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恶魔法则第四百四十三章巫王一笑

2018-11-12 18:11: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恶魔法则 第四百四十三章 【巫王一笑】

“你想不想我教给你?”

这个问题落入杜维的耳中,杜维几乎是差点儿就脱口而出:“要!”

可是,这个字到了嘴边,却被他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因为,他分明的感觉到,来自上方的那一束眼神,透过水晶石,仿佛正在玩味的看着自己,等待自己的反应。

杜维定了定神,没有回答,却看向了躺在那儿的乔乔,跳开了话题,问道:“我的这位女同伴,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随时。”阿瑞斯平静的回答:“不过,在我治疗她的时候,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嗯,我想问一下,你的这位女同伴,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的兄弟姐妹?”

杜维愣了一下:“嗯?为什么会这么问?她的确有一个妹妹,不过……”

阿瑞斯仿佛沉吟了一下,也没有再详细说什么,却依然追问了杜维一句:“现在,告诉我,你想不想学碧落无双?”

杜维:“……”

赤水断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才看见了杜维的身影,从远远的台阶之上,一步一步缓缓走下。

杜维地双臂横抱着乔乔。看上去两人身上的伤都已经完全愈合了。

当杜维来到赤水断面前地时候,仿佛笑得有些古怪:“我说师兄啊。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可以走了。”

赤水断皱眉:“你……上去见到那个魔神了?”

杜维想了想,摇头:“嗯,可以说见到了。也可以说没见到。”

他的这个回答,让赤水断有些茫然。

不过杜维明显不愿意多说什么。两人沿着原路返回,来到了魔神殿之外的广场上。

杜维拿出了阿瑞斯赠送给自己地“缺月五光铠”和自己“计都罗喉瞬狱箭”。根据阿瑞斯的说法。拿着这两件神器,就可以穿过那祭台上地水池,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两件神器。一次只能带出去两个人,我先带乔乔出去然后再进来接你出去。”杜维说完,正要抱着乔乔离开。

“等等。”

赤水断忽然脸sè微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杜维转过身来。看着赤水断,却从这个绝世强人的脸sè之上看到了一丝奇异地绝然!

“你……不用回来接我了。”赤水断地一句话。让杜维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皱眉道:“你说什么?”

“我想留在这儿。”赤水断淡淡道。

杜维忍不住就要问“为什么”,可是下一个瞬间,当他仔细的看清楚了赤水断的脸上表情,还有那绝然地眼神的时候。仿佛瞬间,杜维就已经完全理解了这个骄傲的武痴地内心思绪!

赤水断缓缓道:“我一生最大的心愿。现在已经了解了。雪山里隐藏地东西,我也看到了……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没有了结地心愿的话……那么。就是外面的白河愁。从我十岁开始。我就希望自己能胜过他。可是到了今天,我已经非常努力了。可是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远……”

说到这里的时候,赤水断地声音有些低沉。不过随后他的语气之中再次生出了一丝希望来:“但是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我知道。如果是按照正常地修炼,我这辈子都再也没有希望超过他了。毕竟,现在他已经达到了领域地层次。不过在这里……我刚才听那个和你战斗的守护者说,在这里可以拥有近乎无限地生命,也就是说,我在这里可以拥有无限地修炼时间!而且就算死了也不怕!所以……这世界上还有比这里更好的修炼地地方吗?”

杜维张了张嘴:“可是……你留下的话,很可能就永远都出不去了。”

“我不在乎!”赤水断地声音异常坚定!

“我一生已经别无他求了!人生的富贵权势荣耀。我都早已经品尝过了。说实话,如果没有来到这里遇到这些事情,我也决定老死在雪山之上了。和外面的雪山枯燥的生活相比。留在这里也没多大的差别。”

杜维有些无语。

不过,他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赤水断的那份坚定地决心。

或许。从某方面来说,上一任巫王古兰修的三个弟子。实在每一个都是不世出的天才!哪怕是赤水断,他虽然没有白河愁那么惊才绝艳。但是这份毅力和狠心,也不负“武痴”地称号了。

“既然这样……我不劝你了。”杜维叹了口气:“这样,我过些时rì,会带着神器进来看你,到时候如果你想出去的话,我再带你出去……不过。老断啊。”

杜维忽然对这个狠人生出了一丝难得的亲近来,毕竟,大家也相处这么多天了。在丢掉了包袱之后,那个高呼“从今以后我是只为自己活着地赤水断”之后,那个“西北军团长鲁高”其实就早已经死了。

