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那些堙没的记忆

2019.05.16 来源: 浏览:0次
Note7召回门持续发酵三星股价今天大跌
外媒曝光三星GalaxyS10全面屏完美
库克暗讽便宜Chromebook为测试机

再次来到H医院是在10多年以后。一切,物不是,人更非。

L君是我的同学,在很多年之前,当L君还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时候,我们常常来往,一年怎样也有个三四回见面,我到他的县城,他到我的乡下,虽然我们并不属一个县。那时的我们,青春年少,思惟幼稚,常常感觉生活像一张白纸,等待我们去涂鸦,只是各自想描绘的和能描绘的蓝天不同。每一次见面,照例是谈各自生活、工作中的干瘪咸淡,照例是吃饭,也照例喝一点小酒,如啤酒之类,由于很近,总之很亲切,基本无话不谈。

L君自闭症的特征表现
是我们在S中医学校时的同学,因为我们是临近县,所以关系一直很好,同窗四年,基本都在左右或上下铺。S中医学校是一所曾经很有名的医院的附属学校,由于是附属,说到我们的学校,很少说那个医院的名字,总觉得附属好像低人一等,即便现在也是一样。但虽然是一所医院的附属学校,那时却面向全省招生。由于学校规模很小,每一年基本上只招一两个班,并且每一个县最多只有一个招生名额。绝不谦虚地说,在那时,生源基本素质是很高的,我们有很多同学,都是当年当地县市中考成绩的前几名。(那个年代读书是唯一走出农村的前途,所以我们早早地挤上了一条不归路)因此,每个地区只有少数的几个同学。毕业后天各一方,不是邻近,想见一次面的确很难。参加工作后,我屡次读李密的《陈情表》,每每读到终鲜兄弟、门衰祚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些字眼时,常常感同身受,想到我们曾经在S市的同学。

基于这些缘由,工作最初的几年,我们常常见面。在我所工作的乡镇到L君的县城和到我的县城距离一样,不到四十千米,交通也方便,因此,曾在特别无聊的时候,一时性起,搭个三五块钱的车,就可以聚一次,吃一餐饭,或住一个晚上,第二天照样就可以上班。后来,我先成了家,见面的次数虽然相对减少,但每一年还是要见一两回。又过了几年,L君发奋考取了省城某校的研究生,在每一年寒暑假时,大部分还是有些来往。虽然,每次都行色匆匆。

L君是性情敦厚的人。其心灵比我清澈,恍如一泓秋水,映照在苍山,澄碧透明,不像我的内心阴郁。这样的人大多有一个特点,心思活泛却不江南华南等地有大到暴雨 冷空气将影响西北地区
深藏。其对生活中的一些感悟,很多在我看来,既幼稚又纯净。闪烁的微笑像他那有点酒糟鼻的鼻梁尖,红红的常常在我眼前浮现。虽然没有高叫着理想,却经常做着发达的梦。于是有了梦想就有了动力,终于,研毕业后,离开了H医院去远航。不像我,一开始就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像一颗卵石滚进淤泥中,未来早已是暗无天日了,于是只有颓废和彷徨。

在读研时,有一年寒露时节,大约是由于个人恋爱或是工作的问题,总之,心情非常沮丧,专程从省城跑到我那个小镇,小住了几天。在秋风中,陪着他踏遍小镇每个我觉得值得去的地方。那时,我虽然开始不喝酒,但还是陪着他小酌了几回啤酒。记得当时看到我的女儿已经咿呀学语了,还说不出的羡慕。住了两三天,心情平复了,又回到了省城。送他离开后,为他填了1首《踏莎行?送L君归江城》:来也迢迢,别也萧萧,风卷新霜叠旧霜。残枝拨弄抽愁绪,一遍苍黄捣凋伤。君今去也,犹自迷茫,十年征梦泪几行?换得此情如日月,愿将我血祭它乡。那词也不知后来寄没寄给他。反正印象很深。那时,我对生活还没有完全失望,词填的也还算有点豪情,不过现在读起来很汗颜了。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是在他新的单位,带一名朋友去看心脏,其时已结婚了,好像也是生了一位姑娘。在一个既不算奢华也不算简陋的酒店内,三杯两杯下肚,几个人脸上像醉虾。那时他告诉我他已经打算离开,准备南下了。果真不久,就南下江浙。自此,就再也没有见面了。听说,现在有了非常不错的成就,真心祝福他。

这个世界现在纯净的东西少之又少,但同学情往往例外。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最少,我一直都是这样想。

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S中医学校。有一天傍晚的时候,C君打来说,他此刻就站在S市的江堤上,看到了傍晚的落日,看到了江涛,看到了天上的风筝,想起了曾在一起的日子。我说:看到了故校么?C君说:故校已合并,旧址已然废墟,不过在新成立的大学,其地位像妾一样说的我沉默半天。某一年,到某城市参加一个中医方面的专题会,华为UCC融合通信助力企业全球化运营
在通讯录中,幸遇到前后几届同学,不过,有些人毕业院校填的却是中医学院,恍如S中医学校有点羞辱似的,弄的我连见面的兴趣也没有了,当时就想写一篇文章叫S中医学校万岁,后来想想,可能有点小题大做了,慢慢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从S中医学校走出来的学生,现在很多早发达了,成就大大的。有时想想他们,对于半是颓废半是虚妄的我,这二十多年像是白活了。

真的是白忙活!

人生有很多东西需要偶尔祭奠一下,包括理想和青春,包括友谊和爱。所以,在这个漫长的夜晚,在喋喋中,想起了这些已经堙没的记忆,一边咀嚼,一边回味,现在想一想:人活着,说穿了其实也是为寻求一种摧残,精神的,物质的。

宝宝退烧药
宝宝退烧药
宝宝退烧药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治什么病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