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第三十四章边界之乱天

2019-01-13 17:26: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三十四章 边界之乱

真心吗?喜欢?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像百年前她对那个龙太子一样的感觉?可惜了,她对离忧可完全没有那样的一见倾心啊,如此,她该是不喜欢那离忧的。

只是……

止戈站在招摇山高高的山顶,望着对面汹涌翻滚的西海海面,想起了那日在勾吴妖殿中听到的话,微微垂下了眼睛。

有脚步声渐渐响起,深青色身影行至止戈身前,与她一同望着浩浩汤汤的西海海面,彼此相对不言语。

许久,止戈开口打破了沉默:“我已经告诉父皇,自己对你无意,拒绝了你的提亲,你还来招摇山做什么?”

离忧转头看着止戈有些冷漠又坚毅的侧颜,神色渐渐变得温柔,他也用同样温柔的语气说道:“来找你。我想,我终究是等得到你的。”

“等?”

“嗯,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下去,直到你心甘情愿地愿与我在一起。”

止戈转过身去,有点不相信这样痴情的话是一个未来天君会说得出来的。看了离忧片刻,止戈冷冷抛下了一句:“随你便!”就兀自离开了。离忧望着止戈身影离去,又转过头来看着那一望无际的西海,嘴角渐渐涌起一丝苦笑。

止戈行到半路,遇到有妖兵神色匆匆,便上前去问发生了何事,那妖兵见是大王,忙回禀道又有小妖与西海水族发生了冲突,辰颜大人已经去边界线解决了,他正赶着召集一些妖兵去帮忙呢。

止戈来到西海与招摇山的边界线时,正见到西海上空有两人在斗法,而辰颜平素穿着的白毛衫实在太显目,她便立刻腾云上天前去助战。一剑将两人分开后,止戈才见到与辰颜交战的竟是西海龙王!

她看着面前一身紫服华袍的敖景,希望通过打一架将连日来的郁闷都打散的想法霎时没了。敖景见是止戈,也停了手不打算再战下去。两人就这样谁都不说话,任徐徐海风轻轻吹过他们身上,一如他们当时初见的情景。

“好久不见,止戈,别来无恙。”敖景率先开口,声音有些嘶哑,令止戈快有些听不出那是他的声音了。

“敖景,别来无恙。”止戈回道。

又是沉默。

敖景不知该与她再说些什么,再开口,竟是谈公事。

“近日你山中小妖屡犯我西海,私自越过边界不说,今日竟然还伤了我几个水族,此事,你作何解释?”

辰颜听此,立刻上前对止戈解释。原来,虽然已经明令山中小妖们不许靠近边界了,但今日有几个年纪、修为都尚浅的妖族小娃娃趁两族守界不备,偷偷跑到西海岸玩耍避暑,碰巧遇到了几个西海水族的小娃娃们,两族小娃娃们不识彼此身份,也无心在意,便在一起玩耍起来,谁成想玩着玩着,竟然打起来了,水族的小娃娃被打伤了,妖族的小娃娃伤得也不轻。

辰颜带着止戈和敖景下到海岸边,查看两族小娃娃的伤势,止戈看后,头都大了。不过是一些擦伤和挠伤,也值得两族首领兵戈相见吗?

虽然止戈是如此想的,但再看那些小娃娃身边站的家长,个个横眉立目、剑拔弩张的,便也了然这争斗是如何发生的了。唉!谁家大人会不护着自家的熊孩子啊!

“这双方父母打就打了,你怎么也能跟那敖景打起来啊?”止戈心里奇怪,便拉着辰颜的衣袖小声问道。只见辰颜也掩面轻声回道:“属下也不想的,本来刚来到这边界想要和平解决的,谁想那敖景来了,见面就对属下出手,属下为了自保只能还击,这一仗属下打得也是郁闷至极啊。”

止戈斜眼瞧一份美丽的惊喜将会照亮你的心了瞧脸不知道怎么黑了的敖景,继续跟辰颜咬耳朵道:“这敖景近日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想拿咱们招摇山来撒气?你瞅瞅,脸都黑得跟炭火似的,感觉一点都能着喽!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第三十四章边界之乱天

辰颜也斜眼瞧了瞧敖景的脸,忍不住掩面低声嗤笑。敖景看那止戈与辰颜姿态亲昵地说了半天,最后好像是在谈论自己,更加妒火中烧地怒吼道:“止戈,你说好了没有!还不快给本王一个解释。”

止戈被敖景这突然一吼吓了一跳,再望向他时脸上就带了些许的陌生。从前,他也算是个温润君子的,不管自己做了什么荒唐事想逗他开心或者惹怒了他,他最多也就是冷着脸不说话。如今,竟然一见面就吼她!

“能怎么办啊,不过是小孩子间的打闹,这种小孩子间的事,大人跟着掺和什么呀,他们打闹后感情才能更好。”一被吼,本来想心平气和解决这件事的止戈立刻换了副死乞白赖的语气。

敖景听了,语气不知为何竟然缓了下来,只是仍冷冷地道:“哼,本王竟不知招摇王就是用如此方法统御妖族的!”