现在留下的这个,是当初在大雪山学艺地那个武痴赤水断。

“老断啊。”杜维叹了口气:“只是你要小心一些,别在这里被那两个守护者杀了。因为一旦在这里死了一次,就永远也出不去了。”

“老死在雪山,和老死在这里,有区别吗?”赤水断淡淡一笑。

那笑容虽然平静。可是其中的那一分坚毅地恒心,却让杜维也不由得为之动容。

没有再说什么。杜维深深地看了赤水断最后一眼。然后抱着乔乔。缓缓的走上了祭台,当他脚下踏步走上祭台中心地那个水池之后,他感觉到手里的神器之上,一团光芒照耀在全身。身子缓缓的往水下沉了下去……

“杜维……”赤水断最后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嗯?”

“你……”赤水断地脸sè似乎动了动。最后轻轻的说了一句:“

赛巴斯塔那个家伙……你帮我照顾一下吧!毕竟,他只是我曾经犯下的一个错误,那悲惨的命运。不该由他来承担。”

果然……在这最后一刻,残酷的赤水断,心中依然忍不住流露出了最后地一丝温情。

眼看着杜维的身子没入了水池,赤水断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他捏紧双拳,大步朝着魔神殿走去。

很快的,他越过了魔神殿。来到了通天塔的台阶之下,站在千层的台阶之下,他遥视着远处的通天塔,赤水断深呼吸了一下,用尽全身地力气,大声吼道:“塔里的神灵!我的名字叫做赤水断!我愿意留在这里,只希望在这里能学习到更强大的力量!攀登上力量的颠峰!!”

第一句话之后,上面毫无任何回应。

可是,赤水断并不气馁,当同样的话。在他口中第三次喊出来之后,通天塔之上,终于,阿瑞斯的声音幽幽的传了下来:

“人类,你可知道,留在这里,你等于放弃了什么吗?”

“我知道。但我不会后悔!”赤水断咬牙道:“百年不悔!千年不悔!万年不悔!”

过了好久,上面的那个声音,幽幽而来。

“你上来吧。”

赤水断的眼很之中一片激动,然后,带着沉重而坚定地步伐,他迈上了台阶……

“你还要再试吗?”

白河愁盘膝坐在冰面墙壁之前。他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平举。

在他的面前,jīng灵王额头满是汗水,听了这话,也只是点了点头,用力一咬牙,然后呼的一声,他的掌心之上,冒出一团紫sè的光芒来,那光芒很快就飞快的蔓延看来。

在这一瞬间。仿佛周围的时间忽然变慢了下来,jīng灵王凝神仔细控制着周身地紫sè光芒。一点一点的朝着白河愁围拢了过去。

两人就仿佛都沐浴在紫光之中。

白河愁轻轻的叹了口气,手指抬起,仿佛很随意一样,对着一个方向轻轻一点。

jīng灵王立刻脸sè一变,脚下连连往后退了三步。

原本就狭小的洞穴里,他已经退到了墙边,背部就靠在山壁之上。可是双手却挥舞,似乎竭力维持着那一团紫sè的光芒。

在他竭力的控制之下,紫sè地光芒似乎犹如注入了一道生命力一样,陡然变得活力大增。

“嗯。”白河愁仿佛轻轻的哼了一声,点了点头,手指轻轻一划,一道细微的裂缝,从他的指尖下蔓延而出。

jīng灵王终于叹了口气,只见这一团紫光被轻易的一分为二,然后消散于无形。

“第十七次了。”白河愁轻轻笑了笑:“jīng灵,你还要继续试第十八次吗?”

落雪仿佛呆了呆,忽然转头看了看洞穴外的方向,又看了看一个放在山洞之中角落里的沙漏……已经空空如也了。

“时间到了。”落雪仿佛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道:“已经三天了吗……这三天时间,过得好快啊。”

原来重新上山之后,落雪和薇薇安一路来到了白河愁的山洞之中,却再次对白河愁提出了动手切磋的要求。

从实力上来说,落雪实在是这个人间之中,实力和白河愁最接近地强者了。

这三天时间里,jīng灵王已经十七次和白河愁动手,可是每一次都是惨败的结局。不过,jīng灵王却并不是无谓地死缠烂打,他却是在仔细的观察着白河愁这位绝世强者使用力量时候的每一丝规则!

