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我与UFO的五次邂逅

2019-03-13 22:30: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是一名日语教师,曾经在2000年和2002年五次目击UFO,之后,我再也没看到过UFO。直到2008年3月4日晚,当再次看到了我无法解释且跟之前四次不同的UFO时,才决定把这几次目击UFO的经历一并写下来,与广大UFO爱好者一起分享。

第一次目击事件

第一次目击UFO还是在2000年,大约在四五月。

当时我在深圳理工学校任教。那天20:00左右,我与母亲一起在学校操场散步,当时鹏兴花园2期工程正在建设中,楼架子已经起来了。在在建的两栋楼之间的上空,有一个暗红色的小点正在做之字形运动,并很快消失。

因为距离远,不是近距离观测,所以除了当时兴奋了一小下,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后面也很少提及。

但之后的三次目击,让我真正相信了UFO的存在,并且逢人便说,以至于我的朋友、同事还有学生没有不知道的。

第二次目击事件

第二次目击发生在2002年6月25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天中午,我在深南大道那个门诊部的血站献了400毫升的血,然后回家休息了一下。在19:05左右打的去火车站,要去接从山东老家来的母亲和外甥女。

出租车上了滨河路高架桥时,大约在文锦渡口岸大楼附近,两座楼中间有一个空隙。我无意间从前排右窗望出去,远处的一座大楼上空,悬停着一个东西,一动不动。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侧面是个倒扣的碟形,呈银灰色。虽然距离很远,但可看出,个头不小,(时间为19:20~19:25,因为是夏季,天还比较亮,能见度很好)。

我连忙对司机说:快停车!那是什么东西?可那条路是不许停车的,司机踩下了刹车,车稍微减了一下速,滑了过去,此时视线已经被旁边的楼挡住了,司机什么都没看到。

我与UFO的五次邂逅

我把看到的东西给他描绘了一下,并问他是不是飞碟?司机想了一下说:大概是热气球吧!我也从没想过自己会真的看到飞碟,虽然觉得热气球不会是那种形状,也不会停得那么稳,但也就哈哈一笑过去了。当时还问了司机一个很弱智的问题:你们整天在外边跑,会不会经常看天?司机的回答更有意思,我们开车的哪敢看天,光看地了!

第二天上午,我带母亲和外甥女去吃饭,随手在报摊买了份《晶报》,上面一个头条震惊了我:昨天19:40~21:30,宝安机场上空惊现不明飞行物,数百人目击!从发现的时间上看,应该就是我看到的东西!不同的是,他们看到的UFO发着红光我想大概是因为那时天已经黑了。

当时,我还在深圳书城的某个大型培训中心授课,晚上上完课,推迟了一会儿下课,把我目击的过程给学生们讲了一下,还在黑板上画了行走路线和不明飞行物的图形。同学们也很兴奋,议论纷纷。后来好多学生说,打那儿之后,他们在路上有机会就会看看天,期待着能与外星来客来个近距离接触。

晚上回到家,我拿着那份报纸在屋里转来转去,心情无法平静。后来决定给那位叫林乐山的报料。当时,林还是用呼机,我就给他留言说:有急事,请速回电!半天没动静。于是又给他留言说:我有飞碟的消息!噌一下就打回来了!

我把目击经过跟他详细地说了一遍,他也很兴奋,告诉我,应该就是他们看到的。而且,还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他们今天又去宝安机场蹲点,结果在19:30~21:30,宝安机场上空又出现了一大四小,共五个不明飞行物!

飞碟的消息在《晶报》上大概登了三天。

第三天的报纸,再一次印证了我的目击属实。有位张先生报料说,6月25日15:00左右,在深圳百花四路蓝天大厦车站附近,有数十名等巴士的乘客发现蓝天大厦上空悬停着一个圆盘状的不明飞行物,其底面中部有一个圆柱形物体不停旋转,整个飞行物却是不动的。更重要的是:该物体为银白色!苍天呀!大地呀!我看到的是银灰色啊!也许只是光线的误差吧!

激动了几天,终于平静下来了!可是就在7月7日那天,我又第三次目击到了UFO,而且真是近距离太近了!

第三次目击事件

那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首先,7月7日是一个所有中国人都不能忘却的日子。我早上去书城上9:30的课。9:20左右,311大巴停在了地王大厦那个十字路口等红灯(往南山方向)。我坐在中部靠右侧车窗位置。

也是无意间看了一下地王,突然发现,有一个不明物体在地王大厦侧后方大约中部处旋转前进。该物体整体就像一个被放大了几十倍的大救生圈,又像一个放大了千百倍的大白金手镯,周边似乎有一圈凹槽,周围像镶嵌了许多钻石一样散发着美丽的光辉,但不刺眼,还散发着如同鸭绒般的淡淡的黄光。

它很大,成10角(前低后高)缓慢地顺时针旋转前进。当时,大约有1/4已经隐到了地王大厦背后(南侧)。那个角度我至今都想不明白,因为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在地王大厦后面的深圳电大楼顶降落一般。我只顾观察它,因为弄不清是什么,只剩下惊讶了,所以没有叫喊。

绿灯亮了,311驶进了站台。一下车,我就到处找,天上什么都没有(也许是位置问题)。我跑上通往书城的天桥,还是没有,而周围的人都很正常,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当时,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看错了!可是,我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它太真实了,看得出,那是个分量不轻的大家伙(直到2007年7月的一天,我在上搜索了一下UFO视频录像,有一个跟它类似的东西在一栋大楼顶部旋转,然后突然加速消失,一瞬间的事,我才想到也许我看到的不明飞行物就是这样消失的)!