不甘落人后,止戈立刻讽了回去:“本大王怎么管教妖族的无须你西海龙王操心。这事,我们妖族擅自越界在先,是我们理亏,但你们水族士兵也有看守不力之罪吧,况且光论伤势,我们这妖族小娃娃比你们水族的娃娃伤得更重啊,你瞧瞧!”止戈话还没说完,就直接拉了个不知道是狗妖还是狼妖的小妖娃出来往敖景那边靠了靠,指着他的伤势给敖景看,就差没把那小妖娃塞到敖景怀里了。

敖景见那小妖一直捂住额头哇哇喊疼,再看他头上那凝固的血痂把他的短毛弄得一撮一股,乱得不忍直视,心里突然有些不忍,嘴里的语气便放软了些:“虽是如此,但近几日你们妖族屡犯边界之事属实,若是有一天再发生类似情况,妖王该何如?”

“这事要解决倒是简单!”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袭深青色人影自招摇山方向飞来,待落地时,止戈他们才看清,原来是神界太子离忧。

敖景不知道离忧怎么会在招摇山,但二人身份有差,他还是恭敬地对离忧拜了一礼。二人寒暄了片刻后,敖景接着问道:“刚刚太子殿下说要解决此事有便宜之法,还请殿下赐教。”

离忧向着同样好奇的止戈笑了笑,对敖景道:“本宫也曾听闻老龙王与招摇王许下的边界约定,今日起,本宫将代表神界在西海与招摇山边界处设下结界,通行令牌只两族首领持有,以后招摇山与西海间的来往便只能靠这令牌才行了。”

敖景的脸黑了黑。

离忧见此,继续道:“至于招摇山小妖如何避暑纳凉,本宫数千年前曾得到一颗清凉珠,现在本宫将这清凉珠赠与妖王,以后就算盛夏酷暑,招摇山也必定清凉如秋,妖王府中的小妖便不会再私越边界去西海纳凉了。”

离忧说完,从袖中掏出一颗碧绿色的珠子递给止戈,止戈伸手接过,便感觉通体清凉,再看周围的小妖娃虽未接触到珠子,但神色上已现出了清凉爽快的神情,她便更觉得这清凉珠十分奇妙。

“这珠子确实是个异宝!但在西海与招摇山的边界处设下结界这种方法,是不是有点矫枉过正了呢?”止戈虽然仍遵守着几百年前和老龙王的约定,但是毕竟与西海也做了几百年邻居了,两族间有些小打小闹是正常的,直接把边界给封了,也就意味着以后招摇山和西海老死不相往来了,这好像有点……一般做事,止戈都不愿做绝的。

离忧似乎没有看到突然沉默的两族小妖娃,也没看到旁边站着的本来剑拔弩张、随时准备上去干架的家长们如小妖娃们一样沉默,他仍笑着问止戈道:“哦,妖王觉得此法不可的话,是否有其他更有效的方法呢?”

止戈沉默了。好像确实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了。

离忧又问向脸越来越黑的敖景,道:“龙王可有什么好法子?”

敖景虽然万分不愿意设下结界后与招摇山老死不相往来,可是,他也想不出别的好法子。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突然,一个乌龟小妖娃慢腾腾地走到那小狼妖身边,张开爪子拉着小狼妖的衣袖道:“小灰,是我不好,不该用壳砸你,你别生气,我还想跟你一起玩呢。”

那小灰狼听了,也抓了小乌龟的爪子,奶声奶气地说:“不怪你,是我先用尖爪子挠你背上的壳的,都怪我不好!”说完,那小狼妖跑到了离忧身边,拽着离忧的衣袖可怜兮兮地祈求道:“神仙叔叔,是我不好,你不要设结界,我们和小龟他们已经说好了明天还要一起玩的,设了结界之后,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说到最后,小狼妖都快哭出来了。

离忧看着那小狼可怜的模样,笑着将他头上乱成一团的毛发给顺平,再温和地说道:“叔叔也不想的,谁让西海老龙王之前与你们妖王许下了约定呢,我也不好从中插手,就只能用设下结界这个方法啦。”

听了此话的两族家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终于有个胆大的站了出来,看起来像是水族螃蟹娃的家长,他试探着对自家龙王爷说:“龙王殿下,这约定都许了几百年了,咱们和招摇山也算是老邻居,老这样不许来往也不太好吧,要不这约定就这么算了吧!以后咱们两族的后代还得在一处耍玩呢。”

敖景的面色稍稍缓和了些,心里也有了些计较。不经意间,他看到止戈留心观察他的神情,便知道是由于当年她和他的往事才让他父王和她许下了如此约定,如今她便不好出面毁约了。想到此,敖景便对众人道:“罢了,父王与妖王许下的约定从此便不再作数,以后西海水族与招摇山妖族可自行交往,无边界限制。”

“哇!太棒了!”两族的小娃娃们都高兴地跳了起来,两族的家长们此刻也心平气和地互相安慰伤势,止戈见到此种景象,心情也不禁好了起来,向前面的离忧微笑致谢,离忧看到止戈不再像今早那般对他冷淡,便也向她回了个温暖的笑容。

周围都是两族人不觉于耳的打闹笑谈声,敖景隔着那些人望着彼此微笑对做人不能斤斤计较视的止戈与离忧,竟觉得自己离他们很远,很远。

手机后盖定制报价
龟牌官方旗舰店
餐饮雕刻图案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