白河愁的领域展开,在对方的领域里,落雪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可是,他却仿佛也找到了一丝突破点。

就在刚才这最后一次,他试图将自己的jīng灵魔力疯狂的张开,同时却压缩在两人所在的这个小范围里。试图去寻找那种用自己的jīng神力来布置出一个“领域”的感觉。

不过,却依然失败。

“你已经是拥有非常难得地智慧了。”白河愁叹了口气:“这三天时间,你的实力已经有所上升。可是我要告诉你的是,领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领悟的。”

“那怎么才能做到?”jīng灵王立刻就问道。

“破!”白河愁轻轻一笑:“你我都是画中之人。要想跳出画外,重新绘出一张属于自己的画来,那么首先,你要突破现在束缚你的这张画!你先达到了‘破画’之后才说其他地吧!”

破画……

jīng灵王沉思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来之后,郑重道:“白河愁先生。多谢你的指点了!”

说完之后,他对着坐在那儿的白河愁深深的一礼之后,然后掉头就大步朝着洞穴之外走去。

“你不用继试了?”白河愁淡淡的声音传来。

“不用了!下次你我再动手,就是我寻找到突破的时候!”jīng灵王头也不回大声回答,他的身影已经飘然到了洞穴之外,远远地声音继续传来:“帮我转告杜维,我说的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就不等他出来,自己先走了!”

墙角里,薇薇安却也在这里待了近三天时间。她眼看着两个绝顶强者一次一次的交手。到了最后,看着jīng灵王飘然离去,她才忍不住开口道:“白,白河愁先生,您,您为什么……为什么要……”

白河愁看了看薇薇安,微微一笑:“知己难求,可好对手更难求。可惜你没有站在我的位置。所以,你看不到。”

薇薇安似懂非懂,只是点了点头,却又忍不住看着冰墙里面:“嗯,可杜维……他,他怎么还不出来?还有我姐姐……”

白河愁淡淡道:“我不知道。不过杜维那个家伙,应该没这么容易死的。”

果然。话音刚落下,就听见冰墙里,杜维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

“哈哈哈哈!能被大雪山巫王引为知己,可实在是荣幸得很啊!”

说着,冰墙之内,杜维轻轻松松的走了出来。怀里横抱着一个人,正是乔乔。

白河愁听见了杜维的声音,眉毛一挑,淡淡道:“小杜维,你怎么知道我说的‘知己’是你?”

杜维脸上带着笑嘻嘻地表情:“老白啊。做对手,我的本事可没那个死人妖那么强,所以,他勉强能当当你的对手。至于我,还是当你的朋友知己比较舒服一些。再说了,难道你不肯承认。你说的‘知己难得’指的难道不是我?”

白河愁凝神看了杜维两眼,终于。这个冷酷的强者,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来。

“不错,你地确是的。”

杜维哈哈一笑,大步走到了墙角的薇薇安身边,神情之中仿佛有一丝惊讶,不过随后就笑眯眯道:“我的小傻妞,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啊,我知道了,你是来找老公的,对不对?”

薇薇安脸上立刻就是一红,可是一双眸子却依然深深的瞧着杜维,只是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来。

杜维轻轻地放下了乔乔,然后一手将薇薇安揽了过来,他的表情之上,嘻笑渐渐敛去,然后看了看左边怀里的乔乔,又看了看右边怀里的薇薇安,杜维摇摇头,却忽然对薇薇安,压低了声音,用很认真的口吻说了一句话:

“对不起,小傻妞。”

“对不起?对不起……什,什么?”薇薇安眨巴着眼睛。

杜维叹了口气,心中闪过一丝愧疚,却依然郑重的缓缓道:“我……这次我欠下了一笔很沉重的债,所以,我必须要偿还的。所以……我总觉得这事情对你有些不公平,所以……对不起!”

薇薇安仿佛依然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只是看着杜维的另外一只手搂着乔乔,她才猛然反应过来,惊呼道:“啊!姐姐,姐姐她,她怎么了?她……”

“她晕过去了,很快会醒来的。”杜维苦笑。

对于这封印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杜维对白河愁讲述了一切,而且,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地隐瞒。

只不过,白河愁听了之后,却似乎并不太关心。

的确。如果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些远古时代地神灵的故事和传说,似乎会让人感觉到是一种神秘的传奇。

但是,对于白河愁,对于这个一只脚已经迈上神阶地家伙来说――所谓的神,也只不过是比自己强大一些的古代人而已。他才不关心呢!

