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青帝第九百九十二章携手前行

2018-12-07 19:55: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青帝 第九百九十二章 携手前行

进去后发现金帐内部不怎么豪华,两面分坐下来后,只有一个女子上前给四人倒了茶水。

隐隐的金凤,看西方圣人笑容和煦接过,一点不见倨傲,叶青就收回目光,灵犀返照神术并不适宜这场合,偶一次也罢,多了就是失礼了。

听魏王介绍说:“这是拙荆。”

“见过王后。”叶青微笑接过茶水。

女子容貌秀丽,眸子带有些冰蓝色,神情和缓贤淑,笑了笑回应,给女娲上了茶后就退下去。

有这段插曲终是缓和了气氛,寒暄几句,话题转到了蔡朝的动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蔡朝眼下势力最大,都是两家……或说所有异脉诸侯的共同对手,切入口不错,两面有意无意地先交换了些蔡朝情报和看法。

某种意义上,开始此次谈判的共识交流,气氛就是这一点点铺垫起来。

言谈间,叶青留意到细节,只要自己一有疑惑意思,魏王都会适时停下,问:“汉侯怎么看?”

不说话时,对方显出认真倾听,不住赞同一些,言语都简单直白。

叶青觉得事情有意思起来。

北魏国策,本是金德争杀之道,本以为是锐利的刀刃,现在看来,已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走的是一往无前,而不是多变。

语言只能表达人道层面的信息,还可以欺骗,亲自会面有更丰富的感觉。

肢体语言、性格、气机,甚至冥冥之中的感悟。

叶青现在跟这魏王直面交流一会,对仙人来说已获得些信息,心中就有些数了,对这场谈判基调渐渐有了整体预判。

“……我所知蔡朝就是如此,当……和议其实还在进行,两家只是有些条件没谈拢罢了。”叶青最后神色平常说着,算是结束交流,又笑。

“魏国是我们邻居,还是大邦,蒙魏王盛情邀请,我来了,现在都是话事人,有话就不妨敞开说。”

西方圣人在旁使了个眼色,但是魏王并不理会,放下了茶杯就问:“汉侯有什么看法?”

“……不得不承认,今上这三十年整饬吏治,刷新朝政,抽蚕剥丝,可所谓振百年之颓风。”

“其宵旰勤政、孜孜求治,这些事都无法否定,大蔡龙气因此而凝聚。”

这是叶青对制度总结而出一种秘密知识标准,称之龙气聚散。

大凡起兵削平天下,首建政治,龙气自百州千郡汇集而来,这是聚。

而随着享国日久,随之而来,就是怠慢堕落荒唐――这并非神秘,相反,是现实的对照。

官员对君王或朝廷有着欺上瞒下,有着拖延政令,有着贪污腐败,自就散了队伍。

朝廷横征暴敛,买卖官爵,政令难行,只有加罪而无加恩,百姓自就分崩离析。

军队吃空饷,少操练,军队就变成太爷兵。

这些,体现在神秘上,才是龙气败坏散开了。

“……今上虽临老有些糊涂,但不失明君,本来也无内患,只是天庭出于某些考虑,封侯令下,才使得龙蛇并起

“虽说这样,但根本还在,一时难以摧之。”

“现在两家宣布结盟是不可能,蔡朝震怒,接下来我们就首当其冲,这对两家都没有好处,白白给别的诸侯吸引火力……魏王插足进来,也不想一脚踩进水坑吧?”叶青目光诚恳。

魏王听明白了意思,略一思索,就表示同意,此人心意一决,就雷厉风行:“明约不行,可以暗盟,定下意向来,时机成熟再签约公证。”

“那,这就是约纵连横的问题……拿什么来保障能守信,而不是诱骗我方背弃蔡朝盟约,就翻脸呢?”

叶青就直接发问,摊了摊手:“我们一直为敌,相互间并无深切合作,缺乏利益基础。”

魏王也不否认,拍一下手,让人取过来一幅北地简图:“按你们青德的话说,此一时彼一时,时势不同了,我觉得往后两家的战略和资源还是可以互补,这些都可以谈。”

叶青手按在膝上,注视这图,不出意外的还是没有草原详细信息。

“怎么谈?”

