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凡女修仙记第四十四章秘境2通

2019-01-11 14:51: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凡女修仙记 第四十四章秘境2

张灵雅瞪着眼前这位始作俑者,他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某样,嘴里的草也不下咽,给了他一个眼刀子。转过身道:“看来是人多势众,小瞧我们寡不敌众”

“那让我们看看便知道是不是了”说完那两名修士已经开始运功准备了起来,张灵雅也不含糊,

凡女修仙记第四十四章秘境2通

手中多出一柄琉璃剑,紫气盈盈,她自修道以来还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还没有跟人生死搏斗过,在宗门里都是小打小闹,不能跟这些人作比较。吊儿郎当的公子见张灵雅也准备开始战斗,他也终于吐了口中的草,一把剑黑的发亮。那两名修士看见该男子取出的剑,一阵吞咽口水的模样,张灵雅瞥了一眼。冷冷的说,你的剑让他们起了更大的贪心,没本事别显摆。他也不理会张灵雅的冷嘲,直接指着那名女修道:‘你,你也过来一起战斗,省的一会跑了’

哪位仙子小嘴微张,很快理智过来,她巧笑嫣然的说道:“好吧,师兄我们今天的平摊了”。

也不多话三个人围攻那男子,而张灵雅的负担反而很小,他们似乎小瞧了张灵雅。对战的主要茅头对准了那男子,张灵雅一边打一边嘴角含笑,她觉得可以拖的更长一段时间。就在张灵雅心中算计不断的时候,只见那把黑色剑,气势陡变,一条蛟龙从剑中腾飞而起,口中咆哮,一张一吸,这三人再加上张灵雅的牵制。他们很快落入下风,蛟龙用庞大的身体来回两个扫荡三人已经倒地。而在这时候男子飞快的三招下去三名修士就这样阴阳两隔。张灵雅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少年,不知是哪个门派,实力这么强,她如果遇上绝对不是对手。少年麻利的收了那株灵药,储物袋一一解下,还丢给张灵雅一个道:“女子的储物袋我不感兴趣,给你吧,你也出了点小力”

张灵雅接住储物袋似乎还没有回过神,连忙说道:“杀了人,不把身体掩埋了吗,东西都拿了,连掩埋尸体都不做吗”她说着声音也变小了。

少年冷冷的笑道:‘我第一次碰见你这样的仙子,你别告诉我,你没杀过人,修到炼气9层没杀过一个动物’带着点不屑。

张灵雅想点头,但还是摇头道:‘见过死人,这位公子,你帮我,把他们的尸体掩埋了好吗,这样我的良心才稍微的安心点。’

“我就在这里给你护法,你自己埋吧”说完他轻轻一跃便上了树梢。张灵雅从储物袋里取出平日除草的锄头,果真挖坑起来。惊诧的树梢上的少年差点心神失守掉下来。他看着少女费力的把三人掩埋,还堆了一个土堆。他摇头轻叹,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孤寂的少女独自做完掩埋。张灵雅檫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她抬头发现太阳西斜,余辉映红了整片秘境,美不胜收。天色很快的暗沉下来,月亮已经悄悄爬上树梢,她找了一处她认为安全的石壁边,取出师父留给她的阵法,仔细的摆放,又特地加了点幻术。蒲团在这里的功效更大,浓郁的灵气,汇聚的越来越多。所以阵法消耗灵石可以忽略不计。她把白天得来那名女修的储物袋取出来,抹去神识落印,神识一探,家底也不是很丰厚,只是让她惊喜的是,衣服有好多套,一枚令牌刻画着引灵门字样,是宗门令牌,这女子也不是很富裕,还不如她富裕,灵石才50块中品灵石,下品的几乎为零。黄金首饰到不少,女子用的法宝是一条丝带,张灵雅取出稍微的祭练一番,缠在她的腰间。

角落处有一本书,她神识微动便出去借着月光模模糊糊的看到记事本。没想到这女子心还这么细致。有空在看吧,她又丢入储物袋,还好女子准备的衣服20套防护衣,鞋子20双,只是张灵雅不能穿,她的脚太大塞不进去,衣服长短无所谓。身材苗条都能穿。

她看了看月亮已经上至中天,说明夜已深。张灵雅收了储物袋打坐的时候,听见远处传来兵器抨击的声音。张灵雅紧张了起来,她待在这个地方虽然隐蔽,但也十分暴露,不知道她布置的幻阵如何,还没有实验过,没有太多的自信心。

她的心跟着短兵相接的声音一起一伏,声音越来越近,她也有点坐不住。暗自取出琉璃剑,天地混元诀早已经运转十数个周天。突然,她觉得一个重物落了下来,她的防御阵怎么不发挥作用,张灵雅忘记了,早在上一个秘境中她用的这个阵法连2级妖兽都挡不住,何来挡住修士圆满下落冲击。她的大阵跟玻璃一样易碎,她心里紧张不已,神识悄悄的外放出去,3个修士正朝着这个方向赶来,在看眼前这个男修,明显的受伤很重,她微微的探了一下脉搏,气息微弱,但不伤及性命。她吐了口气,矛盾的是,丢出去自生自灭,也会暴露她,不丢出去,她外围还布置了自己学过的幻阵。但不知道起不起作用。男子见自己掉入了一个女子修行的地方,生存本能的戒备,见张灵雅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他稍作平息盘膝打坐疗伤起来,张灵雅急的头上的汗水层层的冒,她不敢发声,只能传音道:‘喂,这位师兄,不要连累在下好不好,你赶快逃跑吧。’

男子自顾自的疗伤根本不理会张灵雅的胡言乱语。三位修士很快的赶到此处,四下寻找,其中一个疑惑的说,:“师弟,你确认丢的方向是这边。”

“恩确认,绝对没错”

“难道那小子那么命好跑了,还是掉入什么险地。”

其中一便是永远个男子乱挥舞着长剑,到处乱砍,其中一剑就是砍像张灵雅所在的石壁边,幸好时刻注意她们的动作,被张灵雅险险的避开。很快的又是一剑刺向男子所在的位置,还好躲开了,又是几次乱砍,还是没发现张灵雅喘着气,额头的冷汗流淌不止,在多来几次,恐怕她真的要暴露了,目光紧紧的盯着这位乱砍的修士的剑。停留了好一会,其中一个道:“看来已经跑了,他受了重伤估计跑不远,我没追吧”

“我们分头追”另一个道

“好”说完三人分三路离开了这块石壁地。张灵雅长长的吐了口气道:“喂,他们都走了,你可以离开了,一会他们再来我可保不了你。”

男子并不理会张灵雅的聒噪,他一心只顾打坐疗伤,期间还吞服好几次丹药,直到后半夜,那三人也没有来这里汇聚,高度紧张又疲倦的张灵雅终于靠着石壁睡了过去。这时候男子疗伤已经完毕,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嘴角勾了勾他也闭目睡着呢还是打坐。

天已经大亮,张灵雅警觉的醒来,她拍了一下她的头,该死的怎么这么大意在陌生男子眼前都能睡着。她习惯性的摸了摸肚子周围,还好都在,在看腰间储物袋也在。男修已经走出这个幻阵,在外面可能好一会了,张灵雅收看担当起幻阵,她还是把师父留给她的防御阵收了起来。男子见张灵雅已经醒来,他缓缓的上前道:‘多谢姑娘昨晚相助之恩,在下北仓向林楠’

张灵雅微微还礼道:‘南明张灵雅’

一汽大众原厂配件价格
银川天气预报报价
玛卡生精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