所以。无论是魔神殿也好,还是阿瑞斯也好,白河愁听了之后,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倒是说起了,赤水断主动要求留在了里面不出来。让白河愁略微沉默了一会儿。

很明显,白河愁此刻的表情,却显得严肃了很多。

过了半天。他才忽然笑了!

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冷酷的男人,此刻地表情,却是货真价实的微笑!

“很好!果然不愧是赤水断这个家伙。”白河愁的声音虽然冷,但是其中的蕴涵的一丝奇异的情感,却被杜维捕捉到了:“我倒是很期待,他能在里面得到什么样的突破!!”

三人随后走出了这个洞穴,来到了外面地广场之上。

杜维远远的就看见了艾露。这个当初的女刺客,已经在广场之上足足站了三天三夜!纵然她从小就在大雪山学艺,经受过严酷的修炼。可是在这种雪山绝顶之上站立三天,此刻远远看去,她的头发上也已经染上了一层白sè的寒霜,脸sè又青又白,身子也是摇摇yù坠。

杜维叹了口气,看着白河愁,犹豫了一下。才道:“老白,你的这个徒弟,说起来也是帮了我一些忙的。所以……我能不能求个情?”

白河愁冷冷道:“杜维,难道大雪山的事情,你也想管?”

杜维眨了眨眼,却看见旁边的薇薇安一脸哀求地样子。杜维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她是带着薇薇安来的。否则的话,她老老实实的躲在楼兰城里,就不会受这种罪了。而且……再怎么说,我也算是古兰修老师的最后一个弟子,这个……”

白河愁冷冷一笑:“杜维,她是我的弟子,却背着我下山,还背叛了大雪山。你可知道大雪山的规矩,对于叛徒是怎么惩罚地?”

杜维却毫不畏惧。立刻就道:“哼,说到违背大雪山的规矩。老白你才是最大的典范吧!别忘了你的巫王的宝座是怎么得来的。大雪山地规矩里,可没说巫王的位置可以抢的吧?”

白河愁的脸sè已经yīn了下来,看了杜维一眼,正要说话。这个时候,艾露却忽然身体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她原本已经全身冻僵了,此刻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看见她这副模样,白河愁眉毛一挑,却终于抬了抬手,一丝微弱的红sè的光芒shè了过去。

顿时艾露就感觉到全身被一道暖流冲过,身子立刻有了几分热意,她用力在地上狠狠的磕了几个头,声音之中带着颤抖和哀求:“弟子知道罪过深重,不敢恳求老师能原谅,只求老师能让弟子死在大雪山之上,让弟子能留着一个雪山门人的身份!”

白河愁哼了一声:“艾露,难道你不想和这个家伙回罗兰帝国了吗?”

艾露身子一颤,抬起头来,看了看杜维,眼神里多少有些茫然,可是当看到了杜维身边的薇薇安,还有杜维怀里抱着的乔乔地时候,这个女孩的神sè之中闪过一丝绝然,咬牙道:“不!弟子愿意留在山上,承受老师地惩罚……只求老师不要把自己驱出山门!弟子生是雪山之人,死是雪山之鬼!”

白河愁的神sè之中,虽然依然一片冷酷,可是眼神却似乎平和了一些,他凝视着艾露很久,才缓缓道:“到今天为止,我只收了你一个弟子。平rì里我也没有时间对你多教导什么。是我当老师的不对……罢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留下你在雪山,不过……你犯了错误,惩罚是不可少的!”

顿了一顿,他的声音严厉起来:“艾露,你现在给我滚到‘筹合间’去!我罚你面壁百

rì,一百天内,你要刺冰柱十万八千次!如果少一次,你就自己从悬崖上跳下去吧!”

说完,他挥了挥袖子。

艾露身子一颤,神sè之中却满是一片感激,立刻勉强的站了起来,掉头就往山下走。走了几步。越过杜维身边的时候,却忽然停顿了一下,忍不住看了杜维一眼,用低微的声音,低声说了一句:“保重。”

然后,她就飞快的踉踉跄跄的沿着台阶下去了。

看着艾露这么离去。杜维心中也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他叹了口气,看着威严地白河愁,苦笑道:“好了,事情差不多也结束了,看来也到了我该告辞的时候了……”

白河愁冷冷道:“不送!”

