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盗墓笔记续9 第四十章 (下)

2018.11.09 来源: 浏览:0次

盗墓笔记续9 第四十章 (下)

他目光扫过我们,显然也在我现在的情况忧心,顿了顿,闷油瓶道:“你们去睡觉,我来。”放射性物质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对于生物电活动越强的物体,刺激性越大,因此,当生物陷入睡眠或者某种虚弱状态时,相应的刺激反而小很多。

我虽然知道这是个好主意,但毕竟人多力量大,即便我们现在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下来,但一人搬一块,凑起来也可以节约闷油瓶很多体力。

所有人都去睡觉?怎么可能。

我想让闷油瓶别逞强,结果张了张嘴,嗓子却干哑的厉害,仿佛很久没喝水一样,而事实上,我们不久前才补充过水源。

胖子喘息道:“小哥……团结就是力量,咱们都是大老爷们,这里又没娘们,不用这么照顾。”说完,踢了踢已经摇摇欲坠的同子,低吼道:“是爷们的就加油干,谁倒下谁他娘的就是孬种。”

我本来已经摇摇欲坠了,胖子这一番鼓动下来,是咬了牙坚持,嘶哑道:“别说话了,干活。”

闷油瓶见拿我们没办法,也只能作罢。我们一行八人,连同路人甲的人马在内,所有人都咬着牙干,累得几乎是闭着眼睛在下苦力。

也不知这样支撑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就要倒下时,突然被人扶了一把,紧接着,我听到闷油瓶的声音:“通了,别倒。”这话就像一针兴奋剂,我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哪里通了,眼前分明还是一堆千奇百怪,黑漆漆的石头。

就这时,却见闷油瓶、胖子还有路人甲,三人正推着那些石头,似乎在发力往前推。

我心里惊了一下,难不成真要打通了?于是我也凑上去帮忙,不过我去的不巧,手刚一使力,这片石堆就被推倒了,我没留意,一下子跌了个狗吃屎。

胖子捂着自己的脸,声音里充满了嫌弃,自言自语道:“胖爷我不认识这个蠢货,我不认识他……”

这一下我摔的不轻,肚子顶着石块,感觉骨头都要被硌碎了。半晌才来得及抬头,一看之下,顿时觉得人生充满希望。

塌方的石块被彻底打通了,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塌了一半的墓室,靠我们这边已经完塌陷,布满了巨大的石块,而正对着的另一面,虽然有破裂的痕迹,但还勉强支撑着没有倒。

甭管这间墓室破成什么样,只要能先离开那条夺命墓道就行。我们一行拧起装备,跟放出牢的囚犯一样,向着仿佛随时会塌方的墓室奔过去。

这间墓室应该有设计其它出口,但出口大约被坍塌的巨石堵住了,因此一眼望去难以发现。

由于不知道墓道里的放射性物质范围究竟有多大,按理说,应该是离它越远越好,但我们此刻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连闷油瓶都因为高强度的劳作,一屁股坐在地上低喘,不用说我们这些人了。一行人中,别看胖子体型大,但这次遇到了克心,放射物对他的刺激反而大。

他一躺下,几乎累的口吐白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肚子一鼓一鼓,看的我都揪心。

我们跑进墓室里,也顾不得打探周围的环境,闷油瓶睁开眼,起身将探照灯直直对着我们所有人,我下意识的看了眼,还是没有影子。

他道:“两分钟内如果影子出现,这里就是安的。”我明白,如果两分钟后影子依旧没有出现,那就意味着我们依旧不能休息,必须跑到远的地方。

所有人都疲惫的点了点头,想睡又不敢睡,一个个目光呆滞的盯着地面,后,慢慢的,黑影终于出现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胖子白眼一翻,睡死了。

强烈的疲惫间,也法去安排守夜这些事宜,影子一出现,我也撑不住了,就势一倒,眼前彻底黑了。

昏睡前,只见地上已经倒了一片,模糊中,似乎还有后一个人没有倒下,但他究竟是谁,我却不知道了。

这一晕也不知晕了多久,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十分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到。我反应过来,估计是为了节约光源,有谁把探照灯关了。

睡这一觉,恢复了不少,大脑中那种因为放射性物质造成的胀痛已经缓解了很多,我四下里摸了摸,很就摸到一把探照灯,于是将开关推了上去。

随着雪白的光芒穿透黑暗,我看见自己周围还睡了很多人,除了我,几乎所有人都还在睡,我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不对,闷油瓶没有睡。

我心里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将灯光打向另一边,在那里,原本堆了很多石块,而此刻,那里多出了一条通道,显然是我们睡着时,有人干的。

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闷油瓶丢下我们跑了。

或许这个念头有些古怪,但我心里就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闷油瓶这次下斗,肯有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他扮成张秃头,在我和胖子的数次试探下也不肯相让,甚至,他还生出杀人灭口的心思,显然,这个斗对于闷油瓶来说极其重要。

而且事先,他也说过,等到了适当的时候,要分道扬镳,我虽然知道这一刻会到来,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现在。

如果我没有顾忌错,闷油瓶已经顺着这条开出来的通道走了。

我在原地坐了半晌,只觉得心里有种深沉的疲惫感,人的一生有很多人,来了,又去了。有些人,你以为永远不会离开,但这些永远不会离开的人,依然会离去,终,只剩下自己。

我没吭声,也没叫醒胖子,关了探照灯一个人在黑暗中坐着,大约半个小时后,胖子等人都陆陆续续的醒来。

胖子打开探照灯,发现我坐着那儿,吓了一跳,道:“我说天真邪同志,大好的机会你不睡觉,坐这儿吓唬人干什么?”我苦笑一声,指了指那条通道,道:“他走了。”

胖子顺着看过去,脸色也不好了,后他道:“算了,走就走,他的事情咱们能帮就帮,不能帮也只能干看着,小哥的实力,轻易吃不了亏。”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行了,别跟要送丧一样,美好的明天还在等着我们。”

被胖子一打岔,我心里的烦闷消失了一些,道:“去你大爷的,我跟你没有美好的明天。”

“是、是、是,你跟姓张的有美好的明天,可惜人家已经给阎王爷拜年去了。”胖子又提起张博士的事。

我怒了,说:“你怎么老揭我感情的伤疤……”正打算教育一下胖子,不要动不动往人家伤口上撒盐,耳里就突然听到噼里啪啦的骨节作响声,我扭头一看,却是路人甲,他正活动手指,关节间发出炒豆般的声音,随后朝我和胖子走过来,下半张脸冷冰冰的,看不出痕迹。

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闷油瓶这个大靠山走了,姓齐的该不会伺机报复,动我们下手吧?

我越想越不对劲,路人甲这人,目的性一向很强,属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他们现在食物紧缺,而我们食物充足,现在闷油瓶不再,这种时候不下手抢,岂不是傻子?

我想到这一层,顿时给胖子使了个眼神,两人同时上前一步,将我们这边的装备包给护在身后。

路人甲似乎挺惊讶的,嘶了一声,道:“不错,有长进了。”

我暗骂一声白眼狼,看来果然被我猜对了,这丫是想抢食物,没准连装备都会抢。

n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宝宝脾虚吃什么 潜江建筑资质办理 西服定做 贵州定做衬衫 定制工装 冲击试验机 十堰建筑资质 黄石建筑资质代办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制职业装 东莞工作服 订做服装 衬衫定做 扬州印刷报价 彩页设计印刷 激光冷水机 贵州定做西服 中央台广告多少钱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