进了书城电梯,遇到一个学生,我跟他笑着说了刚才看到的东西,他也将信将疑,笑着说难道老师又看到飞碟了?

因为不敢确定,所以上课时我没有提这件事。讲到一半时,正好有个表示不可能的句型,我就造了个句子:不可能又让我看到UFO了。于是,结果大家都猜到了吧!我终于按捺不住,又把刚刚看到的情形给大家讲了一遍,又画了示意图。这时,有个女生说,怪不得她下巴士时看到老师在天桥上到处张望,原来在找UFO啊!

晚上,又给林报料。他听了我的叙述后,肯定地说,你看到的一定是不明飞行物。但遗憾的是,只有我一个人报料,无法证实!很郁闷啊!

第四次目击事件

第四次目击UFO,是在大梅沙海滩。

过了几天,我带着母亲和外甥女去大梅沙游泳。

当时天已经黑了,下着小雨。我从海里上岸,坐在沙滩上休息。旁边坐着一对蛇口来的夫妻,我们就一直聊天。我正对着大海,远处是乌云,黑乎乎的。

突然,从海天交接的乌云中飞出一个暗红色的小点,直直地从右侧向左侧飞去,速度很快,绝不是飞机能比的。我大叫起来,快看!那是什么?黑暗中的红点不易捕捉,而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它。当那对夫妻转头看时,那个小红点已经隐入了左侧的乌云中,只有短短的几秒。他们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困惑地对我说,什么都没有啊!无语呀!郁闷呐!这个红点,不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种吗!

2002年,是UFO目击的高峰,全国各地都发现了UFO的踪迹。

因为这几次目击经历,我买了很多关于UFO的书,几年过去了,快成专家了!而且,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天狼B星娃娃也许看到UFO也是需要缘分的,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飞天梦,也许我们都只不过是无知的小娃娃!

每次遇到新朋友,聊天的时候,总会给他们讲起这些有趣的经历。有些老朋友、老学生都已经能背下来了。

最痛苦的人,是我的妻子她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可是我仍然一有机会就给她说,因为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也能体会一些人看到一些奇异现象为什么不敢说因为没看到的人总有些怀疑它的真实性,而看到的人不免被人看成有点儿神神叨叨的。好在我脸皮厚,义无反顾地承担起扫盲的重任。

2002年之后,我再也没看到过不明飞行物,所以只跟大家讲我那时看到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深信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看花眼!

直到2008年3月4日21:25左右,我再次看到了我无法解释的且跟之前不同的UFO

第五次目击事件

2008年3月4日21:25左右,我在深圳罗湖莲塘国威路所住小区楼顶练习听力的时候,第五次目击了UFO!

当时,我正对着正南方向(祥和花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火红的球状物(个头不大,目击体积如同一盏汽车大灯)的确是突然,因为它是在我的视线中突然出现的,无任何征兆,在我右前方300米~400米处(高度大约30层楼),而且正向我飞来。

当时第一个反应是飞机,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因为它冲着我飞来,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低到似乎要从我头顶掠过,距离我200米左右时,速度缓慢到几乎停止了,然后向我右上方(仰角15~20)缓慢飞过,但只是飞行了200多米就慢慢消失了。

我在它几乎停止时(未转向前),仔细地凝视着它,想辨清到底是个什么形状,但是看不出,只是看到一团不规则的火焰。

当晚气象条件很好,无云,可看到很多星星。在我右前方,是正在建设中的小区聚宝华府的工地,刚挖好了地基,灯火通明,有一个高大的塔吊在工作,长长的塔臂两端各有一盏警示灯,血红色的,而且能清楚地看清塔臂,且一直亮着,故排除是塔臂的警示灯。

我仔细回忆了刚才看到的景象,想是不是所谓的孔明灯呢?但自己否定了这个答案,因为从它的结构上来说,只是一团不规则的火,没有任何附带物,是暗红色;从飞行姿态上来说,不是随风飘动,而是可操控的。尤其是它似乎停滞不前的那一瞬间,应该是人为控制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压抑下有些激动的心情,继续练习听力。过了五六分钟,同一个方向、同一个位置、几乎是同样的距离,它再次出现了,仍然无任何闪烁,无声无息。惟一不同的是,在向我飞来时,又转向右,成右下10角向西北方向飞去,速度比一般飞机略快,很有质感。

西边有座小山(这座小山正前方是梧桐山),山顶有一个高大的电线塔,右边下坡处中间位置及山脚处也各有一座电塔,它大约就在这两座电塔中间位置穿过,并直飞,直到消失在很远的空际,时间1分钟~2分钟。

后记:

自第五次目击UFO之后,我几乎天天背着相机,但遗憾的是,UFO似乎有感觉似的,再也没有出现过也许这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每当我凝视夜空,看着在遥远天际闪烁不停的繁星,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期待着与UFO的再次邂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