己都不知道,他身上真的有種魔力,吸引著人靠近。幾乎是在匙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鑰的記憶也恢復了,他現在已完全脫離博士的控制,自然沒辦法進行能量補給,一旦這副軀體死亡靈魂也會消散,這意味著他能存在的時間只剩下最后這短短的十幾秒,不甘心,還是不甘心,那個人到底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的愛,明明自己守候了他那么多年,嘴唇蠕動,匙總算聽清楚弟弟最后一句話,“如果可以,我希望在他還沒強大起來的時候就殺了他。”那個他指的是誰很清楚。最后那個字落下的同時,生命體征徹底消失,兩人雖然說不是由母體孕育出來的,但互相陪伴了這么久難免有些感情,下意識摸了摸眼角位置,匙發現自己居然哭了,這就是眼淚嗎?以往恨不得早點體會到屬于人類的感情,這會她卻有些難受,如果不愛上Zero自己是不是就不會經歷這些了,不會痛,不會傷心,鑰也不用承當起本來屬于自己的,更不會遇上那個人,當然,僅僅是想想,她現在已經沒有能力讓時光逆流,更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那兩個人。Simon宣告去世的第七天,也是《國境四方》播出并且大獲成功的首日,邦妮失蹤了,活生生一個人,而且還是成天被鏡頭關注著的時尚女王,就這么突然間消失不見了,粉絲炸開了鍋,連fbi的探員都緊急出動,原因自然是由于邦妮的家族跟政界有牽扯,惋惜找了兩個月照舊沒有頭緒,連根頭發絲都找不到,也沒有任何目擊者,完全就是樁懸案。彼時,已經在寶格麗度假村蜜月旅行的顧安爵邊逛微博邊伸拿手肘撞了下旁邊專心致志替他削蘋果的某人,“喂你應當知道匙在哪吧。”篤定的語氣,旁邊的男人眸色深了深,面上卻不露分毫,一邊把水果切成塊狀放進瓷盤里,“怎樣這么問?”顧安爵伸了個懶腰,語氣帶點漫不經心的意味,“她不是都追了你好幾個世界嗎?你們沒留點愛情信物什么的?”這話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恍惚想起來,這個世界里匙好像喜歡的是自己,完了完了,都好幾次了怎么還不長記性,腰間環上雙鐵臂,眼睜睜看著自己離那盤切好的蘋果越來越遠。“我們打個商量,我餓了,真的餓了。”意思理所當然被曲解,男人笑得意味深長,“我會喂飽你。”“禽獸!”“好好守著,明早之前不準有人進來打擾我和主母。”“是,首領。”壯得跟座小山一樣的黑人保鏢低眉順眼應下,眉宇間盡是臣服和畏懼,至于顧安爵,早就在抗議主母稱呼的時候就被惜字如金的某人扒了個干凈,哪隔著十米遠照舊能聽到隱隱約約的不和諧聲音,幾個黑人保鑣為難地對視一眼,然后不約而同拿衛生紙堵鼻子。“寶貝,下個世界想去哪?我陪你。”“唔隨便吧,別吵,讓我睡會。”“好。”屬于他們的故事仍在繼續……

新生儿爱哭闹可能是上火海底椰百合煲鸡正值吃蟹好时节 不可肆无忌惮

白举纲新片遭遇低排片 粉丝网上“鸣不平”
小心卫生间墙上水龙头 谨防滑倒被扎伤
工信部制定十三五发展目标2020年工业电商交易额将突破10万亿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