“自大面上讲,贵国利益在东方,战略方向对我国没有威胁,这我没看错吧?”魏王说着,注视对方的眼睛。

叶青眸光不动:“确实,但贵国的战略方向是南下。”

“这是以前……”

魏王把手一摆:“你我都是主君,孤不喜虚谈,当一言而决。”

说着,使匕首在应州和霞州之间一划,正好将漫长横亘的北邙山划作两截:“蔡朝在千京河以北有十八个边州,我国选择有很多,应州……与应州下游四个边州,三十年内我可以不取,这期间只要是贵方获取占领,那就连着那条商路范围都归你……”

叶青颔首,继续听下去,知道这肯定有着条件。

“……但同样,这片下游,你就得成我方的屏障,不能使任何敌对势力袭击草原,使我背后受敌。”

将匕首插在地图上,魏王对叶青做了个请的手势:“以此为界,你我可约定一家向西,一家向东,目标是瓜分蔡朝的天下,这战略盟约的期限三十年,这个诚意如何?”

“东西划分……三十年?”

叶青心中电光微闪,前世里草原侵入的主攻方向是中游,应州因靠近中游而受到波及,实际北魏力量不足对十八州全面入侵,这魏王的条件惠而不费……

颇有点借机集中兵力到西去,避免两线作战的感觉。

不过盟约期限上还算坦诚,北魏久久准备,甲兵数十万,对朝廷有优势来抵消体量劣势,真的攻袭起来速度会很快。

就算天庭压着不许内战,但三十年几乎是普通人的两代人――汉侯府要还打通不了长河下游十州,就说明开拓东荒红利不足,没有什么本钱跟北魏抗衡,老老实实当个藩国得了。

叶青思忖一下,心中念闪最近蔡朝动静,提议:“期限上无异议,分界上我有看法,贵国翻过北邙山天险,两家还需要个战略缓冲地带――霞州属传统的下游,我看作相互缓冲区却是不错。”

“留着蔡朝人马插在中间?”魏王皱眉,有点不爽利。

但考虑到猛兽之间相互接触容易摩擦,他就将匕首一拔,重新插在霞州上面,于脆利落说:“可以,但缓冲不足说明,为融洽两家友好关系,贵方以后得提供我们平价的物资供应――特别是烈酒、灵石和钢材,还有粮食,你们应州最近击败各州走私对手,几乎占据一半草原市场,赚翻了吧?”

“哪里,哪里,都是薄利多销,后起之秀只能如此罢了。”

叶青毫不脸红地说,知道怕自己垄断市场后提价,心中暗笑――应州工业量产成本降低很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重工业,看着平价实际比别州成本都便宜,利润很大,而且以后成本还会降更低,这哪里是赚翻,简直是‘人傻钱多速来,。

当与之前跟湘南合作生意一样,这话是不能承认:“价格机制得双方共赢才行,今后各项原材料上涨,商品价格也不可能始终不变。”

见魏王脸色有些不悦,叶青知道糊弄不了,魏王再不懂工业经济,但是打听下应州的物价不难。

于是又抛出一个方案:“不过要是贵国的原材料的出售,肯与我方签订期货合约,事先预定价格和数量,使我们工坊可以保证较低价格获取预期原料――山薯、木薯一些酿酒原料,或钢材所需的铁料……那我们也会以稳定而且较低的价格,来提供给贵国。”

“贵国可以明确根据合约预期确定产量,资源优化不说,也避免了价格波动的损失,更重要的是――稳定”

“你我都是主君,应明白这个稳定对国策的意义。”

“还能这么于?”魏王眯起眼睛,有点意动。

叶青点首,说着:“而且这相当于我们两家官方打击走私,从一开始生产调节,到最后给钱,都不再是直接落在各部族手里,而属于国家贸易,大部归入国库,再分拨给各家……这一来就是恩自上出。”

“不得不说,这最后一点确实很吸引人。”魏王想了想,有点明白了这种共赢对两家集权统治的好处,还是谨慎说:“可以先实行一年试试,看看行不行再说。”

“也好。”叶青不以为甚,但心中很清楚,一旦尝试过就不会放弃了。

接下来又交谈了些物资贸易合作方案、军事互信机制和高层联络专线,合作大方向基本定下。

看着天色已晚,魏王挽留叶青休息一晚,对外面吩咐下去,旋即侍从端着菜盘流水进来,摆布设宴,又上来一队各族风情的舞姬:“过去你来草原也是匆匆,这次不妨尝尝这里风情。”

叶青不知道他指得是哪方面,这时女娲在侧,就笑笑转开了话题:“其实我们真正的大敌不是蔡朝,而是外域,不防再探讨一下怎么样对付外舰……”

“哦……”

陪坐兼保护女娲,还有西方圣人,基本不说话,只是听,偶尔目光交错,都是寒冷刺骨。

这谈判和谐,实际也很和谐,对雄才大略的君主来说,这几乎是一拍就合,没有多余的话说。

这时更是投机,只见暗香飘荡,觥筹交错间,酒至微醺,这两位主君,都是相视大笑,举杯遥碰。

为了共同的目标,进击朝廷,两人决定携手前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