杜维哈哈一笑,却丝毫不在乎白河愁的冷漠:“我说老白啊!怎么说现在我们也是师兄弟的名分。我就要走了,你都没什么话对我说吗?”

白河愁脸sè一沉,正要皱眉,却终于多看了杜维一眼,他虽然竭力掩饰,可是眼神之中,却依然流淌过了一丝暖意。

只是,这个绝世强人,却似乎不肯流露出自己的真实心意,依然用冷冷的声音喝道:“杜维。你要走就赶紧滚吧!不过……”他终于这才话锋一转,虽然语气仍然冷冰冰地,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已经不一样了。

“不过……你现在既然也是我的师弟了,在外面可不能丢了我们大雪山人的尊严!如果你遇到了什么无法匹敌的强人的话……那么就乖乖的给我滚回来,躲到山上来避难吧!”

杜维自然听出了白河愁语气里地关怀之意,却依然笑道:“师兄啊。难道我遇到了危险的话,你不下山来救我?”

白河愁脸sè一沉:“我管你去死!”

说完之后,他却幽幽叹了口气:“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下山,那是做不到的了。”

杜维神sè一动,却退后两步。然后正正经经的从怀里摸了一会儿,摸出了两件东西来,轻轻放在了白河愁面前的地上。

“老白,这次上山来,老实说,从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想着让你出手帮我赶跑那个死人妖的。不过没等我说,你就先帮我解决了。我这个人也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所以,这两件东西。就算是我送给你地报酬了!”

说完,杜维指着地上的两件东西:“左边的这个瓶子里还有几滴东西。是一种神奇的泉水,名字叫做‘青chūn不老泉’,喝下之后,可以让身体的形态永远固化!或许能解除你受到的衰老诅咒。诺,这是当师弟我唯一的办法了。虽然我这次也带来了你要地那个魔兽,不过那个东西对我还另外有些用处,况且我也没时间留在这里,等你慢慢研究出剥离灵魂契约的办法了。所以,这个青chūn不老泉,大概能解除你现在的困境……怎么样?老白,这个报酬,够丰厚了吧?”

白河愁纵然再冷漠,也不由得动容,他眼神之中爆shè出两道jīng芒来,盯着地上的那个水晶瓶子:“固化形态?!”

“没错。这东西当年阿拉贡都用过的。”杜维叹了口气:“如果这东西对你还没有用处的话,那么过些rì子,你派人到楼兰城里来告诉我,我再找时间上山来,把那个魔兽带给你吧。”

白河愁声音有些激动,虽然再压抑,但是却还是流露了出来:“杜维,难道你不怕,我没有了诅咒地束缚,从此就能zìyóu下山……和你作对?”

杜维哈哈一笑,指着白河愁笑道:“算了吧!老白!你都是要当神的人了,还在乎这点世间的俗事干什么啊!你如果真的对世俗的事情有兴趣的话,我前几天上山来的时候,那么多部落派来的人,在山下苦等,你不是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吗?”

白河愁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看杜维的时候,眼神已经不同了。

终于,他看着另外地那个用白布包着的另外一件东西:“这是什么?”

“这个吗……你打开看了就知道了。”

说完,杜维把乔乔用力抱紧一些,抗在了肩膀上,又一手拉住了薇薇安地小手,大声笑道:“再见了!”

随后他拉着薇薇安,扛着乔乔,就大步朝着台阶往山下走去了。

白河愁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杜维远去。

好久好久,他才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而奇怪的是,他最先伸手捡起的,居然不是那瓶据说可以解除他诅咒的“青chūn不老泉”,而是另外的那个用白布包着的东西。

轻轻打开一看,看见里面的东西,白河愁却愣住了。

只因为,这布包里的,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了不起的东西,而是……而仅仅只是一块烤熟了的烤肉!

隐约之中,白河愁仿佛想起了当初,自己“绑架”了杜维的路上,两人露宿野外,杜维在火堆之前烤肉给自己吃。想自己身为堂堂巫王,却是在雪山之上风餐露宿,一辈子却甚至连一口可口的热食都没有品尝过。

而那次,自己甚至闹出了因为烤肉太烫,而用冰霜斗气来冷却,结果使得烤肉爆炸的笑话。

捏着手里的烤肉,却忽然听见了山下,杜维的声音远远传来。

“记得要烤热了再吃啊!”

听见这声音,白河愁那冰封一般的容颜,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弯弯朝上的笑纹……

卷管器
pc耐力板厂家
广州废电缆回收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